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零七章 威慑

第五百零七章 威慑

  “啧啧……居然真的能摩擦虚空,产生火焰?”

  吴明看得非常清楚,在丁焦发掌之时,他双手三阳筋脉微微颤动,内力运转,刺激着七个特定的穴道,发出炙热至极的内力,又引动外界天地元气,形成法术一般的壮举。

  “好!”

  他略微吹了口气。

  噗!

  那团火焰在半空中顿时熄灭。

  “什么?”

  丁焦倒退两步,看着能够熔金化铁的火焰就在半空中这么被熄灭,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不错,再来一掌!”

  吴明眼中放出饶有兴趣之色。

  ‘大周武道,乃是由外入内,打磨肉窍,讲求灵肉合一,自身气血阳刚,能克制阴鬼道法……’

  ‘而神武世界的武道,却是由内而外,地元境之时,就开始强调引动天地元气了么?’

  这与仙道其实一般无二,不过一个用道法撬动天地元气,发出法术,一个用内力罢了。

  不过既然牵引外力,遇到更加精深的,自然只有任凭宰割了。

  刚才吴明就是利用这一点,直接驱散了火球中的火行之力,任凭丁焦再怎么催动也是枉然。

  “阁下原来也是地元境武者!”

  丁焦大声道。

  此言一出,妙娘子、向昆几个脸色顷刻间煞白,知道永世都无法报仇了,而林心兰眸子中却是骤然放出光芒来。

  “新晋的地元境强者?如此年青,根本从未听闻啊!”

  听到三阳宗宗主丁焦评价,周围武者顿时哗然,却没有一个怀疑的。

  而地元境武者,纵然面对精锐武者大军的围攻,也可依仗地利遁走,这就非常麻烦。

  嚓嚓!嚓嚓!

  外界,一队士卒忽然出现,数目有着千人以上,又从最外围将清风楼团团围住。

  “宗主!”

  一名长老穿着精钢铠甲,进来大声道:“李全易奉命,已调本宗两千烈阳军,将清风楼包围!”

  “嘶……”

  周围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数百武者围攻,或许地元境武者还可突围而出,但两千武者,并且还是训练有素,知道配合的宗派武者大军,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位朋友……”

  丁焦转而看向吴明,心里也是暗自庆幸自己为防万一的布置有着用处:“可愿与在下喝杯酒,大事化小?”

  “我与三阳宗,本来就无冤无仇!”

  三阳宗宗主的选择非常合理,毕竟没有那个宗门,会轻易与地元境武者结仇,这一旦被逃走,立即就是大害!

  但吴明却还有话说:“只是纵然和解,也需是你们在我威压之下和解,这才是日后合作的基础,否则若是你们以为我软弱可欺,接下来很多事,便极难推行下去了!”

  他怡然自得,仿佛被围攻的不是自己,而是对面众人一般。

  “狂妄!”

  这态度,顿时让丁焦身后的几个长老很是不满。

  而丁焦却是目中精光一闪,不知道想到什么,制止了其他长老,再次上前:“得罪了!”

  呲啦!

  他双掌再燃,施展开轻功,几乎满场都可见幻影,蓦然间劈出七七四十九刀!

  咻咻!

  炙热的烈焰刀气,顷刻间来去纵横,密布虚空,以八卦方位,将吴明逃避道路彻底封死。

  这是丁焦压箱底的本事,以登峰造极的三焦阳玄劲,推动八卦斩空刀!

  呼呼!

  刀气纵横,红光耀世!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武者都是心头骇然,知道若是自己与那吴明易地而处,必然被乱刀分尸,死得惨不可言。

  “好刀法……只是亢龙有悔,以内力牵动天地元气,不能持久,也未曾与刀气火焰心神相连,一离手便是死物,又有什么用呢?”

  吴明叹息一声,还是没有站起,直接端起酒杯。

  “敕命!火行召来!”

  他略微动用法力,漫天刀气一滞,顷刻间土崩瓦解,化为纯粹的火行元气,汇聚于酒杯中,就仿佛一枚赤色丹丸。

  “曾经天上三千劫,又在人间五百年。腰下剑锋横紫电,炉中丹焰起苍烟。才骑白鹿过苍海,复跨青牛入洞天。小技等闲聊戏尔,无人知我是真仙!”

  吴明曼声长吟,忽然将酒杯一饮而尽,复又张嘴,一道赤红光芒飞出,笔直掠过丁焦发梢,又飞快爆刺,挡者披靡,蓦然充沛门扉,没入天际。

  一滴冷汗,刹那自丁焦发梢浮现。

  他生怕经历大小数百战,甚至还见到过天象级武者出手,但从来没有今日这么心惊胆颤,生死一线过。

  纵然面前的吴明,施展出什么神功秘法,击破他的劈空刀气,他都不会吃惊,但根本想不到对方的手段竟然如此——匪夷所思!

