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零四章 队友

第一百零四章 队友

  呼呼!

  浩瀚无匹的鬼门关之下,阴神御风而出,现出吴明的身影。

  “好险,差点便误了七日之期!”

  虽然有着后手,但若能从这里离开,却是方便,还能节省龙气,何乐而不为呢?

  “贤弟!”

  在城门处,功曹神卫善初赫然在列,一见吴明,立即迎了上来:“你啊……让为兄好一阵苦等……”

  “遇到小事,耽搁了时辰,令兄长担心了,还望莫怪!”

  吴明拱手为礼,歉然笑道。

  这种每临大事有静气的风度,却是令卫善初心里啧啧称奇:‘我这贤弟,光看涵养,便绝非池中之物!’

  又道:“法家那位朋友却是先回了,竟然手刃五名黑山鬼神,足足一千善功啊……贤弟准备得如何?”

  面上就浮现出一丝担忧之色。

  无论是姿态还是发自内心,至少这态度,就令吴明有些感动:“侥幸凑齐!”

  “善!”

  卫善初抚掌:“那为兄便与你一起去善功司!那徐子权却也还留在那里,因为城隍老爷说阳间之门不宜连开,非得等你一等呢……”

  他此时心情却是不错,投资的两人,都可回转阳世,这就是天大的机缘!

  若说一人承诺还有些不保险,两人承诺,可靠性与机会便是增加一倍,只要有一人允诺,阳世子孙便可获得照顾。

  “哦?”

  吴明任凭卫善初在前面殷勤引路,这为子孙计,乃是人之常情,算不得什么,倒是黑台城隍的举动,令他有些惊讶。

  “如此看好我么?还是发觉了什么?”

  有着龙气遮掩,之前的土地宝经之事又是偷偷摸摸去做,这时时日尚短,黑山君与黑台城隍又不是天道,自然不会立即知晓。

  但这种隆重的态度,还是令吴明有些不安。

  “好在马上就要回转阳世,阴阳有别,就少了一些顾忌……”

  两人一路到了城中央,一处宫殿傲然屹立,人潮如流,其上有着‘善功殿’的金漆匾额。

  不少生魂,乃至鬼神,就一一等候着召见,统计善功。

  吴明却是走了一回后门,在卫善初的带领下直接插队而入,收获了一堆的白眼。

  进入大堂,里面高高的案桌摆了数十,其上全是堆积如山的公文书册,卫善初就带着吴明,来到一张红木案桌之前,后面乃是一名头生两角的小鬼。

  “此乃我的好友,还望行个方便!”

  卫善初笑着道,又塞了一袋鼓鼓囊囊的东西过去,吴明眼尖,认得乃是一袋法钱,不由暗叹阎王好斗,小鬼难缠。

  “嗯嗯!卫大人既然来此,自然特事特办!”

  那小鬼连连点头,看向吴明:“还请将善功神符交上!”

  吴明肩头光芒一闪,解开法禁之力,一张金色的神符就是飘落。

  “嗯,善功五百余,却是不足一千之数啊!”

  见到吴明封印神符,这小鬼就有一丝不满,待得辨认清楚上面的功勋记录之后,当即叫了起来。

  “慢着!我还有一功未记!”

  吴明却是一伸手:“探索无回谷,五百善功,此乃凭证!”

  一枚水行符文涌出,现出光幕,上面天坛、宫殿等景象一闪而过。

  当然,只是走马观花,任何可能泄漏自身秘密的部分,都被剪掉了。

  “无回……无回谷!”

  卫善初张大嘴巴:“贤弟说的有事耽搁,难道便是这里?”

  这无回谷乃是冥土绝地,历来鬼神有入无出,这时吴明居然成功探索,当真就引起轰动。

  冥土地位与力量挂钩,这探索无回谷,所代表的力量,当真可怖可畏。

  几乎是刹那间,吴明就感觉十数道充满敬畏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瞥过,等到自己抬头的时候,殿中小鬼,又都换上谄媚之色。

  “怎么,还不快录下?”

  眼睛微微一眯,前面的双角小鬼却是吓了一跳:“大人稍等,属下立即办理!立即办理!”

  ……

  “啧啧……贤弟竟能一探无回谷,当真胆气无双,神通惊人!”

  直到出了大殿,卫善初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带着兴奋之意。

  “比起这个……我等还是快去面见城隍,不要让徐兄等急了才好……”

  吴明却是无所谓,把玩着手上一面羊脂玉佩,此乃一千善功的证明,心里还在暗暗可惜:‘若是真的一千小功,该有多好?’

  “徐兄几个,都在旁边的小殿中休息,贤弟现在就可去,等待城隍接引……”

  卫善初羡慕地说着。

  “几个?”

