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三十六 终极奥义!

卷十三 章三十六 终极奥义!

  “它醒了!”

  随着阿巴琪的一声大喊,其他人也终于注意到了左侧魔物睁开的眼眸,包括最沉着的二哥和三哥,都不禁脸色惨变。

  魔物的眼睛定定注视着杜兰德,魔物的身躯则依然纹丝不动。

  但吊桥下方的深渊之中,黑色魔气开始剧烈地翻腾,一头头强大的魔种破开魔气,冲了上来,对杜兰德和八兄弟们展开了凶狠的攻击。

  这个小岛空间是有魔种存在的,只是一直隐藏在深渊魔气之中。

  根本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战斗已然爆发。吊桥上的七兄弟各自分出力量,应对蜂拥而来的魔种,这让山峰上的阿巴琪所承受的力道越来越大。爆裂声、嘶喊声、破碎声连成一片,不断有魔种被击落,重新跌回下方的深渊,但更多的魔种立刻填补上来,数量简直无穷无尽。

  阿巴琪一咬牙,吼道:“计划有变,量力而行!能救回老四他们就救,不行就先撤!那该死的魔物睡了这么多年,没道理一下就醒来的,就算醒来也不会太久,我们先暂避其锋芒!”

  暂避锋芒,寻机再救?

  杜兰德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四哥、六哥、八哥和十一哥的气息,只有距离最近的杜兰德感受±,▼x.⊥t得到明显已经处于濒死的边缘。这时候退回去,等再来的时候,四哥他们估计已经支撑不住死去了。

  更何况,临门一脚的时候退缩,也不是杜兰德的风格!

  唰唰唰……唰唰唰!

  六道身影从杜兰德体内飞出,六角体系上的杜兰德的战刀分身们一个个冲了出来,纵横飞舞,抵住魔种的侵扰。

  杜兰德本人深吸一口气,眼神凝定,猛地一个箭步上前。猿臂一展,手掌已抓住了四哥他们被困的黑色气团!

  这一系列动作在平时很容易,但要在立足都很难稳定的这条吊桥上做出来,可就太难了。稍稍有一点差错,可能就会满盘皆输,甚至会被那魔物的呼吸之力吹到吊桥下面去。

  随着杜兰德的动作,阿巴琪那边顿时感到拉力暴涨,险些立足不稳,咬牙骂道:“见鬼的,我都说了先自保!你以为剖开那黑色气流很容易吗?”

  哗啦!

  黑色气流猛地一分为二!

  阿巴琪一下愣住。就看到一缕浓烈而又压缩到极致的审判刀气,正在杜兰德手上闪耀,一记就将那魔气剖开!

  左侧那魔物睁开的一只眼眸中,隐约波动了一下。旋即,更多的魔种从深渊之中冲了出来。

  杜兰德不理会周围越来越多的魔种数量,通晓真名后的审判刀气纵横飞舞,将黑色气流切割得粉碎。

  然后杜兰德暴喝一声:“各位,我数到三!就全力往回拉!!”

  九哥给的草帽自行散开,化作竹子编织而成的长索。

  “一!”

  竹子长索在杜兰德的控制下。将四哥、六哥、八哥和十一哥一一捆住,绑紧腰部,连成一线。

  “二!”

  杜兰德一把抓住四哥,喝道:“三!发力往回拉!!”

  “拉!!”阿巴琪等人齐声发力。拼尽全力开始往回拉扯。他们都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了,杜兰德成功抓住了四哥他们,接下来就看能不能退出吊桥,撤回到身后的山峰之上。

  砰!七哥脸上挨了一下重击。咧了咧嘴,反手将攻击自己的那头魔种撕裂,然后继续拉绳索。

  九哥因为把草帽借给了杜兰德。而且他的战斗风格不适合这种正面蛮干,所以受伤最重,满脸是血,依然咬牙回拉。

  三哥浑身大汗淋漓,紧紧拉着二哥,两人之间的绳索被一头狡猾的魔种切断了,所以三哥必须抓紧前方的二哥。

  二哥则死死盯着自己前方的杜兰德。

  隐隐约约的,在杜兰德的背影中,二哥好像看到了梭罗大人的影子,还看到了李尔蒙斯大人的影子。审判者的天赋凌厉,梭罗的敏锐细腻,还有李尔蒙斯的强横霸气,似乎在杜兰德身上,合而为一。

  “很好,这样坚持住的话,这次真的能成功!”

  二哥心想。

  周围的魔种越来越多,却始终攻不破防线。杜兰德一线十三人,顽强地防守,坚实地回撤。一旦完全撤出了吊桥范围,压力就会小很多,到时候这些魔种就更加奈何不了十二兄弟和杜兰德了。

  噗通。

  当杜兰德抓着四哥他们,终于撤回到山峰上时,脚步猛地一软,再也支撑不住,坐倒在地。

  “吼!!”一头魔种嘶吼着扑向杜兰德,却被旁边的三哥和二哥联手撕成了碎片,丢入下方的深渊之中。

  杜兰德终于松了口气。

  可以看到,大量魔种正汇聚在山峰周围,却没有继续进攻,他们刚才在吊桥上都奈何不了十二兄弟和杜兰德,现在就更难了。

  五哥和十哥累得几乎站不稳身子,却开心地叫骂着:“有种就……继续来……来啊!呼呼,累死我了,这些见鬼的魔种!”

