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三十七章众人震惊李元景的诗

第一百三十七章众人震惊李元景的诗

  如此的胸襟、气度、志向……

  如此的自信、大气、乐观、豪迈……

  李世民、魏征、杜如晦、房玄龄等人全都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之后,众人回过神来,再细品李元景的这四句诗,越品越觉得写的大气、乐观、自信、豪迈!

  李世民禁不住对徐茂公说:

  “李爱卿,你能不能把六弟的那幅字拿来让朕看看?”

  房玄龄、杜如晦、魏征也都纷纷附和,央求徐茂公把那幅字拿来,让大家观赏一番。

  徐茂公说:

  “陛下和各位大人想看赵王的那幅字,我自然应该把它拿来请陛下和各位大人观看,只是,我的府邸距离这比较远,如果让人回去拿,需要耽误很长时间。

  但各位大人看看,赵王现在正好在这儿,各位大人与其让我回去拿那幅字,何如请赵王在这儿现场写一副,我们现场看赵王如何写字,不是比看赵王已经写好的那幅更好吗?”

  对啊,赵王李元景现在就在这儿,让他当场写一副,不是更能欣赏到李元景这前无古人的字体吗?

  于是杜如晦、房玄龄等人就纷纷怂恿李元景当场再把那幅字写一次。

  李世民看众人都想看李元景写字,他就笑着对李元景说:

  “六弟,既然大家都想看看你写字,那你就在这再写一幅吧。”

  李元景听了,就说:

  “好,既然陛下和各位大人命在下在这儿写一幅字,那我就献丑了,字写得不好,还请各位大人斧正、指教!”

  王有德听李世民让李元景在这儿写字,赶紧拿出条幅纸和大字笔,并拿出墨锭,在砚台上磨墨。

  李元景来到桌前,提起毛笔,思索了一会儿。

  原本徐茂公拿走的那幅字,只是李白将进酒中的四句,李元景看李世民众人对那四句就如此推崇,他一时豪兴大发,就提笔把李白的将进酒全都写了出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李元礼、李元英,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诸弟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兄酌。

  五花马,千金裘,管家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当然,李白原诗中写的是“岑夫子、丹丘生”、“主人何为言钱少,径须沽取对君酌”、“呼儿将出换美酒”这些地方和现下自己的情景不符,如果写“岑夫子、丹丘生”、“主人”、“君”、“呼儿”,现在,岑夫子、丹丘生还没有出生呢,如果在诗中写成他们,那李元景就讲不清楚了。

  同样,“主人”、“君”、“呼儿”也无法解释通,于是李元景就把这些人名和词句改成了“李元礼、李元英”、“诸弟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兄酌 ” 、“管家将出换美酒”。

  李元景写完之后,看了看李世民、魏征等人,他发现众人全都瞪着眼睛看他写的字,谁都没有说话,杜如晦、房玄龄和魏征更是满脸通红,嘴唇哆嗦,看得极为投入。

  哼,就知道你们会被震撼成这个样子,这诗可是诗仙李白的千古绝唱,能不好吗?

  李元景看众人不说话,他就对李世民说:

  “陛下,有一件事我要向你禀告,一天我在街上走,发现了一个小乞丐,我把他带到王府,这个小乞丐有十二个同伙,他把他们也带到了王府,通过观察,我发现这些小乞丐都很有能力,非常了不起,只要好好培养,他们将来都将会成为绝不亚于李靖李将军、秦琼秦将军、尉迟恭将军、程知节将军、魏征大人、房玄龄大人、杜如晦大人这样的将军和大臣!

  为了让这些人能忠心耿耿地为陛下效力,我昨天晚上都给他们赐姓李姓,和他们结拜为兄弟,帮陛下把他们收服了过来。

  以后我会亲自培养他们,等他们艺业有成之后,我会让他们向陛下展示他们的能力,把他们交给陛下,让他们为陛下、为大唐效力。”

  原本李世民等人看李元景的这首诗就看得目瞪口呆,现在又听李元景说他在街上捡了一个小乞丐,小乞丐又领了十二个小乞丐,李元景不但给这些小乞丐赐姓李姓、还和他们结拜为兄弟——

  这、这、这……

  不但徐茂功、魏征、房玄龄、杜如悔几人再次被震惊得目瞪口呆,即是李世民也被李元景说迷糊了:

  小六这是怎么回事?

  他干了什么啊!

  给十几个小乞丐赐姓李姓、并且和他们结拜为兄弟,这几乎是千古未闻之奇闻啊!

  大唐此时依然是非常讲究血统、出身的门阀、士族习俗,社会等级十分严格,奴仆、平民和贵族划分严格,低阶之人想跨到高阶几乎比登天还难,出身高贵之人根本就看不起出身低贱之人。

  李元景贵为太上皇六皇子、当今陛下弟弟、大唐赵王殿下,他怎么能不顾身份、地位、血统、出身,给几个小乞丐赐姓李姓,并且和他们结拜为兄弟?

  长孙无忌最先清醒过来。

  他之所以最先清醒过来,是因为他的心思并没有完全在李元景的字和这首诗上,他虽然也很欣赏李元景的字和诗,但李元景表现得越优秀,他就越嫉妒、恐惧、仇恨,所以他更多的心思是放在怎样干掉李元景、搞垮李元景上。

  并且李元景说他收的那些小乞丐,都很有能力,非常了不起,他们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亚于李靖、杜如晦等人时,并没有提到他,这明显是李元景看不起他、仇恨他,在和他作对呀!

  李元景和他作对、仇恨他,长孙无忌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在朝堂上,裴寂曾经是长孙无忌最大的敌人,而李元景是裴寂未来的女婿。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