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剑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剑道

  第二天,清晨。

  休息了一夜的吴明,就带着五郎,在光子一家的欢送中上路了。

  “大人,沼田城在东边,或许要一直走到下午呢,不过光子已经准备了饭团,里面还有梅干……”

  五郎珍而重之地摸了摸怀里,一脸幸福的表情。

  在他的背上,还背着连夜经过初步处理的黑熊毛皮,这时用麻布盖着。

  “这么宝贵的东西,如果露在外面,一定会惹来强盗与窃贼的!”

  想到光子一家昨夜如此说的话,吴明满是无语的表情。

  又看了看对面的土丘,没说什么,与五郎径直走了。

  ……

  “父亲大人!就是这名野武士,讨取了风魔殿!”

  不远处的土丘上,这时走下两人,是一对父子,穿着带有花纹的武士服,腰间还悬挂着太刀。

  年青人就对中年的武士说道。

  “嗯……的确是一位很有实力的武士,刚才那一眼,绝对是发现我们了……”

  中年的武士说着,略微有些后怕。

  作为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他,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感知,也深刻知道那些强大武士与剑客的恐怖:“野武士大多性情暴躁,容易惹出事来,因此保护这村子的安宁,就是我家的任务!幸好他不是那种人……”

  作为本村唯一的武士,实际上中年人差不多也就自动兼任了村长一职。

  昨日吴明的做法,自然令他有些不满。

  这样的野武士与浪人,往往就是扰乱治安的根源。

  不过好在对方却颇为守规矩,并且现在已经离开了,中年武士也就无意树敌。

  ‘最重要的是……若是真的动手,他必然可以斩杀我等啊……’

  中年武士望着路途尽头,那消失的背影,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

  沼田城很小。

  说实话,吴明第一眼见到之后,给予他的感觉却是有些失望。

  毕竟,那低矮的城墙,以及稀疏的人口,比起大周的云平县来,实在差了好几个台阶。

  “不过……将城建在山顶,倒是易守难攻,也足以说明局势的混乱啊……”

  与五郎一起入城,吴明心里却是哀叹着。

  在这一路上,他一连遇到了三四波劫匪,有的甚至连身上的武士服与太刀都吓不住,乃是野人众,还想狩猎他这个武士。

  虽然结果都是被他三下五除二地收拾掉,但也颇为浪费时间。

  而之前的村子、路上的劫匪,还有这修在山顶的沼田城,都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出云国,正处于可怕的乱世!

  “大人!我认识一个大商人家的奉公,可以将熊皮卖个好价钱!”

  虽然在吴明看来简陋到了极限,但五郎却是满脸兴奋地注目着城池两边的街道、店铺,用兴奋的声音说道。

  “这个先不急……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喝些酒好了!”

  吴明指着前面的酒屋,就是笑道。

  熊皮卖不卖其实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倒是这种地方,情报交流最为便利,不得不去。

  这时酒居里面人不是很多,不过吴明还是坐了下来,又要了一壶清酒,一碟腌萝卜,还有一碟鱼干。

  不是不想要更多,而是看得上眼的,就只有这些了。

  清酒的味道有些淡,不过还算可以,吴明就慢慢喝着,仔细聆听着周围人的交谈。

  “最近听说真田家与黑泽家有了摩擦,已经开始召集武士了,是不是真的?”

  旁边桌上,一名浪人就说着。

  “真的,已经发了讨伐令,据说真田家请了阴阳士占卜,必然能大获全胜的呢!”

  另外的同伴压低声音道:“而黑泽家也与一刀流的道场有着关系,据说要出借剑生呢,那可是有着数人之力的恐怖剑客!”

  “若是这两家再招募其它浪人就好了,说不定就能立下功勋,被授予知行……”

  说到这里,两个浪人就是一叹。

  对于这种野武士来说,能够出仕,建立功勋,并且获得知行,才是最感兴趣的事情。

  接下来,还有某某山,或者大宅贵人家里闹鬼,请了阴阳师与神官做法退散的消息,也是令吴明心里一动。

  顿时知道这个扶桑世界,妖鬼人神并存,不仅城外混乱,就连城内也不一定安全。

  而武士、剑客、乃至阴阳师、神官团驱逐妖鬼,也是十分寻常的事情。

  在城内,就有道场与神社,里面的剑客与神官地位很高,甚至还有通过驱逐大妖怪而闻名遐迩,获得大名安堵状、知行封地的例子。

  “武士大多习练弓马,不过也有到道场修习剑道的……”

  “剑客、阴阳师、神官……当然,或许还有忍者……这就是这个扶桑世界的力量体系了么?”

