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噬灵书 > 第十五章 蜕变

第十五章 蜕变

  这一嗓子的声音之大,通灌了整个墓室。我猛然一机灵。转头一看七星刀从上往下劈来。而我却感觉到画面好像延缓了一样。我能清楚的看到悬在半空的禁婆飘散的头发,和表情极度的恐怖向他袭来。

  虽然是延缓,但刀砍下的距离已经离我不到三寸远的距离了,这个距离以禁婆的速度任谁都无法躲避过去。大奎心想完了。正当大奎发呆的时候身边的猴子连刮了大奎数十下。锋利的爪子将大奎的衣襟划破,立即皮开肉现露着白骨。虽然不是致命伤,换成其他人早就疼的喊爹叫妈的了。而大奎却更加的兴奋!

  这个时候他想的是我肯定是被劈死了。他要做的就是拼死跑到绳子那逃出去!

  就当大奎拼死拼杀出来一条血路的时候,只见身边的猴子都跪了下来。这突如起来举动大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连砍死地上几个猴子之后方才停下杀戮。

  大奎喘着粗气,汗水流遍全身,流进肉缝里更是沙痒的隐隐作痛!此时大奎侧头向后方看去。只见这数不清的猴子都跪着朝向自己的方向,大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他看到不远处地上躺着那名身首异处的禁婆时,嘴巴不由的张开了,露出迷惑的表情。

  他惊恐的不单单是禁婆怎么会被斩首!更惊恐的是就在刚才,那不到3寸远的距离,我肯定是死了!怎么连我的尸体都没看见。难道地上躺着的是我?大奎定睛仔细又看了看,心想没错啊,是刚才那个禁婆啊,奇怪的是我呢?

  大奎本想转过头问问那两个人有没有看见我时。此时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了这里。就在他的面前不到半米几乎尽在眼前的距离,站着的正是我。只不过能分辨出来是我的只是根据他的衣服。而我的头发蓬乱且修长,每一根头发犹如是一条细细小蛇在寻找着猎物。

  而我眼镜看似深陷,其实眼睛周围有一层黑眼圈,而中间的眼珠子变得通黑,黑亮的眼精所透露出恐怖的杀气要远比刚才那只禁婆更凶猛!

  “禁……禁婆!”还没说出最后两个字,正如刚才说的一样。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我也许不知道做了什么,也许知道做了什么却因为当时无法掌控。但在以后的时间里,很多人问过他当时在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都只是说,是自己侥幸。那三个人冒死仗义的帮助自己逃脱,却都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当时他们刚刚进入沙漠的那座客栈里。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憨子也是刚刚给他上完药。憨子刚要离开就被我叫住了。

  “憨子,我有话要对你说!”我。

  憨子看到我醒了,高兴的说道:“吴老师!你终于醒过来了!哈哈哈……”

  “憨子,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只需如实的回答即可!”我。

  “吴老师你说吧,无论什么,我只要知道的,一定告诉你!”憨子。

  “知禅大师到底是什么人?你跟踪我是不是知禅大师早已经安排好的?我的那半卷铜简是不是在知禅大师那!你要如实回答,不然你就给我立刻离开,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徒弟!”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憨子在危难的时候告诉我他们,自己不轻意间看到在方丈书桌上放着的那本关于禁婆的书。可见憨子并不是在净德寺的时候那样大字不识的,而那个方丈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方丈,憨子也不是为了跟着我学诗而跟着我,所以我却一直认为憨子有什么目的。

  当我说道这里的时候,憨子将手里的药盒子轻轻的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找了一个板凳放在我床前。

  “我就知道迟早会露馅,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早。”憨子的表情也有以前憨憨的样子,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平淡的说道。

  “不过,我只能告诉你,知禅大师确实不是一般之人,他让我来到你身边一方面是监视你,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是保护你,。他的背后也不紧紧是我一个人在为他工作。他旗下所有的武僧也并非就是真和尚,大师说过,假如你看出我破绽的时候,就请你去寺院找他,他会告诉你一切的!他只跟我说过这些,其他的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是亲自问他吧。”憨子说道。

  果然和我料想的差不多,可是我还是纳闷,铜简你也得到了,自己身上的价值已经没有了。那为什么还要派憨子保护自己,并且为自己疗伤呢,当我问道这些的时候,憨子也并不知情。因为憨子知道的就只有这些。

