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二十三章和薛仁贵十三人结拜为兄弟

第一百二十三章和薛仁贵十三人结拜为兄弟

  李元景对十三人说:

  “既然我让你们来了王府,那你们就是王府的人了,以后王府就是你们的家。

  这一段时间我很忙,再则我看你们都很瘦,所以我让管家先让你们吃好,把身体养好,然后我还会让管家请教书先生教你们读书识字、请练武师傅教你们武术。

  你们几个除了薛兄,都不知道自己的姓氏,要不你们以后都跟着我姓李吧,我们结拜为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这、这……

  这是真的?

  堂堂赵王、尊贵的六皇子殿下,居然突然说赐给他们李姓,还要和他们结拜为兄弟?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他们在被李元景收留之前,还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没有人看得起、人人可欺、连生命都朝不保夕的小乞丐,他们能被李元景收留,就已经是撞了大运了,哪里还敢奢望被赐予皇室李姓、和六皇子赵王殿下结拜为兄弟?

  薛仁贵十三人全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纷纷对李元景说,他们能得李元景收留,就已经感恩不尽,他们情愿做李元景的奴仆,哪里有资格、更不敢奢望被赐予皇室李姓、和李元景结拜为兄弟!

  李元景心说,别说你们没有资格、不敢奢望被赐予皇室李姓、和我结拜为兄弟,我如果不是后世穿越过来的、掌握着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的科学技术、能为大唐百姓制作许多先进的东西,我还没有资格和薛仁贵结拜为兄弟呢。

  不是你们高攀我,而是我高攀你们了!

  李元景告诉他们十三人,相逢就是缘分,既然他在街上碰见了小老鼠,小老鼠又把薛仁贵十二人领来了王府,那他们就是有缘。

  既然有缘,那就是兄弟,他李元景绝不会因为自己是王爷、他们十三人曾经是乞丐就看不起他们,当然,他们十三人也不能因为他是王爷就看不起他,不和他结拜。

  薛仁贵十三人哪儿听说过这样的奇谈怪论:

  他是王爷,身份尊贵,所以他们看不起他?

  堂堂身份地位尊贵的王爷,能看得起他们,要和他们结拜,那对他们来说就是撞了天大的好运啊!

  他们怎么可能因为李元景是王爷就看不起他?

  并且,李元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十三人再不同意和李元景结拜,那就真的是辜负了李元景的一腔热血、看不起李元景了!

  于是薛仁贵拱手对李元景说:

  “王爷,既然你这样说,小弟们就承王爷的情、恭敬不如从命了!

  从今以后,王爷但有所命,我十三人必赴汤蹈火、绝不皱眉!”

  李元景大笑道:

  “好,薛兄、兄弟们,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既然说好了结拜,李元景命令李世忠准备香案、酒碗、刀子。

  李世忠、丁俊豪等人突然听李元景说要和这十三个小乞丐义结金兰,他们全都极为吃惊:

  李元景贵为堂堂王爷,能好心收留这十三个小乞丐,已经是大发慈悲了,怎么他突然自降身份、要和这十三个小乞丐结拜了?

  王爷不是脑子犯病了吧?

  这些小乞丐有什么好?

  这传出去会被世人笑死的!

  李世忠二人想劝李元景,不要和十三个小乞丐结拜,但他们现在对李元景非常崇拜,同时也有点畏惧:

  神奇、了不起的王爷殿下既然说和十三人结拜,那肯定有他结拜的道理,他们二人虽然名为王府的管家、侍卫长,但实际上不过是王府一名的下人,他们可没有权利和资格指教、阻止李元景做什么。

  因此,二人都没有说什么,而是按照李元景的吩咐,准备香案等结拜所用之物去了。

  李元景问薛仁贵出生月日,李元景是六月出生、薛仁贵是十二月出生。

  小老鼠等十二人则十一二、八九岁不等,这样,李元景就是大哥,薛仁贵是二哥,其余十二人依次按照年龄排列。

  因为小老鼠十二人不知道他们姓什么,也没有名字,李元景就让他们都跟着自己姓李,给他们都起了个名字。

  按照他们的年龄次序,依次名叫李元康、李元泰、李元平、李元明、李元信、李元安、李元盛、李元博、李元英、李元义、李元涛。

  李元景告诉薛仁贵,虽然薛仁贵已经有名字了,但既然大家都起名叫李元什么,那也给他起个名字,名叫李元礼,他可以自称李元礼,也可以称薛礼。

  薛仁贵听了,就对李元景说,既然大家都叫李元什么,承蒙李元景给他也起了李姓名字,那他以后就叫李元礼了。

  李元景知道,古人非常在乎宗族、姓氏,薛仁贵虽然现在穷困潦倒,但他可是北魏河东王薛安都六世孙,祖上无比显赫,并且未来的薛仁贵也是战功显赫、尊贵无比的人物,所以他可不强迫薛仁贵改姓李。

  如果他强迫薛仁贵改姓,薛仁贵不如意,那他就得不偿失了。

  但这是李元景太过小心了:

  现在薛仁贵才刚刚十四岁,穷困潦倒,沿街乞讨,他可不知道他将来会怎样显赫、了不起。

  并且,能被李元景赐予皇室李姓,和李元景结拜,这对此时的薛仁贵来说,实在是想都不敢想、撞了天大好运的事,他怎么会不如意?

  香案摆在了院子中间,上面一尊关公像,关公像前是香炉,下面摆着羊肉、鱼和鸡蛋,李世忠手中掂着一只活鸡。

  一切准备就绪,李世忠把鸡头剁掉,把鸡血滴在一小坛酒中,李元景和薛仁贵十三人各自割破手指,将血滴到酒中,李世忠把坛中的酒倒在了十四个碗中,给李元景每人一碗。

  李元景亲自把香点燃,插在香炉中,然后十四个人跪在香炉前,高举酒碗,李元景朗声说:

  “皇天在上,今天李氏李元景和兄弟李元礼、李元康、李元泰、李元平、李元明、李元信、李元安、李元盛、李元博、李元英、李元义、李元涛,义结金兰,从此之后肝胆相照、生死与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