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暗潮

第三百一十一章 暗潮

  楚凤郡城。

  收了入城费之后,吴明的牛车毫无阻碍地入了城内。

  一路上也甚是平静,没有什么盗匪之流,足以见得武雉的统治手段。

  奈何吴明心里非常清楚,纵然平日口碑再好,一旦关系到今年的收成,全家的生计,楚凤郡的士大夫与百姓也会毫不犹豫地将武雉抛弃!

  “这位公子,请问接下来去哪里?”

  老罗头很是喜欢这个年轻客人,话不多,也没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当然,最关键的是——给钱痛快!

  刚刚进入城内,就结清了车钱,反正也就这两步路,说不得送到之后,还能再讨几个赏钱呢!

  车资还需要与牛马行分润,这赏钱可就是自己的了,因此脸上就带着热切,还有几分真诚。

  “哦?”

  吴明脸上带着某种玩味的笑意。

  “左右不过几步路,老汉总得将公子安安稳稳送到才是!”

  老罗头陪着笑,纵横交错的脸看起来竟然也带着谄媚。

  “也罢……直接去节度使府,赏钱少不了你的……”

  吴明悠然道。

  但这话,却令老罗头钢浇铁铸一般的手臂一抖,险些让牛车冲到道边上去。

  ‘乖乖……难道这公子,还是节度使府中的一位小官人?’

  老罗头心里一凜,这时反而不敢再多说,驱赶着牛车,往郡城中心而去。

  作为楚凤郡的权力中心,节度使府自然是标志建筑,门口两座巨大的石狮矗立,展露着威严。

  而在前街之上,还有一排华丽的马车,俱是等待求见武雉的官吏。

  众多或豪华、或朴素、形态各异的马车几乎将道路都堵塞,老罗头看着这一幕,更是不敢上前,只能在旁边停下,赔着笑脸:“小官人……前面实在过不去了!”

  此世等阶分明,让他跟一辆马车并行都不敢,哪里还敢大大咧咧地上前?

  “也罢!”

  吴明随手甩出几个大钱,就往节度使府大门走去。

  老罗头却没有离开,相反,一双带着期待的眼睛就望着吴明的背影,很是渴望知道这位小官人在节度府中的地位如何。

  若是一位真正的贵人……他感觉日后就有了向别的客人吹嘘的资本了。

  在节度府之前,等候的客人更多,都拿着名帖,一个个排队。

  但吴明理都不理他们,直接就往节度使府大门走了进去。

  这种明目张胆的插队行为,立即令他感觉到背后一大片视线的聚焦,还有很多看好戏的味道,却也没有直接来人跳出来,仿佛是想看他在节度使牙兵前撞得头破血流。

  但……

  “姑爷?!”

  原本把守的火凤营亲卫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立即行礼,将吴明迎了进去。

  “姑……姑爷?!”

  后面排队的官吏一下风中凌乱,这时就有老成之辈前来耳提面命,一阵窃窃私语过后,那些人望着吴明的背影就满含着嫉妒了……

  “我滴个亲娘嘞……”

  老罗头嘴巴也是张大,好似一个雕塑,不过心里却清楚一件事,他以后肯定不缺吹嘘的谈资了。

  ……

  另外一边,吴明倒是没有管后面的那些苍蝇。

  略微令他有些遗憾的,却是没有跳出某个傻叉二代,给他来一出当众打脸的剧情。

  看来这个世界上,傻子终究还是少数。

  “不过……要真正计较起来,我才是楚凤、南凤郡内最大的二代吧?不对!是一代才对……”

  吴明收起自己的恶趣味,来到节度使府的后院。

  很显然,武雉这段时间,就住在节度使府中了,连闺房用具都一并带来。

  “你们小姐呢?”

  “小姐还在城外视察旱情,以及水龙骨车的布局……恐怕要很晚才能回来……”

  领路的,乃是一名武雉以前的贴身婢女,似乎叫做侍刀还是其它什么,此时却完全没有前院颐指气使,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味道,细声细语地将吴明引到武雉卧室,又为他除了外袍,换了靴子,这才问道:“姑爷到来的消息,我们已经飞马去报小姐了,姑爷一路奔波劳累,可需要用膳?”

  言语中,不自觉地就带着三分媚意,却是想到了小姐的承诺。

  自己这一营人,实际都是陪嫁的滕妾,说起来,吴明同样也是她的夫君,服侍起来自然比平常更多了几分用心。

  “也好……”

  吴明答应下来,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侍女的惊喜,不由又是一笑,红袖添香,佳人陪膳,原本就是士大夫的闺中乐事,又何必拒绝呢?

