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四十五 永远的朋友

卷十三 章四十五 永远的朋友

  “还是有点不甘心。”

  咏战堡垒之外,刚刚撤离出来的熏回头看了一眼山顶,低声说,“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们有拼命的心,却没有拼命的资格。”

  一旁的火龙嗯了一声,说:“不过没办法,差距太大了,我们退出咏战堡垒的范围,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森德洛的天选卫士们还在堡垒里,他们无法离开,却也没能力帮到杜兰德。你没看夜翼和兰子也都退出来了吗?

  现在有可能帮到杜兰德的人,或许只有凯瑟琳和安德丽雅了。”

  山顶沙丘上。

  凯瑟琳和安德丽雅每一步迈出,都必须承受莫大的压力,越是靠近沙丘中心,压力就越大。

  “坚持!一定要坚持住,再加快一点速度!”安德丽雅看了一眼魔龙,对方也走得很艰难,但对方只靠一人之力,依然比己方两人合力走得更快一筹。

  而且,吞掉本体之后,魔龙的力量正在缓缓增长,这一点,沙丘中心的杜兰德和罗切斯特也感受到了。

  如果让魔龙率先抵达,那么杜兰德就完了。

  如果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先抵达,罗切斯特就完了。

  如果同时抵达,那么少不了还有一场不知结果的恶战。

  ↓,w≈ww.哒啦。

  脚步声停下,魔龙站定,他已经站在了杜兰德斜侧方。

  “好样……的……罗德格特。”罗切斯特传出狰狞的意念,“动手,杀了杜兰德。”

  魔龙微微点头,抬手凝聚起一柄黑色重剑,他的动作很吃力,看来想要在这里动手还是有难度。

  凯瑟琳和安德丽雅紧随着就到了,却好像赶不及护住杜兰德。

  “我们直接攻击魔龙。”安德丽雅低声说。

  星光之力凝聚成一柄长长的尖锥,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各自伸出一手。握住锥柄,然后一点点向前推送,指向魔龙。

  由于无形的压迫力太大,所有人的动作都很慢很慢,也正因为慢,而给人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罗切斯特已经流露出狰狞的笑容。

  杜兰德猛地一咬牙,调动起剩余的力量,向内压缩到极致,然后向外迸发!这样下去会死的,所以杜兰德不得不赌一把。强行打破现有的局面。

  僵硬压抑的局面被杜兰德强行打破。无形的压力暂时消失,所有人的行动暂时恢复了正常。

  杜兰德拧身侧步,双臂展开,一手与罗切斯特对抗,另一手反抓向魔龙。

  罗切斯特也不进攻,只接下了杜兰德的单手攻击,让杜兰德无法完成闪转腾挪。

  魔龙身子一震,加速挥剑向杜兰德砍去。

  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奋尽全力,连人带锥。直扑向魔龙的背后。

  一切都在沉默中发生,然后伴随着一个人的压抑低沉的闷哼声,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下来。

  “呼……呼……”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剧烈喘息着,也在笑着。她们手里的尖锥提前一步贯穿了魔龙的身体。

  另一边,杜兰德的手掌也牢牢推按住魔龙的心口,但杜兰德没笑。

  罗切斯特倒是在笑,只是笑得有些不自然。

  唯有魔龙的脸色很平静。安静地看着杜兰德。

  魔龙手里的黑色十字巨剑对准杜兰德,剑锋破开杜兰德的衣服,贴着肋骨旁。从腋下穿过,最后,深深扎入了杜兰德身后的罗切斯特的身体!

  沙丘之外,赶来的洛凡愕然看着沙丘中心的这一幕,无法理解为什么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和杜兰德都击中了魔龙,魔龙的剑,却没有击中杜兰德,反而击中的是他所效忠的罗切斯特?

  “怎么回事?”更多的天选卫士也赶到了。

  “还不清楚。”洛凡低声说。

  一名天选卫士说:“杜兰德大人不愧是杜兰德大人,这情况一看就清楚了吧,显然杜兰德大人用技巧转移了敌人的剑击,把攻击引导到罗切斯特身上去了!”

  洛凡有些犹豫,不确定地说:“好像不是这样的,刚才似乎……是魔龙主动在最后时刻,绕开了杜兰德,对罗切斯特发动了进攻……”

  “什么?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这也是杜兰德此刻心中的想法。

  罗切斯特已经扑通一声扑到在地,杜兰德没有回头去看罗切斯特,反而死死盯着眼前的魔龙罗德格特,一字一顿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避开了我?!”

  没有人比杜兰德这个当事人更清楚,魔龙是自己主动在最后关头,陡然转变攻击方向,隔着杜兰德干掉了罗切斯特!

  但魔龙不是背叛了吗?

  他不是连皇后莉威娜都杀了吗!

