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四十七 我们的王

卷十三 章四十七 我们的王

  站在堡垒外的人们,一直没有看到属于杜兰德力量。他们只看到天选卫士之力和罗切斯特之力,还看到前者在后者的压迫肆虐下不断崩溃。直到所有天选卫士全灭,圣山在黑色狂风中颤抖,人们还是没有看到专属于杜兰德的紫色,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有。

  然后,某一刻,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拳击声。

  很普通的一声。

  而伴随这一声拳击声的,并不是耀眼的光芒,也不是剧烈的碰撞。

  这声响,不是惊叹号,更像是一个句号,圆圆的,淡淡的,打灭了所有的光与火,浇熄了燃烧至今的黑色战火,像是关掉了某个开关,让圣山上的一切不正常,都在瞬间回归到正常。

  圣山本就不该有冲天火光,不该有狂暴能量,圣山应该是巍然而平静的,就象现在这样,站在众人所在的视角上看去,黑色龙卷戛然散去,阳光普照下的圣山一片狼藉,灰头土脸,好像刚刚从沙漠中走出来的狼狈不堪的旅人,但至少,圣山已变得平静。

  “……”人们沉默。

  然后有人问:

  “结束了?”

  “好像是。”

  “赢了?”

  “应该。”

  “那杜兰德2◇,ww∧w.大人呢?”

  “……”人们再度沉默。

  整座圣山看上去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静悄悄得让人感到发慌,直到有人指着山顶叫道:“你们看。”

  只见圣山上慢慢地重新焕发出金色的光芒,天选卫士们开始复生了!圣山也在金光中复苏,开始了自我修补。

  只是,还是没有看到杜兰德。

  没有人动作,也没有人举步前往圣山,这是一种微妙的心理,似乎害怕过去。害怕去面对可能出现的不好的结果。

  已经三次提议去帮杜兰德然后三次都被火胖子揍倒的愣头青昂着下巴,用力跳上高台,大声说:“都愣着干什么?快去迎接杜兰德大人啊!我们打赢啦,你们难道不开心吗?杜兰德大人肯定在山上等我们呐!”

  愣头青就是愣头青,身为脑残粉的他,从来没想过杜兰德会输、甚至可能会战死。

  这一次愣头青没有征求火胖子的意见,这一次火胖子也没有冲上去揍翻愣头青。

  这一次,愣头青一呼百应,人们开始举步,然后加速。转眼之间汇聚成人潮,向着咏战堡垒蜂拥而去!

  “哎,哎!我说,能不能慢一点啊,你们怎么都这么快啊,不应该是你们跟着我吗?”愣头青被挤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堪。

  火胖子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领,无奈地说:“真是服了你了,实力这么差劲脑子还不好使。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说话之间,火胖子几步迈出,哪怕他现在身体状态很不好,依然在瞬息间赶超了包括夜翼和兰子在内的所有人。带着愣头青第一个来到圣山上。人们紧随其后,化作浪潮,涌入堡垒,攀上圣山。却已经找不到战斗双方的任何一点存在痕迹了。山顶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火龙拉着龙蓝儿,还有众多龙族族人们的手。说:“我们一起施展本族秘术,搜索杜兰德大人。”

  “是!”龙蓝儿和龙族族人们认真围成一圈,开始施术。

  熏默不作声地找了个地方盘坐下来,然后对身旁的大批幸存下来的白拳牧使们说:“我们能活下来,能在未来继续活下去,都要感谢杜兰德。现在,大伙儿联起手来,给我力量,我一定要找到他。”

  夜翼和兰子手拉着手,光与暗在两人之间交织,她们早就施展出了两仪裁决留下的秘术,开始搜索。

  无数的战斗法师们竭尽全力,都在以各自的方式,寻找着大战之后杜兰德的影迹。

  薇薇安、黑德森、肯特、白虎、铁拳……牧城众们也在奔走寻找。

  斯内尔看着已经苏醒过来的安德丽雅,还有凯瑟琳,问道:“两位的实力最强,手段也最厉害,你们找到了吗?”

  “……还在找。”

  杜兰德到底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

  圣山上渐渐响起零星的哭声,有人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但转眼就被旁人制止,杜兰德肯定还活着,人们坚信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希望能验证这一点,因为如果不是,那么这个故事就太悲伤了。

  ……

  ……

  这时候的杜兰德,正走在一条黑暗的泥土路上。

  哒,哒,脚步声远远地传出去,没有回声,周围的空间十分空旷,虽然充满黑暗,却不给人阴森可怕的感觉,只有宁静和安详。

  杜兰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只是一路向前走着,好像受本能的支配和驱使,什么都不想。

  直到前方出现了一缕火光。

  杜兰德愣了一下,走上前去,只见黑暗的泥土大地上,生着一堆篝火,火上架着一壶水。一个女人悠闲安适地走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见杜兰德走过来,伸手招呼了一声,说:“来,喝口茶再走啊。”

  杜兰德看着那女人的脸,默然片刻,然后微笑点头,也在篝火旁找了块石头坐下,伸手接过女人递过来的茶水。

  轻轻抿了一口,然后说了声:“谢谢,茶很好喝。”

  “嗨,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女人嘻嘻一笑,她的容貌很年轻,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好像月牙。

  她双手捧着茶杯,认真看了杜兰德好久,眼神越来越柔和,最后轻声说:“好久不见了,杜兰德。”

  杜兰德同样报以微笑:“嗯,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艾莉婕。”

  “哥顿叔叔和伊莲阿姨怎么样了?”

