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一百九十一章长孙冲求情

第一百九十一章长孙冲求情

  长孙冲一看糊弄不过去了,他就想向李元景求情,让李元景放了他。

  于是他就低声下气地对李元景说:

  “赵王殿下,小侄刚才一时口误,说的都是醉话,赵王殿下不可当真,我们有什么话好说……”

  李元景冷笑道:

  “酒醉吐真言呀,幸好长孙公子的死士刺杀我的时候,有侠客出手相救,否则,我哪还能听到长孙公子的这些醉话,长孙公子还有什么话能和我好说?”

  长孙冲明白李元景既然设圈套把他套在了里面,自然轻易不会饶了他,他看了看李丽质,心想李丽质年轻,好说话,以前自己对她很好,她也很喜欢自己,所以现在自己如果求她帮忙,让她求李元景放过自己,凭她大唐嫡长公主的身份和面子,只要她开口,李元景肯定会放过自己。

  于是长孙冲就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对李丽质说:

  “表妹,你知道表兄特别喜欢你,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认定了你,发誓今生非你不娶。

  但自从我知道不能娶表妹为妻之后,心情一直不好,心情不好喝酒就很容易喝醉。

  今天我喝醉了,冒犯了表妹,也说了一些醉话,得罪了赵王殿下,表妹,看在表兄一直非常喜欢你,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你为表兄向赵王殿下求个情,让赵王殿下不再计较我的那些醉话。

  只要表妹向赵王殿下求情,赵王殿下不再计较我的那些醉话,我以后愿意做表妹和赵王殿下的奴仆,唯表妹和赵王殿下的马首是瞻。”

  薛仁贵最初和李丽质讲述李元景遇刺,是长孙冲派死士刺杀的时,李丽质还不相信,但刚才李元景一激,长孙冲脱口说出了那些话,李丽质相信了。

  以前长孙冲英俊潇洒、温文尔雅、聪明幽默,对自己很好,李丽质又知道自己将来要嫁给他,所以非常喜欢他。

  但现在自己不能嫁给他了,又通过他虐待通房丫头、小妾,让李丽质看到了他阴险歹毒的另一面,李丽质心中非常难过,又因为需要演戏,所以,当长孙冲伸手拉她、长孙冲说出了那些醉话之后,李丽质就开始哭了起来。

  原本她一开始只是假哭,但当她想到长孙冲居然是这样一个阴险歹毒的人、自己以前居然那么相信他、喜欢他、差点都嫁给他了,李丽质就伤心、难过得真哭了起来。

  当长孙冲向她求情、求她代他向李元景求情时,李丽质哭着问长孙冲:

  “表兄,我一直以来那么相信你、喜欢你,你为什么一边对我好,一边又在家里收了那么多通房丫头、小妾、你怎么能那么残忍的把她们打死打伤?

  皇叔没有得罪你呀,你为什么要派死士刺杀他?”

  长孙冲张口结舌:

  “表妹,我没有……

  我没有派死士刺杀赵王殿下!

  赵王殿下说我派死士刺杀他有什么证据?

  赵王殿下这是诬陷我的,他趁我喝醉了酒,激我说出了那些话,表妹,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派死士刺杀赵王殿下。

  我也没有收通房丫头、小妾,我打那些丫头,只是因为我娶不成表妹了,我心中难过,这些丫头惹我生气,我惩罚她们,不想失手打死了她们。

  但她们只不过是一些奴仆,是长孙府花钱买来的,长孙府花了钱,自然可以随意处置她们,虽然我打死了她们,但我都给她们家补偿了足够多的铜钱,她们家还白赚了许多钱呢。

  这是我心怀慈悲,如果是别的府邸打死了丫头、奴仆,说不定还不会补偿她们家那么多呢!”

  李元景听了,气愤地质问长孙冲:

  “长孙公子,听你这话你还很有理呀,那可是活生生的性命,被你残酷地折磨死了,你赔点钱就算了吗?

  就心安理得了吗?

  你说你失手打死了她们,可她们身上被刀割的伤、鞭打的伤、开水烫的伤、火烧的伤,你如此残酷地折磨、虐待她们,这怎么是失手?

  怎样失手能失手成这个样子?

  我从长孙府救出的四名女子,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着、生死难料呢!”

  长孙冲说:

  “赵王天下,他们是我买的,我自然有权处置,大唐律法也规定,打死了奴仆只需要赔钱就可以了,我并没有违犯大唐律法呀?

  她们怎么死都是死,并且,原本他们就是要被处死的。”

  你丽质听了,问长孙冲:

  “表兄,为什么他们原本就是要被处死的?”

  长孙冲张口回答:

  “我买她们……”

  长孙冲今天喝了许多白酒,虽然已经酒醒了许多,但思考问题还是有些迟钝,说出了“我买她们”,原本准备说“就是在娶你之前,先玩玩她们,等我娶你的时候就把她们全都杀掉”,但他说出了“我买她们”,脑子才转过来:

  不能说是自己想先玩玩她们,然后把她们全都杀掉啊。

  但话说到这里,不好开口,长孙冲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说,只好说“我买她们,原本就是要杀死她们的。”

  李丽质听了,很是不解,她想不通,长孙冲为什么要买些女子回来杀死。

  李元景冷笑道:

  “你买她们,确实是要杀死她们的,可你为什么要杀死她们,你不敢说吧,是因为那时候你能娶丽质为妻,可是丽质还小,你等不及,就买她们做通房丫头、小妾。

  但你娶了丽质,就不能再有通房丫头、小妾,所以等你娶丽质的时候,你要么把他们打发走,要么把他们杀死,你一边等着娶丽质、一边收了许多通房丫头、小妾这情况,你可不敢泄露出去,让别人知道,所以你不能把她们打发走,只能把她们杀死。”

  李丽质听了,哭着对长孙冲说:

  “表兄,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你怎么能这么骗我!”

  长孙冲急得满头大汗:

  “表妹,我没有,赵王殿下说的这一切都是他诬陷我的,你千万别相信,一直以来我对你那么好,表兄求你救救我啊。”

  “赵王殿下,我求你放了我,我真的没有派死士刺杀你。”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