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五十八章李元景写字幅

第一百五十八章李元景写字幅

  李元景在观看饭店的房间时,心中已经计划好了每个房间写什么诗词,所以回了赵王府之后,他立刻命春绮磨墨,开始写字。

  李元景先把酒楼名称皇家酒楼、以及每个房间的名称:

  太子厅、公主厅、玫瑰厅、牡丹厅等写下来,让李世忠找人做匾额。

  然后他一首首唐诗、宋词、元曲在裴寂、孙思邈、刘金方、李承乾、李丽质的目瞪口呆中写了出来: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枫桥夜泊》、《黄鹤楼》、《凉州词》、《南陵别儿童入京》、《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鹊桥仙.纤云弄巧》《秋思·枯藤老树昏鸦》……

  诗太好了,每一句都令人产生无穷的想象力,每一句都令人欣赏、品味不够!

  李元景写得太快了,还没欣赏、品味完上句,下句已经写出来了!

  上一首还没舍得挪开眼神,下一首就写出来了!

  最终,众人只记下了这些诗中的只言片语: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原本孙思邈一直在研究、思索李元景给他讲述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医理、医药知识,但今天他听说李元景要为饭店房间写字幅,他也带着刘金方过来观看。

  李元景的一番医理、医药知识,令孙思邈把李元景惊为天人,现在又看到李元景的字、诗词之后,孙思邈是真心服了:

  李元景的字大气、开阔、挺拔、浑厚,前无古人,开一代先河!

  而李元景写的这些诗词,更是令人顾不得细品,只能在无比震惊中硬生生地把那些句子在脑海中刻下来。

  但这些句子,即使来不及细品,就已经令人如醉如痴、不辨东西了。

  李元景一幅接一幅地写,裴寂在无比震惊中来不及赏析,只能先把这些诗词在心中记下来。

  看着这些惊魂动魄的诗句,裴寂对此时的李元景突然无比崇拜,他很想说一些什么话表达自己心中的震惊、崇拜,但他一时居然想不出来,怎样说才能表达自己对李元景的这些诗词顶礼膜拜的心情!

  并且此时他也不敢说话,他害怕他如果说话了,发出声音,会惊动李元景、打断李元景的思绪,令李元景写不下去!

  要知道,写诗可是一个需要非常安静、不能被打扰、更不能被打断、需要全身心投入的事,一旦有噪音惊扰、打断了灵感,那可能有好的诗句也写不出来了。

  也幸亏此时裴寂不敢出声说话,否则他说出的肯定是对李元景无比崇拜、无比佩服的话:

  看到这些诗句,裴寂都想跪拜李元景,做李元景的弟子了!

  此时裴寂完全忘了李元景是他未来的女婿,他如果说什么不合适的话,传出去了可是会贻笑大方的。

  李承乾和李丽质对诗词的赏析能力差一些,但李元景写的这些诗句,根本不需要很高的诗词欣赏能力就能看出来,这些诗可都是千古名诗、诗句都是千古名句啊!

  李元景写得太快了,他们二人自然也没有时间细品、欣赏,只能先把李元景写的这些诗词在心中记下来。

  李元景一口气写了三十多首诗,计算每一个房间都有一首了,他就停了下来。

  李元景停下来往周围一看,发现孙思邈、裴寂、刘金方、李丽质、李承乾全都一副无比震惊的模样在看他写字。

  李元景往外面一看,天都快黑了:

  这、这、这……

  自己居然写了这么长时间,而孙思邈、裴寂等人也在这看了这么长时间!

  李元景有点儿过意不去:

  自己忙着写字,忘了请他们喝茶、送他们回家,或者早些准备晚饭,请他们吃了饭再走。

  于是李元景就对裴寂、孙思邈拱手说:

  “裴大人、老神仙,我今天下午只顾着写字,忘了请大人、老神仙喝茶了,元景很是失礼,还请大人、老神仙原谅。”

  裴寂听李元景跟他说话,他才会过神来。

  他伸出双手,拉住李元景,无比震惊、无比佩服地对李元景说:

  “赵王殿下,你的字写得太好了!

  你的诗也太好了!

  真的令人无法想象,诗句居然可以写得这么神妙,赵王真是仙人之姿啊!”

  裴寂一拉手,倒把李元景拉愣住了:

  这、这、这……

  裴寂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虽然自己贵为太上皇六皇子、当今陛下的御弟,但自己是裴寂未来的女婿啊,他怎么能如此不顾身份、面子,拉住自己的手说这些话呢?

  裴寂拉住李元景的手说完了那些话,他才突然醒悟过来他干了什么事,他的脸一下子红了。

  李元景看出了裴寂的尴尬,他赶紧命令春绮等侍女们给裴寂、孙思邈众人上茶。

  此时裴寂哪还有脸面和心情在这喝茶,他赶紧向李元景告辞:

  “赵王,天黑了,我要回去了。

  在这打扰了赵王一下午,老夫很过意不去啊!”

  这会儿裴寂想起来他是谁,向李元景自称老夫了。

  虽然李元景诚心诚意地邀请裴寂在这儿吃晚饭,但裴寂说什么也不在这儿吃,执意告辞回去了。

  李承乾和李丽质倒是不愿意走:

  李元景这儿的饭菜特别好吃,再则,李元景写的这么多好诗,他们二人都还没有记完,他们很想在这儿记完了,回去好把这些背给他们父皇、母后听。

  这些诗真的是好诗啊!

  但此时天已经黑了,虽然李承乾、李丽质贵为太子、公主,随身带着一大群侍卫,但晚上毕竟不是很安全,所以李元景就把二人赶走了。

  因为李元景准备明天就把这些字幅挂在饭店的房间里,所以要尽快装裱出来。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