  憨子说:“我,我说的也都说了,知禅大师吩咐我,让我保护你,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可以立即离开,我也好回去复命。”

  我闭上眼镜,仔细的想了一会儿:“哈哈!你留下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吧。”憨子。

  “你以后还要叫我吴老师,你还是我徒弟,还要保护我给我疗伤将我的禁婆毒治好!并且在关键的时候你还得负责化缘。而且我还喜欢你原先憨憨的样子!”最后一句话是我开玩笑说道。

  随口的一句玩笑话,但是憨子却在以后的余生中却一直在履行着我所有的话。直到生命的终结……。

  我送走憨子出门之后,回到自己的床前刚要躺下,急忙从摸了摸腰间的那把七星刀才发现不见。这不奇怪,肯定是旭东拿去了,但是奇怪的是旭东怎么会有七星刀。这简直是蹊跷的不能在蹊跷的事了。

  随后我走到镜子面前照了照自己的摸样。看着自己已经完全不是禁婆摸样的自己,内心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张开嘴,只见从嘴里掉出一个和1分钱硬币一样大小的圆球。这种圆球晶莹剔透。更令人震惊的是圆球的正中央是一只眼睛。正在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这种球正是老阳所说的天眼珠。据说不但能够驱邪镇宅,还能报价平安。我将天眼珠放进口袋内。以便在自己发生不稳定蜕变的时候镇住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旭东他们回头我定要问个清楚。现在要问问陈老爷子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七星刀在禁婆手里会有如此高的作用。想到这里,我刚要走出房门找找陈老爷子那群人就听见有人敲门。

  而我正好走到门口,随手就把门打开了。因为太突然,对方忽然下了一跳。我一看门口的这位正是唐玲,此时的唐玲脚上裹着白布。但是容貌依然还是那么的青春靓丽。

  “唐玲,你的脚好多了吧?”我说。

  “嗯,你身边的那个憨子已经给我脚上上了药,现在已经好多了!奥对了,谢谢你在墓室里救了我,不然我恐怕就成了那些猴子的美餐了!”唐玲。

  “奥!嘿嘿!我也应该谢谢你,毕竟你在危难的时刻还舍命跳下柱子来救我。”我说。

  唐玲微微一笑:“走,我们身上都有伤,出去溜达溜达好吗?”

  我正要问问陈老爷子到底是什么人,大奎的死他们到底有什么看法:“哦,好的!”

  唐玲虽然脚上裹着白布,但是脚筋被划过一刀深深的口子,唐玲刚开始还扶着墙向前走,可走着走着就要下楼梯了,受伤的脚根本无法用上力气。所以,最后无奈,只能我背着唐玲下了台阶。

  就当我下了台阶搀着唐玲向前刚要走的时候,正好看见对面站着一个女孩。因为是清晨,太阳透过门口直射到客栈里,我并没有看清前面到底是谁,只是感觉前面那个人好熟悉。

  当我搀着唐玲一瘸一拐的走到对面那人跟前的时候才恍然看清对方的容貌,我几乎高兴的要死了。

  “小……小乔?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手慢慢的松开唐玲的胳膊,向前凑了过去。

  当我刚要拉起小乔手的时候只见小乔挣扎躲过我的手,并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拍在我的脸上。“啪!”的一声。直扇的我脸麻麻的。

  “小乔,你为什么打我?”我疑惑的说道。

  “你不是说要去海边做海货去吗?怎么现在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你忘了在槐树当初你说过的诺言了吗?你忘了吗?”小乔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小乔,小乔你误会了,哎呀,实不相瞒,我是在帮朋友在新疆考古的,不信你可以问问胖子和旭东,他们可不会撒谎的!”我急忙解释道。旁边的唐玲也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随后我问道小乔为什么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她说哥哥当初为了找到天眼珠,便跟着一个姓陆的人到了新疆。她因为担心哥哥的安危才后来赶到客栈等哥哥的。

  小乔随后走到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脸:“道哥哥,我没打疼你吧?”

  “啊,没事没事!再来两巴掌也不疼!”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最新全本:、、、、、、、、、、

看过《噬灵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