  九哥检查了一番四哥他们,抬头道:“没有大碍,但要尽快回村子。”

  阿巴琪嗯了一声,谨慎地说:“保持警惕,老七,去点燃传送火盆,,我们撤。老二,老三,护好杜兰德。”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一头魔种忽然爆炸了。

  十哥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是什么?自爆攻击吗?威力也太差了点吧。”

  接着是第二头,第三头……一头头魔种接连爆炸。

  这些爆炸没什么威力,落在杜兰德眼中,却让他瞬间惊得从地上弹了起来,大喊一声:“各位,快点撤退!再晚就来不及了!”

  只见所有的魔种爆炸之后,都化为了黑色的火焰,然后飞腾着汇聚到一起,最终融入进那只魔物睁开的眼眸之中!

  太像了。这简直就像罗切斯特将大批被转化的矮人引爆,化为黑火,化为自己的力量一样。

  十二兄弟很快也意识到不对劲,因为随着一头头魔种所化黑火的融入,那眼眸里渐渐亮起了异样的神采!

  “撤!”

  “快快!”

  杜兰德和十二兄弟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传送火盆旁边,重新点燃了火盆,准备回净土村落所在的小岛。

  噗的一声,传送火盆里的火焰点燃又熄灭。

  杜兰德愣了一下,那似乎不是简单的熄灭。而是……回到了被点燃之前的状态?!

  时间,在这一刻开始了逆转。

  如果有旁人在此的话,就会看到十二兄弟和杜兰德开始后退,脸上的表情栩栩如生,却完全和之前是反过来转变的。

  就好像在观看一段“倒带”的影像,十二兄弟退到了山峰边缘。

  一头被撕裂的魔种从深渊里飞起,重组,回到了它被二哥和三哥联手撕裂前的状态。

  再接下来,杜兰德退回到了吊桥的范围里!

  时间在逆转。在倒流,所有刚才发生过的一切,都在逆转!而这一切,都源自那头魔物睁开的眼眸。

  四只眼睛。分别代表命运、战斗、时间、空间。

  显然,此时睁开的那只眼睛,掌握的是时间的力量,而且对时间规则的运用。简直到了无法形容的恐怖境界!

  “完了……”

  倒流中的杜兰德心想。

  自己的行动在倒流,位置在倒流,唯独思想意识没有被影响。于是更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无力和绝望。通过绳子的联系,杜兰德能感受到其他十二兄弟的心中,也和自己一般,充满不甘。

  但对手真的太强了。

  杜兰德无法想象那两头魔物完全苏醒之后,究竟有多么强大恐怖的实力。现在仅仅一只眼睛的力量,就让通晓真名的杜兰德和曾经身为初代梭罗的亲卫队的十二兄弟束手无策。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生物?!

  时光继续倒流,已经快要回到杜兰德剖开黑色气流之前。

  直到一只宽厚的手掌,忽然按住了杜兰德的肩膀。

  这只手掌好像是逆转的时光洪流中的锚,一下就让杜兰德稳定下来。

  杜兰德宛若置身梦境,抽离于现实之外,可以看到依然在时光洪流里挣扎的自己的身体,还有十二兄弟。

  似乎有人将自己的意志,短暂地拉扯抽离出来。

  杜兰德愕然回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庞,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身旁,对自己微笑:“哟,我们又见面了。”

  “李尔蒙斯大人……!”杜兰德愣愣看着对方,“您是……第二代?您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这人,正是自己的先祖,第二代李尔蒙斯的样子。

  可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所在的这座吊桥,就是当年我建造的,所以这里有我留下的力量和意志。”李尔蒙斯笑笑,用力拍拍杜兰德的肩膀,“你刚才表现得很好,我都看到了。”

  杜兰德急忙问道:“您能帮我们吗?”

  这一次,无所不能的李尔蒙斯也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很遗憾,那魔物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家伙,我留下来的力量,用来维系吊桥的存在就是极限了。所以想要脱困,这次只能靠你自己。只有你才能救他们。”

  说着指了指阿巴琪他们。

  杜兰德脸色一黯,苦笑着摇头:“李尔蒙斯大人,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但这差距实在太大,除非……除非我学会那审判者的终极奥义。可奥义的传承还在初代梭罗大人的茅草屋里……我……我实在是……”

  “你可以的。”

  李尔蒙斯笑着说。

  “什……么?”

  “呵,傻小子,你也不想想,初代梭罗的传承又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从初代审判者那儿来的。初代审判者可没人教。

  所谓终极奥义,根植于审判者的血脉最深处,我虽然教不了你,但我至少可以告诉你你会终极奥义,本来就会,一直就会。

  你自己看,不就在那里吗?”

  李尔蒙斯的身影渐渐消散,声音还在萦绕。

  杜兰德顺着李尔蒙斯所指的方向,凝神看去,只见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无数光点。在无数细碎飘舞的光点之中,有个看起来非常与众不同的点,散发出幽幽的紫色光芒,被框在一个透明的盒子里。

  杜兰德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了那盒子的封盖。

  ps:  谢谢红尘的支持!哦对了,虽然书快完本了,还是希望能收到大家的推荐票哦~~求票求票~!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