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百炼飞升录 > 第五千七十五章 塓日风

第五千七十五章 塓日风

  “这里果真是一处阴气弥漫的界面,就是不知这里到底是不是鬼界中的一个界面。”

  修为已经被强自压制在化婴中期境界的秦凤鸣,在空间通道经历过一番生死劫难之后,他终是进入到了这处阴气能量萦绕的大陆之上。

  这一次空间通道之行,危险可以说比起他从人界飞升灵界之时,明显有了一些降低。

  通道之中,虽然也是五种属性的风暴肆虐,空间乱流袭扰,可是如上次让他穷于应付的危机并不多。最是危险的,便是一片陨石流袭身。

  不过借着秦凤鸣早就准备下的异形换位符与雷电符,在数盏茶的陨石流轰击之下,他硬是毫发无损的渡过了。

  但就算危险减弱,秦凤鸣准备的墨晶石符阵,也被他消耗了上百之数。

  如果换做其他修士通过这一通道,能够通过的几率决然不会很高。除非也准备下如他一般的众多可以瞬发强大轰击之物。

  现在如果让化婴中期境界的秦凤鸣选择再通过一次空间通道,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做了。因为他自认身上的准备之物已经不足以应对通道中危险了。

  此刻秦凤鸣停身在一处漫无边际的荒原之上,举目四顾,除去阴属性能量弥漫,略显寒冷之外,并没有任何人影存在,就是妖兽气息,也没有感应到丝毫。

  此时的他,在四周并没有任何禁制气息笼罩情形下,神识只能感应到四周三百余里而已。

  如此距离,让秦凤鸣很是不适应。

  他最是不适应的,还是体内不知缩小了多少倍的法力与神魂能量。

  现在他的体内,与他早就熟悉的双海相通情形相去甚远。感应到双海之中的能量锐减,秦凤鸣也不由长叹一声。

  在这里,他以后就要适应这种体内法力大减的情形。

  悬浮空中,秦凤鸣体内法诀一动,打算施展一下踏山印一下。但让他表情为之一沉的是,他此刻并不能将踏山印咒诀激发而出。

  不仅踏山印不能激发,就是命魂丝也不能施展而出。

  一番尝试之后,秦凤鸣心头大肆沉重起来。他本体的数种神通,他此刻根本就不能施展。

  不过也不是什么神通也不能驱动,撼岳掌此刻他竟然施展。并且让他更是惊喜的是,鬼噬阴雾、玄阴鬼火竟然能够熟练祭出。

  第二魂灵,集聚的是五种属性的灵身,显化的是冰电变异属性。如此灵根属性,竟然施展出鬼道秘术,实在让秦凤鸣吃惊。

  另外他五位师尊当年传授给他的那些秘术,倒也是能够祭出的。

  但他本体极其依仗的强大神通秘术,以他此时修为境界,根本就无法施展。

  虽然他所能施展的神通秘术减少,但他此刻神通施展,是携带有冰寒与雷电之力的。就威能而言,比当年他本体在中期之时,要强大很多。

  并且四象剑、乌鳞刀刃与木刃刀、烈犀环操控并无不妥之处。

  这些法宝,都是经过通神以上修士的常年祭炼之物。虽然不能将法宝所蕴含的威能激发,但仅是符合境界修为的威能,也足可傲视同阶修士了。

  当然,此刻的秦凤鸣,就算碰到一名聚合后期修士,他心中也没有多少畏惧。

  这是所有下到低位界面修士的心态。因为只要能够下到下位界面,可以说任何修士都是曾经的强大存在。

  自身见识经历,远不是下位界面修士可比。

  这种心态,让那些下到下的界修士自身就有一种蔑视下界修士之意。

  秦凤鸣本性随和,但此种心态也是存有的。此刻心中虽然没有畏惧聚合修士,但他也不期望就与聚合修士起冲突。

  此时他只想知晓这里是何处所在,是否就是鬼界。

  没有停留多久,秦凤鸣辨识一个方向,身形一闪,就此向着前方飞遁而去了。

  这里荒凉,空气之中充斥着冰冷气息。以秦凤鸣判断,灵界之中的大多数凡人,是非常不适应此种环境的。

  自这空气所蕴含的阴气能量可以判断,这里并不适合聚合以上修士修炼。

  正是从这一点判断,这里应该就是一处鬼界界面,且存有聚合修士的数量不会很多。这里与人界很是相同,整个界面,聚合修士也是可数的。

  “咦,前方怎么有如此多人在急速飞遁?看样子好像在躲避什么。”半日之后,秦凤鸣急速飞遁之中,突然口中轻咦出声。

  在他左前方斜刺方向之上,只见一群足有二十多人的队伍正在急急的飞遁。

  他之所以判断这些修士在躲避什么恐怖存在,是因为这些修士队伍散乱,并且人人表现的很是慌张,不时回头张望,似乎在畏惧身后什么恐怖存在一般。

  秦凤鸣神识急速放出,探查向那群修士所来方向。

  但让他很是诧异的是,在那些修士身后数十里范围之内,他并未见到任何危险气息存在。

  “不管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既然遇到了秦某,那秦某便帮你们一帮。”心中思虑一闪,秦凤鸣口中已然喃喃出声。

