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一十二章和五姓七望谈判(二)

第一百一十二章和五姓七望谈判(二)

  李元景接着说:

  “如果因为我的这些东西,引起了两国的战争,那我就罪莫大焉了。

  你们没有感受到我有这些东西的难处,东西少,分不过来啊!

  这次,我敬重五姓七望,就把裴家生产的这些东西,按照李兄说的,分给你们七成!

  其实我知道,即使你们自己内心期望的,也不敢有七成!

  毕竟大唐这么大,皇亲国戚、朝廷重臣、豪门士族这么多,怎么可能有了好东西都让你们拿走了?

  不过我有几点要事先声明……”

  听到李元景说他几点事先声明,李明成七人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当初他们逼着李元景把雪糕、蚊香的秘方卖给他们,结果雪糕、蚊香他们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反倒白白送给了李元景七千贯钱。

  这次李元景不会又有什么阴谋算计在算计他们吧?

  但这次他们不会再吃亏上当了啊:

  李元景如果把这些东西的价格定的太高,那他们就不会同意,只要价格不是太高,他们就有钱赚,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怎么可能会吃亏、上当、赔钱呢?

  先听听李元景声明什么!

  李元景接着说:

  “我把这东西偷偷分给你们只能这一次,以后那些外国使节、商人、游客逼着陛下要买这些东西,我就只好也卖给他们一些,那时就不可能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分给你们七成。

  第二点,我说过我非常敬重五姓七望,所以这一次,我把东西给你们七成,但等以后我生产的东西多了,能供应得上了,我就会把大唐划分成五百个销售区域,那时你们不得阻拦,当然,我划分销售区域之后你们七家都可以竞拍销售区,只要你们有钱竞拍,你们想竞拍多少个我都不管。

  那时候一个销售区域多少钱,就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们说了算,而是谁出钱竞拍谁说了算。

  不过我事先提醒你们,到时候你们不能从中捣鬼,威胁、禁止别人前来竞拍,一旦到时候我发现谁破坏了我的竞拍规矩,我就会禁止他竞拍销售区。

  我说过我这个人信奉和气生财,但谁不和我和气生财,我就让他生不了财,陛下也不是随便谁就能欺负的人,这点咱们先说明白。

  还有,这一段时间几位也看到了,在裴府门口围堵许多人,他们全都叫嚷说大唐的粮食吃还不够吃,我却拿来造酒,他们非常反对。

  因此如果我在京城大肆购买粮食造酒的话,他们一定会激烈反对,让我买不成粮食造不成酒。

  所以我们给所有人的白酒、香水、花露水、茶叶,全都不要铜钱,要粮食,买我的东西必须拿粮食来换。”

  李明诚七人听李元景这样说,原先他们心中莫名其妙的不安一下子消失了:

  这次李元景这么慷慨大方地同意把那些东西分给他们七成,原来是因为粮食!

  他造酒需要粮食,但京城人不同意他买粮食造酒,他买不到粮食,就只好拿这些东西和五姓七望换粮食。

  这很好啊,五姓七望的粮食多得是!

  别看大唐那些穷鬼们即使丰年也是吃糠咽菜、有人饿死、冻死,但五姓七望却囤积有无数粮食,越是大灾之年他们囤积的粮食越多。

  大灾之年粮食欠收,他们把粮食囤积起来,高价出售,每一次大灾之年,他们就都会发一笔横财。

  现在李元景不敢在大唐买粮食,就不得不把他的这些东西拿来和五姓七望换粮食。

  李远景能造出来这些令所有人疯狂、垂涎欲滴的好东西,但可惜李元景贵为王爷,他们不敢把李元景抓起来为他们制作这些东西,也不敢把李元景怎么样,他们也抓不到李元景的短处,没办法李元景,只能仗着他们五姓七望门第高贵、有权有势,直接压李元景,让李元景把东西卖给他们。

  现在李元景有了这个短处,那就好办了,以后李元景造出的酒、香水、花露水,如果给他们的少,那就卡住粮食,让李元景得不到粮食,他就没有办法造酒、香水、花露水,那他就没办法赚钱。

  自认为抓到了李元景短处的李明诚七人,不再担心李元景这么好说话,又是有什么阴谋诡在算计他们,七人的心情好了起来。

  分配好了这些东西之后,李元景开始和李明诚七人商讨酒、香水、花露水、茶叶的价钱。

  李元景说:

  “做生意讲究诚信公平,所以这些东西的价钱,我不会定价太高,让你们没有钱赚,当然你们也不能压得太低,让我不够本,既然我们合伙做生意,那就要都有钱赚。”

  李明诚七人听了自然同意李元景说的这些话,他们还真怕李元景把这些东西的价钱定得太高,那时他们就没有多少赚的了, 李元景的东西虽好,但如果价钱高得人们买不起,那生意就做不成了。

  李元景说:

  “我们大唐的酒价,七位也都知道,浊酒三百文钱一斗,清酒十贯钱一斗,但即使最昂贵的清酒,比起我的白酒,也有天地悬殊。

  我的这些酒,如果运到突厥、吐蕃、大食、高句丽,那价钱就会增加十倍,所以我的这白酒每斗卖五十贯钱,不算多吧?”

  唐朝时文人们喜欢喝酒写诗,所以留下了许多关于酒价的诗句:

  杜甫在《逼侧行赠毕四曜》中写道:

  “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斗酒三百铜钱。

  而李白“金樽美酒斗十千”,王维“新丰美酒斗十千”,一斗酒十贯,一万铜钱。

  差距这么大,就是因为杜甫穷困潦倒,只能喝便宜的浊酒,而李白被称为诗仙,到了哪里都是贵宾,人们请他喝的都是清酒,昂贵的酒。

  唐时一斗相当于现在的十二三斤,每斗卖五十贯钱,相当于一斤三四贯钱。

  贞观二年时,基本上一文钱能买一斤米,四贯钱能买四千斤米,按照现在的米价,一斤米三块钱,那一斤酒就相当于卖了一万二千块钱,这价钱,比现代的茅台都贵。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