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领主时代 > 第1176章 态度

第1176章 态度

  “这是威胁吗?”

  先知恨恨道,脸涨得通红。

  他万万没想到,长久以来对复仇者联盟的支持与付出,最终却是落得这样的结果。虽说他跟联盟合作只是为了对付逐鹿领,并不意味着跟联盟多亲近,可双方的合作模式,分明就是先知单方面的付出,除了搞死某人,不求任何回报,现在却被联盟方面反戈一击,心里那叫一个恶心。

  复仇者联盟猜到他有奥丁背景,先知并不感到奇怪。

  他向联盟提供的那些情报,很多前所未闻,根本不是玩家能够掌握的,据此猜到他的身份,是理所当然的事。先知急于帮助联盟强大,明知身份可能因此漏泄,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提供情报。好在联盟的部首都是精明人,又着实馋先知提供的那些情报,见先知似乎刻意遮掩,他们便也难得糊涂,装作不知道先知的身份,大家心照不宣,延续至今。

  先知只管提供情报和建议,联盟从不追问情报来源,也不质疑准确性。先知曾经很满意这种合作模式,满心以为大家都能保持默契,就这样合作,直到逐鹿领被颠覆,然后江湖路远,各奔东西。

  既然联盟从他身上得到诸多好处,想必会帮助他保守秘密,相安无事。

  然而,一场惨败,联盟甫陷入危机,风云突变。

  联盟便赤果果地质疑他故意挖坑,对他发起要挟。

  能再蠢一点吗?

  先知如此想着。

  如果他跟鱼不智一伙,花这么多精力和时间,为逐鹿领培养强大对手,然后再让逐鹿领把好不容易培养的对手灭掉,得多蛋疼才干得出这事……更为搞笑的是,期间好几次逐鹿领差点被联盟灭掉……就算哥有那么无聊,难道鱼不智也有受虐倾向,存心为自己找不自在?

  荒谬!

  疯狂!

  如此缺乏逻辑的结论,他们居然信以为真的样子……

  真是些没脑子的家伙……

  哥居然跟他们合作了这么久……

  “交易更恰当,不过,你硬要理解为威胁,倒也未尝不可。”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扭扭捏捏没有任何意义,箫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真打算报警?”

  “那得看你识不识相。”箫凯冷笑着,“我们要求不高,不想坐牢的话,就想想怎么把反朝廷势力认证帮我们推翻。”

  “你们?”先知瞳孔微缩。

  箫凯毕竟是新人,打交道不多,气急败坏下悍然撕破脸,先知虽不快,却也不至于难以接受,他关心的是另外两人的看法。寂寞惹人和永恒de璀璨跟他的合作,从游戏初期延续至今,即便算不上是同路人,先知总认为,彼此之间应该是有交情的,分歧归分歧,起码两人不应该跟箫凯同一阵线。

  先知很想有人出来制止箫凯,并试着修复裂痕。

  可惜的是,实际情形让他失望。

  群成员在线头像中,寂寞惹人面无表情,目光冷厉,结合其先前言论,就凭那一句“请勿对号入座”,不难判断寂寞的立场,应是支持箫凯做法的。而隐隐压抑的愤怒,更说明寂寞对先知的成见其来有自。

  怎么会这样?

  在寂寞惹人心目中,自己竟然如此不值得信任?

  先知不禁有一些茫然。

  仔细一想,却又多少有些了然。

  回望过往,联盟针对逐鹿领的行动,主要是天部挑头,原因并不复杂,益州是天部的地盘。单就信息支援力度而言,天部从先知处得的好处最多,按理应该更感激先知,可接二连三行动失败,导致天部损失非常惨重。

  拿好处的时候欢天喜地,行动失败怪我头上?

  先知努力平复着澎湃的心情,望向永恒de璀璨。

  “你呢,信不信我?”

  永恒de璀璨面色一滞。

  几位部首里面,最早跟先知搭上线的便是永恒de璀璨,准确地说法是,先知恰好先跟永恒de璀璨建立联系。浮沉军团之所以会孤注一掷远走荆州,就是因为永恒de璀璨接受了先知——当时还叫檞寄生——的建议。

  在先知帮助下,浮沉成功地与襄阳豪族蔡氏建立联系,得益于蔡氏的势力,浮沉军团很快起死回生,并成为荆州著名军团。

  先知提供的好处,地部没少拿。

  联盟针对逐鹿领的行动,地部的损失远不如天部。

  至于两边翻脸的导火索,地部也因为在荆州,比所有部都安全,

  于公,地部理应念先知的好。

  于私,先知自认为跟永恒de璀璨关系不错。

  先知不喜欢社交,跟复仇者联盟的合作过程中,很多时候他只找永恒,然后让永恒给寂寞带话——说到这,先知意识到或许这也是寂寞对他不爽的原因。木角领覆灭后,重新创建角色的先知为帮助地部发展,决定在荆州定居,跟永恒的交集愈发多,私交相当不错,至少在先知看来是那样。

  永恒叹了口气。

  有时候,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自己什么立场,难道先知真不清楚?

  永恒不知道,先知隐隐将他视为游戏中的朋友。

  先知在游戏中的朋友不多,除了已退出【三国争雄】的牛城管,永恒de璀璨勉强算一个,唯一的朋友。

  不喜欢交际,不代表先知没眼力劲。

  他只是有些难以接受,唯一的朋友竟然跟外人一起。

  但……

  从永恒的角度看,究竟谁是外人?

  答案似乎很明显……

  信不信他……

  “我自然是信你的。”

  永恒斟酌着用辞,沉声道:“他们也不是不信你,只是这次事情很诡异,转折太突然,一时间情绪失控,说了些气话,你别放心上……”

  先知显然并不满意永恒当和事佬,提醒道:“他们威胁报警,要我坐牢。”

  “气话,是气话!”永恒道:“只要你帮大家渡过这一关,洗掉联盟的反朝廷势力罪名,我可以保证,那种事绝对不会发生。”

  先知:“洗不掉呢?”

  永恒:“……连你都没办法?”

  先知默然。

  永恒又是一声叹息,思忖再三,终究没敢代表联盟作出承诺。

  先知默默等待着,并不催促,心中却是一片冰寒。

看过《三国领主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