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八十九章灌醉长孙冲

第一百八十九章灌醉长孙冲

  但长孙皇后以前一直非常喜欢长孙冲,虽然现在对他的印象改变了,但一时也不想太过驳他的面子,伤他的心,所以长孙皇后就告诉长孙冲,剥夺他嫡长子身份,是他父亲向皇帝李世民禀报过、惩罚他的,所以要恢复他嫡长子身份,不仅仅是他父亲说了算,还要李世民同意,所以他的嫡长子身份暂时恢复不了。

  但长孙皇后毕竟非常关心长孙府,希望长孙府的人能做得很好,所以长孙皇后也教育长孙冲,要好好做事,如果他能做出什么立功、利国利民的好事,就像李元景那样,那时她才有理由向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求情,恢复他嫡长子的身份。

  长孙冲听了很是失望,但他心机深沉,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他的失望,而是表现出一副很虚心、很听话的样子,接受了长孙皇后的教训,诚恳地表示他一定听从长孙皇后的话,努力干好事、争取立功,为家族、为长孙皇后争光。

  长孙冲一来,站在大殿中迎接客人的薛仁贵就发现了。

  昨天长孙冲派人刺杀李元景,薛仁贵因为疏忽,没有想到长孙冲会把死士潜藏在房顶上,然后头下脚上,用孤注一掷、同归于尽的方法刺杀李元景,所以让李元景遇到了极大的危险,如果不是那名侠客出声提醒,说不定李元景就被那死士刺死了。。

  这件事薛仁贵想想就非常后悔、后怕,埋怨自己烤炉事情不周。

  今天,他看长孙冲进来和李丽质说话,眼睛中透露出无法得到李丽质的懊恼、失望、不甘的眼神,然后去见长孙皇后,薛仁贵灵机一动,想出一个主意。

  他在李元景空闲的时候,把长孙冲来的事,偷偷地告诉给了李元景,并把他想出的主意告诉给了李元景。

  李元景听了,完全同意薛仁贵的计策,让薛仁贵依计而行。

  且说李世民、长孙皇后来了之后,就在裴寂、孙思邈、李元景等人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把整个饭店观看了一遍,对饭店的桌子、椅子都非常感兴趣,尤其是饭店的双面大转桌。

  当然李世民、长孙皇后观看饭店,最主要的是看李元景写的挂在饭店中的字幅,他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观看,一幅字幅、一幅字幅地欣赏,二人对李元景的字和诗句全都极为喜爱。

  李世民原本就是初唐宫体诗的代表人物,他非常喜爱描写男女之情的诗歌,因此,他特别喜爱李元景的这些情真意切的情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所有被邀请来的贵宾也全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欣赏李元景的这些字幅,被他的诗和字所陶醉。

  欧阳询和虞世南更是自觉主动地担负起了对李元景字和诗讲解、评论的职责,虽然二人也发现了李元景的字有点徒有其形,缺少一些神韵、内涵、骨力,但李元景现在刚刚十四岁,就能在字体上开一代先河,比他们有能力得太多了,他们非常钦佩,哪里还会指摘缺点?

  并且李元景的诗写得这么好!

  并且李元景对他们二人那么尊敬、那么热情地招待他们、把无比珍贵、别人想得到一两都很难的白酒,不论数地请他们二人喝,他们还怎么好意思评论、指摘李元景的字写得不好?

  字写得确实有形,诗写得确实令人惊魂动魄、令人迷醉而难以自拔,所有观赏李元景字幅的人,全都无比震惊、惊叹李元景的字和诗。

  李世民兴致高涨,一边欣赏李元景的这些诗,一边向陪伴他的大臣们背诵、讲解他从李元景那儿拿走的那三十多首诗。

  那些诗他真的太喜欢了,所以他拿回宫中之后,爱不释手,不舍得一下子全都拿给宫中的装裱师们装裱,而是一次只拿给装裱师们几幅,其余的他留下来欣赏。

  拿给装裱师们的几幅,装裱师们装裱完了,给他送回来了,他才舍得再换几幅让装裱什么继续装裱。

  昨天晚上李世民直到很晚才睡,一天时间,他就把那三十多首诗会背了许多。

  随行的大臣们除了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几人之外,别的人都没有见过那些字幅,李世民就很得意地向众人炫耀了一番。

  李元景原本是陪着李世民的,但他看李世民如此兴致高涨地向众大臣炫耀他的诗,他有点不好意思,并且他觉得他在这儿可能会扫李世民的兴,毕竟有他这作者在,李世民却不请他讲解,而是自己炫耀,这实在有损李世民皇帝的面子,所以李元景就以饭店事情繁多,需要他去处理为理由,向李世民告辞,离开了他们这群人。

  魏征、房玄龄、杜如晦几人一看李世民如此喜爱李元景的那些字幅,他们心中暗暗担心,李世民承诺的那些字幅装裱完之后,每人给他们一幅,很可能不算数了。

  而李明诚七人自然也都打听到了李世民、欧阳询、虞世南等人对李元景的字和诗的赞赏,要知道李世民三人,可是当下大唐诗歌和书法领域的领袖人物,他们如此赞赏李元景的字和诗,那就是对李元景的字和诗的定性,那他们七人七百贯钱买李元景的七幅字,就稳赚不赔了。

  七人为了向饭店中的权贵、大臣们表明他们和李元景关系好、是亲密的生意伙伴,他们就向众人炫耀他们七人已经得到了李元景的七幅字。

  这话很快传到了李世民的耳中,李世民心中很是遗憾、芥蒂李元景把他的字幅给了李明诚七人。

  但当李世民听说李元景是把那七副字幅七百贯钱卖给了李明诚七人时,他立刻想到如果能把那七百贯钱给李元景要过来,交给长孙皇后,就能解决一些小问题,让长孙皇后少做一些难。

  宴会的酒菜全都准备好了,贵宾们才恋恋不舍地来到事先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座位上,不再观赏李元景的字幅。

  按照薛仁贵的计策,裴寂把长孙冲安排在特别喜欢喝酒的尉迟宝琳、李震、秦怀道他们一桌上,让他们大喝特喝, 裴寂、李元景、薛仁贵十三人,又全都去敬酒,很快就把长孙冲灌醉了。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