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七十五章 祖孙

第七十五章 祖孙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武道浩瀚无穷。【WwW.AiQuXs.coM】

  肉身境九重之上,尚有宗师之位!

  宗师者,不仅将自身炼气杀人之法推进到极点,更是突破人身大限,将精神、血气、内力凝结一体,形成了独属于自己的‘武道真意’!

  宗师之前,即使肉身境九重,极变境界的武者,面对鬼类道法,也最多自保。

  但宗师武者的拳意,却可杀厉鬼,能伤阴神!

  武道至此,才是超凡入圣的开始!更才有着资格,去追寻那更高的大宗师、乃至武圣之境!

  ‘这等人才,放在军中,就是名副其实的百人斩!千人敌!必是此次行动的主力,也不知道王家用什么拉拢了,来对付我!’

  脑海中电光火石地一闪,对面展鸿昭的手爪已经到了面前。

  对方手指修长,温润如玉,指甲明亮,但吴明却毫不怀疑,纵然是青岗岩,在对方的铁爪之下,也只能粉碎!

  而论武功,吴明此时才是肉身六重,先天境的武者,与对方差距甚远,就算是封寒的金刚大力鹰爪功,在展鸿昭面前也是如班门弄斧一般,不值一哂。

  嗡!

  刹那间,一层五色的光华,却是透过外袍,自吴明身上浮现而出,与手爪相撞!

  五色法袍,高阶法器!

  这余少君所留,可谓件件精品,光是这件法袍,便是以金蚕、木蚕、水蚕、火蚕、土蚕五样异种蚕丝所织就,水火不侵、刀剑难伤,更是可防御道法,心随意至,方便到了极点。

  砰!

  五色光华爆闪中,这一爪终究无功而返,甚至,丝丝光华还想反噬,沿着手掌而上。

  “法器?”

  展鸿昭疾退数步,脸上惊疑不定之色一闪,看着五色光华收敛,却又飞跃而起,清啸当中,右手在腰带上一抽,一抹血色浮现,却是一柄赤血软剑,剑尖摇摆不定,带着赤色剑芒,似赤练蛇吐信一般,直取吴明!

  这展鸿昭以‘赤练剑’为名,剑法自然阴毒狠辣到了极点。

  并且,为人也是坚韧不屈,更见多识广,知道这种法器一般只能发动一次,随后便得汲取日月精华休养,因此抓住战机,悍然出手!

  就这一剑,便令吴明确定,此人不论眼光见识、乃至武功,都不愧宗师之称!

  “好剑法!当真好剑法!”

  轻叹当中,五彩光华再次出现爆闪,几乎耀花人眼。

  叮!

  长剑清鸣,金铁交击之声一闪。

  两个人影一晃而过,展鸿昭望着吴明身上的光华,面上浮现出不可置信之色。

  “真是不巧,我这法衣,却是可以激发多次呢!”

  吴明叹息一声。

  旋即,一道血线,自展鸿昭额头浮现,穿过鼻梁,咽喉,一路直下。

  “你……你是……”

  他喃喃着,还未说完,整个人忽然就这么从中间裂开,分成了均匀的两半。

  吴明面无表情,手上乌金环的光芒一闪而逝。

  五色法袍乃是高阶法器,一日足足可以防护五次!

  并且,吴明自身还是道士,关键时刻,甚至能用自身法力为之充能。

  而何为法师?出手成法!一念之间,什么法器的威能都要大增!

  在法力加持之下,乌金环上金刃咒的效果也被大大强化了。

  几件法器相加,还有吴明本身修为的结果,就是一招之间,便见了胜负生死!

  展鸿昭死前,便想喊出这话,可惜,早已生机断绝,再无活路,甚至连消息都传不出去。

  “便是姐姐吴晴前来,恐怕也做不了比我多好吧?”

  吴明看着倒在地上的宗师尸体,却是悠然一叹:“想不到……我如今,也勉强算个人物了呢……”

  “啊!”

  一声急促的短呼传来。

  原来是正在与吴铁虎颤抖的鬼仆,见到展鸿昭居然身死,大惊之下,一个失手,就被吴铁虎趁虚而入,剁下一支手臂,血如泉涌。

  “还有此人,也是一伙,不要放走了!”

  吴明目光一转,却是又对着那缩在墙角的游方郎中一指。

  见到吴铁虎转过身,面带狞笑,手上尖刀犹自滴血,还有旁观矗立,似更加深不可测的吴明,这游方郎中终于崩溃了。

  哗啦一声。

  他手一松,什么铁荆棘、暗青子、金银飞针之类的暗器就掉了一地,跪地求饶道:“两位饶命!饶命啊!小人不过听命行事,还望高抬贵手,饶了小人这次,小人愿投入公子门下,从此死心塌地……”

  “此种反复小人,我要之何用?”

