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会元

第四百六十一章 会元

  大周此时正是盛世,一次会试,足有数千举子前来参加。

  此世科举取士,也是以经义、策问为主,过院试为秀才,过乡试为举人,这次乃是会试,又称春闱,要考三场,每场三日。

  每三年一次的会试,对于西京而言,自然更是一场大热闹,但在姬复等轮回者看来,不过客栈爆棚,人流熙攘,文风旺盛了一点而已。

  “数千人中,只取两百!”

  等到会场开围之日,姬复与几个家仆守候在大门外,看着黑压压的一群,很是有些叹息:“听闻乡试淘汰更狠,要成举人极难,但一成就,也是立即步入士人阶层,有着诸多特权,顷刻间就可富起一家……这法子,这法子……”

  他眼睛一亮:“若推而广之,在大周世界也是如此,何惧世家学派门阀之祸?”

  当然,这个不是他地位能够学得,并且反噬也不是摇摇欲坠的朝廷能承担得起的。

  一想到主世界朝廷的衰败,姬复顿时神情一清,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吱呀!”

  伴随着几声大响,院门打开,潮水般的举子涌出,甚至还有几个一出门就倒地不起的。

  “看张兄胸有成竹,我应该先道喜才是,预祝张兄,进士可期!”

  姬复眼睛一亮,见着步履从容的张天相,连忙上前道贺。

  “我无事……”

  张天相微微一笑,拒绝了仆役的掺扶:“倒是李兄几个,一路奔波劳累,又受了惊吓,此时还强撑至此,快快送他们回去,请医师来好好调养吧!”

  “遵命!”

  几个家仆当即上前,将几乎烂泥一般的李举人几个掺扶回马车。

  姬复跟在身后,脚步却是忽然一顿,望着边缘处的几个黑影。

  “怎么了?”

  张天相武功甚至还在姬复之上,顺着姬复的眼睛望去,顿时就见到了几个和尚,还有步履匆匆的胡人,很是有些诧异。

  “这些人行迹鬼祟!似是来者不善!”

  姬复凝重回答。

  “姬兄多虑了,此乃天子脚下,他们还敢如何?”

  张天相冷笑,又是若有所思地望着姬复,心道若论来历不明,恐怕这帮人才更加应该注意才是。

  ……

  数日之后,两千余名举子黑压压挤在会场之外,神情激动地伸着脖子。

  “放榜了!放榜了!”

  随着两声礼炮,会场中门大开,两名礼部官员捧着黄绢所制的名单出来,又让衙役挂着悬示。

  呼啦!

  数千举子一下潮水般涌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不时就有‘我中了’、‘中了’之类的欢呼。

  当然,与寥寥兴奋者相比,失意落魄者更多,大哭昏厥者比比皆是。

  会场不远处,有着一家酒楼。

  二层之上,张天相包了一张桌子,与几名相熟举子静静看着这幕,心里都是百味陈杂,纵然叫了一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又有几个有心情动下筷子。

  “这科举,实在是寒门士子一生希望,登天捷径!”

  姬复默默看着这幕,很是有些迷茫,又忽然有些理解。

  他出生皇室,自幼锦衣玉食,并且大周世界也不是行科举制度,自然没有多少感触。

  但此时望着外面一片热闹喧嚣的人群,只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伟大力量扑面而来,几乎令他窒息。

  “中了!中了!”

  这时候,酒楼下面一阵喧嚣,之前被发派去看榜的仆人兴奋回报:“公子!你中了,第一名呢!”

  “恭喜会元!贺喜会元!”

  同坐的举子都是祝贺,张天相举杯相敬,虽然神情依旧稳健,但微微颤抖的酒杯还是暴露了他心里的激动。

  诸位举人都很是理解,也没有几个来笑话他。

  只是等了半天,只有这一个捷报,显然其它人都是名落孙山。

  众人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失望。

  张天相见此,也不好过多做出欣喜之色,陪着几人喝了几杯,便告辞离去。

  却不知身后一帮轮回者,看着他的目光中就蕴含着怜悯之色。

  “唉……”

  姬复看着下方的吵闹景象,不由一叹:“我今日方知进士之贵!可惜……”

  他往旁边一望,果然见得角落之中,几个黑影一闪,又倏忽消失不见。

  ……

  时间入夜,西京郊外的一间禅院之内。

  此地虽然地处偏僻,但台阶明亮,显然香火很是不错,偌大的禅院当中,数十盏长明灯昼夜不息,散发着檀香之气。

  这寺庙名为罗汉禅院,以十八尊纯铜罗汉像而出名。

  罗汉堂内,赤铜打造的罗汉像威严充满,更兼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神坛上跳下,施展降龙伏虎的威能。

  而在堂下,只摆了一个白茅蒲团,上面一个和尚持印跌坐,眉须皆白。

  这老僧默默诵经,自身上却有一层琉璃光华浮现,带着香火愿力的味道,与十八尊罗汉像交相辉映,其中一尊罗汉更是流光溢彩,几乎要活了过来。

  “阿弥陀佛!见过降龙尊者!”

