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二百二十一章春绮的失望

第二百二十一章春绮的失望

  有裴寂在旁边,他甚至连多看一眼裴淑贞都不敢,更不用说拉拉裴淑贞的手,或者更进一步干些什么了。

  当然,李元景心中失望,他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他非常尊重、热烈地把裴寂迎进赵王府中。

  喝了一杯茶之后,李世忠也把制作酒曲的原料工具准备好了,李元景告诉裴寂、裴淑贞和他们带来的可靠之人,怎样制作酒曲、酵母,以及怎样用酒曲、酵母酿酒、蒸馒头。

  制作酒曲酵母其实很容易,把大麦、高粱等粉碎,加水搅拌均匀,做成曲饼,在曲房地面铺上稻皮,把曲饼在稻皮上排列好,把曲房密封,温度控制在三十六到三十七度,让曲饼长出霉菌,两天之后,就可以开始晾霉,排潮降温,翻晾曲饼,晾两三天,再把曲房温度调高到四十五到四十六度,四五天之后,就可以把曲房温度保持在二十八度到二十九度养曲,养几天之后这酒曲算做好了。

  酒曲做好之后,原本就可以直接拿来酿酒和蒸馒头用,但如果再用麦麸为原料让酒曲二次发酵,就是酵母了。

  用麦麸酵母酿酒,能增加出酒率,酒味更加醇正,蒸馒头,馒头会更加蓬松香甜好吃。

  用酒曲和麦麸为原料做酵母,方法是把米、高粱等蒸熟,放入酒曲,发酵之后,拌上麦麸,放在阴凉处晾干即可。

  裴寂、裴淑贞等大唐之人不懂霉菌的作用和繁殖原理,所以对李元景制作酒曲、酵母的方法全都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了,但现在,裴寂、配淑贞等人全都对李元景无比敬佩和信任,李元景让怎么做,他们就按照李元景说的一丝不苟地去做。

  李元景为了让裴淑贞能留在赵王府、留在他身边,就告诉裴寂、裴淑贞二人,他现在很忙,所以制作酒曲、酵母就由裴淑贞负责,至于制作白酒、香水、花露水、茶叶,李元景让裴寂多出力。

  因为制作白酒、香水、花露水,一直都是裴淑贞负责,裴寂主要负责选取茶叶产地,建茶叶厂、炒茶叶,他现在听李元景让裴淑贞留在赵王府制作酒曲、酵母,他就提议让裴淑贞回裴府制作酒曲、酵母,这样裴淑贞既能指导制作酒曲、酵母,也能管理白酒、香水、花露水厂。

  李元景看裴寂这么不懂他让裴淑贞留在赵王府的用意,他就告诉裴寂,制作酒曲、酵母非常关键,酒曲、酵母制作好了,能制作白酒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那酵母可以蒸蓬松软甜的馒头,这对大唐民众是一件了不起的大功劳。

  而制作酒曲酵母,要掌控好温度、随时观察菌毛的生长情况,温度、湿度、密封、通风,他也要随时观察着,所以不能让裴淑贞回裴府制作,要在赵王制作。

  裴寂一听制出来酵母,是对大唐民众一件了不起的大功劳,他非常兴奋:

  制作出了酒曲、酵母就是对大唐民众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功劳,那制作这酒曲、酵母,他也参加了呀,李世民知道了他又为大唐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功劳,那又会怎样感激他、重看他、亲热地对待他?

  并且,裴寂早就感觉出来了一点,就是凡是有功劳、能让李世民看重、感激、能在李世民跟前很挣面子的事,李元景都不和他争功,而是把功劳让给他,让他去向李世民禀报,这样李世民就认为他在生意中出了很大力,对他非常感激、看重、非常热情。

  这一点也让裴寂非常感激、喜爱李元景,庆幸自己把女儿许配给了李元景。

  于是,裴寂就叮嘱裴淑贞,在赵王府多操心,一定要把酒曲、酵母制作出来,为李世民、为大唐百姓做大贡献。

  裴淑贞留了下来,李元景非常高兴,他和裴淑贞指挥下人们制作酒曲,该说的方法、步骤说完之后,他就把裴淑贞请到他的书房中,和裴淑贞大谈未来他对改革大唐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伟大畅想、大谈诗歌、《红楼梦》、《西游记》等小说……

  李元景侃侃而谈,裴淑贞听得入了迷,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春绮从皇庄回来了,她听说裴淑贞在王府中,就命膳房做了丰盛的晚餐,招待裴淑贞。

  春绮现在在赵王府,几乎相当于二管家,王府内部事务,都由春绮负责。

  虽然权力很大,但春绮明白,她只是一个奴仆,命运完全由李元景掌控,李元景很敬重她、重用她,让她管理王府内部事务,就显得她很有能力、风光八面,但如果李元景不重用她,她就什么都不是,甚至李元景随时都可以把她打死,或者卖掉。

  春绮今年也是十四岁,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候。

  在大唐,女孩子十四岁就到了嫁人的年龄,在大唐历史上,长乐公主李丽质十二岁就嫁给了长孙冲。

  现在李元景这么有能力、聪明、了不起,春绮对李元景充满了爱慕。

  大唐时,贵族、官员、有钱有势之人,往往都是三妻四妾,他们常常把自己的贴身丫鬟、侍女收为通房丫头或者小妾。

  春绮不敢奢望能成为李元景的三妻四妾中的一个,他只幻想着自己能被李元景收为通房丫头,能一生待在李元景身边。

  但春绮非常失望:

  虽然李元景对她很好,很看重她,甚至把她当亲人对待,把管理王府内部事务的重任交给她,但李元景对她一直都是非常彬彬有礼,没有一点暧昧的意思,这很明显心中没有她,似乎也不打算把她收为通房丫头。

  而对春绮这样贵族公子哥们贴身丫鬟来说,如果不能被公子哥收为通房丫头,那命运一般会很惨:

  她们贴身服侍公子哥,几乎没有人能保持住清白之身。

  而被破了身子,以后不管是被卖掉,还是指给府中的奴仆、小厮,都不会有好日子:

  被卖掉,年老色萎了,只能做最低贱、最繁重的活。

  而被指给府中的奴仆、小厮,一则,奴仆、小厮往往都比较贫穷,再则,因为破了身,也会被奴仆、小厮看不起。

看过《大唐闲散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