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零九章 埋藏

第一百零九章 埋藏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本的五通鬼神的宫殿,此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这不仅是之前的战斗余波导致,更有被解救奴隶的愤怒。

  青莽子看着这幕,却很是满意地点头:“嘿!这五通神也是个傻子,居然还问我为何来攻祂?”

  吴明有命,让他在黑山鬼国中度人,但黑山君势力庞大,强行对抗就是以卵击石。

  这个时候,不避重就轻,先解决这些地方豪强,积蓄实力,却与黑山大军硬拼,智者不为也!

  “兵法正道,也是避实就虚,先吃弱者,再斗强者!”

  青莽子清点完收获之后,又看着剩下的亡魂,这时他们还有百余数,身上的黑气也净化不少,脸上都浮现出轻松之色。

  “嗯,你等积蓄不厚,无法一次就成功往生,但只要心记宝经,日夜诵读,持之以恒,总有出头之日!”

  青莽子扫过一群,就是说着,又来到一伙十数人面前:“你们却是积蓄足够,本身根基也强大,为何还不入轮回?”

  “因为我等还有恨!”

  这十几人,精壮彪悍,显然是先天根基不错,被五通神拘来,当作阴兵奴役的。

  此时都在为首一名青年的带领之下跪地:“恨天不公!恨地不平!我们恨这冥土化为炼狱,百十年的折磨!!不出这气,我们心里念头不通达,如何能入轮回?大人,请收下我等,向黑山鬼国复仇!”

  “复仇!复仇!”

  后面的十几人,都是大声喊着,眸子中露出火焰。

  “既然如此,你就先跟随着大军,为一侍从,看情况提拔吧!”

  青莽子心里暗喜,面上却是威严说着,一挥手,底下阴兵又牵了十几匹阴马过来。

  “愿为大人效死!”

  这青年毫不犹豫地磕头,大声说着。

  “善!”

  青莽子回转战马,这时哈哈大笑,马鞭长指:“黑山暴虐,城隍无能,唯有我黑水天尊,大慈大悲,愿拯救亡魂!儿郎们,与我一起去下一处!”

  “诺!”

  再次扩大的骑兵呼喊着,人马如龙,烟尘滚滚,刹那间就消失了踪影。

  “诸位,我们得此机缘,不能忘本,各自离开,并且按照那位大人的意思,传播这宝经吧!”

  剩下的生魂中,一名老丈出来,似有些身份地位,就大声说着:“我们虽然得了机缘,但黑山鬼国中的百万冤魂,却是亟待甘露呢……”

  ……

  “咦?”

  冥土发生的一切,吴明自然不清楚内情,但也是颇为意外地看着土地神敕。

  就在刚才,一大股青气落下,土地神敕震动不已,中心化生出一缕赤色,这却是神位进阶之相。

  “看来……青莽子、黄惟清他们几个,在冥土干得着实不赖么?”

  他摸了摸下巴,眸子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所获功德如此丰厚?就连我也间接得了不少好处,这土地神位更是有着进阶的可能……啧啧……再这么发展下去,前途不可限量啊……可惜……我修的不是神道,这最大的好处,却是得不到了……”

  不过此神位,如若被某位本土神祗得到,那真是了不得的大机缘呢。

  “如此说的话……上次的龙气洗练,却是破除了其中的某个限制,从而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吴明望着愈见神异的土地神敕,却是叹息一声,将其收好。

  时不我待!

  此时黑山君已经架设法界,巨大的阴谋发动在即,黑台城隍避无可避,不用多久,两者间必有一战!

  若是再给他数年时间,以土地神敕的神异,还有这源源不断的功德,说不得便可成长为足以匹敌两者的力量,但现在,还是太过短暂了!

  “吴明道长!”

  这么思索着,回到云笈观,只见一名道统却是等在门边,焦急不已的模样:“掌教真人有请诸位得道高士参与法会,说是已经联系上了黑台城隍,获得了破除此劫的关键呢!”

  “哦?有这事!”

  吴明一个激灵:“我立即去,前面带路!”

  ……

  夜幕深沉。

  此时,县城之内,卫家。

  “老爷可是有着心事?”

  卫守仁回到家中,踱步良久,眉头紧锁,这模样,即使是普通丫鬟仆役都看出不对了,卫夫人当即就问着。

  “嗯,今日碰到了一件颇为奇异之事!”

