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三十三章 反杀

第三十三章 反杀

  “这事不对!”

  吴明抿着嘴唇:“不论事情如何,闹大了,总是家门不幸,吴家的风评立马就要差一大截!”

  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

  现在放在阳光底下,往小了说是风评,往大了说甚至是气数。

  想想看,出了这种事,还有那个洁身自好的人家,敢把女儿嫁入,久而久之,家业甚至都会衰败下来。

  并且,终归是个把柄,平时无妨,有着吴晴尽可压着,但关键时刻,被拿出来一说,也算是个破绽。

  “吴管家,你去救人!”

  “封师父,劳烦再看看现场!”

  吴明当即布置下去,又让家丁驱散了围观人群,这才将村正叫来:“发生命案,报官没有?”

  “没有,就等大少你来处置呢!”

  村正陪着笑道。

  “嗯!很好……这件事,没有苦主,又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嘛……”

  吴明正说着,外面一个家丁就来禀告:“门外来了个道人,说是有着要事求见!”

  “道人?”

  吴明心里先是一惊,继而又是一凜:“带上来!”

  片刻后,一名身穿道袍,三缕长须,面色红润,颇有几仙风道骨味道的道人就进来,双目似有精光闪烁:“贫道清平,见过公子!”

  “你说有事找我,何事?”

  吴明似心不在焉,随口说着。

  “贫道经过此宅,见黑云压顶,必然有着血光之灾,而对公子却也有着妨碍!”

  清平道人沉声说道。

  “哦?对我也有妨碍?”

  吴明顿时‘大惊失色’:“还请道长教我!”

  “嗯!”

  清平道人抚须道:“以常理论,此家福泽绵长,纵然有着不肖子孙,也做不出这违背人伦之事……之所以如此,还是有人施法加害之故!”

  ‘这就有点意思了!’吴明心里一动,面上问道:“施法加害?”

  “不错!”清平道人继续道:“这却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阴德有碍,甚至,目标还是你们主脉……只是主脉气运浓重,一时不显,才在支脉上先发作!”

  “这……”

  吴明面上就露出迟疑,此世鬼神现世,三千大道俱在,风水气运之事就更加深入人心:“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先找人看看……”

  “等不得了!”

  清平道人却道:“此时支脉报应,显是布置已动,刀剑在脖,还可从容否?”

  又接着说:“若是公子不信,可带我去此家祖坟,三代之内,必有异状!”

  “这……此家坟地不远,去看看也好!来人,与我出村!”

  吴明似终于被说动,又见着清平道人眼中似有绿芒闪过,面色就是一怔,昏昏沉沉走出院外。

  吴明家祖宗当然不在此处,但此村吴家,在村外就有一处墓地。

  当下也不骑马,几人一起,踏着青泥上路。

  “公子你看……此地依山环水,尚算不错,但地气有恶,足见有变啊!”

  眼见转过一个小山坳,周围环境顿时清幽起来。

  清平道人就指着地面道,村外坟地,自然阴气森森,令吴管家几个头皮都有些发麻。

  眼见着就要到地方,吴明却是一停:“这个……我还是等回去,让我姐姐来看看吧!”

  “这如何等得?”

  眼见猎物就要落网,清平道人心里一急,顿时上前扯着袖子:“公子身家性命,危在旦夕,怎容拖延?”

  刹那间,眼中的绿芒就是爆闪,绿幽幽的,甚至还想刺入吴明瞳中。

  “这个……自然听道长的……”

  吴明面色一怔,忽然又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才怪!”

  刹那间,一阵恐怖的反噬传来,令清平道人脸色一变:“不好!”

  就见面前少年刹那间眼神凝聚,一爪摄出,如猛虎下山,气势凌厉无比,哪有半点被控制的样子?

  顿时就知道被愚弄了,此时变生掣肘,也来不及施展道法,就这么疾退。

  嗤!

  饶是如此,吴明也一爪在他胸口留下深深痕迹,带出血液。

  “好功夫!先天?”

  清平道人倒退出数丈,却是叹息:“想不到终日大雁,居然反被雁啄眼!”

  “少爷?”

  吴管家几个都是发愣,封寒却挡在吴明面前。

  “不用说了,这是个妖道,给我杀了!”

  吴明冷笑:“在村里,你不方便,本少爷同样也不方便呢!”

  声音一落,封寒与两个家丁立即如狼似虎地扑上。

  “想不到也不是个纨绔子!”

  胸口剧痛传来,清平道人脸色一狠,一掐诀:“敕!”

  突突!

  地面破开,两头青面獠牙,穿着铁甲,萦绕恶臭的铁尸就扑了出来。

  阴鬼一类畏惧日光,但僵尸之流,克制就要小一点。

  “嘿!铁甲尸,小心不要被抓破皮,否则尸毒入体,神仙难救!”

