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藏海沉珠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丢失了宝贝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丢失了宝贝

  幕僚先生同几位老者分头道别后,并没有马上回府,而是安排人出去打听霍三爷的事。

  霍三爷一般不轻易离开京城,一定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

  “据说是为了上次的贡品而来。”幕僚先生把打听到的消息,禀告给林成,“贡船上丢失了一样宝贝。”

  林成闲来无事在后花院的竹林里练剑,他今天一天没有出门,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家常衣衫,头发用黑色网巾兜着,穿着打扮都比较随意。

  宝贝?

  林成听完幕僚先生的汇报,并没有停下来,问道,“知不知道丢失的是什么宝贝?”

  幕僚先生往前走了一两步,“不知道,这事说来也奇怪,丢了东西这么大的事,上回贡船来,并没有传闻出来,也没有听怀远驿的人提起。”

  更何况连锦衣卫北镇抚司的人都惊动了,可见丢的不是一般的东西。

  冬日寒风习习,一阵微风吹过竹林发出沙沙沙的响声,更添几分阴冷。

  院子里留下满地的落叶。

  林成突然停下来,把手中的剑丢给一旁的小厮。

  云杉伸手接过,把剑稳稳地抱在怀里,作为公子的小厮,为公子送剑接剑,他已经很熟练了,不会闹出剑掉在地上的尴尬了。

  他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但又有些不服气,南松这家伙出去那么久都不回来,连信都不给他写一封,写的信都是给公子的,信中提都没有提到过他,亏得他把人当兄弟看待。

  不过云杉很快把南松抛在脑后,因为公子转身走了,他抱着剑紧紧地跟上去。

  幕僚先生走在林成的身旁,肩并肩地同人说话,“不止老驿丞和驿站的人,好几个商家都被叫过去问话。”

  林成走得很慢,问道,“问出点什么没有?”

  幕僚先生也放慢脚步,跟着他的步伐,摇了摇头,“大家都不知道丢了东西,又是贡品谁敢碰。”

  私吞贡品被人发现,是会按照私通外番罪名处置的。

  商人虽然贪婪,也不是什么财都敢敛,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这个底线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林成脚步停下来,侧头看他,“锦衣卫的人办案我们不好插手,先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脸色虽然很平静,但说话的声音有些严肃。

  霍三爷的顶头上司是皇上,他是为皇上办事的,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是皇上的意思。

  幕僚先生也知道这件事很棘手,最好不要牵扯进去,忙低头应了声是。

  ……

  下小定那天,苏家一改往日的低调,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来参加小定仪式,大家都知道苏青定亲了。

  下了定就是成亲的人了,许多家中有女儿的人家忍不住叹息,但也都不在想了,别人家的女婿,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城外东郊顾家的二夫人彭氏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苏家并没有给她下帖子,她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

  “苏家怎么跟杨家勾结在一起?”她生气地说道。

  彭氏脸色阴冷,旁边伺候的仆妇都不敢吭声,皆低眉垂头做鹌鹑状。

  勾结?不能算是勾结,两家只是结亲。

  “你来说说。”彭氏视线在下人群中扫过,伸手一指,随便从下人中揪出一个人来。

  她太生气了,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都是为别人家养的,但杨家有了苏家的攀附,家族势力会不断壮大。

  谷</span>  顾家也有人在外做官,官场上的事她不清楚,但最近,大房来信,仕途好像不太顺利。

  顾家老爷们感叹,顾家后继无人,顾家再不出一个进士,接替顾家大老爷的位置,顾家整个家族的仕途也就断了。

  顾家的人把希望寄托在顾延年身上,顾延年上次落第,最快要明年才能下场。

  顺利的话,会一跃成为进士,不顺利的话,谁知道呢?

  上天对他们顾家太不公道,上一场就应该让顾延年中举的。

  一喜一悲,这样一鲜明对比,彭氏心中更来气。

  被她指出来的一个婢女,神色戚戚,从人群中走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什么苏家。”

  婢女身子发抖宛如筛糠,哭着磕头,一边往旁边看了看。

  在场的下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这世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吃饱了撑着,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两句公道话。

  只能怪她倒霉。

  彭氏阴险毒辣,上次帐房先生和顾九小姐在游廊下多说了两句话,帐房先生就莫名其妙地不见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帐房先生死了,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帐房先生说一句公道话。

  婢女颤抖着,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向彭氏求饶。

  她这次死定了。

  管事嬷嬷在门外站着听了一会儿,刚才有外院的人找她有事,刚好避开了,回来就听闻彭氏在拿下人出气。

  一个婢女慌慌张张地拉着她的衣袖,“嬷嬷,你快救救她吧。”

  一下一下磕头的声音,清晰有节奏地从屋内传来。

  管事嬷嬷斜睨了婢女一眼,用力地推开她的手,“你别怪我无情,主子要干什么,我们不能问,也管不着。”

  为了一个婢女,让她得罪彭氏,简直是笑话。

  主子不高兴,当然会拿下人出气,遇上这种事,装着没看见没听见就是对了。

  管事嬷嬷无情地笑笑,走开了。

  这也难怪彭氏不高兴,苏家与杨家结亲,结两姓之好,这本来是一件大喜事,可谁让对方是杨家,彭氏可见不得杨家有半点好。

  因为还在新年,没出元宵节,彭氏也不想弄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再闹下去,真会闹出人命来,大过年的,不吉利,这关乎着新的一年,家中的运势。

  “好了。”她冷冷地说道,摆了摆手,“都下去吧。”

  吓是真的被吓到,下人们都退出去,看着地上跪着的婢女,婢女小小的一团,小脸苍白,额前红红的,也停下来。

  她以为她要死了。

  没想到她活过来。

  说到活,婢女惊醒过来,连滚带爬地爬了出去。

  经过这么一闹,彭氏心气郁结,气没有散,反而有些头痛,她抬手按了按额头。

  拿下人出气,毕竟不算什么本事。

  :。:

看过《藏海沉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