  卫守仁看着这个夫人,脸上略微柔和了一丝。

  这夫人与他门当户对,入门之后也是贤良淑惠,将家业打理得井井有条,与他感情也颇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没有红过一次脸。

  夫妻相谐,家业又不需操心,就有更多的心思用在仕途上,这就很难得了。

  正因为如此,近日外县有着一个肥缺空出,他做老了主簿,名声功劳都有,这才起了点心思。

  当然,这事很不容易,并且,也需要极多的金银打点。

  饶是他找了关系,本身又是黑台县主薄,统管各曹文书,事实上的百里丞相,很是赚了一笔,还是有些不足。

  这才动了要变卖产业的心思,只是这名声上,就不好听了,有着败家子的嫌疑。

  偏偏今天吴明又撞了上来,实在不能不令他有着疑虑。

  “哦?却是何事?”

  卫夫人目露诧异之色,倒了一杯清茶端上,好奇问着。

  “此事……”

  卫守仁就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卫夫人听得,却是心里一动,说道:“祖灵托言,妾身倒也有过听闻,老爷可怕是敌人陷阱?”

  “这个……若是贼赃,我等干系非小……”

  卫守仁说着。

  “若是如此,此事还是宜早不宜迟,否则被人捅出,才更为被动!”卫夫人却是劝着。

  “不错!”

  卫守仁身子巨震:“不想还是夫人令我下定了决心!”

  当即走出门口:“卫福!”

  “老爷!”

  今日去请吴明的管家赫然走出,躬身行礼。

  “带上两个口风严谨的家生子,跟我去老宅花园!”

  卫守仁咬了咬牙:“还有,府内要特别注意,要是听到谁乱嚼舌头,直接家法伺候,打死勿论!”

  “遵命!”

  这语气之严厉,这管家都是第一次听到,不由大声回答,音调之高,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卫家的家宅颇大,当初不过一间普通宅院,但后人发迹,接连买下附近地皮,打通围墙,占地极广,园林之美更是不比世代官宦人家的逊色,一直都是卫守仁心里的得意之处。

  这时带了两个家生子,还有夫人管家,来到老宅花园,见着门槛腐朽,微带破旧之气,就不由抚摸着,感慨道:“每每来到此处,却是总会令我想起我家先人,为了这点基业,夙兴夜寐之景,听我父说,当年三祖还是童生,为了中秀才,日夜苦读,竟然到了吐血的地步……还有四祖善初公,我卫家就是在他手上,才真正光耀门楣,发扬光大了……”

  “老爷说的是,先人创业不易,可不能败在我们手上……”

  卫夫人也是凛然:“妾身回去就准备祭品,供奉祖宗!”

  “嗯!”

  卫守仁转过几门,来到东门之前,果然见栽了不少桂花,含苞待放,清香四溢,倒是颇为雅致。

  “就是这里了!”

  来到第三株之前,卫守仁俯下身子,看了看土色,终于一咬牙:“给我挖!”

  “遵命!”

  两名家生子,都是膀大腰圆,颇有力气之辈,这时带了锄头等物,立即毫不犹豫地动手。

  “老爷,这土都是旧的,最近没人翻过……”

  管家心细,上前辨认了土色,又查看附近地形,才肯定道。

  锄头飞快挖掘,很快旁边就堆了两座土山,直到半丈有余的时候,卫守仁才自失一笑:“夫人,看来今日那个道人,只是跟我们开着玩笑……”

  砰!

  “有了!”

  岂知又是两下之后,锄头就碰到一物,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什么?”

  卫夫人攥着香帕,有些紧张地问着。

  “启禀家主,是两个坛子!”

  一个家生子就说着。

  “搬上来!”

  卫守仁连忙说着,一番忙碌之后,平地上就多了两个坛子,一大一小,上面黄泥斑驳,显然有了一定的年头。

  “打开看看!”

  这种粗活,自然轮不到卫守仁亲自来干,管家卫福立即上前,掰开泥封,旋即就是惊叫一声:“老爷,是银子啊!”

  “嗯?”

  王守仁上前,就见大点的坛子里面银光闪烁,俱是一个个元宝,每个十两,这一坛子,起码有着数千两白银。

  这时心里一定,又有些惊疑:“莫非是贼赃?”

  连忙道:“打开另外一个!”

  这次管家迫不及待地掀开泥封,却是惊疑一声:“老爷,有件东西!”

  取出一册来,却是用上好防水的牛皮纸包了又包,外面还封了一层蜡,饶是如此,层层打开之后,里面的纸张字迹还是有些斑驳了。

  但卫守仁一看这字,双手就是颤抖,险些有着泪珠落下:“这确是四代先祖,善初公的笔迹,想不到他老人家如此高瞻远瞩……”

  拭了拭眼角,卫守仁却又喝道:“将这大的坛子,搬到府库中去,你们辛苦了,每人去账房领十两银子!规矩都记得吧?”

  “多谢老爷!我们自然晓得,绝对不会多嘴多舌的!”

  几人都是凛然说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