  吴明眸子却是一动。

  “不错!后来又有陆续有人前来,都是要回转阳世,老爷一一允之,只是能凑够善功的,却少之又少……”

  卫善初说着,却令吴明心里大为叹息。

  这善功榜,说白了还是黑台城隍自己定的。

  就比如在阴司入职为吏,都需要五千善功,回转阳世,这城隍却收价一千!

  之前,又要吴明以土地神位换取,这岂不是说,阳世一个正九品的土地神位,连阴司小吏都不如?

  唯一的可能,就是黑台城隍有意坑人。

  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并且自己也没答应,吴明却还是颇为看开。

  一进入偏殿,几道目光就是注视过来,利如刀锋,带着铁血杀伐的味道,那种轮回者的气质,实在非常之明显。

  “无名兄果然来了!”

  徐子权赫然在列,上前行礼,满脸堆笑:“我便知晓,兄台必不会凑不足善功的,这里还有几位同道在,我来为你引见……”

  “哼!不必了,我等拖延到现在,便是为等此人么?”

  偏殿之中,还有两人,一男一女,气质都是不凡,那男子便冷哼一声,眉宇之间,颇为不满。

  吴明不着痕迹地瞥了徐子权一眼。

  刚一见面,就落下敌意,若说没有人从中作梗,他却是怎么都不信。

  当即就是微笑行礼:“道人无名,见过两位,我猜城隍老爷此举,只是因为我等同道甚多,免得麻烦罢了,却也非专为等我一人!”

  这话颇有道理,一边的女子连连点头,男子的眉头也似舒展开来。

  “妾身宫云裳,旁边这位是李岁寒,李兄担忧阳世之故,说话未免有些冲了,还请道友莫要见怪!”

  宫云裳一身赤红流裳裙,却又带着书卷之气,宛然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但在吴明灵眼之中,此女云气蔚然成云,既有道家清光,又有儒家锦绣华章之相,光焰数尺,绝非表面上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子。

  李岁寒却是与吴明相同,有着道家法身,只是多了几丝精悍之气,显然更加偏重武道。

  这时处在别人神域之中,说不得就会被窥视,四人略微见礼,也不多说,直接打坐等待。

  ……

  宫殿深处。

  一重重神幔垂下,黑台城隍高居九重座,浩瀚的神威惊天动地,如渊如海,气机深邃而不可测。

  “想不到……此子竟然真的走到了那里!”

  黑台城隍沉默着,良久之后,却是一挥手。

  一道光幕浮现,赫然是无回谷遗迹之景!

  良久之后,宫殿之内,却是传来一声充满沧桑之意的叹息。

  ……

  “时辰快到了,为何还不来?”

  偏殿之内,随着七日大限将近,李岁寒脾气最为急躁,起身来回踱步。

  纵然他们都是阴神有成的高人,但不到真人,元神终究不能圆满,再待下去,不仅阳世肉身崩解,便是阴神也要被冥土浸染,只能专修鬼仙神道了。

  旁边两个,徐子权与宫云裳虽然仍旧盘膝而坐,眼睛中也浮现出一丝焦虑。

  “城隍乃是信神,日理万机,迟些也是寻常……”

  吴明表现最为淡然,这不仅是他对黑台城隍有着自信,更关键的却是自己有着退路,进退自如,纵然城隍不相助,照样有着还阳之法,却是凛然无惧。

  此时伸手入怀,握住随侯珠。

  这珠子早已被重重封禁,土地神敕也在其内,却是担心被黑台城隍看出破绽,特意做的掩饰。

  有着龙气阻隔,此神再神通广大,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什么端倪。

  “城隍法驾到!”

  四人又等了半个时辰,直到徐子权都忍耐不住,站起身的时候,一个清唱却是响起。

  轰隆!

  四周的钟鼓齐鸣,带着一股绝大的威严,刹那间就将殿内的些许焦躁镇压了下去。

  赤气铺地,金光漫天中,黑台城隍坐着肩舆,进入殿内。

  神力如海,神威如狱!

  “拜见城隍大人!”

  四人之中,纵然最桀骜的李岁寒,此时都是恭谨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汝等四人,既阳身未死,自可还阳,吾掌管阴阳大道,阴司法则,自当助汝等回归尘世,只是法不可轻动,当以一千善功抵之,汝等服否?”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中,就听黑台城隍如冰玉交击的声音传下。

  “我等皆无异意,任凭城隍老爷做主!”

  这时候,吴明四人都是说着。

  “善!”

  黑台城隍的目光在四人身上一一扫过,吴明一个激灵,感觉神祗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顿了顿,又似毫无停留,却令人毛骨悚然。(未完待续。)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