  魔龙笑了一笑,是那种如释重负的笑容,他张嘴想说话,吐出的确是混杂着星术力量和审判之力的血块。安德丽雅和凯瑟琳凝聚而成的尖锥已经击中了魔龙的要害,杜兰德按在魔龙心口的手掌,更是几乎震碎了它的心脏。

  魔龙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慢慢委顿在地,痛楚地抽搐着,渐渐缩成一团。

  这时候安德丽雅和凯瑟琳也意识到不对劲了,杜兰德咬牙将魔龙放平,慢慢把尖锥拔出来,然后开始止血急救。

  “行了,不需要了。”魔龙恢复了一些气力,开口说道。

  “你闭嘴,给我老老实实地躺着。”杜兰德喝道。

  安德丽雅和凯瑟琳看着被巨剑穿刺而死的罗切斯特,不用问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两女脸色复杂地走上前来。安德丽雅没有说话,毕竟,魔龙还是杀死了皇后莉威娜。

  凯瑟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罗德格特,一个月前那个声音,那个对我说我爸爸没死,让我拿出钥匙打开远古之路的声音,难道是……”

  “嗯,就是我。我当时躲在太阳里。”魔龙露出微笑。

  凯瑟琳小脸苍白,无法理解地问:“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魔龙说:“因为只有我的力量。才能杀死罗切斯特。”

  杜兰德急道:“行了,你别说话了。”

  魔龙摇摇头,坚持继续道:“让我说完吧,至少要让人知道我做了些什么。我……不是背叛者。事实上我弄不清楚的事情很多啊,罗切斯特的力量来自于一头魔物,那么我呢?我的力量来源于哪里?我和罗切斯特,和那魔物,又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我似乎明白,却又无论如何都无法从脑海里翻出那个答案。但我很明确一点罗切斯特这样的家伙。别人是杀不死的。只有我所拥有的和他同源的力量,才能杀死他。”

  杜兰德看着血流不止的魔龙,咬牙说:“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联手?”

  魔龙无奈地说:“因为我的力量虽然有可能杀死他,但还必须要知道他的要害在哪里啊。我明白我自己的要害在何处,但他的生命形态,似乎和我还是有些不同,所以我必须赢取他的信任,再探明他的要害。”

  安德丽雅说:“罗切斯特一开始也不信任你吧,所以才提出让你亲自杀了我母亲。”

  魔龙露出苦笑:“是的。很遗憾,莉威娜是我的好朋友,当年我和她在远古之路的外之路相遇,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她临死前明白了我的心意……我很感激。也更愧疚。”

  魔龙脸上涌起一丝不正常的殷红,忽然一把抓住了杜兰德的手,说:“上层树世界杀不死那魔物,才会将它关在里之路。呵呵。真是奇怪,这种事情我倒是知道,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总之。杜兰德,我不会死的,你不用担心。我的真正本体,会在未来复苏,他应该知道所有的事情。

  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是……不是背叛者……我一直都记得,我们在远古之路、在扎古力山脉里,并肩作战的……日子……

  我们是……朋……友……”

  杜兰德没吭声,却早已泪流满面。

  他数着魔龙的心跳。

  一下、两下、三下

  ……

  杜兰德的力量仍强行维系着魔龙心脏的完整,凯瑟琳灌注的生命力量正努力修补破碎心脏的伤痕。

  但审判之力何其霸道,又是在生死关头的爆发性的攻击,魔龙的生机其实在身中攻击的刹那就已经断绝了。

  就算未来它的本体复苏,也不再是杜兰德认识的魔龙,罗德格特。

  天选卫士们全部围在沙丘周围,他们能感受到沉默而强烈的悲伤情绪,正弥漫在空气之中。

  就在这时,1号忽然眼神一动,惊呼道:“小心!”

  话音未落,杜兰德、安德丽雅、凯瑟琳三人同时横飞出去,重重摔落在沙丘上。罗切斯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嘻嘻地怪笑着,拔出胸口的十字重剑,最后狂笑起来:“魔龙,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了?你所探听到的我的要害部位……是假的!哈哈!哈哈哈!!”

  罗切斯特踉跄地走到躺在地上的魔龙身边,狞笑着说:“现在,你的力量是属于我的了。”

  罗切斯特一口咬在魔龙的脖颈上,大口吮吸着魔龙的血液,此时的罗切斯特并不是矮人之姿,而是俊美妖艳的美少年模样。可当他满嘴鲜血地抬起头来时,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看到了某种最恐怖的怪物。

  杜兰德一言不发从沙丘上爬起来,埋头冲了上去。

  “等……等等!别冲动……”安德丽雅挣扎着说。

  只听砰的一声,杜兰德翻飞着摔了回来,再次重重摔倒。

  一拳打飞杜兰德的罗切斯特却愣了愣,因为脚下的魔龙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杜兰德在冲上去又被打回来的刹那,将魔龙的身体抢了回来。

  杜兰德挣扎着,从地上再次爬起来,伸手抹去魔龙脖颈的鲜血,然后轻轻让魔龙合上已经没了神采的眼睛。

  罗切斯特嘲弄地说:“他可是杀了你丈母娘的仇人。”

  杜兰德没看罗切斯特,垂着头说:“杀死牧城皇后的人是你,不是罗德格特。魔龙他是我的朋友,永远都是。”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