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二十三章邀功 炫耀与家法伺候

第二十三章邀功 炫耀与家法伺候

  怎么程处嗣几人回来,只带了这么少的一点雪糕、蚊香?

  该不是小兔崽子们骗他们,把钱要走,挥霍掉了,然后给他们拿回来这一点雪糕、蚊香应付他们?

  嗯,很有可能,这几个小子骗他们钱的次数多了。

  程咬金几人一样心思地感觉他们被儿子骗了:

  像雪糕、蚊香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可能随便就制作出来?

  肯定是这几个小子,用什么办法捣鼓出来了一点雪糕、蚊香,然后回来骗他们!

  也怪他们爱儿子、期望儿子学好心切,小兔崽子一忽悠,他们就上当受骗了!

  想他们堂堂大将军、大军师,即使和敌军战斗,也常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管敌人施展什么阴谋诡计,他们都能看破。

  但这一次,小兔崽子们可是说,这蚊香厂、雪糕厂有陛下的股份的,他们怎么胆敢冒充陛下的名义行事?

  那可是杀头之罪啊!

  小兔崽子们还真有可能冒充了陛下的名字,根据四个小子所说的,这蚊香和雪糕,可是六皇子赵王殿下捣鼓出来的。

  六皇子李元景可是比他们儿子更纨绔放荡、挥霍奢侈的无法无天之徒。

  李元景是陛下的皇弟,他没钱、穷极了,冒充陛下的名义骗点钱,即使皇帝陛下知道了,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要知道,陛下玄武门之变,杀了太子李建成和他四弟李元吉,遭到了许多人的非议,陛下也因为这事,心里一直很愧疚,现在,绝不可能再因为这一点小事,就杀了李元景。

  李元景还真是好计谋,随便一句陛下让他负责秘密建雪糕、蚊香厂,就忽悠得他们四个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大军师上当受骗了。

  但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泄露出去了,虽然陛下不会杀掉李元景,但一番惩罚肯定不会少的,那他们儿子就也会受到惩罚。

  嗯,不能等这件事被陛下知道了,再被动地认罪,要先发制人,把这四个小兔崽子打一顿,然后带他们去向陛下认罪。

  四个小子还小,纨绔混账,凭他们几个老家伙的面子,他们又把四个小子揍了一顿,亲自带着去向皇帝陛下认罪,皇帝李世民应该也不会怎样严厉地惩罚他们。

  程咬金四人各自拿起棍子,问程处嗣四人怎么这么大胆,胆敢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骗他们钱。

  程处嗣四人一看他们父亲拿起棍子准备揍他们,全都有点莫名其妙:

  他们今天可没有干什么坏事,他们为了雪糕、蚊香厂,一整天都没有闲着,天这么热,他们什么时候干一件正事这么用心?

  当程咬金四人说他们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骗钱时,程处嗣四人更莫名其妙:

  他们没有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骗钱呀,李元景确实说厂子有皇帝陛下一半的股份。

  李元景说的这话不可能有假,如果不是皇帝陛下让李元景办这厂子,李元景怎么可能会说这里边有皇帝陛下一半的股份?

  他们今天可是看了人们对雪糕、蚊香的热火程度,等他们雪糕蚊香厂完全建好,大批量生产了,每天卖出去一两百贯钱的蚊香,还是很容易的。

  这么赚钱的生意,如果不是皇帝陛下让李元景办的,皇帝陛下不知道这回事,那李元景怎么可能会说这生意有皇帝陛下一半的股份?

  李元景白白拿钱去给皇帝、巴结皇帝吗?

  李元景有这么贱吗?

  李元景敢冒充皇帝的名义骗他们四个,把那五成股份的利润私吞了吗?

  这更不可能了!

  这雪糕、蚊香是李元景捣鼓出来的,他如果想多占一些股份,根本不必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他找他们四人合伙,不需要说别的,只需要告诉他们,让他们每人投资一百贯钱,然后每天可以分十贯的利润,他们肯定会非常感恩戴德地和李元景合伙,绝不会去管这厂子他们占多少股份等问题了。

  并且如果不是皇帝陛下说让李元景找他们四个合伙办厂,李元景怎么可能会找他们?

  他们和李元景可是死对头,这生意这么赚钱,这几乎就相当于李元景白白送钱给他们,李元景怎么可能这么傻?

  况且李元景胆子再大也不可能敢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那可是杀头之罪呀!

  看看今天,厂是他们自己的,可他们自己都没有拿到雪糕和蚊香,他们拿回来的这一点东西,还是从李元景的王府中偷偷拿回来的。

  他们怎么可能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骗他们父亲钱呢?

  但不管什么原因,令他们父亲认为他们是在冒充皇帝陛下的名义骗他们父亲的钱,他们父亲可是把棍子都拿起来了,他们可没少挨这棍子的打。

  四人挨打多了,训练有素,一看他们父亲拿起了棍子,全都赶紧就跑,一边跑一边辩解说他们没有骗他们父亲,他们今天拿回来的雪糕、蚊香少,是因为厂子才刚刚开始生产,雪糕、蚊香模子做好的还少,做不出来多少雪糕、蚊香,但买雪糕、蚊香的人太多,所以他们自己只能少拿回来一点,送给家人、亲戚、朋友。

  他们几人兴趣满满的,还准备用这雪糕、蚊香,向他们父亲邀功、向亲戚、朋友们炫耀他们的能力、能干呢,可回来还没等他们开口,他们父亲就拿起棍子,准备家法伺候了。

  四人跑了,程咬金、秦琼、尉迟敬德、徐茂功四人对程处嗣四人的话很疑惑、莫名其妙:

  他们厂子生产出来的雪糕、蚊香少,买的人多,他们自己没有拿到?

  这谎言编得也太拙劣了!

  就凭他们几个纨绔霸道的样子,厂子是他们自己的,可他们自己却没有拿到,这话谁信呀?

  但不管怎样,他们四个多少都拿回来了一点雪糕、蚊香,也许这件事里边真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情况?

  虽然他们拿起了棍子,呵斥他们儿子说慌、犯了欺君之罪,但他们内心深处还是无比希望他们儿子能转好,不再像以前那样纨绔放荡的。

  儿子躲起来了,程咬金几人就把和儿子一块去的下人们喊过来,询问事情的真实情况。

  讯问的结果令程咬金四人大为惊喜。

  本书首发来自

  ,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