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六十九章李世民的忧愁

第六十九章李世民的忧愁

  并且在大唐,五姓七望无论在朝堂,还是地方都很有权势,并且五姓七望非常有钱,整个大唐所有赚钱的生意,他们要么垄断着,要么占据着很大的优势,而做生意是最赚钱的行业。

  大唐时,社会舆论和认识,还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整个社会都看不起经商,可不经商的人不知道,经商有多赚钱。

  五姓七望经商赚了无数钱财,这令他们有足够的钱财供子弟们读书,在无数人穷得连饭都吃不到嘴里的时候,五姓七望的子弟们饱读了诗书,在朝廷和地方做官。

  朝廷和地方官员大多数都是五姓七望之人,这样他们就能牢牢地控制着朝廷和地方的权利,即使皇帝做的事情惹他们不高兴了,他们也能通过辞职不干、让朝庭瘫痪等手段,逼迫皇帝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

  而魏征、房玄龄、杜如晦、李靖等人,都是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杀出来的,他们不是五姓七望之人,和李世民非常一心,自己想削弱、干掉五姓七望,就必须拉拢依靠魏征、房玄龄等贞观重臣。

  虽然李元景对长孙无忌很是反感,但长孙无忌也是李世民阵营的主要干将,暂时还不能和他决裂。

  并且李元景穿越过来之后就打定主意,不和人作对,而是做一个闲散逍遥的王爷。

  为了不暴露自己对长孙无忌的反感,李元景也让人给长孙无忌送去了一份精盐、茶叶、香水、花露水等。

  至于李世民、莫家、裴家,李远景准备自己亲自去送。

  且说魏征、房玄龄、杜如悔等人收到李元景送的茶叶、白酒、香水、花露水、精盐之后,都很感动:

  都说六皇子赵王殿下纨绔放荡、一无是处,但再一无是处,他也是堂堂的王爷啊!

  并且这几天,李元景制作的茶叶、蚊香、雪糕、香水、花露水、白酒等风靡了整个京城,京城所有男人都以能喝到李元景的白酒、茶叶茶为荣,而女人们则为李元景的香水、花露水而疯狂。

  李元景送给白酒等礼物的这些人中,魏征、房玄龄、杜如悔都是文臣,不像程咬金、尉迟敬德等武将,经历了无数场厮杀,同时他们也在战争中私藏了许多战利品,魏征、房玄龄、杜如晦又全都是两袖清风的名臣,花销用度拮据得很。

  他们虽然也都听说了李元景的茶叶、白酒、香水、花露水非常神奇,但他们都很穷,拿不出钱来去买,又不好意思向李元景索要。

  李元景纨绔放荡、一无是处,他们也看不起李元景,因此虽然都听说了李元景有这么好的东西,但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喝过、用过。

  现在李元景主动给他们送来了一些,这李元景太看得起他们、尊重他们了!

  来而无往非礼也,收了李远景的礼物,自然要回礼,但魏征、房玄龄、杜如晦几个人都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几个人只能在心中暗暗决定,以后李元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了,他们大力帮忙,还这个人情也就是了。

  且说李元景,带着他画的风车图纸,和让李世忠找铁匠打造的轴承,一斤精盐,先去见李世民。

  见了李世民,李元景发现李世民满脸愁容,坐在那儿叹气。

  李元景问李世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如果是以前,即使有了什么为难的事,李世民也不会给李元景说,当然给李元景说了也白搭,李元景可能听都听不懂他的这些发愁事,即使听懂了他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当然,如果是以前,李元景没事根本就不会来见李世民,更不会问李世民有什么发愁的事。

  那时李元景整天忙的是和程处嗣、张茂才、崔元凯等纨绔、恶少们争强斗狠、打架斗殴呢。

  但这几天,李元景不再和程处嗣等人争强斗狠、打架斗殴了,他突然变了,变得很有能力,他捣鼓出来的雪糕、蚊香、白酒、香水等东西,虽然和治国安邦比起来都是小道,但这些东西既无比神奇、又无比实用,确实令人喜爱。

  玄武门事变,自己杀了李建成、李元吉,活着的兄弟们就属李元景大了。

  以前李元景纨绔放荡、一无是处,李世民有了什么事自然不会和李元景说,更不会和他商量,听听他的意见。

  但现在李元景变了,并且变得很有能力,那自己有事情了和他说说也不错呀:

  自己的亲兄弟,即使和他说了他没有办法解决,但让他了解到大唐的困难局面,让他了解到大唐生活并不全是王爷的逍遥自在,而是一直四面楚歌、内外交困、如履薄冰、随时都有可能被颠覆、灭亡,如果李元景真的变了,他就会感觉到肩头责任的重大,从而自觉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有亲兄弟帮忙担负责任,那自己也能稍微轻松一点啊。

  于是李世民就向李元景讲述了他现在面临的困难局面:

  国内一些蛰伏的大隋反王们,虽然现在看起来都很老实,但一旦天下形势有变,他们立刻就会举旗而起。

  大唐北边,突厥人今年遭受了旱灾和蝗灾。

  原本春夏正是牛羊长膘的季节,但现在突厥的牛羊,因为没有草吃,有些地方的牛羊甚至连水喝都没有,所以他们的牛羊有些饿死、渴死了,即使没有饿死渴死的,也都瘦骨嶙峋,捱不过冬天。

  原本突厥一到秋天,就经常会到大唐边境“打秋风”,抢夺粮食、食盐、布匹,今年突厥遭此大灾,虽然前年大唐和突厥签订有渭水之盟,但他们面临大灾之年,绝不会顾忌盟约而不来侵扰大唐。

  大唐内部,五姓七望控制着朝堂和地方,只要大唐发布的政令有一点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不如他们的意,他们就会激烈反对,动不动就用辞职威胁,让朝庭和地方陷入瘫痪。

  而大唐贫富差距极其悬殊,五姓七望等大士族、商人、官僚、豪门,拥有、掌控着大唐大部分财富,可不管国家形势如何困难、危急,他们都绝不肯拿出一文钱支援朝庭。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