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七十三章欧阳询 虞世南

第一百七十三章欧阳询 虞世南

  于是李元景就又写了几首诗词: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青玉案·元夕》……

  ……

  李元景一首一首地往下写,裴淑贞痴痴迷迷地跟着看。

  李元景写得很快,裴淑贞根本来不及细细品味,她的心跟着李元景的诗词而喜悦、忧伤、痴迷、坚定……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这些诗,几乎全都符合了裴淑贞的心情,诗中的许多感情,裴淑贞都有,只是裴淑贞只是有这种感觉,却不能像李元景这样,如此细腻、真实、深切地写出来。

  李元景能把这些感情写出来,说明李远景对她的思念之深、之苦、之切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啊!

  裴淑贞回想这一段时间李元景对裴家的帮助,她的心在隐隐发痛:

  李元景为了她父亲不至于在辞官后心生怨恨、和长孙无忌作对,让她父亲做了他生意的总经理,为她父亲挣得了极大的面子和尊严;

  李元景有什么好东西,首先想到的是她和裴家,在他的蚊香、雪糕、白酒、香水最稀缺、珍贵的时候,天天给她送;

  并且,裴淑贞脑海中灵光一动:

  那首童谣——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朝不用那朝人。

  长河滚滚卷黄沙,木枷铜锁送王孙。

  也一定是李元景写的,这样的童谣也只有李元景能写出来!

  是了,一定是李元景为了不让她父亲被长孙无忌陷害、不让李世民把她父亲赶走或者定罪,而想出来的办法!

  怪不得父亲一辞官,李元景当即就劝自己请父亲做他生意的总经理,原来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李元景真地为她、为裴家操碎了心啊!

  裴淑贞一瞬间就泪流满面,她的心在发痛,无比心疼李元景,她不由自主地拉住李元景的衣袖,轻声说: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这……

  李元景扭头一看,裴淑贞满脸泪痕、用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几首词就把这小妞儿写哭了!

  机会啊!

  人家都拉着自己衣服,说出“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了,这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有所回应,有所表示啊!

  李元景放下毛笔,用双手握住裴淑贞的小手,在她耳边轻声说: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裴淑贞还沉浸在李元景诗词感情、意境中,没有清醒过来,她听李元景引用词中的句子表达他的感情,他也随口引用了李元景所写的顾夐《诉衷情》中的句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李元景看裴淑贞痴痴迷迷、情深意浓的样子,正准备考虑要不要更进一步做点儿什么往下发展的时候,门房张方、赵圆前来禀报:

  “禀王爷,虞世南虞大人、欧阳询欧阳大人前来拜访。”

  裴淑贞正两眼迷离,听李元景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甜蜜的情话,突然被张方、赵圆的禀报打断,她一下子惊醒过来,低头一看,李元景正双手握着她的小手,裴淑贞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他从李元景的手中,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躬身对李元景施了一礼,非常尴尬的对李元景说:

  “贱妾失礼,冒犯了王爷,还请王爷见谅,贱妾告退。”

  说完裴淑贞低头快速走了出去。

  温馨,浪漫,甜蜜的场面被打断了,李元景很是惋惜,他心中暗暗恼恨虞世南、欧阳询来的不是时候。

  但虞世南,欧阳询二人能来,还是很令李元景兴奋的,要知道世南,欧阳询二人可是真正的大佬:

  他们二人不但是唐朝最著名的书法家,还是著名的诗人。

  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虞世南更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虞世南性情刚烈,直言敢谏,深得李世民敬重,时称“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贞观十二年去世,获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懿”,配葬昭陵。

  如此大家,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现在却来拜访他,怎不令李元景激动?

  李元景抛开和佩淑珍卿卿我我的依恋,慌忙起身,出门迎接二人。

  李元景来到门外,就见门外站着二人,其中一人身材瘦弱,容貌不佳,另一人更是容貌丑陋,长得像个猴子。

  根据六皇子李元景的记忆,李元景景知道,身材瘦弱,容貌不佳的是虞世南,另一个又矮又小,容貌丑陋,长得像个猴子的是欧阳询。

  关于欧阳询容貌丑陋,长得像个猴子,历史上有好多小故事:

  在一次宴会上,长孙无忌看欧阳询相貌丑陋,就写了一首诗嘲笑他:

  耸膊成山字,埋肩畏出头。

  谁言麟阁上,画此一狝猴。

  欧阳询生性高傲,极具才华,决不因为长得丑自卑,对所有嘲笑他长得丑的人都予以反击,长孙无忌写诗嘲笑欧阳询后,欧阳询立刻也写诗反击:

  缩头连背暖,俒裤畏肚寒。

  只因心混混,所以面团团。

  大臣萧瑀嘲笑他长得丑,他就写诗嘲笑萧瑀射箭技术不好,屡发不中:

  疾风吹缓箭,弱手驭强弓。

  欲高反覆下,应西还更东。

  十回俱着地,两手并擎空。

  借问谁为此,乃应是宋公。

  要知道,长孙无忌可是长孙皇后的亲哥哥、李世民最信任的大臣,而萧瑀是唐太宗的姑父兼宰相!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