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九十三章 江宅

第九十三章 江宅

  “贵客请用茶果!”

  吴明与江观又互相客套了两句,几名巧笑嫣然,见之可喜的丫鬟就捧了杯盏花果等物献上,莺声细语,举案齐眉,一举一动皆是标准的古代淑女模样。

  这时用的,就不是纸人,而是真正族女的香魂了。

  “多谢!”

  吴明随手挑了一枚阴枣入口,顿时觉得一股冰凉之意沿着喉咙直下,入腹升温,知道乃是极难得之物,不由大赞:“老丈能世居于此,乃是真正有福的!”

  这是大实话。

  外界有的是冤魂不得超生,永世沉沦,相比而言,此地无灾无劫,更有灵植补益,真真是天堂一般的所在。

  “哪里哪里……外界兵荒马乱,老朽不过勉强保得残躯罢了!”

  江观双手乱摇,见到吴明虽是少年外表,但对自家百年积蓄下来的优异女子,都是视若无睹,光是这份心性,就不由令他心里一凜。

  毕竟,吴明如此强大的一个客人上门,实在令他胆战心惊不已,生怕对方看中了自己这份基业。

  “贫道阴神出游,初到贵境,却是不知身处何处,还望老丈告知!”

  吴明却懒得理他心里如此多弯弯绕,直接就问着。

  “阴神出游?初到此地?”

  江观嘴巴张大,显然惊讶不已,片刻之后,却是又赔礼一笑:“老朽失态了,贵客见谅!”

  这个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因此直接道:“此处乃是黑山鬼国!”

  “黑山……鬼国?!”

  吴明心里暗惊,特别是这黑山两个字,立即令他联想到了神鬼世界当中的黑山君,他与此位梁子也算不小。

  因此当即继续道:“这黑山鬼国?贫道却是素未听闻,不知与阳世的那位三百里黑山之主……黑山君有何关系?”

  “嘘!”

  乍闻黑山君之名,江观却是脸色大变:“你怎可如此称呼王上名讳?”

  这一出口,却是立即令吴明知晓,这黑山鬼国的掌控者,必然是阳世的黑山君无疑了。

  心里更是不由吐槽:‘我这也算送货上门了吧?主神你个坑爹的……’

  又念及黑山君在此地公然建国的威势,更是心里大凜。

  虽然不知此世法则,但冥土大体相通,按照实力强弱,基本都可以以帝、王、公、侯、伯、子、男、士的阶位划分。

  普通孤魂野鬼,连入阶都算不上,乃是炮灰中的炮灰,蝼蚁中的蝼蚁。

  而一般的鬼差,阴鬼、厉鬼,有着法力在身,便算入了士级,勉强可以在冥土安身立命。

  在吴明眼中,他面前的江观,也是这士级一流。

  但黑山君,却是起码有着阴间的公侯之位,这不是封爵,只与实力挂钩。

  现在建立鬼国,分明是觊觎鬼王大位!甚至,未尝没有奠定新朝,去做那黑山帝君的想法!

  这阶层的差距,每一级,都似鸿沟一般,令吴明心惊不已。

  ‘阴世之中,对方根深蒂固,还是去阳世混好了……’

  心里想着,吴明却是又问:“那此地对应的阳世,可是黑山山脉与黑台县地界?不知黑台城隍何在?”

  “道长竟然不知?”

  江观听到这个,却是面露诧异之色。

  见到吴明还是不解,却又细细解释了,吴明这才恍然大悟。

  这黑山鬼国,对应的的确是阳世黑山山脉与黑台县一地,只是阴世广阔,这投射下来的面积,就大了十倍百倍都不止,足可以‘国’称之。

  似乎是看出这吴明没有多少恶意,纯粹是来问路的,江观也就抱着结个善缘的想法,细细说了,最后又指点道:“此间冥土,黑台城隍不敌王上,只能据守一角自保,也有一座黑台阴城,整训鬼兵,与黑山鬼国多有交战,兵凶战危,道长尊贵之人,却是莫要沾惹的好……”

  “多谢!”

  不论如何,终归听到如此多消息,已经是不虚此行,吴明稽首为礼,又问道:“贫道还想问问,这还阳之法……”

  江观却是苦笑:“若是真有还阳之法,我等为何还要在冥土苦熬?”

  顿了顿,又道:“不过……老朽见识浅薄,却是知晓,王上与那黑台城隍,都可沟通阴阳,当有回转阳世之法,你若想要,可去求之,只是能不能成,乃至能不能见面,都是两可之间……”

  “无论如何,多谢老丈告知,贫道足感盛情!”