  ……

  时间入夜。

  楚凤郡城之内,天色昏暗,一排灯火亮起。

  在城内颇有名声,有着数十年金字招牌的四方客栈之内,某间密室之中,一场对话正在进行。

  “这便是你们今日报上的消息……”

  密室当中,一点油灯摇曳,昏昏暗暗,带着神秘的味道。

  灯火下,是一张极大的案桌,四方客栈的掌柜,原本面色和善的男子,这时脸上就带着寒霜,瞥了眼身前一名鹑衣百结的乞丐一眼。

  “启禀大人……今日城内消息,都在此处了!”

  这乞丐极老,看上去似饱经世间风霜,在这大人面前,却是不敢怠慢。

  “那这人,为何只是寥寥一笔?”

  掌柜模样的大人一指,赫然是吴明的卷宗!

  “此人?”

  老乞丐一滞:“此人不过原本县中大户,最多一个姐姐有着道行……若非占着节度使夫婿的名头,恐怕就是家中那个吴铁虎都更有监察的价值一点……”

  “糊涂!”

  掌柜冷着脸:“我也不多说……三日之内,我要知道这吴明的全部消息,从小到大,惹下的祸端,调戏过的女子,事无巨细,一样都不要放过!”

  做暗间的,就是要心细如发。

  在他看来,纵然只有这一个节度使夫婿的身份,也已经很值得下本钱了,更何况对方似乎还有些神秘……

  又瞥了眼老乞丐,温言道:“我也知道你不易……想当年,我们三十人,奉命到此蛰伏,一待就是二十年……有的人直接死了,有的忍受不住,走了,有的人甚至都传了几代,子孙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任务……直到最近才被启用,你可有怨言?”

  “属下不敢!”

  老乞丐苦笑了下,这还是了解这个上司的情况,否则下属敢承认自己心里有怨望?日后就等着没有出头之日吧!

  “我也知道你辛苦!”

  掌柜也是蛰伏数十年的人,行事就温和了很多:“最近节度使府在整治郡容,你日子也难过,待会带上几两银子回去……不是没有更多,而是多了,就容易引来注意!”

  “我晓得!”

  老乞丐苦涩一笑:“头儿!若非你还在,兄弟们早就散了!”

  心里对这个头领,却还是十分佩服的,情不自禁之下,连旧称都带了出来。

  “嗯,上峰已经有着承诺,干完这一次,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兄弟们都可脱去枷锁,光明正大地做人了!”

  等到老乞丐走后,这头领却是在烛火下默然良久,才又拍了拍手。

  “大人!”

  墙角黑影一阵蠕动,化为一名穿着小厮模样的年青人,面色冷峻,单膝跪地。

  “虽然大家都是忠臣,但过了如此多年,难保他没有什么想法……”

  掌柜模样的头领话语里带着寒气:“你去跟着他,若是一切如常便罢,若是想告密……你知道该如何做!”

  “请大人放心,属下必然会让他无声无息地消失!”

  青年飞快退下。

  掌柜看着这幕,却是长叹口气。

  非是他不信任属下,只是自从定侯的情报网被连根拔起之后,楚凤郡当中就多次进行扫荡,各家探子都是损失惨重。

  若非如此,他们这一招闲子,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才会被重新想起。

  “不是我对不起兄弟……只是忠孝,不能两全啊!”

  这掌柜冷冷说着,眼角就自红了。

  大周养民三百年,仗义死节,忠肝义胆之士,还是有着!

  如此想着,就打开木桌,取出一张秘令: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确保朝廷统治,阻止武雉一统定州……”

  这首领喃喃着,将密令放到油灯上,任凭火焰将纸张吞噬。

  他闭上眼睛,良久后睁开,眸子中就带着冰冷与锐利,之前的一点怜悯却是尽数消失不见。

  “老天助我!”

  “楚凤、南凤两郡大旱,这就是天命!”

  “只要耽误了春耕,来年必有灾祸,武雉不得时机,根本无法聚集兵士,说不得还要引得定侯来兵攻打……”

  “到时候,我所串联的士大夫之家,大户郡望,都可揭竿而起,里应外合之下,必可令其疲于奔命,最好朝廷大军覆灭此女,顺带横扫其余两个藩镇,那就功莫大焉!”

  虽然知道此事很难,他却百折不悔,也要做之。

  这便是他的担待,也是他的忠诚!

  否则,这数十年的蛰伏,隐姓埋名,还有一大批兄弟的死伤,一大批兄弟的归隐与黯然,岂不都是白费?

  若大周都没了,他们这些人的功绩,又有谁来承认呢?

  这便是小人物的悲哀,更是暗谍的痛!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