  这根本不是武功,而更加类似传说中的妖法了!

  ‘莫非这世上真的有仙人?’

  林心兰怔怔望着这仙家手段,忽然想起来,这吴明,曾经自称道士。

  ‘我真傻!真的……’

  一种后悔,顿时抓住了她整个心房:‘《万里河山图》虽然也是秘典,但我家之出过地元境武者……而这等强者,在这位前辈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啊?’

  ‘我怎么会猪油蒙了心,以为前辈会来谋夺我的秘宝呢?’

  ‘若是当时我直接以图相赠,说不定前辈便会答应为为我报仇了吧?’

  ……

  “我……败……了……”

  良久之后,丁焦干涩着嗓子,吐出三字。

  无论怎么样,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要他做死赖皮,还当真不是一宗之主的作风。

  更何况,这个等级的强者,还会在乎自己么?

  丁焦心里忐忑,蓦然回忆起数个事例。

  一百年前,万象宗宗主抓走一名天象级强者的爱徒,顿时被打上山门,横跨三郡的大宗派彻底覆灭。

  三十年前,雷后驾临洪泽郡,因为多罗派派主的独生子无礼,怒而将多罗派灭门,传闻当日晴天布雷,惊人的雷霆围绕多罗派山门三日不息,之后便只剩下一地废墟。

  而最近的十年前,兴武郡的真阳门也是招惹了一位天象级强者,被对方顺手将宗主自三大护法尽数碾成齑粉,真阳门元气大伤,当时的三阳宗才能趁势而起。

  ‘此人绝对非是地元榜强者,而是天象级的老怪物!’

  他额头冷汗淋漓:‘若真是如此,我三阳宗基业……危在旦夕!’

  丁焦背后的几个长老同样对视一眼,双股已经开始颤抖,看向向昆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责备之意,恨不得他直接去死!

  吴明此时,却是淡然起身,负手来到清风楼之外。

  唰啦!

  早已严阵以待的两千列阳军一下紧张起来,弓弩上膛,刀枪出鞘,遥遥对准吴明。

  “不要!”

  丁焦追出,脸色惶急,大声叫着。

  “纵然三千精甲,又有何用?”

  吴明叹息一声,双手微微一压。

  无形的波纹散开,两千精锐武者双眼一下失神,手里的兵刃也纷纷倒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声响。

  一言之下,能令三军俯首!

  “天……天象!”

  周围一片死寂,良久之后,终于有人咽下一口口水,以颤抖的嗓音喊了出来。

  能以一敌千,除了天象级武者,又有何人?

  到了这时,丁焦与三阳宗长老,对于吴明的身份,已经再无怀疑。

  他一揖到地:“见过吴尊者!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勿要见怪!”

  又看到向昆被扶着出来,立即咬了咬牙齿:“来人,将此人押下,严加处置!”

  向昆与妙娘子听到这个,顿时面如死灰。

  “此不过小事,小惩大诫即可……”

  说起来,自己还真的偷学了向昆一套武功,也不算真被冤枉。

  吴明随意摆了摆手,心里则是琢磨着刚才消耗。

  ‘只是调用了地仙级别的法力,居然比与魔云仙大战一场消耗还大……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动用天仙实力的好……’

  “多谢尊者!多谢尊者!”

  向昆与妙娘子如蒙大赦,变作磕头虫。

  “嗯,带我去你山门,我要借你藏书阁一观……还有几件事,需要你去做!”

  吴明大大咧咧道。

  “当然没问题!能为前辈效犬马之劳,是丁焦的荣幸!”

  丁焦一呆,旋即满口答应下来。

  不答应是傻子!

  ‘或许这次因祸得福,是我三阳宗发展的契机呢?’

  他眸子闪动,一个想法已经不自觉地占满了整个脑海。

  此名天象级前辈闻所未闻,更是年青得过份,若是能拉拢到,不说直接作为供奉,便是能够攀上交情,也是对周围极大的震慑啊。

  “吴……前辈……”

  林心兰呆呆见着这幕,更是仿佛有蚂蚁与毒蛇在噬咬着心房:‘可笑我之前还以为他狂妄……但现在,他果然可以让丁焦俯首帖耳,凛然从命……’

  见到吴明即将离开,知道若是再放手,可能唯一的报仇良机就要离自己而去,不由轻轻叫着。

  奈何吴明根本没有理她,直接命丁焦带路,向三阳宗山门走去。

  他所缺的,真的只是一个向导罢了,现在有了三阳宗这个更好的地头蛇在,自然不会考虑其它选择。

  见到这一幕,林心兰眼眶一红,突然很想哭。

  望着吴明的背影,却是又咬了咬牙,径自跟了上去。(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02:20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