  “爸爸妈妈还有家族族人们,好像被1号天选卫士传送走了,为了不让罗切斯特加害他们。”杜兰德说,“至于他们现在在哪里,我目前还不知道。”

  艾莉婕想了想。笑道:“放心吧,是你的话,一定可以把他们都找回来的。”

  杜兰德一笑,不再多说,两个人在这片黑暗中唯一的篝火旁边,静静地喝茶,偶尔说两句话,对一个眼神,相视一笑,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直到一壶水喝完。篝火也渐渐熄灭,只剩下一些忽明忽暗的火星,艾莉婕放下茶杯,起身拍拍屁股,又扭扭腰舒展了一番,笑道:“好了,我该走了。”

  杜兰德也放下茶杯,起身微笑:“我和你一起。”

  艾莉婕的眼波愈发温柔,走上前来。就像两个人小时候一直做的那样,轻轻帮杜兰德打理好衣领袖子,抹去杜兰德脸上的尘土,又帮他梳理好头发。最后在肩膀上啪地用力一拍:“不准调皮,乖乖听姐姐的话,你不该来这里的。”

  杜兰德摊手笑道:“可是我已经来了啊。”他又回头看看,然后指着周围无边无际的黑暗说。“而且已经没有回去的路了。”

  “有的,有回去的路的。”艾莉婕退了两步,伸手指着杜兰德头顶上空。露出微笑,“你看,你的朋友来接你了。”

  杜兰德抬头,上空的黑暗忽然化开,亮起一束光,打下来落在自己身上。杜兰德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依稀之间,他看到光束之外的艾莉婕对自己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然后艾莉婕转身,悄然走入黑暗,渐行渐远。

  火星熄灭,篝火不再。

  只剩两杯还有余温的茶杯,一左一右,摆放在石头上,好像相互依偎的两个人。

  ……

  ……

  咏战堡垒。

  愣头青正对身旁的火胖子说:“菲波大人,我对这种事可有经验了,一般人都会在战斗后被埋起来,我以我的直觉发誓,杜兰德大人就被不小心埋在这里了。”

  说着不断刨动身下的紫色沙丘。

  火胖子嘴角抽搐了几下,说:“我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杜兰德不在这里。”

  “啊啊啊!啊啊啊!”愣头青忽然鬼叫起来,“抓住了,找到了,真的真的,我不骗你的!”

  说着他忽然屏息凝神,用力一拔,好像拔萝卜一般,从紫色沙丘里拔出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身影。

  “咦?这是啥?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愣头青似乎没想到会挖出来这么一个黑乎乎脏兮兮的家伙,一旁的火胖子却已经瞪圆了眼睛,哆哆嗦嗦地伸手指着那人,说不出话来。

  “我说……”被愣头青挖出来的那人说道,“你能不能别一直抓着我的腿,把我倒挂着?”

  片刻之后,整个圣山的范围内,所有人都听到了火胖子惊喜交加高亢尖利到几乎破音的一声呼喊:“杜兰德!!!”

  当杜兰德勉强重新站起身,迎面一个俏丽的身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凯瑟琳用力抱住父亲,又哭又笑地捶打杜兰德的胸口。

  安德丽雅、夜翼、兰子如释重负地站在杜兰德身边,轻轻扶着自己的男人。更多的人们从圣山各个方向,朝山顶汇聚而来。

  “杜兰德!”

  “哈哈,杜兰德你果然还活着,太好了!”

  “呜呜,杜兰德大人!”

  火龙和龙蓝儿都松了口气,旋即火龙不解地问:“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找到杜兰德,是谁找到他的?”

  “据说是个傻乎乎的战斗法师。”熏走了过来,脸色似乎有些郁闷,“是个愣头青,带着火胖子跑到山顶指着一个地方说杜兰德就在这里,然后趴下刨了一会儿,杜兰德就被那小子挖出来了。”

  “这都可以?”火龙瞪了瞪眼,旋即笑道,“熏,你怎么不去山顶?你看,所有人都往那里跑呢。”

  熏坐下来,说道:“跑不动了,杜兰德活着就好,我人虽然没过去,心已经过去了。但真的太累了。”

  “呵呵。”

  另一边,斯内尔看着身旁缓缓睁眼的魔龙罗德格特,平静说道:“醒了?你最好躺着别动。”

  魔龙于是躺着没动,转了转眼珠,问道:“赢了吗?”

  斯内尔转身抬头,望向山顶那道被众人不断抛起又落下的有些狼狈的身影,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嗯,赢了。”

  在咏战堡垒的一角,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默默站立,那是刚刚苏醒没多久的马努斯。

  马努斯同样凝望山顶方向,许久后,忽然叹了口气,这个一向完美无暇的男人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嘟哝道:“怎么感觉自己忽然老了……唉,这个世界啊,真是属于年轻人的。”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当杜兰德最终被人激动地人群重新放下,双脚着地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快散架了。

  火胖子走上前来,脸色变得肃穆,说道:“杜兰德,现在,你已经是我们大伙儿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王了。”

  杜兰德灰头土脸地说:“什么王啊,就我现在这形象,至少让我先洗把脸吧。”

  刀魂的声音在心里响起:“不,杜兰德,你现在真的是王了。不信,你自己看”

  杜兰德愣了愣,抬眼看去,只见以火胖子为首,圣山各个方向上的所有人,都单膝跪下,面朝自己,脸上没有形式主义的谦卑,没有刻意而为的恭顺,只有发自内心地感谢、支持、信赖。

  人们看着圣山之巅那个经历了无数风雨洗礼却在此刻有些手足无措的身影,不约而同地在同一时间喊出了同样的名字:“我们的……王!!”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