  秦凤鸣本性不是好杀之人,见到众人如此惶惶情形,第一想到的便是解救众人一下。当然,他解救众人目的,自然是想从这些人口中知晓此时所处之地是何处所在。

  身形激闪,一团荧光展现,秦凤鸣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各位道友,不知发生了何事,怎么你等如此慌张而遁呢?”始一现身而出,秦凤鸣立即挥手,拦截下了当先而遁的三名修士。

  这些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成丹后期之境。除去几名成丹初期、中期修士,大多数都是筑基期修士。

  虽然相互境界差距不小,但这些修士应该是相熟的。

  因为那些成丹修士,并没有舍弃众筑基修士奔逃,而是成丹修士各自祭出法宝,携带着众筑基修士一同飞遁。

  为首的三名成丹后期修士猛然见到秦凤鸣现身拦截,均都表情为之一寒。根本没有丝毫迟疑,各自已经祭出了一道攻击,直接轰杀向了秦凤鸣。

  然而当他们各自祭出一道攻击之后,才猛然发现,面前乍然现身而出的这名青年修士,浑身竟然显露着他们无法探知的强大威压。

  “啊,前辈恕罪,晚辈绝对没有成心要对前辈无理。”骤然感到现身面前之人强大威压展现,三名成丹后期修士均都面色大变,为首一名老者身形急停之下,口中更是惊声开口道。

  鬼君境界大能,哪里是他们这些鬼帅修士可以随意招惹的。

  此时的老者,心中惧怕之意大现之下,就是身后的恐怖都一时忘记了。

  因为他们从来未曾见到过鬼君修士,鬼君修士的可怖手段,是他们不敢想象的。那种可以挥手灭杀他人的恐怖手段,只有典籍之中有所记载。

  面见三道攻击激射而至,秦凤鸣并未有丝毫闪避,身形一闪间,直接便自三道攻击缝隙之中穿插而过了。

  “你等无理之罪秦某赦了,现在你等告诉秦某,因何你等会如此惶惶而逃,难道后面有什么强大恐怖存在追遁你等不成?”

  身形站立在急速停下身形的众人面前,秦凤鸣表情平静无波的开口道。

  他此刻所言话语,正是当初在鬼界之时的话语。而此处众人所言,也是一般无二。这让秦凤鸣更加确定,这里应该是某处鬼界。

  见到乍然现身的这名强大修士如此好说话,根本就没有要处罚他们之意,三名为首修士心中顿时一松。

  但听到面前青年所问,众人均都纷纷回头,看视向身后方向。

  此时的众人,脸上的惧意,比刚才感应到秦凤鸣强大威压似乎还要尤甚两分。

  “前辈快走,那恐怖的塓日风就要临近这里了。”面色惊恐,为首老者陡然惊呼大喊道。

  其身躯颤抖,似乎想急速而遁,但又畏惧秦凤鸣,而不敢有逾越动作。

  听到老者惊呼之言,秦凤鸣眉头微微皱起。对于什么‘塓日风’,他当然是不知是什么的。

  “塓日风是什么?还请几位解释一二。”

  听到秦凤鸣竟然问出了如此言语,在场众修士均都表情微变,眼中闪现出惊诧神色。

  “前辈不知塓日风,难道前辈不是我獄天岛之人?前辈快走,这塓日风一起,我等修士将全无生理可言,就是比前辈还要强大之人,也势必要陨落在其中。”

  为首老者表情惊诧,但仅是瞬间,惊恐之色便重新显现而出。口中惊呼出声,目光更是不时看向身后。

  虽然众人知晓目光不可能看到极远之地,但众人下意识的还是禁不住时时回头观望。这也足以说明众人此刻心中是如何慌乱惊恐了。

  骤闻老者之言,秦凤鸣心头也是一震。

  如果真如老者所言一般,他还真是运气极差,一进入这下位界面,就遇到了一处生死之险。

  不过秦凤鸣并未表现出丝毫异样。

  他可不相信真的有什么飓风能够灭杀他。当初本体在鬼界,那虱龙之地的飓风都经历过,现在什么塓日风真就能够将肉身比当初本体还要强的身躯灭杀。

  “竟然还有如此恐怖飓风,但不知那飓风如何恐怖?范围多大?我等能够躲避到何处呢?”秦凤鸣看视远处一眼,并未如何着急,口中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

  见到面前恐怖青年如此不着急,众修士虽然心中惊恐焦急,但谁也没有敢移动一步。

  “前辈,那飓风之中蕴含有极其恐怖的吞噬之力,能够将我等体内的法力吸纳而走。没有了法力加持,就算是鬼王等级存在,也只有饮恨塓日风席卷之内。这塓日风遮天蔽日,可以说能够覆盖整个砾原之地。我等要逃过此劫,只能寻找一处修士城池,避入其中。除此之外,绝无他法可能。”

  为首老者表情难看,明显心中已经很是焦急。但话语说出,倒也很是准确的回答了秦凤鸣所问。

  “前辈,那塓日风本来距离我等也不足千里之遥,现在怕是已经迫近到了五六百里,再不走,就是前辈也可能不能逃出其席卷了。”就在秦凤鸣心中消化老者所言之时,另一名中年成丹后期修士面色惊恐的急声惊呼出口道。

看过《百炼飞升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