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六十章 大败

第六十章 大败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该死的……该死的……”

  萧极度紧了紧手上的长剑,又看着南山真人,还是不敢妄动。

  对方刚才嘱咐的事情,实在对李如壁气运有着大害,但他又不敢不从。

  毕竟,比起任务失败来说,现在不听命,立即就是个死啊,他完全没有把握从南山真人手下逃生,更不用说……

  看了看旁边老神在在的余少君一眼,萧极度暗中咬牙:“你小子可不要蒙我……否则……”

  ‘以李如壁的命格气象,也的确不够资格称王,除非根基深藏,默默种田二十年,配合天机变化,或有可能潜龙腾飞……’

  谢小荻却是慢慢想着:‘不要说朝廷会不会给这时间,便是我们,也根本等不及,大胜之法不可行,的确只有大败一条路好走了……’

  一念至此,不再犹豫,上前三步,来到墓碑前三尺位置,默默挖下。

  这土呈赤黄色,才挖开三尺,又见得一张符箓,包裹着一枚长针,心里就是一动:

  “这是刺龙之法!龙性本烈,这里更是逆鳞之处,偏偏埋针刺血,潜龙必动,只是手段太过激烈,有损根基啊!”

  “不过……这或许就是这道人的本意!”

  脸上带着苦笑,又默默取出一枚金击子,对着长针,狠狠一敲!

  砰!

  长针更加深入,而谢小荻耳边却是仿佛传来一声愤怒的龙吟,令她只觉天旋地转,七窍流血,向后一倒。

  “刺针深入,龙气必怒!”

  见着祖墓峥嵘,隐隐有着龙形浮现,南山真人却是俯仰无惧,带着冷笑,低低喃声:“只是……怒了又如何?我乃大帅亲命主祭,有着正统法理,而龙气经过消耗,却是弱了数成,我涨你消,报仇就在今日!……嘿嘿……徒儿动手!”

  余少君见此,却是心里大悟。

  知道这南山真人必与李家有仇,想毁了其祖宗地脉。

  但龙气有灵,威严浩大,放在一年之前,这南山真人身为异类,恐怕连靠近都不得,自然无法可想。

  甚至,此等龙灵,就算毁了,龙气自然也会依附李家真主,还是没用!

  因此,这老道才苦心布局,先获得李如壁信任,变成自己人,再更改地脉,使潜龙腾飞,消磨气运。

  想想看,李如壁起事至今,身经百战,又战无不胜,对龙气的消耗有着多少?

  军气煞气,还有百姓怨气冲撞,最是消磨气运。

  而到了现在,却是一个临界点。

  龙脉之力不仅削弱,更是被抽取,固化在陵墓之上,南山真人又有主祭身份,大可光明正大地动手。

  再加把劲,便可毁了这龙脉布局,让李家彻底绝后,乃至祸延全族!

  “遵命!”

  可是,这也是他所愿,当即也不多说,手上浮现出一颗斗大的明珠,就飞入坑洞当中。

  又是掐诀,喝道:“镇!”

  五色光华一闪,周围墓土合拢,居然硬生生将原本就要腾飞逃逸的地龙镇压了下去。

  一诀掐出,余少君也是面色一红,连吐三大口鲜血,赶紧坐下,服药调息。

  “咦?徒儿你这宝珠品质相当不错啊,你自身道功也是颇为精深!”

  南山真人瞥了一眼余少君,脚下却踏罡步斗,每一步走出,地面就是一震,四周隐隐带起雷声。

  一层层符箓光华,就自八方浮现,乃是他长久以来的布置。

  现在,却是彻底串联了起来,“给我现!”

  吼吼!

  萧极度的眼睛蓦然张大。

  因为在他面前,李家祖坟之上,赫然浮现出一条蛟龙虚影!

  这蛟龙鱼身蛇尾,头顶独角,腹生双爪,通体泛着青金色,眸子中却带着一丝紫意,愤怒咆哮。

  “这就是李家地龙之气了,已经彻底显化,到了普通人都肉眼可见的地步!”

  余少君就喃喃着。

  “还愣着作甚?给我斩!”

  南山翁面色狰狞,忽然吐出一口精血,汇聚在萧极度剑上,形成一个个血色的符文。

  “死就死吧!杀!!!”

  此时被逼到绝路,萧极度咬着牙,就是持剑扑上。

  他武功精强,一跃到半空,双手持着剑柄,对着蛟龙龙颈,就是狠狠一斩!

  轰!

  洞穴之外,立即乌云万里,暴雨如注,电蛇狂舞!

  龙脉既斩,天地有感!鬼神怒!天血哭!

  这一剑斩下,整个洞穴之内只见一片耀眼的白光,隐隐传来蛟龙的怒吼。

  风雷当中,几个人都是浑身一震,被大力推开,口吐鲜血,飞出数米,撞到岩壁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南山真人爬起,见着这一片狼藉,不由就是一笑:“大功告成!”

