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七十六章虞世南 欧阳询欣赏诗词(二)

第一百七十六章虞世南 欧阳询欣赏诗词(二)

  年轻人,青春年少,情深意浓,真的特美好!

  看到这些诗,想想裴淑贞红着脸从赵王府走出去的情形,欧阳询和虞世南感觉特别美好,他们甚至回忆起了自己青春年少时的情形,对李元景和裴淑贞的年轻和爱情充满了羡慕。

  二人看完一首,李元景就拿开,让他们看下一首:

  《青玉案·元夕》、《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秋风词·秋风清》……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

  这些诗句真的写得太好了,欧阳询和虞世南的心被深深震撼,他们每读一首都不舍得把眼睛挪开,但同时他们又着急着看下一首……

  一首接一首,欧阳询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一连十几首,当李元景拿开最后一幅,桌上没有了,面前只剩下暗红色的桌面时,虞世南和欧阳询二人还睁大眼睛仔细寻找,想看下一幅呢。

  看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字幅,二人眨眨眼睛:

  字幅没有了!

  欧阳询带着不甘心、不相信、还没有醒悟过来的神情,迷迷糊糊地问:

  “怎么没有啦?”

  李元景对欧阳询说:

  “欧阳大人,我刚才就只写了十多幅,大人已经看完了!”

  虞世南醒悟过来得早一点,他满脸惋惜地说:

  “只有十多幅,太少了,太可惜了!

  要是再多一些多好啊!”

  李元景说:

  “虞大人,我昨天写的和今天一开始写的,都被陛下和李明诚七人拿走了,这十多幅是刚才写的,我正在写,听说二位大人来了,我赶紧出去迎接二位大人,就停下了。”

  欧阳询听了,很是惋惜,他满怀歉意地对李元景说:

  “赵王殿下,我们二人不知道殿下正在创作,打断了殿下的思路,打搅了殿下,我们二人实在罪莫大焉!”

  李元景听了赶紧说:

  “欧阳大人,二位大人不必愧疚,二位大人能来到王府,实在令赵王府蓬荜生辉,元景感激不尽。

  我没事时研究了几种做菜的方法,那些菜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我这儿还有一些我新方法制作的白酒,这白酒想必两位大人都已经品尝过了,今天中午就请两位大人在此小酌几杯,以令元景表达对二位大人的敬仰之意。”

  李元景心说,这两位都是大唐书法界的泰斗,自己写的诗词不担心水平低,但自己的字在这两位面前,可糊弄不过去。

  今天中午不让他们走,四贯钱一斤的白酒、好菜,即使自己的字实在缺乏神韵、骨力、内涵,但吃人嘴短,他们二人也不好意思怎样贬低自己的字。

  而只要他们二人不说自己的字差,那大唐就没有谁再敢说自己的字写得不好。

  不管书法,还是别的什么技艺,都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花花轿子人抬人,只要专家、内行说你的字写得好,那不懂的人也只是听别人吹捧,再看看你的字确实写得标新立异,那你就成功了。

  后世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不管是书法、绘画、诗歌、音乐界,都是这样,李元景对这一点看得非常清楚。

  一幅字一百贯钱,这几乎比抢钱都容易,李元景决心奉承好这两位圈内大佬,不让他们说实话,李元景还期望着多写一些字幅,卖给五姓七望呢。

  欧阳询、虞世南二人听李元景这样说,他们全都非常惊喜:

  现在李元景的白酒可是非常稀缺、珍贵的,虽然五姓七望明码标价,五十贯钱一斗,四贯多钱一斤,但数量太少了,根本就买不到。

  根本就买不到,其实是因为李元景和五姓七望定好的价钱,五姓七望明着明码标价,但暗中他们通过私下渠道,把这白酒加了几倍的价钱,卖给那些非常有钱、非常渴望得到这白酒的那些人了。

  这一点薛仁贵等十三人已经得到到了消息,只不过李元景并不打算干涉五姓七望:

  现在一则他白酒的产量太低,物以稀为贵,像五姓七望这样的奸商,有了好东西,能卖高价,他们肯定是竭力赚取更多的利润。

  再则,五姓七望能卖的酒也不是很多:

  自己给他们的本来就不是很多,七家都是大士族,这白酒这么好,他们为了充面子、讲排场,肯定要留下不少,再赠送自己亲戚朋友一些,李元景估计,五姓七望买走的这些白酒,他们连本钱也卖不回来。

  欧阳询、虞世南二人也早就听说李元景研究出来的菜非常好吃,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想再看看李元景写的诗词,那些诗词写得确实非常好。

  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二人只顾着读诗,还没有认真看看李元景的字写的怎么样,只是在读诗的时候,模模糊糊觉得他的字非常有气势、非常标新立异,和当时之人的字写得不太一样。

  于是李元景让一名下人去通知膳房,按照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标准做饭菜。

  李元景则请欧阳询二人喝茶,他陪着二人说话。

  欧阳询很是愧疚地向李元景告罪,因为他们二人来访打断了李元景的思绪、灵感,使李元景不能继续写下去。

  李元景则告诉二人,他写诗并不怎样在乎环境是不是安静、是不是有人打断思绪、灵感,只要他想写随时都可以写。

  欧阳询二人一听,就怂恿李元景接着再写一些。

  其实李元景说他写诗并不在乎环境是不是安静这些话,也是以此为借口,引诱欧阳询二人怂恿他继续写。

  他急着饭店开业,所以要尽快把挂在房间中的字幅写出来,但从昨天开始,他王府中就一波接一波地来人,写的字幅都被要走了,欧阳询二人都是诗歌、书法大家,自己大量地写诗,用这些诗震惊他们,使他们没有更多的闲暇寻找自己字的缺点。

  并且也能在他们在场的情况下,不耽误写字幅,不耽误开饭店用。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