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山君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山君

  “咦?”

  乐松真人看着悬浮于面前的水墨江山图,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

  在水墨图之上,代表着黑山法界节点的最外围白光中,一个小光点闪了两闪,骤然熄灭。

  “此处是……黄风洞?”

  乐松真人一怔:“老道恐怕要食言了,这些外乡人,倒算有些本事!”

  “镇守黄风洞的黄皮怪原本就是妖力浅薄,焉知不是机缘巧合?”

  旁边的道姑冷哼一声,语气之中,就略微带着不满。

  她对于这种外来陌生人,特别是拥有力量的修行者,心底总是抱着敌意。

  噗!

  就在这时,黄风洞附近,代表着毒龙潭的节点也是晃了一晃,旋即湮灭。

  如此一来,黑山法界的十八个节点,此时已经泯灭小半,甚至在场的修行者都可以感觉到虚空中冥土的拉扯之力顿减,脸上都是浮现出喜色:

  “善!”

  “诸位同道,挽救苍生大劫,在此一举了!”

  乐松真人欣慰点头,见着黑山深处,迷雾当中,一片富丽堂皇,不似人间的宫殿建筑群浮现出来,就是清冷喝着。

  这片宫殿,自然就是黑山君的老巢了,平时被十八路山水洞主重重守卫,到了现在,外面仍可见得妖气冲天,不知道多少大妖担任护卫,警惕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呱呱!”

  乐松真人一行到了宫殿上空之后再也无法隐瞒,立即就被发现,一大群密密麻麻的乌鸦就鼓噪着,形成黑云,汹涌而来。

  靠近了才看到,这些乌鸦不仅眉心长着第三只竖眼,中心更是围绕着一名浑身披着黑色羽毛、人形鸟喙、长着一双黑色翅膀的妖将:“大胆道人,竟敢擅闯黑山行宫!”

  “景山先生,交给你了!”

  乐松真人对旁边的儒衫老者说道。

  “义之所至,老朽又还有什么好推辞的?”

  那名儒衫老者微微一笑,蓦地吸气,一根代表着刚烈不屈的浩然白气,就是冲天而起:“妖孽退散!”

  轰!

  浩然之气形成太阳,中间带着赤光,不断向四周扩散。

  “咕咕!”

  乌云般密集的乌鸦群,被这白光一冲,顿时做鸟兽散开,洒落漫天的黑色羽毛。

  无形的波纹鼓荡着,甚至可以见到那人形妖将的头顶,一名黑色小人浮现,脸上痛苦充满,被一*白气冲刷,轰然炸开。

  元神一散,这头妖怪顿时气息全无,尸首笔直坠落了下去。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乾坤正道在,碧血化丹青!”

  老者长吟着,一口精血喷出,染在右手所持的春秋竹笔之上,又是当着虚空一划!

  呲啦!

  一道似剑光、似雷电的浩然正气,以沛然难当之势,轰然落下。

  嗡!

  黑山行宫之上,一*黑气荡漾,化为华盖,与白光轰然相撞,却没有发生剧烈的爆炸,只是周围山水,全部微微一震。

  这震动极为轻微,但旁边守卫的精怪们,却纷纷倒地,妖神溃散。

  “老朽不堪,余下的事情,便交给你们了!”

  那老儒完成这些,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整个人忽然都是化为一粒粒光点,彻底散开。

  “景山先生好走!”

  乐松真人却是知晓,如此死法,乃是真正的形神俱灭,皆因为耗费太多力量之故,除非是修炼到聚则为形,散则为气的至高境界,否则再也没有转世重来的可能。

  此世文人,也有仗义死节者!

  “敕令!雷来!”

  这时却没有多余时间感伤,乐松真人一招手,漫天乌云密布,电蛇狂舞。

  以他真人之尊,再施展这召雷之法,却是声势更为浩大,甚至在他心里隐隐有着察觉,自己的作法,似乎得到了冥冥中天地大力,以及人道气数的加持!

  轰隆!

  乌云翻滚中,一道碗口粗细的雷霆,带着浩大而莫然能御的力量,猛地劈落下来,砸在黑山行宫顶端。

  电光四射,带着雷火,刹那间点燃了一切。

  那些侥幸在刚才逃得一名的妖物,却是在雷火之下遭遇灭顶之灾,再无一个生还。

  甚至,原本黑山行宫的防护大阵,黑色的华盖也是彻底溃散,现出其中最为金碧辉煌的主殿,屋顶更是被刚才的雷霆破开一个大洞。

  “走!”

  “啾啾!”

  乐松真人脸上带着殉道之色,与几名同道驾驭着仙鹤,从主殿屋顶飞入:“贫道乐松来访,黑山君何在?”

  “本座在此!尔等上前领死!”

