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两百三十四章 角斗

第两百三十四章 角斗

  盖天王大营之内。

  军帐之中,众人酒酣耳热,气氛浓烈,渐渐到了高峰。

  “大王,军中无以为乐,请准角斗之戏!”

  一名似醉眼朦胧的武将就出来,大声喝着。

  “好!”

  “够味!”

  所谓角斗,自然是类似御前比武的性质,不过这时军中尚勇,以性命为儿戏,就容易带着血腥,往往搏斗就出人命。

  不过在场反王都是一群大老粗,这时候搂着美人,纷纷鼓噪,显然就爱看这个。

  “善!”

  徐宗武眼底浮现出一丝阴霾,旋即却是拍手道:“来人!布置场地!”

  “属下赵成!”

  “属下易行!”

  “见过盖天王,见过诸位大王!”

  两名持剑武士上前,对着四周恭敬一礼,旋即凝神以对,饶了几圈之后,顿时呼啸一声,如同猛虎般撞击在了一起。

  叮!

  双剑相交,一剑断折,另外一剑却毫不留情地刺入了易行的身体。

  军中武功,便是如此简洁利索,一击定生死!

  噗!血花飞溅,美人尖叫,帐篷内的反王却是不以为意,哈哈大笑着,有的就掏出了粗大的玉扳指、玛瑙等等甩入场中。

  “胜者!赵成!”

  侍者高高唱名,赵成却是行大礼:“谢诸位大王赏赐!”

  这才躬身退下。

  徐宗武见此,又对一个侍从耳语几句,那侍从一怔,旋即飞快跑下去。

  “属下向勇、洪彪,见过王上!”

  似是得了嘱咐,接下来的两个剑客却是有攻有守,有来有往,打得颇为热闹。

  只是反王们尸山血海中杀出,大战小战不断,如何看不出这点猫腻?有的微微颌首,意甚嘉许,有的嘴角就带着不屑了。

  “停!”

  一名赤红眉毛,满脸暴虐的反王就是一喝:“软绵绵的,像个娘们!不好看,不好看!”

  随手一指向勇:“你!退下!我有上将潘凤!却是可以拿来博诸位一乐!”

  “遵命!”

  从他后方,一名身高八尺,铁塔一样的壮汉就走了出来,身上肌肉虬结,凶猛非常,在古代一看便知是难得的勇将!

  “此人乃是赤眉王,最为残忍好杀!”

  吴明耳边传来红莲圣母低低的话音,偏头一看,这娘们粉腮晕红,似是不胜酒力,更增几分娇媚。

  “开始!”

  旁边一名亲兵大喊一声,潘凤一声冷笑,顿时张开蒲扇一样的大手,向那洪彪抓去。

  “啊!清风大九式!”

  这洪彪显然也知道到了生死关头,猛地爆喝一声,速度激增,剑上也多了一重朦胧的光彩,显然是动用了什么秘法。

  咻咻!

  剑气如梅花般落下,在潘凤身上带起血点,却只能入肉一两分,旋即就似受到了强大的阻力,不得寸进。

  “哈哈……你是在给某家挠痒痒么?”

  潘凤浑身浴血,却毫不在乎地狂笑,如同地狱魔王一般,在场的美姬已经有人吓得簌簌发抖。

  “抓到你了!”

  突然间,潘凤一个转身,大手牢牢将洪彪双手抓住,脸上就带着狞笑。

  噶咧!噶咧!

  他黑铁般的手掌一用力,洪彪惨叫不断,手腕断折,握着的钢剑也落在地上。

  “给我起!”

  潘凤做了个霸王举鼎的姿势,将洪彪高高举起,眼中血色一闪,猛地一撕!

  呲啦!

  半空当中,血如泉涌,两片人体落下,带着骨肉与内脏纷飞。

  “啊!”

  这场面,顿时令营帐内尖叫充满,甚至几名女子脸色惨白,昏厥过去,隐隐还有失禁的味道传来。

  “哈哈……如何,我上将潘凤可勇?”

  赤眉王哈哈大笑,似乎根本未将徐宗武难看的脸色放在眼里,眸子忽然一转,指着韩虎林背后的吴明:“这道人可敢与我上将一比?”

  眉宇中,就带着挑衅与草菅人命之色。

  “呵呵……赤眉兄弟说笑了!”

  韩虎林虽然也在笑,但眼睛就冷了下来:“道长是我的贵客,怎可如此折辱?若有得罪兄弟的地方,在下罚酒三杯,也就是了!”

  “罚酒三杯?”

  赤眉王冷冷一笑,大声道:“那什么三毛小道不来也可以,你就将身后那个红衣美人送我如何?我家潘凤善能御女,却是……嘿嘿……嘿嘿……”

  话语之中,就带着淫邪之意。

  ‘嗯?这莫不是……试探?’

  吴明端着酒杯,眸子就是微微一动:“只是对方目标是我?还是韩虎林,亦或者是红莲圣母?背后有没有轮回者的身影?”