  吴明起身行礼。

  这一点他之前也想到过,只是齐大非偶,不论求哪一边帮助,都免不了要还恩情,被当成棋子什么的,他却是不喜。

  而不算城隍,就是土地法职之上,同样也有沟通阴阳之力。

  真逼急了,不论自己光膀子上,还是培养一个土地神出来,都是回转阳世的办法。

  ‘这城隍、土地,却也是**力之职位……’

  吴明摸了摸怀内的神敕,心里又是一动:“按照阴世实力划分,一州城隍,必是公侯位阶!郡城隍相当于伯爵,而一县城隍,却是子爵之位!轮到土地神,就变成男爵之份,这实际上与治理的土地、人口也是大体相当……”

  这么一想,黑台城隍能抗衡黑山君,就很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不过阴阳两隔,并且这当中还有朝廷站在城隍身后,更少不了修行大派的插手,能维持成这样,却是理所应当,甚至见得黑山君凶威滔天了。

  “土地神位分还是太低,不说上面的因果纠缠,就是一旦炼化,立马身处黑台城隍与黑山君交界,还是有些坑啊……”

  吴明挠挠头:“难道其它轮回者,也都像我这样?那可真是地狱级别的难度了!”

  心里转过这么多念头,在江观看来,吴明只是微微沉吟,就起身,流露出去意。

  只是这个时候,江观却是心里一颤,感应到某物,出口劝道:“贵客舟车劳顿,不妨休息一晚,老朽再亲送数里!”

  “如此叨扰了!”

  吴明略有惊讶,却也不怎么推辞。

  “好好!”

  见到吴明答应下来,江观却是喜笑颜开:“贵客驻跸于此,却是光耀我门楣,白翠,带贵客去上房,好生伺候了!”

  “诺!”

  那侍女中最有颜色的一位,便对着吴明裣衽一礼:“贵客还请跟我来!”

  “甚好!”

  吴明眼中精芒一闪,忽然一笑,慢慢跟了上去。

  江家大宅颇大,一路穿堂过巷,走过几处走廊与花园,所见都是女子居多,令吴明暗暗诧异。

  到了东厢房,这是专门为招待贵客所用,绮罗沉香,金纱玉帐,布置得极为奢华,却又不见艳俗。

  最令吴明欣赏的,却是中间一座檀木案桌,其上的青瓷花瓶中,又折了几束腊梅,上面露珠犹在,更增高雅不群之气。

  这时白翠又带着两个俏丽丫鬟忙开,先是带来两个食盒,当中都是阴神可享用的美酒佳肴,侍立着等吴明吃喝完,又是上前铺床叠被,点燃红烛,这时才来到近前,声音低若蚊鸣:“贵客可还需别的伺候?”

  “有劳!不必!”

  吴明对这服侍还比较满意,见此女言行规矩,却是轻轻一指。

  一丝赤气,就萦绕而上,令这白翠身子一颤,面上浮现出两团红晕,却是突然跪下:“民女多谢道长大恩!”

  这一丝赤气,对吴明自然算不得什么,九牛一毛,但她这种普通鬼类,得之却是可以巩固形体,保持灵慧不坠,这就是大恩了。

  “罢了,你下去吧!”

  吴明挥挥手,这次是真的赶人了。

  见此,白翠眼眸底部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却是柔顺行礼退开。

  吴明盘坐床榻之上,眼睛微微一闭,似是沉睡。

  ……

  “老祖宗!”

  白翠出了厢房,却是又到了江观那里。

  “我家女子当中,丽色以你为冠,更兼聪明温婉,那道人居然不动心?”

  江观皱着眉头,右手不住抓着长须,似有什么烦心之事。

  “父亲为何发愁?”

  旁边一名吴明之前没有见过的中年人,面目与江观倒有五六分相似,就问着。

  “唉……”

  江观长出口气:“老夫立宅于此,虽受两边盘剥压迫,却还可保家族安泰,至今百余年矣……”

  “只是阳世我江家衰败,怕是祭祀维持不了多久,再过三十年,我等恐怕就要成为孤魂野鬼了,老夫又怎么能不为此日夜忧心呢?”

  阴世福地,全靠阳世祭祀乃至气运维持。

  一旦没了这个,大受打击是肯定的,而一想到外界的惨状,无论中年还是白翠都不由打了个激灵。

  “孩儿不孝,无法为父亲分忧!”

  两人就跪下,还是中年人问着:“只是此事,与那道人有何关系?”

  “为父早年中举,之后退居乡野读书,却也涉及旁门,学了一样‘心卦’之法……”

  江观就是叹息:“虽然时灵时不灵,但之前见着那道人,却是心血来潮,知道我家希望,就在一件要紧物事上,而那物,与此道人大有关联!”

  “如此……如此……”

  中年人绕着圈子,却是无法可想。

  “我本意,若此道人喜欢白翠,便送了她去,再曲意奉承,两全其美,奈何……”

  江观幽幽一叹。

  白翠跪伏在地,咬着朱唇,心里闪过一丝悲哀,却是不敢反抗。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她身上,却有一缕微弱红光,一闪即逝。(未完待续。)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