  忽然又是脸色一白,吐出一口精血,赶紧吞了一丸丹药,脸上才见了点血色。

  看看周围,只见余少君血染长袍,但面色清醒,谢小荻昏厥倒地,倒是萧极度,因为是凡人一个,反而没什么大事,不由又是一叹:“不愧是本命不见,劫运在身之人,斩了龙脉,反噬都如此少……”

  龙脉乃天地威严汇聚,纵然之前多有布置,若是老道自己动手,也必然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因此,当日一见余少君,见他天际混淆,能蒙蔽天意,当即就是大喜,收了当徒弟。

  又根据他所言,找到萧极度几个,都是要拿来逆天行事,减小反噬的。

  “可惜……那个吴明,已经当到卫正,李如壁不放人,否则,一起拉来,当可让反噬再小一分……不过,此人现在应该还在大战当中吧?却是劫难必至,死期不远……”

  南山真人面色似悲似喜,喃喃着。

  “这是……成功了?”

  余少君扶着墙壁爬起,就见到一丝丝青紫气不断飘散,没入地底,又有一部分,被墓碑前三尺之处吸收,不由就是面现喜色。

  “自然是成功了,大龙既斩,这些龙气,便就成了无主之物,散归天地……”

  南山真人道:“我这一族之仇,总算报了大半,还要多亏你慷慨解囊,否则要镇压地龙,逼其现身,也不容易……”

  又是眯着眼:“不过你那件法器,也因此得了淬炼,大有好处,算是各取所需,我就不谢你了!”

  “哪里哪里……”

  余少君面带喜色,又问着:“那李如壁,这就完了?”

  “龙脉既斩,气运之内必有显示,这次大败,是肯定的了……只是他李家有着余泽,气运一时未曾散尽,恐怕还能免去杀身之厄,不过正好,老道要亲手了解恩怨!”

  “那就好!那就好!”

  余少君连连点头,又见着丝丝气运汇聚地下,不由大乐。

  ……

  “钟霆!牛勇!”

  战场之上,吴明奋声疾呼,将心腹与有气运的手下聚集到身边:“此战大凶!把马集中,我们随时准备撤!”

  这都是他心腹死党,又见多了他善知前事的手段,当即默不作声,却暗中准备。

  轰!

  这个时候,天际又是传来一声闷雷,乌云遮蔽日月。

  隐隐的龙吟传来,令吴明更是面色连变,“果然……他们是去做那事了!”

  当即往中军高台上一看。

  原本,虽然人影渺小,但金气如潮,青气如同华盖,当中抚育紫色,却是清晰无比。

  但现在,青紫之气都是褪去,华盖散乱,只有丝丝金气残破,还在勉强修补,与此同时,外界的煞气,劫气,却是化为黑云,狂扑上去。

  “龙脉被斩,气运大损!”

  吴明叹息一声,换了一身伍长军服,翻身上了一匹棕色大马。

  话说,九山军中,李如壁极是慷慨,更曾经赐了吴明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传闻有着草原天马血统,极是神骏。

  但吴明除了平时,要上战场是从来不骑的。

  历来战场白马不祥,这不是气运,而是有着真实例子的。

  白马醒目耀眼,放在战场上,那就是活靶子,无形中就要多吸引火力,是以骑乘的将领往往极易被伏击,不得好死。

  李如壁虽然有着抬举之心,但赐下的,却是这样的战匹,足以说明吴明得罪了不少人。

  即使李如壁不杀他,也是难得长久。

  就在吴明上马之时,外界忽然一阵骚动,战阵之外,喊杀隐隐,六路骑兵伏杀而来,各有星辰在身的大将率领。

  “噗!”

  高台上的李如壁见此,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怎么回事?为何会有如此多骑兵?”

  “报!”

  这时,一骑探子就飞马而来:“大帅,大事不好!幽州节度使发骑兵六千,被王玄范当作奇兵,说是要报夺马之仇!”

  “夺马之仇?”

  李如壁只觉天旋地转,忽然想到一开始,自己劫的那批军马,心下就是不由大恨。

  “杀啊!”

  幽州燕云骑,乃是天下有数的精兵。

  本来,王玄范的大军就占有优势,而现在,六千骑兵加入,刹那间就形成了雪崩。

  一营营九山兵,被骑兵一冲,顿时崩溃。

  如此不断扩大,立即就形成了大势,波及而来,如天柱崩塌,江海倒灌,任凭吴起重生,孙武在世,都是难以挽回。

  “兵败如山倒啊……我们走!”

  吴明先一刀将军法官砍了,再与心腹上马,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幸好这时,身上一点点金光浮现出来,就稳住了。

  知道反噬降临,不敢久待,立即与几十骑飞马而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