  吴明有些无语,示意一下,吴铁虎立即上前,一刀柄敲晕了。

  “还要劳烦诸位,共同做个见证!”

  收拾完这些,吴明这才向四面抱拳,微笑道。

  “哪里……哪里……”

  刹那间,挥手连杀数人,周围的人都是看呆了,不敢有违。

  “大家坐好,不要破坏现场,还有……叫一个人,去通知附近巡检……”

  吴明与吴铁虎坐下,径自找了干净的清水干粮,吃喝起来。

  如此从容自若,倒是让旁边几个人,看得直流冷汗。

  ……

  “出了何事?”

  到底还是官道,巡捕来得很快。

  此时见到一地血腥,又入内,看到神婆下咒,还有天谴身亡之景,腿就开始软了:“谁……谁是苦主?”

  “是我!本人吴明,乃是云平士绅,路遇此家黑店,发现店家公然以邪法害人,因此都杀了,人证物证俱在……”

  吴明轻笑一声,立即就有吴铁虎,将身份证明送上。

  “原来是吴公子,事关重大,还请……”

  见到士绅,这巡捕没有品级,腿更是发软:“还请与我一起去巡捕司,将事情说明白就可……”

  “当然!我乃是奉公守法的良民么!”

  吴明淡然一笑,彬彬有礼,任凭谁也无法将他与之前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多谢公子!”

  本来还怕对方为难的巡捕,这下就有了底气,对着店铺内一干受了无妄之灾,叫苦不迭的人喝道:“尔等都是人证,俱要跟我走一趟!”

  ……

  案子结得很快。

  毕竟,神婆斗室内的现场非常明显,就是魇镇邪术!

  并且,这几人来历不明,又经过查问,发现茶铺原主人去向不明,这就更加显得有问题。

  当下,几个尸体被收敛,那游方郎中与断了一臂的鬼仆被下狱,重重关押看守。

  倒是吴明,到底有着身份特权,没到夜晚就出来,并且,还得到了想要的情报。

  “嗯,是外州来的祖孙?还是个老秀才,叫做叶德潜?”

  吴明拿着纸笺,随手赏出一个五两的元宝,那巡捕当即千恩万谢,陪着笑道:“是,已经查清楚了,爷爷叫做叶德潜,还有一个孙女宝儿,乃是来投奔亲戚……”

  “嗯!”

  打发走巡捕,吴铁虎却是上前:“少爷,那两人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还不知道,不过身份必然是假的……”

  吴明冷笑一声,将纸张甩在桌上:“那两个,非是常人呐!”

  与此同时,被吴明惦记着的祖孙两个,却是在连夜赶路。

  “快走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那祖父抱着小女孩,不满地撇着嘴。

  “为什么?人家觉得,那个大哥哥好像没有恶意……”

  小女孩咬着手指,咯咯笑着:“并且……身上似乎有着好多好东西呢!”

  “你还小,能看出这点,也是不错,却不知道,那个少年,已经身登道门,乃是法师之身了!”

  老头却是嘟囔着,似在抱怨:“小小年纪,便如此杀伐果决,道行惊人,身有宝气,都是非同小可……你爷爷我原本听说这里有着龙门之会,必有大量同道聚集,才来凑凑热闹,不想刚一到就见着这个,此乃不祥之兆,这次法事,恐怕要见血……”

  他脚下如风,速度竟然疾逾奔马,更加惊人的是,用着此神行神通,身上却丝毫不乱,甚至吐气均匀,意态悠闲。

  小女孩也是似习惯了,看着两边景物不断飞退,大眼睛一眨一眨,忽然咯咯笑起。

  ……

  当夜,一份加急文书,就被送到了郡守案头。

  现任郡守李震,此时不过四十三岁,两鬓却微微花白,面上棱角如铁,带着刚毅不拔之色。

  “底下人真是……何等大事,却要连夜禀告?”

  此时就笑着,打开文书,看了几行,却是倒吸一口冷气,面色转为严肃。

  良久之后,李震默然不动,手指划过公文。

  官道、茶铺、杀人、邪法……

  寥寥几行字读罢,他闭上眼睛,面前就似浮现出一名刚毅果决,处事狠辣的少年形象。

  “嘿嘿……王家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里面的潜流,又怎么能瞒过他这个老官人,当即就是浮现出冷笑。

  “太守大人……这如何批示?”

  一名文吏就问着。

  “证据确凿,还要多问什么?妖人身死,尸浸粪坑,还有两个同伙,杖八十,流三千里!”

  李震冷哼着:“朝廷律法上,不是写得很明白么?还是你想做别的?”

  “小的不敢!”

  受过敲打的文书,额头立即浮现出冷汗,恭敬地退出去。

  倒是李震,处理过公事之后,又自怀中取出一份文书,面上就带着笑意:“吾家也出了麒麟儿,大事尚有可为,尚有可为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