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狩猎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狩猎

  席间,觥筹交错,在得到众人的肯定之后,酒席间的气氛再次恢复了正常,虽然大家心里有事,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笑容。

  中午的时候,远处有战鼓声响起,众人都放下手下手中的酒杯,望着远处的山口,这个时候,众皇子、将军、部落继承人们都即将归来,只是众人都知道,其他人的战果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还是诸位皇子所斩获的猎物,这才是众人关心的。

  “可惜了,秦王和大皇子都没有来,听说秦王是诸位皇子之中的第一高手,若是秦王来此,那就有些意思了。”人群之中,一个穿着红衣官袍的官员对身边的同僚说道。

  诸位皇子即将夺嫡,这是朝野中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最后谁会成为胜利者,这也是众人关心的问题,秦王监国,看上去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但是大唐洪武天子十分年轻,一切都不是定数,大皇子以及其他的皇子都是有机会的,这次狩猎未必不是一次机会,未必不是一次考验,众人也都想看看这些皇子之中的表现到底怎样,或许还能看出大唐皇帝对哪位皇子另眼相看。

  “先进一步未必就是笑到最后,关键还是看陛下的心思。没有册立太子,可是册立任何一位作为太子,你认为呢?”旁边的袍泽忍不住说道。

  “来了,来了。不知道来的是哪位皇子。”人群之中顿时有人大声喊了起来,甚至有些人还站起身来。这就是官场的规则,一马当先的只能是皇子们,最后争夺第一的也只能是那些皇子们,其他人就算本领再大,也不能超过了这些皇子们。

  “是吴王殿下,不知道这次吴王能射下多少猎物,听说吴王的武艺也不错。”又有小官员在一边议论起来。显然是对吴王有所好感的。

  李璟笑眯眯的站在高台上,他也很好奇自己的儿子们这次能斩获多少猎物,当然,对于李璟来说,能斩获多少猎物并不算什么,关键是要让这些皇子们知道什么是勇武,并且将这种勇武保持下去,免得成了前朝一样,只知道游乐。

  “儿臣拜见父皇。”李定边一马当先,顾盼飞扬,飞马赶到李璟面前,拜倒在地,大声说道:“父皇,儿臣狩猎归来,请父皇检查。”

  李璟看着李定边身后的侍卫,只见这些侍卫手上倒是拎着的野物,诸如野兔、野鸡等等飞禽走兽,看上去倒是有十几只,还有一只狍子倒是难得很。

  “这些都是吴王狩猎的吗?”李璟看着一边的西军士兵询问道。

  “回陛下的话,这些都是吴王所狩猎。”那名士兵不敢隐瞒,赶紧解释道。

  “父皇,这点小事,儿臣不屑让手下出手。都是儿臣所斩获的猎物,或许不如其他兄弟,但都是儿臣亲手所射,十分有成就感。”李定边拍着胸脯说道。神情十分得意,并不以自己斩获猎物多少而失望,反而感到自豪,倒是让李璟满意。

  旁边的众人听了也都连连点头,这些皇子们带着侍卫前往,有些皇子们也只是享受打猎的乐趣,箭术往往不尽人意,所以那些猎物都是部下所为,甚至有些皇子们还弄虚作假,没想到吴王李定边毫不迟疑的承认这些东西都是自己所猎,倒是让人啧啧称奇。

  “很好,虽然所获不多,但亲力亲为这点很不错。”李璟点点头,目光柔和,看着李定边说道:“就冲着这一点,朕就该赏你,回去之后,到宫中领六尺血珊瑚。你每次入宫,都绕着血珊瑚转个三圈,这次索性赏给你了。”

  “谢父皇恩典。”李定边大喜。虽然贵为皇子,但是六尺血珊瑚也是很难遇见的,没想到这次自己轻松就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玩乐虽然不错,但千万不能沉迷于玩乐之中。”李璟皱了一下眉头,忍不住叮嘱道。

  “父皇教诲的是,儿臣记住了。”李定边连连点头,脑袋却是忍不住朝后望去,后面的马蹄声响起,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飞马而来。

  只见一个年轻人飞马而来,浩浩荡荡,身后的护卫却是拿着不好的战利品,天上飞、地上跑的都有许多,李定边顿时面色不好看了,他虽然不在乎战利品多少,但自己的兄弟若是所获甚多,他面子上也不好看。

  “定济,这些都是你斩获的猎物?”李定边迎了上去,面色不好看,说道:“你的箭术如此之好?不要欺骗父皇哦!”

  “三哥说笑了,小弟怎么会欺瞒父皇呢?”李定济嘴角上扬,笑眯眯的说道:“打猎这玩意靠的不仅仅是箭术,还有很多东西,就好像是打仗一样,小弟不才,还是懂的一些。”自从李定堪在草原崛起之后,这些人总算是该了称呼。

  李定边俊脸涨的通红,他还真的有这个意思,没想到刚刚开口,就被李定济给挡了回来,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怒意,这个该死的党项崽子,到底是流着异族人的血,最擅长的就是打猎。李定济乃是西夏公主李青萝所生,的确是带有党项血脉。

  李璟面色平静的看着两兄弟的争吵,也不制止,而是朝一边的侍卫望了一眼,那名侍卫点点头,这才露出笑容,笑道:“打猎的确如同行军打仗一样,如何驱赶猎物,如何围杀,这些都是有讲究的,那些金人擅长使用骑兵,作风彪悍,作战凶猛,就是与他们平日打猎有很大关系。这一点定济说的不错。”

  “谢父皇夸奖。”李定济心中更是高兴了,他有党项血脉,也因为被一些大臣们所诟病,就算是一些兄弟们也看不上他,索性的是李璟对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让他心中舒坦了许多。

  “赏雁翎锁子甲一副。”李璟点点头。

  “嘿嘿,还是父皇了解儿臣。”李定济大喜,眼神却是朝李定边瞟了一眼,雁翎锁子甲是广备攻城作专门为李璟打造的,轻薄防御甚佳,当初李定堪投军的时候,李璟同样赏了一副,让众皇子心中嫉妒不已,没想到,李璟今日也赏了一副给李定济,这让他极为高兴。

看过《宋末之乱臣贼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