  吴明浅浅呷了一口清酒,众多的信息不断在心里汇聚,渐渐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越发深入。

  “大人!!!”

  这个时候,对面的五郎喝多了酒,脸色微微涨红,忽然叫着,声音之高,连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请让我追随你吧!”

  他以最隆重的表情说道。

  “哦?你想做我的家臣?可我也只是一个浪人而已啊……跟着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吴明把玩着酒盏,似笑非笑地问道。

  “因为我想成为武士!请你传授我武艺兵法!”

  五郎大声将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说了出来。

  “哈哈……我听到了什么,一个下民,还想当武士?”

  整个居酒屋,蓦然一静,旋即轰然大笑。

  一名喝得醉醺醺的浪人,就走了过来,摸着五郎的头发:“你是大傻瓜么?农夫的儿子,就应该乖乖去种田就是!”

  说着,还挑衅地瞥了吴明一眼,特别是看着他的月白色武士服,以及腰间的太刀,脸上就带着一丝贪婪。

  “武士之道,必然伴随着杀戮与死亡,生命如风中樱花,随时都会飘散,你做好这种觉悟了么?”

  吴明一口将酒饮尽,盯着五郎的眼睛说道,身上忽然冒出一股冰冷的气势。

  “我……我……”

  五郎瞠目结舌,冷汗一滴滴从额角流下,只觉得一股大恐怖汹涌而来,紧紧地攥住了他的心房,令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砰!

  挑衅的那名醉醺醺的武士,却是一连倒退数步,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竟然再也不敢看吴明,落荒而逃。

  “这是一名有着强大剑术与杀气的浪人!”

  一瞬间,所有居酒屋内的人,心里都是闪过一个念头,望向吴明的眼睛中就带着惊恐与崇拜。

  无论在何时何地,能肆意剥夺其它同类生命的强大者,必然受到敬畏。

  “看来你还没有这个觉悟……很遗憾!”

  吴明看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的五郎,以平静的声音说着。

  “武士生命,如风中樱花,好!很好!”

  这个时候,另外一张桌子上,独自坐着的一名青年武士忽然站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来到吴明面前:“武士,拔出你的刀来,再报出你的名字!”

  “你是要跟我决斗么?”

  吴明的眼睛微微眯起。

  这名青年武士,给他的感觉与居酒屋内的其余人都不一样,身上似乎带着一股极为锋锐的气息,乃是专修剑道的强者。

  此时再看气运,内运纯白,很显然乃是一名二级的强者了。

  以他的年纪而言,简直就是天才!

  “正是,我名为长谷川左卫门,学习的乃是无念流剑术,目前正在进行‘刀狩’的修行,以你的杀气,足以成为我的对手!”

  这青年剑客就大声说着。

  听到这话,原本自动躲开一片的酒客,更是纷纷惊叫起来:“居然是‘免许皆传’的剑士!以他的年纪,将来一定会成为名动一国之剑豪的!”

  此世剑道虽然流派众多,但分级却是相同。

  一开始拜入道场修业的,只是学徒,称为剑生,相当于吴明划定的一级。

  而所谓的免许皆传,意思是学到了某特指流派的所有技法,获得可以告诉别人自己流派名字的资格,此种剑客,称为‘剑士’,足可以一人一剑,匹敌数名乃至十数名武士,甚至独自讨伐妖鬼,乃是大名们都要招揽的人才,在吴明的划分中,就是二级高手了。

  至于再后面的‘剑豪’?这可是相当于武道大宗师一般的存在,三级高手!足以名动一国,令大名国主都要礼敬。

  当然,现在的吴明还不清楚这个划分,但天眼的结果,还有自身的感应,却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这个长谷川左卫门的剑道修为,还要超过他的武道一筹。

  ‘这扶桑的剑术,似乎也有着可取之处,这个什么‘免许皆传’的剑士,却是相当于大周肉身九重,极变的高手了……那头风魔殿熊精,也挡不住他一剑!’

  吴明心里淡淡想着,推开五郎,也拔出了武士刀。

  这可不是什么和平年代,一旦拒绝决斗,名声彻底败坏还是一方面,对方可是不管不顾,直接可以斩杀过来的。

  吴明就深刻地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杀气。

  “浪人……报出你的名字!”

  长谷川左卫门双手持刀,脚下稳如泰山,沉声说着。(未完待续。)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