  在主殿当中,四十九根巨大的蟠龙玉柱矗立,中间是一张金色的王座。

  王座之上,一名披着黑袍,戴着黑色面具,身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黑色灵气,充满绝望与恐惧的存在,就将目光投射了过来。

  祂有着一双暗金色的眸子,声线更是似男似女,非男非女,充满了一种神明的超凡味道。

  “黑山君!”

  只是一眼,乐松真人便如此肯定了对方的身份。

  而他的灵识,更是刹那就在对方的王座之后,那重重帘幕遮挡的后殿当中,发现了一口灵气液化的泉眼!

  黑山君抽取三百里黑山灵气,还有地脉之力,形成法阵,在这中心,灵气蔚然成云,甚至化作了一丝丝液态!

  在场的道人都不由贪婪地深吸了口气,知道若是在这里修行,一日便抵得上自己一月苦功!

  “贫道乐松,见过君上!”

  乐松对着气息幽深如渊海的黑山君,恭敬稽首一礼,此乃对于先行者的敬畏与基本礼仪:“还望黑山君看在这竹山国数百万生灵的份上,暂且收手!”

  “收手?”

  王座上的黑山君嗤笑一声:“数百万黎民百姓,与我何干?”

  此句一出,乐松真人的心里就是一沉,知道最后的和解希望,也瞬间破灭了。

  “既然如此,那也只有各依天命,看谁先灰灰了……”

  乐松真人到底真人之躯,心智坚韧,一拍腰囊,四道白光浮现,化为四名神祗的身影,身上赤白光芒交杂,光焰直起数丈,直视黑山君。

  “你来了?”

  黑山君见到这几人,却是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不错,我来了!”

  这四名神祗,虽然形貌各不相同,但眼眸中都带着金色,此时异口同声,更是令旁边的修行者闻到了别样的味道。

  “黑台城隍不是说会亲身降临么?为何只来了你们四个土地?”

  乐松真人也是眉头一皱,试探地问着。

  “哈哈……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愚昧的道人啊……”

  黑山君长笑着:“你知道为何城隍可以封赐神位么?皆因那些神敕,都是从他本身神位分离的,因此,黑台城的每一尊正敕神位,都可以看作祂的化身!”

  “原来如此!”

  乐松真人瞳孔紧缩,心底一个大疑惑却是解开。

  为何孤竹国二十余县,只有黑台县有着城隍,以及各级土地神吏体系,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黑台城隍自己分离出来的神敕之力!

  现在来的这四个土地神,实际上,就是黑台城隍的四个分身!

  只是还有一个疑惑,令他完全不得索解,那便是黑台城隍的本身神敕,乃是从何得来?黑山君又为何知道如此多隐秘?

  “不过……你既然只派了化身前来这里,想必也是发现了什么……”

  黑山君喃喃说着:“知道了本君在冥土的布置么?可惜……现在发现,又有何用?”

  “你我真正的战场,乃是在冥土,但阳世大运,同样影响冥土格局……这又很重要了……”

  四名土地神开口,一道神念更是刹那间在乐松真人识海中响起:“本神之后会拖延此黑山三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轰!

  下一瞬,四个神祗身上都燃烧起金色的火焰,带着强大的力量,电闪般扑向黑山君。

  四道金色的锁链瞬间形成,将黑山君困在其内。

  第二瞬,黑山君仰天咆哮,背后浮现出三百里黑山之景,其上十八个节点一一亮起,带着神秘而不可测的力量。

  这是黑山君在借用黑山法界之力,要脱得囚笼。

  但同时,光点熄灭小半,原本凝聚的力量却是刹那间散去,令黑山君微微一顿。

  第三瞬,一枚玉印,一柄短剑,就在乐松真人身周浮现,光彩莹莹,符箓充满,带着强大而神秘的力量。

  此乃正一都功印,以及太上斩妖剑!

  这两样,都是正一道祖师数十代辛苦,门下弟子广积功德,汲取气运,才凝聚出的两件镇压气运之至宝。

  可以说,这便是整个正一道的根基所在了。

  这时一并取出,自然是拼命。

  乐松手掐法诀,一道神念就打到剑印之上:“不肖子孙王惟道,恭请历代祖师出手!”

  此两件至宝当中,留下了正一道历代祖师的神念,为的就是在后世危急之时相助。

  嗡!嗡!

  这时法诀激发,两件至宝之上,一个个有些虚幻的人影浮现,大量的白气生成,中间带着青光,形成光柱,猛地刺入黑山君胸膛。

  轰!

  在黑山君的咆哮当中,恐怖的气浪形成,将众人推得七倒八歪。

  等到一切都平静之后,乐松真人猛地吐出一口精血,整个人都好似一下苍老了数十岁一般。(未完待续。)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