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七十五章虞世南 欧阳询欣赏诗词(一)

第一百七十五章虞世南 欧阳询欣赏诗词(一)

  欧阳询说:

  “赵王,茶先不喝了,让我们先欣赏一下赵王殿下的字幅吧!”

  李元景写的这些诗都是大唐贞观之后著名诗人们写的,经过了一千多年无数代人的赏析、评论,沙里淘金淘出来的,所以李元景对这些诗的艺术成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但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字:

  这两位在书法上可是真正名垂青史的大师级人物啊!

  包括李世民等众人看他写的字形开一代先河,非常震惊,但李元景非常担心,他的字在欧阳询、虞世南等真正书法大家眼中,将会显得非常稚嫩、徒有其形、缺乏内涵、风骨、神韵,因而贻笑大方。

  如果欧阳询、虞世南二人对他的字评价太低,那以后他的字就不值钱了。

  要知道,他可是一幅一百贯钱卖给了五姓七望七幅,他还指望以后再写一些卖给他们呢,毕竟他写字幅,一天能写四五十幅,即使一幅一百贯钱也是四五千贯钱。

  李元景的脑海中记的唐诗、宋词、元曲,数量可多了去了,写一个月不重样完全不成问题。

  李元景非常谦虚地对二人说:

  “二位大人,元景年幼,顽劣愚钝,读书少,生活经历少,无才无能,写的诗很多都是看了一些书、听了一些事,被一些人的经历所感动,揣摩当时的情景、主人公的心思写出来的,所以这些诗风格杂乱,内容浅薄,不敢入二位大人之眼。

  我的字更是因为我年幼,懒惰,练习时间短,显得幼稚、缺少风骨、内涵、神韵。

  元景早就听说二位大人诗书冠绝天下,一直都想前去拜访二位大人,求教二位大人,但一直担心才疏学浅,不敢打扰二位大人。”

  欧阳询和虞世南二人看李元景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如此谦虚,他们一时间都有点儿怀疑李元景的字和诗,是不是真的不怎么样,否则以李元景嚣张狂妄的性情,只要他的字和诗能拿出手稍稍一点,他也不会这样谦虚呀。

  但如果他的字和诗真的不怎么样,李世民为什么会亲自来讨要、李明诚等五姓七望之人愿意出一百贯钱买啊?

  如果说李世民是因为喜欢李元景,他的弟兄们前六个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所以他有心照顾、提携李元景,就使劲吹捧李元景,但五姓七望的李明诚等人,却不会这样啊。

  五姓七望眼高于顶,不说李元景一个小小的、无权无势的王爷,即使贵为太上皇的李渊和李世民,他们也不怎么放在眼里。

  李渊和李世民做的什么事情,不合他们心意了,他们依然敢闹,用罢朝、罢官、罢市等手段逼迫李渊、李世民按他们的心意行事。

  虞世南拱手对李元景说:

  “赵王谦虚了!

  早就听说赵王聪明、非常有能力,只是伯施和欧阳大人忙于俗务,少于礼节,还望赵王见谅。”

  欧阳询在一边已经等急了,李元景一直说话,却不请他们看他的字和诗到底怎么样,现在他真有点儿担心,李元景的字和诗真的不怎么样,如果真的不怎么样,那他和虞世南二人兴师动众地跑来,就很不值了,毕竟在书法和作诗上,他们二人可是当下大唐的领袖。

  于是他就开口说:

  “赵王才刚刚十四岁,做诗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字练习得少,因此平常一些,也很正常,所以赵王不用妄自菲薄。”

  欧阳询甚至都想说:

  “我们两个既然来了,你就让我们看看,如果你的字和诗哪里有缺点,我们给你指点一番,对你也是一次很好的提升的机会”等话语了。

  但碍于李元景身份地位高贵、传说性格嚣张狂妄,他没有把这些自高自大的话说出口。

  李元景听了二人的话,就诚恳、谦虚地把二人请到桌前,请他们指点他写的这些字和诗。

  李元景刚才写了十几幅字幅,最上面的是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虞世南和欧阳询二人来到李元景写字桌前注目观看。

  二人只看了一眼,立刻就被深深地吸引进了诗中:

  “红藕香残玉簟秋。”

  满堂荷花色香俱残,回房竹席凉凉,多么的冷清孤寂。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无法排遣愁闷与相思之苦,便出外乘舟解闷。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独坐舟中多么希望此刻有雁阵南翔,捎来所爱之人的书信。

  月满西楼,月圆人不圆啊。

  “花自飘零水自流。”

  落花飘零流水自去,没有书信来,无可奈何,令人感伤。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与所爱的人呀心心相印,心有灵犀,自己思念所爱的人,所爱的人也在远方同样思念着自己。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满眼秋凉,那无法排遣的相思之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没有办法消除掉。

  一首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长短句,离情别绪书写得淋漓尽致,越是离愁浓,越能显出和所爱之人的恩爱甜蜜,生活多么美好、多么可爱!

  欧阳询和虞世南二人被深深的吸引吸引了这首词中,忘了观看、欣赏李元景的字了。

  好久好久,虞世南突然发现,这首《一剪梅》并不是诗,而只是被称为诗余的宴乐、长短句。

  长短句不都是粗俗鄙俚的胡歌俚曲吗,怎么能写得这么好?

  李元景看二人看完了,就把这一幅拿开,让二人看下面的一幅。

  这一首依然是李清照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虞世南二人自然同样被深深的吸引进词中,同样大为震惊。

  第三首北宋诗人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一连几首都是描写写男女之情的,李元景怎么能写这么多、这么好描写男女之情的长短句?

  虞世南和欧阳询想起来了:

  刚才在赵王府门前,他们看见裴淑贞红着脸,匆匆忙忙地从府中出去了,所有人都知道,当初太上皇帝李渊还是皇帝的时候,亲自指婚,把裴淑贞指给了李元景。

  肯定是刚才他们没有来之前,李元景和裴淑贞二人在这卿卿我我,李元景给裴淑贞写了这些长短句,裴淑贞害羞了,就红着脸逃走了。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