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南宋风烟路 > 第1785章 故途难归,初心难追(3)

第1785章 故途难归,初心难追(3)

  正因有仙卿足智多谋、有范殿臣铁腕作风、还有身前这些看到他时眼中有光的真死士忠心不二……夔王虽然动辄产生放弃念头,却还是能在他们的帮扶下继续拼搏。

  可冷静下来追溯过往,多多少少都有点初心难追了——

  毋庸置疑,他最初的想法是躲在幕后、不动声色穿针引线、按部就班铲除异己、然后被圣上满心信任地托付皇位……最后,他要去父皇灵前昂首挺胸地证明自我:血统低贱如何,照样能名正言顺继承大统!

  然而香林山上,几十年的辛苦筹谋,竟一朝给半路杀出的林陌做了嫁衣……好在自己虽没收益却未暴露,还能再战!

  陇右,因完颜江山意外抓住神女柏轻舟而激进冲到台前,夔王第一次感觉到自身有风险但却又不舍收益,犹豫不决之时,郢王那张进攻盾突然打退堂鼓,他只好在林陌的敲打下缩回了乌龟壳。

  山东之战,泰安、沂蒙、青潍、胶西、沂水……这一路过来,既身不由己,也迫不及待,于是乎动作越来越大,形象也越来越清晰,他和仙卿商量好了,计划要跟着变化变:即便卫王这块防守盾很破陋也没关系,一旦曹王府和十八(谐)路诸侯尽遭林匪覆灭,咱们就是圣上的倚若长城,就算要扔掉盾牌主动亮相也无所谓——“当圣上心里对我的依赖、远多过对我的防备,这种情况下露脸是安全的。”安全第一。名正言顺与否?也就顾不上了……

  可惜低估了金帝,他对叔伯们的防备永远多于依赖。莒县兵败,卫王离开,夔王不得不在这个既没成长城也失去盾的不稳定时期作出决策:“攻占小曹王!”这个决定,是连安全都舍弃了。

  综上所述,退而求其次,求再次,求再再次……

  命运眷顾,金帝千虑一失,虽将小曹王引入棋盘,却高估了小曹王的实力。在金帝和林陌之间钻空的夔王成功接近小曹王,于是继续豪赌,不再扮猪吃虎!

  起先,夔王还不适应这种由暗转明,万幸那小曹王轻信仙卿、被夔王轻松驾驭和调控,从而使夔王府对破落的曹王府能分一杯羹……渐渐地,他站稳脚跟,与金帝到达了一种“我九成是元凶,你我心照不宣,可你拿我没辙”的微妙状态。纵使被林匪欺压得山林里只剩一缕阳光,可这阳光下深呼吸一口倒也能偷到些惬意感:至少我赢了完颜璟,有小曹王这个战利品。

  这赌桌只要一上就下不来,兵行险着的快感完全不能停,过瘾!刺激!他有时还会沉溺其中,心想,先前那么谨小慎微可真是白活了!

  有句话如果林阡当着面说,现阶段的夔王一定赞同:危机即转机,风险即机遇。近来金帝身体抱恙,李妃等人轮番被召来侍疾,种种情况不像是故意示弱。既然金帝对夔王府短期内不会有动作,夔王自然要加紧这天赐良机,在天火岛损失惨重的关头,学习林阡攻占夔王府的魄力,进一步侵略、腐蚀曹王府——

  不是要曹王府乱,而是要他们归顺!拆曹王府的墙,来补我夔王府被林阡撬走的砖!

  “既已和林阡交锋完了,也知道林阡的坐山观虎斗了,那就得让完颜君剑停下来、别再一味挑战曹王府底线——帮我们征服人心要紧。”人群散去,他了解仙卿永远是核心的核心。

  “一切听王爷的。不过,小曹王停手之前,我还需怂恿他再犯浑一次。”仙卿微笑点头,“最后一次。”

  “为何?”夔王奇问。

  “我要借他之手,动一个人。”仙卿携策于心。

  “那行。”夔王多的也不问,毕竟推心置腹这么多年了,“用完还给我做傀儡就是。”

  小曹王会一直做他傀儡的,这一点夔王有信心——圣意一日不改,小曹王一日是曹王的代理人。夔王对曹王府,可以借着这个庸主或明主,随心所欲地正着捏、反着搓。

  

