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三 章四十九 垂暮

卷十三 章四十九 垂暮

  “什么?!杜兰德可能快要死去了?”夜翼和兰子震惊地看着安德丽雅和凯瑟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罗德格特用命运之眼看到的,说是‘极道必死’,或许和杜兰德最后杀死罗切斯特的招式有关。”凯瑟琳表现得非常冷静,分析说,“我和爸爸在里之路的时候,阿巴琪姐姐跟我提过,说终极奥义的‘终式’很麻烦的,如果不是先天之躯的话,强行施展到极限可能会出问题。但我没想到问题这么大。”

  夜翼和兰子努力冷静下来。兰子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这么说,杜兰德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时间有限,所以才在这一年来这么赶,想要把重要的事情做完?”

  “或许……是的。”一旁的魔龙叹了口气。

  “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恐怕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吧……那个傻瓜。”

  众人一阵沉默。

  见夜翼和兰子神情越发沉重,安德丽雅凝神说道:“好了,你们先别急着沮丧,凯瑟琳说她有个想法。”

  ……

  ……

  预备学院,山顶的1级预备区。

  杜兰德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喘了口气:“呼,真是累人啊,不过又做完了一件重要的事。”

  这里是预备学院山顶的一片湖水,周围绿树环绕。

  杜兰德在这里做的事情很简单:他将第二代李尔蒙斯大人留给自己的“先祖石板”,化为一块朴质的石碑,立于湖畔。

  杜兰德拍了拍石板,叹道:“这块石板是属于所有战斗法师的。虽然想要看清楚石板上面的图画与文字,真正得到‘能体式’、‘真眼式’、还有‘本我式’的难度很大,但未来总会有优秀的后辈们能做到的吧。

  小妞,你和双天前往无尽虚空决战之前,将石板特意留下来。没有带走,也是希望我这么做的吧……”

  如今整个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们,依然要承受一定的双天诅咒。而修炼石碑上的三式,应该能帮助人们一定程度上解开诅咒。

  但想要真正解开,恐怕需要前往上层树世界,去寻找解法。

  解法或许在上层树世界的敌对势力手上,又或许在第二代李尔蒙斯前去寻找的真正的“战族石板”上。

  至于罗切斯特所找到的解法——变成矮人再成为神官——这条路其实是可行的,但太过血腥,而且某种意义上舍弃了战斗法师的身份。所以杜兰德毫不犹豫地予以舍弃,希望它能够永远埋葬在历史的尘埃里。

  “我也不能把所有事都做完。所以,留待以后的一代代人继续做下去吧。”

  杜兰德最后拍了拍石碑,忽然有些痛楚地捂住了胸口,喘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刀魂有些担心地问:“感觉怎么样?”

  “还行。”杜兰德很快恢复了常态,笑了笑,飒然而去。

  他来到预备学院的“斯内尔研究中心”,和夜乙聊了会儿天,又看了看斯内尔的各项研究工作。

  离开学院时。刀魂问杜兰德:“斯内尔没问题了?”

  杜兰德嗯了一声,似乎放下了一件心事,说:“他依然是个不稳定的因素,如果他刚才流露出了半点破绽。我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杀了他。他是对矮人了解最深的一个人,如果走正确的方向那自然很好,如果走错了,他或许比罗切斯特更加可怕。”

  入夜的时候。杜兰德独自一人来到先祖祠堂背后的墓园里,盘坐在漫天星光和月色之下,陪伴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如今已然入土的人们。喝了些酒,就这么安静地坐了整整一夜,什么都没说。

  黎明时分,杜兰德起身。

  刀魂也在杜兰德的心里睁开眼睛,说:“要去做最重要的那件事了。”

  “嗯。”

  杜兰德一步跨出,悄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来到远古之路的时空迷宫,也就是外之路。

  刀魂出现在杜兰德身旁,然后两个人同时出手,对准面前的时空,打出了一拳。

  时空屏障在无匹的审判之力面前破碎,露出一条通道,杜兰德和刀魂并肩跨步,走入通道之中,然后一路前行,直到抵达了一面巨大的晶壁屏障。屏障上有一个彩色的补丁,那是第二代李尔蒙斯留下的。

  杜兰德和夜翼当年流落里之路,就是从屏障那头过来的,还多亏了第二代李尔蒙斯的特意放行。

  也正是那一次,刀魂被李尔蒙斯大幅强化,也被李尔蒙斯封印了人格意志。若非后来杜兰德修炼了熔兵炼体,刀魂的人格可能就被永久地尘封在刀身之中了。

  杜兰德脸色肃穆,来到屏障之前,对那彩色的补丁恭敬行礼,然后说:“先祖大人,请现身吧。”

  一连说了三遍,那补丁之中才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然后补丁脱落下来,化作一个伟岸霸气的男人——第二代李尔蒙斯。

  李尔蒙斯缓缓降落下来,站在杜兰德面前,摇头说:“如果可以,你我不应该在这里见面。”

  “您猜到我的来意了?”

