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六十三章裴寂辞官

第六十三章裴寂辞官

  /

  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逼迫李渊退位,做了皇帝的李世民,急需把他天策府诸人提拔上来,那自己就成了李世民的绊脚石,李世民拿掉自己,实在是顺理成章、势在必行的事。

  李世民还算赏罚分明,没有对自己下毒手、一棍子打死,而是用民谣劝诫的方式暗示自己辞去官职、激流勇退。

  那就退下来吧,自己年龄也大了,退下来,坐在、躺在李元景送来的摇椅、躺椅、靠背椅上,喝喝李元景送的茶叶沏的茶、李元景送的白酒,那种悠闲、自在的日子,可比朝堂上无尽的争吵、勾心斗角、处理不完的公文、事务,要惬意、舒心得多。

  裴寂想通了自己的处境、和必须辞去官职、激流勇退的局面,心境立刻豁达起来:

  不再和长孙无忌等人斗了,也不再为大唐的天灾人祸、攻伐战争劳心费神了,辞职了!

  第二天正是大朝的日子,裴寂早早起来,来到朝堂,帮着李世民处理了许多杂事之后,在李世民准备宣布退朝时,裴寂对李世民拱手说道:

  “陛下,老臣有一事相求,望乞陛下恩准!”

  李世民听裴寂这样说,微微吃了一惊:

  李元景让那些小乞丐们传唱的那首童谣,自然也有人禀报给了李世民。

  裴寂要干什么?

  裴寂是宰相,在朝堂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自从他担任宰相以来,一直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为了大唐的和平安定、繁荣富强而呕心沥血。

  虽然在朝堂上因为政见不同、或者处理事情的观点不同,和许多人针锋相对地斗争过,但他似乎很少有为自己什么私事请求过,难道他信了那童谣?

  李世民作为皇帝,对皇城的风吹草动自然了如指掌

  李世民听了那首童谣之后很是疑惑:

  是谁突然编出了这首童谣,如此直白地劝诫 裴寂辞去官职、激流勇退?

  原本这首童谣很是触犯了李世民的龙颜:

  什么“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朝不用那朝人。长河滚滚卷黄沙,木枷铜锁送王孙。”这不是明着给自己抹黑、说自己心胸狭窄、容不得裴寂等李渊王朝的老人吗?

  不过李世民再想想,自己还真的急着让裴寂等李渊王朝的老人滚蛋,好把自己的手下提拔上来。

  编出这首童谣的人,虽然编的这词令人恼怒,但也真的找到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李渊王朝老人的办法:

  对裴寂等这些李渊王朝的老人,自己既不能无缘无故地把他们赶回家,但如果找一些借口、让长孙无忌等人栽赃、陷害他们,定他们的罪,把他们赶走,那似乎又做得不够光明正大,太过委屈了这些为大唐的建立和稳定和平而出力流汗的功臣们。

  嗯,编这首童谣的人,真的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是个人才。

  这词也写得很不错,清楚明白、简洁深刻,李渊王朝的老人只要听了这首童谣,肯定会认真思考他们的处境,他们如果不辞去官职,是不是会被“木枷铜锁送王孙。”

  李世民看着裴寂,微微笑着说:

  “裴爱卿,你有什么事请求?”

  裴寂说:

  “老臣近来身体不适,越来越没有精力帮陛下处理公务,所以老臣想辞去官职回家休养,望陛下恩准!”

  李世民听了,就阻拦裴寂说:

  “裴公是大唐老臣,为大唐安定和平劳心费神,如果身体不适,可以回家休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好了再来助朕管理朝政。”

  裴寂再三坚持辞官,长孙无忌初听裴寂向李世民请求辞去宰相之职,他既震惊裴寂怎么突然想到了辞职,又心中非常高兴:

  老家伙终于看清了形势,准备走人,不再这儿惹人嫌了。

  要告诉陛下不能拦着他不让他走,要让他赶快走。

  但长孙无忌转念又想, 裴寂告诉长孙皇后和李世民近亲不能结婚,拆散了长孙冲和李丽质的婚事,不能便宜他,让他辞职了逍遥地过日子,等他辞职了,以后再寻找机会收拾他。

  长孙无忌拱手对李世民说:

  “陛下,裴公为大唐劳心费神地出了这么久的力,现在身体不适,理当准许裴公回家休养。”

  李世民天策府手下也全都七嘴八舌地劝李世民同意裴寂辞去宰相职务,回家休养。

  李世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对裴寂说:

  “裴公既然身体不适,那就回去休养一段时间吧,等沛公身体好了,再来朝堂助朕治理天下。”

  裴寂听李世民同意了他的辞职,他的心中整个透心凉,裴寂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开刀问斩刘文静时,刘文静的仰天长叹: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刘文静的感叹犹在耳边,自己就被李世民扫地出门了。

  且说李元景晚上把那首童谣交给李世忠,让他教这些小气丐们到裴府门口、周围传唱,他自己又制作了一些白酒、香水、花露水,准备第二天送给程咬金、尉迟敬德四人,然后让四人弄些铁打造铁锅和蒸馏器。

  但第二天,李元景才刚刚起床,丁俊豪就过来禀报:

  “禀王爷,王府门主来了许多人,嚷嚷着要买王府的白酒、茶叶、香水、花露水!”

  李元景听了赶紧起床,匆匆洗漱一番,然后来到王府大门口,他还没到大门口,就见院子里已经进来了许多人:

  李丽质、太子李承乾、长孙冲、李明诚等五姓七望家族七人、李渊、李世民的几个皇子、皇女、秦怀道、尉迟宝琳、李震,以及一些有资格进入赵王府的朝中大臣、显贵之家之人。

  李元景有点奇怪,今天程处嗣怎么没来。

  突然李元景心中一震:

  今天是六月二十一日,如果没有什么变化,程处嗣的母亲会在今天去世,估计现在他母亲已经病重了,所以程处嗣没有来。

  进入院子中的人看见李元景过来了,赶紧全都围了过来。

  李丽质跑得最快,他来到李元景跟前,伸手拉住李元景的衣服,一边摇晃一边说:

  “皇叔,你还有香水、花露水吗?”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