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八十七章酒店开业

第一百八十七章酒店开业

  房玄龄、杜如晦、魏征做宰相和重臣,干得比他做宰相时更好!

  这样裴寂才真正心服口服、心平气和地不再为他被从朝廷上赶出来而不甘和怨恨。

  并且裴寂做了李元景生意的总经理,他所面对的不再是朝中大臣,而是更加强大、蛮横、霸道、看见一点利益就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下去的五姓七望,而李元景的生意要想不被五姓七望整垮、吞噬掉,他就必须和房玄龄等朝中大臣结为同盟,依靠他们。

  因此,裴寂不但不再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明争暗斗,反而还极力和他们交好。

  当初说邀请魏征、房玄龄、杜如晦、李靖也加入生意中的时候,李元景是让裴淑贞、李震、尉迟宝琳、秦怀道四人去的,但裴寂担心裴淑贞、李震四人身份不够,由他们去不够尊重、重视四家,所以后来裴寂亲自前往四家,拜见魏征、房玄龄、杜如晦、李靖,诚心诚意地邀请他们加入李元景的生意中。

  四人看李元景现在能力非凡、制作出的白酒、香水、花露水、茶叶实在令人眼红;

  李元景想出的晒盐法不管是对朝廷、还是对大唐民众都是一个巨大的贡献;

  李元景深得李世民喜爱,连带着裴寂也对大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李世民对裴寂也很是感激、重视;

  裴寂放下身段和面子,亲自登门邀请他们加入李元景的生意中,极力和他们交好,房玄龄、杜如晦也都是明理、大气之人,他们和裴寂本身就没有多少私人恩怨,所以几人就和裴寂一笑泯恩仇,非常感激地接受了裴寂的邀请。

  大厅中众人看见李元景进来了,全都围了过来,李渊、李世民的皇子、皇女们围着他“皇兄、皇叔”地喊,别的大臣子女、族人、欧阳询、虞世南对李元景拱手施礼。

  李元景热情地和众人打招呼、还礼,感谢他们今天前来捧场,然后李元景请众人前往裴寂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休息、喝茶。

  但众人都不走。

  李渊、李世民的皇子、皇女们看李丽质做了饭店经理,非常兴奋、威风地站在门口迎接贵宾、震慑住看热闹的人,不让他们不往里边进,他们也全都嚷嚷着让李元景赶快给他们也安排一个厂长、经理干干。

  欧阳询、虞世南等一些比较稳重之人,则向李元景请求想逐一参观酒楼房间,看看李元景挂在房间中的字幅。

  大厅中人太多、太拥挤了,李元景请众人往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中休息、喝茶,也是为了把他们清走、腾地方,现在听欧阳询、虞世南这样说,他就安排裴淑贞陪着大厅中的众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观看他的字幅。

  大厅中人少了许多,裴寂过来告诉李元景,原本他今天请的贵宾,预计五大桌,占五个房间,还剩下三十个,留下公主厅、太子厅和贵宾厅不对外营业,还剩下二十七个,现在很多人来订房间,是不是把这些房间全都订出去。

  李元景问了问裴寂都请了哪些贵宾,以及都是什么人来订的房间,裴寂告诉了李元景之后,李元景想了想,告诉裴寂,他只邀请了朝中的一些重臣和京城中特别有身份地位的人,邀请的面有些小,今天开业不图赚多少钱,就是图做个广告。

  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不和人争斗,不管是自己人还是仇人,在做生意上都不能得罪他们。

  所以,要把朝中有些身份的大臣,和特别有能力、有发展前途的下级官员,在京城中有身份地位的人、裴寂以前的好友等人全都邀请过来。

  上次因为法雅和尚的事,李元景令裴寂得罪了好几个好友,并且令别的裴寂的好友也全都疏远了他。

  李元景让裴寂把这些人请过来,如此细心、体贴地为裴寂着想,令裴寂很是感动。

  于是裴寂也告诉李元景,上次他在太极殿外殴打的那些大臣,很多到现在都还非常痛恨李元景,李元景说去给他们送礼、赔礼道歉,但因为李元景一直很忙,到现在没顾得上去,那不如趁这次酒楼开业,把他们也请过来,给足他们面子,让他们不再恼恨李元景,要知道越有身份地位的人很多时候越在乎面子。

  李元景自然同意裴寂的提议,于是裴寂赶紧再写请帖,令人送给刚才他和李元景商议要邀请的人。

  只是这样一来,又多占了十来个房间,只剩下了十几个房间了,李元景就告诉裴寂,那干脆今天中午就不往外预定房间了,酒店只招待这些邀请的贵宾。

  裴寂听了,就让曹智堂挂出一个牌子,说酒店已经预定满员,不再继续接待客人了。

  许多前来订桌的人听了都很失望,但今天李元景的这酒楼中请来的贵宾都是皇子皇女、朝中重臣、或者京城中身份地位尊贵的人,门口还有皇帝嫡长女李丽质镇守着,可没有谁敢在这捣乱。

  因此门外看热闹的人虽然很多,但没有谁过来闹事。

  也幸亏李元景当机立断,不让把房间订出去,因为快到中午的时候,皇帝李世民带着长孙皇后,以及许多朝中大臣,来吃饭了。

  裴寂看到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到来,感到非常有面子,所以就非常兴奋、非常热情地招待李世民和长孙皇后。

  且说长孙冲,因为打死打伤通房丫头、小妾的事被李世民知道了,长孙无忌剥夺了他嫡长子的身份,并且命他不准出门,长孙冲在家中憋了很长时间。

  他自然也听说了李元景皇家酒楼开业的事,并且知道李丽质做了皇家酒楼的经理,他就非常想去见见李丽质。

  但因为一则他犯了错,长孙无忌令他不准出门,他轻易不敢出去,再则他被剥夺了嫡长子的身份,已经没有资格见李丽质了,所以虽然他在府中非常烦躁、坐立不安,但也不敢出去见李丽质。

  他派家丁、下人前往皇家酒楼探查消息,家丁、下人们得到消息就回来向长孙冲禀报,李元景听到那些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