  在小曹王为夔王征服曹王府人心之前,仙卿务必操纵他再胡闹一次:先排开一个曹王府大多数不会维护的人。

  那个对金军无关痛痒的人,对宋匪却至关重要。对战鬼林阡、也对盟友李全——

  不错,李全仍然是夔王的盟友。从林阡的高压下脱身后,仙卿的脑子转得飞起:李全和夔王一样,需要多多益善的盾牌;他现在一个人身陷囹圄不见天日,我必须想他所想,备妥他的后路,那就是王爷的后路。

  一不做二不休,随风潜入夜地对小曹王谏言:“江星衍这个降将,本来就不诚心。”“看到林阡势盛,恐怕肠子都悔青了吧。”

  哎,当初仙卿只想到“林阡刀再狠,砍得了杨鞍?”可是却忽略了“杨鞍刀再蠢,安能砍林阡?”一番精打细算,反倒帮他俩坦诚相待!仙卿吸取教训,觉得短期内还是应该把杨鞍和林阡看作不可拆分的一体,循序渐进地从其他人那里入手铺垫,宜先混淆视听、逐步制造假象、再伺机把李全放出杨鞍的心锁。

  江星衍,既向往林阡,又注定难归故途,再加上案底极多并且还牢牢系着百里飘云,俨然是最好的“其他人”人选。

  

  说不清是命运使然还是性格使然,仙卿的这些建议完全说到了小曹王的心坎里!

  又有几人知道,小曹王本来就憎恶江星衍?先前小曹王从早到晚给兵将们塑造江星衍的先锋形象也只不过是为了孤立他!

  为什么?因为私仇,发生在两年前——

  那是完颜君剑最微末、最卑贱、最不堪回首的时刻,龙泉峰下,金军眼看就要大获全胜,他居然被凤箫吟活捉到宋营,

  然后,就是眼前这幅讨厌至极的面孔的主人,怒极挥拳径直往自己心窝掏:“还他们的命来!还他们的命来!还来!还来!!”

  那晚他一生都忘不了,那晚他像条狗、吐血不止还非得摇尾乞怜,那晚这个叫江星衍的恶鬼只知道姜蓟惨死、百里飘云重伤所以对战俘也能丧心病狂拳打脚踢差点就将他折磨致死!

  呵呵,重遇的那一刻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仇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人生何处不相逢,江星衍,等着被本王践踏吧!

  所以逮到机会就振奋问罪:“仙卿军师说的不错,整个金军都输仗,何故就你江星衍一个得胜?太蹊跷了,本王思前想后,极有可能你是宋军派来的奸细,试想,那日在青潍,林阡是念及寒毒才没再挽回你,任你降了本王,可现在回溯起来,林阡要顾及什么寒毒!”

  “王爷,这不难理解,那日,主……林阡他还没获得解药……”江星衍当然被针对得莫名其妙,他本来都已经勉为其难要效忠新主了。

  “哪有那么巧,林阡根本是故意放了你、做他的眼线、你是海上升明月!否则,惊鲵早已被限制行动,怎么林阡还能发现仙卿军师的行踪?!”小曹王冷笑一声,继续借题发挥。

  “林阡他……是预算到了仙卿军师的行踪吧……”江星衍知道,林阡就是这样神通广大。

  “你看看你看看,你心里还对旧主恋恋不舍……”那一瞬间小曹王联想到了完颜瞻对二弟、以及其他人对林陌,顿时气冲斗牛、暴跳如雷。

  “完颜君剑你够了!”整个帅帐其他人都和江星衍不熟,或者像战狼一样也对江星衍心存疑惑、怕江星衍是林阡的将计就计借力打力,唯有一个名叫移剌蒲阿的刺头胆敢挺身相护,其实是念着百里飘云的昔日嘱托,当然了,他心里也是真的看不惯小曹王、直觉江星衍很无辜——“曹王这儿子怕是夔王生的吧!特么的居然和夔王气味相投!?”

  理不糙,但话太糙了,还没说完就挨了左边战狼一巴掌,刚撇过头来又被右边封寒一耳刮子:“狗嘴吐不出象牙!”

  因对曹王不敬,没能取得同盟,最终,移剌蒲阿未能救江星衍,还被小曹王一起罚了几十军棍。

  “这是自己选的路……飘云,我就算跪着,也要走完它……”皮开肉绽,无妄之灾,江星衍背对金军,暗自落泪,捏紧拳头。

  夜看南面星辰,心里哪能不伤:“‘愿随主公,征战天下,绝对互信,不离左右’……”那是十三翼全体的誓词,“然而,是我江星衍,先放开了主公啊……”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