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二十章 巡检

第二十章 巡检

  此时吴明初来乍到,自然说多错多,不如沉默不言。

  虽然长者似乎有事相求,搞不好便是一个支线任务,但他有着抹杀的大威胁顶在头上,却是没有久留,问明了路,便向县城而去。

  “这小镇阴气森森,令人头皮发麻,不是善地……”

  一直向着太阳走出数里,雾气渐淡,吴明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长气。

  此时,就见周围田亩连绵,阡陌纵横,鸡犬相闻,不远处的几间茅草屋更有袅袅炊烟升起,却是无妨了。

  又走了十几里,就见到一个周长数里,四四方方的城郭,城墙上布满青黑色的苔藓,大门洞开,行人熙熙攘攘,面有菜色,带着点破败的感觉。

  “入城费十文!”

  守城兵卒冷着脸,见到吴明长身玉立,锦衣玉袍,不似平民百姓的模样,眼睛微微一动。

  吴明可是身无长物,虽然主神殿当中也有着这方面的兑换,但功勋宝贵,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这方面的内容。

  但此时,就有一些小小麻烦。

  ‘有些失策,早知道穿一身青衫儒衣,给桃木剑找把鞘,倒是可以假装秀才,有着特权……’

  吴明将这点暗暗记下,并不入城,而是来到旁边的告示一栏。

  城门一侧,密密麻麻的告示贴了一层又一层,边角处泛着枯黄,多是海捕文书,通缉头像,乃至官府谕示之类。

  正中,就有一张明黄榜文,上书:

  “……兹有黑台治下,黑水镇中,妖孽横生,野魂滋长,本官保境安民,有守土之责……奈何阴阳殊途,特征召民间能人异士,慷慨豪侠者,解民倒悬……不论出身、籍贯,但有所成,立授纹银百两、良田百亩……”

  底下是一个陌生的年号,以及月份日期,还有四四方方,鲜红色的官印。

  “良田百亩?这差不多又是千把两银子,很丰厚了啊……只是……黑水镇?”

  吴明骤然想到了自己前来之地,哑然失笑:“不想绕来绕去,还是得回到原点……”

  当下也不多说,径自上前,轻轻巧巧地将榜文揭下,持在手中。

  “咦?”

  “有人揭榜?”

  刹那间,一群人围上来,以好奇、震撼、乃至隐约幸灾乐祸的目光打量。

  “嗯?看这样子……我之前几个揭榜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吴明心里一动,却是面色不变,气度俨然。

  两个公差当即过来,看了,心里就是有点谱,他们见人多了,自然知道这个少年跟之前几个骗吃骗喝的不同,不由道:“郎君可想好了?若是不c县尊怪罪下来,任凭谁也救不得你!”

  “这个自然!”

  吴明微笑回答,就与两个公差进城,这入城费自然就免了。

  黑台县中,倒是比外界繁华几分,行人面上并无多少饥寒,街道也颇为干净,米铺、盐铺、茶铺、当铺、酒肆、旅店、布店、首饰店、青楼……鳞次栉比,又有货郎,挑了百货,走街串巷地发卖。

  一路无话,到了县衙,从侧门入内,吴明就被带到一间厢房内等候着。

  这时就有小吏言道:“待会我们伍巡检大人要来,你可要注意了!”

  县尊乃一县之长,百里候,自然不是想见就见的,巡检专管一县治安,类似后世公安局长,各朝品级不同,有从九品,也有正九品,但总是入了官身,非皂吏可比。

  “这我知晓,多谢相告!”

  吴明拱手为礼,得到的却是一个白眼。

  “哼!”

  没有得到预料中红包小费的小吏冷哼一声,恹恹退开,吴明立即便知道自己得罪了了小鬼,日后若是被缠上,更是多有麻烦。

  只是他并非本地之人,而是天外来客,加上身无分文,却也是无所谓。

  这位伍巡检显然贵人事忙,吴明一直等了大半个时辰,才总算见到了真人。

  当然,期间一点茶水点心都没有,这便是恶了小鬼的后果了。

  “学生吴明,见过伍巡检!”

  吴明见着一官进来,身高七尺,面相四十岁不到,皮肤精黑,双眼有光,脸上棱角分明,更是带着一股律法威严之气,自然知道便是黑台县巡检伍洪了,深深一揖为礼。

  此时自然不能说我无名无姓,反正之前以‘无名’为名,其它轮回者听了,也只会以为是化名而已。

  这便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了。

  “你叫吴明?有何德何能,敢接这榜?嗯?你进过学?”