  “嗯。”李尔蒙斯有些唏嘘,“你想要重新打开里之路吧?你的想法我能理解,当年我也曾面对这样的选择,只是最后我选择了放弃,独自一人前往上层世界,没有为后人留下追随我的道路。这条路……太难了。杜兰德,能说说你一定要重开里之路的理由吗?”

  杜兰德早有准备,认真地说:“其实没有什么理由,我也无法确定我这样做就是对的,但如果不开这条路,我们和上层树世界的联系就永远是单向而被动的。他们可以下来,我们却无法上去。”

  李尔蒙斯显然没有被说服,追问道:“你有没有考虑到这可能会惊动到上层树世界?”

  杜兰德道:“不是还有那头魔物吗?”

  李尔蒙斯挑了挑眉:“哦,这么说你认为那头魔物会是一个‘缓冲’?”

  杜兰德说:“可能是缓冲,也可能是灾难,都有可能。但如果不打开这条里之路。不让它重新开放,让所有人知道上层树世界的存在,那么我们从一开始就输了。尝试一下,至少有可能赢。我希望后人们知道里之路的存在,拥有闯荡或不闯荡里之路的选择权,我希望他们知道那头神秘魔物的强大,希望他们知道上层树世界的存在,我希望他们即便身陷泥泞,依然能够仰望天空。”

  李尔蒙斯叹了口气说:“你不明白那头魔物有多强,也不明白上层树世界有多强。”

  杜兰德沉默片刻。忽然笑了:“其实……您也是赞同我的吧,否则你不会留下那条吊桥。奇蓝王、双面天枰、天空龙这些伟大存在,就是通过您留下的吊桥,才得以离开下层世界,前往更高的层次。”

  李尔蒙斯说:“即便有我留下的吊桥,双面天枰抵达上层世界时,依然受了无法弥补的重伤。天空龙至今都在昏迷。奇蓝王则失踪了,连我在上层世界的本尊都找不到他在哪里。或许,他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杜兰德问:“那么。他们后悔吗?踏上那吊桥。”

  李尔蒙斯沉默,然后嗓音转为低沉:“你是说,哪怕会有牺牲,也要打开与上层世界沟通的渠道?”

  杜兰德点头。认真说:“是。您和初代,为我们战斗法师一族提供了喘息的时间和空间,让我们得以存续至今,让我们可以韬光养晦。积蓄力量。您为我们提供了庇护,但庇护不应该等同于封闭。”

  李尔蒙斯反问:“你觉得现在的下层世界做好准备了吗?如果还没准备好,那么我的种种庇护。就还是庇护,而不是封闭。”

  杜兰德想了想,说:“身在庇护之中,永远都不会准备好。您要让我们去看,去体会,甚至去受伤,我们才会在这个过程中准备好。现在的我们无法保证能完全保护自己,却已经有自己承担风险与责任的能力和觉悟了。”

  这一次李尔蒙斯沉默了许久、许久,最后背转过身去。

  “先祖大人!”杜兰德一愣,有些急了。

  “少废话。”李尔蒙斯淡淡道,“我没说不同意吧。”

  杜兰德愣了一下,惊喜道:“您同意了?”

  李尔蒙斯叹了口气:“嗯,我同意了。梭罗当年说的对,我的力量太强,所以习惯独自支撑起一切,而你是审判者,是悬于我和梭罗头顶的刀,当我们的做法出现偏颇的时候,你要来提醒,来矫正。杜兰德,你做得很好。”

  李尔蒙斯的身躯渐渐散开,化作彩色的铠甲,自行加持在杜兰德身上。铠甲里传来李尔蒙斯的声音:“我将这部分力量全部给你,你就放手去做吧!”

  杜兰德用力点头,然后回头,看向刀魂。

  和李尔蒙斯对话的全过程,刀魂都看在眼里。

  此时见杜兰德看过来,刀魂耸了耸肩,露出招牌式的邪笑:“别这么看我,也别问我是否准备好了。如果没有足够的觉悟,我不会跟你来到这里。”

  杜兰德的打算,是彻底地打开里之路,让这条路对所有人开放,让下层世界的人们可以再次踏上这条试炼之路,可以一步步闯荡,看能不能跨越魔物的坎,跨越上层树世界的坎,去往更高的层次。

  一旦打开里之路,那便是一个新的大时代的到来。

  然而里之路的屏障,是上层树世界设下的,想要彻底打破谈何容易?

