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二百一十三章李德奖不和李元景结拜

第二百一十三章李德奖不和李元景结拜

  /

  李元景看已经把李德奖忽悠到了自己身边,他就趁热打铁对李德奖说:

  “我看李兄性情率真,古道热肠,我很欣赏和佩服,我已经和元礼十三人结拜为兄弟了,如果李兄不嫌弃我们兄弟十四人卑微,我们兄弟十四人愿和李兄结拜为兄弟!”

  这、这……

  李德奖听了一愣:

  这怎么可以?

  不说李元景贵为王爷,仅仅李元景是李世民的弟弟,而李世民和自己的父亲李靖兄弟相称,自己也不能和李元景结拜啊?

  并且现在李德奖特别佩服、崇拜李元景,他可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和李元景结拜的,李德奖性情率真,毫不虚伪做作,于是他就直接告诉李元景,他不能和李元景结拜的原因。

  上次李元景告诉他不可拘泥于俗世之礼,和他兄弟相称,李德奖同意了,但那只是相逢之时打招呼的一种称呼,当不得真,但现在李元景要和他结拜,那就是非常正式的了:

  在古代,人们结拜有非常正规的仪式,是要向神明发誓的,结拜兄弟和亲兄弟关系是一样的,所以轻易不能结拜,结拜了就要遵守誓言,把对方当成亲兄弟对待。

  李德奖告诉李元景,他虽然不能和李元景结拜为兄弟,但他可以拜李元景为师。

  李远景听了心中一喜:

  拜自己为师也可以啊!

  自己的目的就是把李德奖留在自己身边,如果李德奖拜自己为师,那甚至比自己和李德奖结拜更好,在古代,师徒如父子,弟子必须像尊重自己父亲那样尊重师傅,听师傅的话,如果李德奖拜自己为师,那以后他就必须听自己的话,自己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那时,自己让他留在身边,他就必须留在身边。

  李元景正准备措辞,既答应李德奖拜自己为师,又不让李德奖发现自己的目的,就听孙思邈说:

  “正恩师弟,既然你父亲和师傅同辈,那你也只能拜师傅为师了,我已经拜师傅为师了,那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

  孙思邈的话一下子把李德奖说懵了:

  什、什么……

  正恩师弟……

  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

  这是怎么回事?

  名闻天下的药王、老神仙孙思邈,怎么喊自己师弟?

  他已经拜师傅为师了,他拜谁为师?

  他已经拜李元景为师了?

  他什么时候拜李元景为师了?

  这、这……

  李元景有孙思邈做徒弟,那自己哪还有资格做他的徒弟,和孙思邈师兄弟相称?

  李德奖此时还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资格和孙思邈师兄弟相称,那要拜李元景,就只能拜李元景为师祖了,可就凭自己,即使做孙思邈的弟子,够资格吗?

  那还是算了吧?

  于是李德奖满脸尴尬地告诉李元景,有孙思邈做李元景的弟子,那他连做李元景弟子也不够格了,甚至他连做孙思邈的弟子、李元景的徒孙都不够格。

  原本李德奖不和自己结拜,那拜自己为师也可以,但现在李德奖连拜自己为师也不拜了,李元景听了心中有些失望,自己不能强令李德奖拜自己为师,更不能让他拜自己为师祖。

  不能让李德奖和自己攀上关系,那就没有把李德奖留在自己身边的什么约束和凭借,那以后自己只能竭力拉拢李德奖,用自己的人格、能力、学识、白酒,诱惑李德奖,让他不舍得离开自己。

  于是李元景就对李德奖说:

  “李兄,我们情投意合,亲如兄弟,我哪能让你拜我为师?

  你拜我为师了,我们相处反倒拘束,以后我们依然兄弟相称,大碗喝酒,纵情山水,多好!

  你别听老神仙乱说,我哪有资格收老神仙做弟子?

  就我这水平,能够资格做老神仙的弟子,我就感谢上苍了。

  其实我们不必拘泥于师傅、弟子,我们就这样方外之交,不是比拘泥于俗世的凡俗礼节更好吗?”

  李德奖听了哈哈笑道:

  “好,赵王殿下,以后殿下但有差遣,弟赴汤蹈火绝不推辞。”

  孙思邈说:

  “不管你们怎么方外之交,我跟着师傅学了许多神仙之术,所以不管师傅怎样不承认,我可不能不以弟子之礼尊敬师傅,以后我就是师傅的弟子了。”

  李元景听了,虽然嘴上谦虚,但心中非常高兴:

  管他什么弟子不弟子,只要能把孙思邈留在身边,那就是大胜利。

  一群人纵情饮酒,喝了许久。

  李元景命春绮在自己的卧室旁边给李德奖准备了一个小院,卧室、书房、小客厅应有尽有,李元景告诉李德奖,他平时很忙,有空的时候,会把薛仁贵十三人、以及王府中的人召集到一块儿讲解一些知识,所以请李德奖方便的时候就住在赵王府中,二人可以随时见面。

  并且,不管李元景去哪里,他都请李德奖一块儿,弟兄们随时可以说话。

  李德奖可没有想到李元景把他拉到身边是想让自己保护他,他还以为,李元景让自己一直跟着他,是可以随时给自己讲述那些令自己无比羡慕、崇拜的侠义故事、了不起的剑法的呢。

  李元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亲兄弟,自己自然也要和他倾心相交。

  众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李元景把话题转到如何率领、管理三百名金吾卫上,他告诉薛仁贵十三人,他将把这三百名金吾卫,按照常备军的组织方式管理。

  所谓常备军的组织方式,也就是后世军队的组织管理方式:

  每三人为一个小组、每十二人为一个班,三十六人为一排,一百零八人为一个连,三百人编成一个营。

  班内设正付副班长、教导员,教导员主要负责思想工作。

  排、连、营都用这种方式组织。

  在军队中设立教导员制度,能很好地宣传、教育、掌控军队兵士们的思想,让兵士们明白战争为什么而战、为谁而战,从而提高士气、提高战斗力,因此教导员制度在军队中非常重要、关键。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