  见到吴明只是一作揖,并未跪下行礼,伍洪的眼角就是一跳,又听到吴明自称‘学生’,不由问道。

  他掌管一县治安,任凭什么泼皮刁民,乃至江洋大盗,见了他面都得战战兢兢,要圆就圆,要扁就扁,普通小民见到了更是要直接跪倒,否则便是不敬。

  此时见吴明有礼有节,坦然自若,心里却高看了一眼。

  当然,这与吴明冒充是读书人也有着关系。

  历朝历代,只要还是农耕帝国,对读书士子总是有着优待的。

  “在下自幼进学,惭愧无功名在身,不过些须认得几个字而已……”

  吴明虽然肚子里有点墨水,但鬼知道这个朝代的四书五经是怎么回事?若是说自己是童生、秀才,那一考肯定露馅,反而不如说只认得几个字。

  反正在城外读了榜文,吴明便知晓此地字体倒是与大周朝大同小异,无甚大碍。

  “既是如此,也很难得了……”

  伍洪微微点头,面色稍和。

  虽然吴明连童生都不是,但也是书香世家,读书人出身,士子预备役,总要宽打一分,此时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他也不是七品县尊,自然也就轻轻放过:“榜文非轻,一旦接下,便不得推脱,你可考虑好了?”

  “请大人放心!在下自幼便学了呼吸吐纳的功夫,家父又与一道长有旧,求了些灵符在身,小小鬼类,还是有些把握的……”

  吴明说着,见伍洪似还有些犹豫,接着道:“此次出游,便是读书烦闷,想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出来增长见闻,这次便是翻过黑山而来的……”

  这最后一句,却是想到黑水镇上之民,看到自己从黑山出来,吓个半死的样子,灵机一动,加上去的。

  “黑山?”

  伍洪听了,面色也是一变,注目吴明良久,这才笑道:“现在世道不靖,你能四处游历,显然是有异术在身的,既然如此,那我就将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多谢大人!”

  吴明深深行礼,这时识海中的任务忽然变更:

  ‘黑水镇?’

  吴明心里叹息一声,又有些皱眉:‘居然真的与那个镇子有关?但为何要多此一举,先到县城来?’

  伍洪又问:“嗯,你少年英才,我黑水镇父老,就拜托给你了,县尊有令,七日之内,必要有结果……你还有何要求没有?”

  此时自有仆役上茶,谈话也进入尾声。

  “这个……要对付鬼类妖精,学生尚且需要一些材料,布置法坛、祭品……”

  吴明装作有些为难的样子。

  不过,他现在也的确身无分文,一贫如洗。

  “这个本官自然会跟公帐上说一声,你走的时候,提十两银子走!”

  伍洪皱皱眉,端起茶杯。

  吴明自然知道这就是端茶送客了,立即起身拜谢告辞。

  ……

  出了衙门,吴明摸摸怀中的五两纹银,却是一声冷笑。

  账面上是十两,但户曹、各级小吏,一层层下来,立即就缩水一半,这是规矩,任谁也说不上话。

  而伍洪说是十两,实际上,账面或许走了二十两、三十两,这又不必细说了。

  总算念及还要他办事,给的乃是雪白细丝的上品官银,散散碎碎,泛着银光,不大不小也是一笔,足够三口之家紧巴巴过上一年了。

  ‘我揭了榜文之后,也不知道屠养浩他们几个的任务是变更,还是失败,乃至可以另揭来着……’

  吴明似漫无目的地在县城中闲逛,却没有管身后的自衙门中跟出的尾巴。

  官府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任凭他拿了钱走人?势必要尾随跟踪的。

  此时是没事,但一旦过了七日之限,或者自己露出逃跑之意,那下场……嘿嘿……

  “不过……这黑水镇的水看起来,倒是深得很呐……”

  吴明没有出城,去刺激两个尾巴,反而步履平缓,眉头却是紧缩:“那个伍洪!筋骨粗壮,武艺起码相当于大周肉身境四重,内壮的好手……而他乃是巡检,底下班头,役丁,最多可有一百……就算吃空额,二三十个使唤的人手还是有着,又带着官身,能大大抵消术法威能……甚至,就算他不行,还可借助县尉,一县之厢兵,三五百必然有……”

  “如此大的力量,居然还奈何不了一个小镇的怪事么?”

  吴明的眉头皱起。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