  即便以杜兰德的实力,也不可能强行打开里之路而没有损伤。

  刀魂淡淡地说:“杜兰德,我和你不同,我无法接受自己失去力量的样子,所以这一次我并不单是为了配合你,也是为了在失去力量之前,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那么即便是死,我也死而无憾。”

  说完,刀魂化为战刀,落入杜兰德的掌中。

  杜兰德身穿七彩色铠甲,手持审判战刀,周身无数黑洞浮现,海量元气聚集于战刀之上。准备爆发出最强的一击。

  当一切准备就绪,杜兰德深吸一口气,缓缓举起手臂,举起手里的刀。

  就在杜兰德将气势酝酿到极点的一刻,刀魂忽然说:“等一下!”

  “喂,你这样很破坏气氛!”杜兰德的气势瞬间掉了好几档。李尔蒙斯所化的铠甲也哼了一声。

  “我有两个要求。”刀魂说。

  “行,你说吧。”

  “第一个要求,杜兰德,反正这就是最后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的回炉之后,你明明赢了我,也知道了我的全部真名力量,却没有抹杀我的人格,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一直以为你是恨我的。”

  彩色铠甲安静下来,似乎李尔蒙斯也想听听这个问题的答案。

  杜兰德撇了撇嘴,有些郁闷地说:“没办法啊,就算很恨你很恨你,但……还是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啊。”

  刀魂颤抖了一下。沉默片刻后,说:“那么,我提出第二个要求吧。最后,能不能叫一声我的全名呢?”

  杜兰德一笑。叫道:“噬杜,谢谢你。”

  后世之人将这一天,称为“起始日”,也成为“启示日”。

  因为在这一天。封闭了亿万年之久的里之路,再次开启,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上层树世界的存在,也因而被无数人所知。

  里之路重开,再加上覆盖下层世界的“百阶屏障”也被杜兰德消除,禁锢下层世界人们的两大枷锁,全部被杜兰德打开。

  无数人们开始前赴后继地涌入里之路,去探索,去揭密,去试炼。

  从这一天开始,人们的终极目标变得非常明确:达到至强者,然后走到里之路的尽头,成为一名“超脱者”。

  当杜兰德重新打开里之路后,第二代李尔蒙斯的分身所化的铠甲慢慢消散。而杜兰德手中的审判战刀,则一寸寸地剥落下来,化为无数碎片,潇洒地飘扬,散落到世界的各处。

  最终留在杜兰德手里的,只有一个小巧的刀形紫色吊坠,杜兰德眼神柔和地看着这吊坠,将之挂在了脖颈上,然后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终于,把所有该做的事都做完了。

  这一刻的杜兰德不再是实力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审判者,只是一个1级的战斗法师而已,极道未必死,却会让杜兰德无法再保留力量。他知道自己最后只有一年的时间,保持在巅峰,所以才要在一年内把事情都做完。

  刀魂也知道这点,才甘愿以破碎己身为代价,帮助杜兰德,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超脱者时代。

  ……

  ……

  就这样,一晃又很多年过去了。

  从巅峰实力跌落的杜兰德,像个普通人一样地渐渐老去。

  现在的他,每天的生活就是种种草、养养花,悠闲而惬意。小小的院子里还有一头魔龙在沉睡,据魔龙自己说,等到他沉睡苏醒的一天,就是和本体雕塑完成融合的一天,到时候,魔物是什么,魔龙自己是什么,也就会有一个解答了吧。

  每天杜兰德都会听家人诉说外界的大事。现如今,超脱者时代已经完全开启,无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以里之路和上层世界为终极目标,努力修炼,追逐梦想。这正是杜兰德想要看到的。

  这年秋天,八十岁的杜兰德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躺在小院的摇椅上,轻轻拍着身旁的一个黑色的龙蛋,魔龙就沉睡在里面。

  “所以说,魔龙、魔物、罗德格特这三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还是不知道啊。”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好想去上层树世界看看呢。有可能吗?好吧大概是没可能了。凯瑟琳说她能感觉到,小妞应该已经赢了,可为什么至今都没回来?第二代李尔蒙斯大人在上层世界的战斗,进展得怎么样了?凯瑟琳那丫头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嫁了啊,唉,女孩儿太强了也有难处,想找个比自己强的男人好像有点不切实际,不然我觉得那个熏其实就挺不错的……”

  杜兰德把布满皱纹的眼睛睁开一线,看着远方渐渐落入地平线的夕阳,喃喃地说:“今天是怎么了,忽然间就觉得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知道,想参与,想经历。

  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魔物,双天界,战斗法师……还有这有趣的超脱者大时代。真是有点遗憾呢,如果我能不变回普通人,如果我能活得更久……”

  杜兰德摇摇头,把这些念头压下去,然后安静下来,默然看着远方的夕阳,一点点、一点点地下沉。

  如果能活得更久……

  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

  矮人战争或许本是一场必败的战争,杜兰德强行扭转了命运,所谓万人不死,一人难活,这或许,就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吧。

  当最后一缕光线消失,夜幕降临,杜兰德慢慢闭上了眼睛,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的眼角淌下泪水,他的嘴角带着笑意。(未完待续。。)

  ps:谢谢下次注意点的月票~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