  封寒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底细,吴明见此,心里却是一冷:“这道士乃是修的炼尸之法,又故意要引我去阴地,必然有诈,其心可诛!”

  “只是……专门来对我不利的,会是哪个势力?”

  吴明正要上前围攻,余光一瞥,又见到一道黑影自坟地中以疾逾奔马的速度重来,眼皮又是一跳:“罡气高手?!”

  “啊!”

  此时惨叫传来,封寒身边的两个家丁已经遭了毒手,吴管家却是大叫一声,慌乱跑到吴明面前:“少爷,我们快走!”

  “这时先不急!”

  吴明上前两步,沉着脸打量来人。

  “怎么回事?”

  黑影现身,赫然是之前的余执事,见着此景,脸色却是不变。

  “小鬼奸猾,诱我上当!”

  清平老道说着,身上就有一层绿色光华闪过,胸口伤口止血,面色阴沉:“不过既然跑出来了,却是无妨!”

  当下又是两张符箓飞出,附在铁甲尸身上,微微放出金光。

  得了此助,铁甲尸更加凶残,力大无穷,行动如风。

  “神打?似是而非!”

  封寒面色沉凝。

  “老道收拾此人,你去抓那小鬼!”

  清平道人说着,两具铁甲尸顿时将封寒死死围住,不时还放出符箓干扰。

  “你姓余,是个执事?”

  吴明见着自己面前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却是忽然一笑:“必然是县里大户,一查就知道了,信不信我告诉姐姐,让你们死无全尸!”

  听到吴晴之名,饶是这余执事也不由眼皮一跳,旋即就笑道:“请公子放心,你下去之后,我等自然也会送吴晴小姐上路的!”

  这种姿态,却是令吴明心里有了明悟:“果然……不是专门对付我,而是为了吴晴姐!相比于她而言,我的确是个破绽!可惜……”

  一念至此,眸中就有了冷光。

  “吃我一爪!”

  低喝一声,脚下掠空,双手就是猛抓上前。

  “先天?”

  余执事微微一惊:“好天赋,想不到明公子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辈,便是我年轻时候,也未必有这等修为,可惜……”

  身影疏忽上前,肉掌绵绵,又带着坚不可摧的罡气。

  武道肉身境九重,先天与罡气之间,实在有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砰!

  拳爪相交,吴明就是闷哼一声,感觉手上似有万针飞刺,剧痛入骨,咬牙忍着,又是一爪,直取余执事要害。

  “冥顽不灵!”

  余执事瞅准机会,骈指成剑,骤然点下,看似两败俱伤,但先天罡气力打三寸,却是有十足把握在吴明发作前拿下。

  只是他却没有见到,吴明嘴角露出的笑容。

  噗!

  罡气刺下,吴明身上却浮现出一层白光。

  “法器?”

  余执事大惊,旋即胸口就是一阵剧痛,口鼻溢血,不断飞退。

  “罡气护体?这样还不死?”

  吴明有些惊讶,左手手指之上,乌金环光芒一闪,一道乌光平平切过。

  “啊!”

  余执事双腿传来剧痛,不由惨叫出声,低头一看,一双大腿都是齐膝而断,血流如注,立即昏厥过去。

  “桀桀……居然有两件法器,合该老道今日发财!”

  另外一边的清平道人见了,却是不惊反喜,眸中露出贪婪的光芒:“小子,给我过来!”

  一道黑气在手上幻化,如同黑蛇,掠空而来,毒牙锋利,腥风逼人。

  “喝!杀!”

  吴明咬破舌尖精血,喷出一口血雾,大喝当中,又是一拳轰出。

  蓬!

  黑蛇如遭雷殛,半空散开,化为丝丝烟雾,却又连绵不绝,似还有生命般蠕动。

  “封寒,怎么样?”

  封寒趁机退开,守在吴明面前。

  “这道人妖法厉害,恐怕必须走为上策!”

  封寒见着清平道人又召出的两具铁甲尸,还有更多的铜甲,脸色却是有些发白:“此人非是学了两手小法的江湖术士一流,恐怕已经堪比受了箓的正牌道士!”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不可!”

  吴明却是忽然道:“你护我片刻!”

  当即飘然后退,忽然坐下,眼睛一闭。

  “哈哈……来吧!”

  封寒见此,心中却也涌现出豪情,悍然守在吴明身边。

  时间只是过了一瞬。

  在地上的吴明就睁开双眼,自怀中掏出一张银色为底,金色蝌蚪密布的符箓:“敕!”

  “啊……小诸天雷符!”

  符箓飞起,闪现出金银雷芒,伴随着清平道人的惊呼,轰然炸开!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