  韩虎林终于连脸上的假笑也维持不住,彻底阴沉下来。

  却是相当清楚,此地乃军营帅帐,大将云集,军气煞气压制之下,什么道术神通都要大打折扣。

  如此状态之下,纵然真人,说不得都打不过普通武者,更何况那个凶人潘凤呢?

  “怎么?若是不愿,就将美人送了我好了!”

  赤眉王哈哈大笑:“兄弟在此也奉劝虎林你一句,江湖上骗子很多,可不要随意中招了!”

  “既然大王如此,贫道也只能勉力一试了!”

  吴明站起身,却是略微一笑,止住了韩虎林的动作。

  “好!潘凤,好好招待这位‘真君’!”

  赤眉王一鼓掌,潘凤则是狰狞一笑,比了个自刎的手势。

  “很好,红莲,你去!”

  吴明随手一指,红莲圣母登时呆在那里,樱唇微微张大。

  若是真人天师,或许还可以强行顶着气运压制,施法做掉潘凤,但她一个二级修道者,茅山道神通又最怕军气煞气,上去恐怕就真的是一名弱女子了。

  ‘怎么回事?难道这小道士要趁机害了我?’

  红莲圣母正自惊疑不定的时候,就见吴明微微一笑,一枚白金色的小葫芦就落到了自己手上:“此宝暂借于你,杀了潘凤之后就回来吧!”

  话语之中,却是自信满满,又暗中传音了几句口诀过去。

  说实话,这种挑衅比斗,吴明何等身份?不论胜负,简直一下场就是输了,没来由地自掉身价,因此立即找了个跑腿的。

  若是白玉莲在场,或许就叫她了,不过现在红莲圣母也是一样。

  “遵法旨!”

  红莲圣母听了,却是眼睛大亮,娇娇弱弱地上了场:“潘将军请!”

  其余反王都是一怔,旋即满堂大笑。

  他们可没有见过红莲圣母的手段,只以为就是一名普通女子,唯有徐宗武盯着红莲圣母手中的葫芦,脸上就闪过若有所思之色。

  “哈哈……如此美人,战场应当在闺房之中,你韩虎林无人了!”

  赤眉王乐不可支,连忙道:“别一下玩死了!”

  “遵命!”

  潘凤哈哈大笑,忽然猛地一扑,仿佛一只巨大的狗熊一般呼啸而来。

  “急急如律令!杀!”

  劲风扑面,红莲圣母一咬牙,举着葫芦,运转法力,念动口诀。

  咻咻!

  忽然间,一片灿烂的星光自七杀葫芦中冒出,又带着龙吟虎啸之声,七道银白色的剑光如长龙般飞出。

  “什么东西?”

  剑气纵横,冲霄直上,凝练到极致的庚金之气更是令周围识货的连连色变。

  “啊!”

  噗哧!噗哧!

  七道剑光如同游龙般围绕着潘凤几圈,间或传来他的惨叫,也不知多了多久,又通通回到葫芦中。

  潘凤保持着扑击的姿势,站在场中,脸上的表情却颇为奇异:“我……”

  一字出口,他的一只手就掉了下来,旋即是另外一块血肉,哗啦啦!刹那间,他整个人就好像积木一般,散落一地。

  嘶嘶!

  这情景,相当恐怖与凶残,顿时好多目光就集中在了红莲圣母玉手中的葫芦上。

  “此……此局胜者……一眉王麾下,红莲圣母!”

  那礼官的声音也带着颤抖,似乎有些不能置信,又有些害怕,结巴说着。

  红莲圣母盈盈一福,又回到座位,一路上七杀葫芦不论对准哪个方向,那个方向的人脸上就浮现出警惕之色。

  “多谢真君赐宝,原物奉还!”

  红莲圣母恭敬将葫芦捧上,心里却是还在滴血:‘好法宝!当真好法宝,这七口飞剑能弑杀宗师大宗师,又不惧军气煞气,简直比我祭炼的红莲魔尊还要好上数倍!可惜这个死没良心的,居然只借我这么一会儿……’

  不过将心比心,纵然是她,得到了此宝,肯定也会像命根子一样藏起来护身,等闲看都不给人看一眼的。

  虽然有心扣下,但那些如芒刺在背的目光,还是令红莲圣母心里一凜,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善!”

  吴明将葫芦收起,面对其它探寻、敬畏的目光,却是自有一种渊藏如海的气质,镇压诸天与一切,巍峨不动。

  ……

  “如何?”

  宋谨旁边的一名女子就是问着:“可有把握?”

  “法宝不过死物,能炼出这法宝,看来此人的确已经是天师位阶了……我不如也!”

  宋谨叹息一声。

  而另外一边,枪神李自在的表情就颇为精彩了:“此物……似乎是我兵家法宝啊?还有星命之力,难道这三茅真君其实不是道家,而是我兵家之人?”

  纵然他长枪无敌,要硬接那七口飞剑,还是心里没底。(未完待续。)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