  外面进来一个和尚,见到这幕,却是双手合十:“尊者法力更近一步,实在大喜!”

  “你此时过来打扰老衲清修,必然有着要事,直说无妨!”

  老僧转过身,微微睁开眼,露出浑浊的眼白。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方站在降龙罗汉神像之下,法印和尚一下窒息,仿佛自己面对的就是真正的罗汉一般。

  “启禀尊者!”

  他不敢怠慢,立即躬身说着:“我三界佛子齐出,终于找着了那人!已经查得根底!”

  “是何人?”

  “青竹举人张天相!此人已经过了会试,文采第一,被取为会元!”

  降龙尊者微微一惊:“已经到了举人?那龙气必然已经勃发,轻易断折不得!”

  “正是……”

  法印和尚面色肃穆,双手合十:“天眼尊者亲自前去看过,回来之后便瞎了双目,只跟弟子说了一句——飞龙在天!”

  “将这消息,通过钦天监,交上去吧!”

  降龙尊者忽然有了决断:“此时大周龙气正盛,威服四海,万邦来朝,世间所有龙脉都该被压制才对,此子却怀龙气而出,已经成了气候,也算一条蛟龙,唯有真龙才可处置!”

  修道者参与到这种事当中,下场往往不会太好。

  原本法印和尚还以为这位十方丛林之主会私下解决,不论扶助还是剥夺龙气,都可大大增益气运,却想不到居然要惊动皇室?

  “速去!”

  降龙尊者没有多说,森然喝道。

  ……

  西京皇城之中。

  浓郁的金气巍然成云,时刻笼罩在上空,当中似有一道龙柱,承接天地,威压八方。

  当然,这一幕只有望气士能见,但在普通人眼中,也觉得皇城中威严非凡,带着凛然之意。

  九重宫阙之中,御书房之内。

  当今天子李懋,此时不过三十三,正是男子最为美好的年华,精力充沛,时常批改公文到深夜,算是个勤勉政事的守成之君。

  “圣人,夜已深,还请早些歇息吧!”

  旁边穿着朱紫蟒袍的大太监上前,拨弄了下法器中的灯焰,整个书阁中的光线顿时变得更加柔和起来。

  “再等一等!”

  李懋又批了几分折子,这才停了朱笔,只觉身上有些沉重,不由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子时三刻了……”

  大太监察言观色,先送上热毛巾,随后又端上一杯参茶。

  李懋暖了暖手,再吃了杯茶,顿时觉得精神一爽,似又有了些力气,笑道:“治大国如亨小鲜,有些事,现在不做,底下官吏就敢更敢怠慢了……”

  “圣人……”

  这公公也是个实力演技派,双眼一红,就带了些泪水:“圣人如此勤政爱民,实在是国家社稷之福,只是万望也要保重龙体啊!”

  “呵呵……”

  李懋一笑:“你这老奴,也罢,再批三份,便歇息了吧……”

  他随手拿起一份折子,又是一笑:“嗯……这次会试,士子安稳,也没有传疫、聚众等事,礼部等官还是用心了的,会元是青竹张天相么?将他考卷拿来看看!”

  九五至尊有命,那张考卷自然飞快就被摆到了案头。

  “好字!”

  李懋一看这字珠圆玉润,带着雍容大家之气,不由就是赞叹一声,再看内容,只觉一字一句,都是说到了心坎里,更是开怀:“果然大才!”

  ‘看圣人如此中意,恐怕一个状元是跑不了的了……’

  会试之后,取中的举子称为贡士,还要过一道殿试,乃是由皇帝亲自阅卷,这张天相文采非凡,又简在帝心,一个状元还跑得了么?

  “恭喜圣人,贺喜圣人,此乃天佑大周,才有这文坛盛事啊!”

  他眼珠一转,立即贺喜道。

  “哦?何出此言?”

  李懋好奇问着。

  “本朝立鼎以来,还未出过连中三元者,现在就要在圣人手上出个,岂不是盛事?”

  老太监陪笑道。

  李懋一怔,旋即才大笑:“不错!”

  “报!钦天监秘奏!”

  突然间,书房外传来一份奏折,李懋看过之后,却是整个人都怔住了,将奏折捏变形而不自知,一字一顿道:“张、天、相!”

  “圣人……”

  老太监完全怔住,忽然一下跪倒在地,更是深恨自己马屁拍得太早。(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01:03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