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三十八章长孙无忌挑出毛病

第一百三十八章长孙无忌挑出毛病

  有这层关系,李元景怎么可能不和他作对?

  既然李元景和他作对,那就把李元景干掉、或者搞垮!

  在大唐,所有和他做对的人,一个一个全都被他干掉或者打压下去了, 一个小小的赵王李元景,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他随便翻翻手掌就能把李元景干掉或者搞垮了。

  于是长孙无忌对李世民说:

  “陛下,赵王的字写得确实好,这诗也写得很有气势,但赵王的字有一个很大的缺陷,这首诗也有地方值得商榷,不知道陛下发现了没有?”

  长孙无忌这么一说,李世民、杜如晦等人全都清醒了过来,他们看了看长孙无忌,很是惊奇,都想听听长孙无忌所发现的李元景的字和诗的缺陷在哪里。

  长孙无忌指着李元景的字说:

  “陛下你看赵王的字,乍一看,笔力浑厚,挺拔、开阔、雄劲,但再仔细看看,这些字都徒有其形,缺乏内涵、神韵、骨力,这实在太可惜了。”

  李世民、杜如晦几人,按照长孙无忌的指点,再看李元景的字,确实缺乏神韵、骨力。

  杜如晦说:

  “长孙大人好眼力,赵王殿下的字确实缺少一点内涵,也真的有点儿可惜。”

  魏征却说:

  “赵王殿下才刚刚十四岁,能开一代先河,创造出这种字体,已经是前无古人了,在座的都是写了几十年字的,你们有谁创造了一种新字体、能把字写到赵王这种程度?”

  李世民说:

  “六弟年龄小,却能创造出一种新字体,能把字写到这种程度,纵然缺少一些内涵、神韵,也算不错了。

  六弟以后把你的字再好好练练,说不定将来能媲美欧阳询爱卿的字呢。”

  长孙无忌接着说:

  “陛下,赵王的这首诗也有很大的问题:

  ‘烹羊宰牛且为乐’,我们大唐禁止宰杀耕牛吃肉,赵王在诗中这样写,这不是在鼓励大唐民众杀牛吃吗?

  并且赵王殿下这诗虽然写得大气磅礴,但诗中却透露着及时行乐、醉生梦死、奢侈浪费、纨绔放荡的思想,这和教育民众勤劳节俭相违背啊。

  这诗的最后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有点诽谤圣上英明、污蔑本朝清明的意味了,圣上乃千古明君,本朝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哪里有‘万古愁’要‘同销’?”

  这、这、这……

  听了长孙无忌对李元景字和诗的评价,不但徐茂公、房玄龄、杜如晦很是吃惊,就连李世民也有点想不明白:

  李元景才刚刚十四岁,却能独创一家字体,这诗也写得大气磅礴、豪爽洒脱、乐观自信,怎么到了长孙无忌这里,就这么多缺点呢?

  魏征直接驳斥长孙无忌说:

  “长孙大人,赵王这写的是诗,不是奏疏!

  这诗浪漫积极、想象丰富、华美流畅、旷达奔放,虽然在劝酒当中有激愤、悲凉,但全诗积极入仕的思想、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的抱负、豪情直冲云霄,赵王小小年纪,有如此豪情壮志、如此文笔,令人佩服!”

  李世民也附和说:

  “是啊,辅机,这次你有点吹毛求疵了!

  虽然六弟的这首诗中表现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消极一面,但其积极入仕、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还是感受出来的。

  六弟这首诗,不管是字,还是诗,都写得不错,以后你要勤加练习,多写点为国为民的好诗,不要总是写放浪形骸、借酒浇愁的消极的诗句。”

  李元景听了,就向李世民保证,他以后一定按照李世民的吩咐,勤练字、写为国为民的好诗。

  李世民命令王有德把李元景的这幅字收起来,然后他对哦众人说:

  “好了,我们不评论六弟的诗和字了,现在我们商议正事。

  今天我们要商议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食盐专卖的问题。

  诸位爱卿都知道,以前制造食盐的方法是用锅煮,那种方法,制造的效率很慢,成本很高,为了能让大唐百姓能吃的起盐,朝廷对煮盐实行补贴。

  那时,制盐完全是一件赔钱的事,所以也没有谁私自煮盐销售。

  现在六弟发明了晒盐法,制盐成本大幅下降,食盐价格即使降几倍,利润也有几十倍,这样朝廷就有赚的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朝廷国库和内帑都非常紧张,如果食盐能赚一些,那就能大大缓解国库和内帑的拮据状况。

  但是,这晒盐法一推广开去,肯定就会有人私自晒制、走私、贩卖,我们要研究出周密的办法,制止私自贩盐。”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听了李世民的话,一时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私自制盐、晒盐成为暴利行业,那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私自贩盐。

  并且,更严重、难以处理的问题还在于,如何对付五姓七望!

  以前制盐、贩盐无利可图,五姓七望就不插手食盐的事,但是一旦食盐成了暴利行业,那五姓七望肯定会插上一脚。

  毕竟当初李渊太原起兵时,为了能得到五姓七望的支持,他曾和五姓七望约定,打下江山之后,由他统治大唐,而五姓七望则经营大唐的商业、生意。

  李世民看众人都不说话,他就对李元景说:

  “六弟,你来说说这食盐专卖怎么进行?”

  李元景对李世民拱手说:

  “陛下,食盐专卖是一项关乎国之根本的大事,自古以来,不管哪朝哪代,全都是实行食盐专卖,所以大唐实行食盐专卖,无可厚非。

  虽然五姓七望当初曾和父皇太原有约,由他们负责经营大唐的生意,但当初也约定,朝廷实行盐铁专卖。

  既然有这约定,就不用顾虑五姓七望对食盐的觊觎,毕竟现在朝廷兵强马壮,五姓七望也不敢怎样过分闹事。

  所以这食盐专卖,要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制作,一部分是出售。

  关于制作,朝廷要卡死,禁止任何人私自生产、制作食盐。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大海是朝廷的,大海中的食盐也是朝廷的,不准任何私人在朝廷的疆土上制作食盐,所有私人制作食盐就是盗窃大唐财产,要以盗窃罪论处。”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