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袭击

第五百一十八章 袭击

  “何家敢欺骗我家公子,杀!”

  大厅之外,玉剑书生长剑纵横,倏忽几闪,原本留在厅外的几个何家仆从顿时脖颈处浮现出一道红线,软软倒了下去。

  外面诸人一下失声,有几家面色闪烁,缓缓退出了圈子。

  片刻后,一脸死灰的云家长老,以及眸子振奋的元青叶也退了出来。

  ‘想不到……这次居然如斯顺利!’

  元青叶想到吴明的承诺,不由心里振奋:‘有着武道人的威名,足以保本派五十年!可惜他不愿真的教导小少爷……不过,只要我们礼节齐备,孝敬不绝,总能留下情分,日后徐徐图之……’

  他当然不知道,吴明根本不准备在这个世界长居,是捞一把就走的。

  既然如此,自然不会在乎自己名声到底如何。

  要说这交易到底是谁坑了谁,还当真难以定论。

  砰!

  这时候,在山门外围,又一名少年倒在地上,两颊凹陷,嘴唇干裂。

  “小可!小可!”

  旁边一名武者早已心疼不已,见此立即上前,将水囊打开,喂给清水。

  一番忙乱之后,他将少年抱起,径自向山下走去,脸上愤愤之色充满:“纵然地元榜又如何?就可以如此折辱人了么?”

  在他眼中,自家子弟天赋异禀,别人不收,那便是大大的瞎眼,还颇为对不起他。

  此时,更已经将吴明彻底恨上了。

  他背着少年,刚刚走到山道之上,就见到一蓬乌云汹涌而来,当中似乎有着一个人影。

  呜呜!

  万鬼啼哭当中,山鬼雄高大的身影已经飞快登上山沿:“武道人何在?你犯我忌讳,我山鬼雄可不能留你!”

  他声如闷雷,满山可闻。

  一些内功修为低的弟子更是双目一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竟然是天象榜强者,鬼山雄?他来杀武道人?”

  这武者一怔,旋即大喜:“哈哈……武道人,你的末日到了!山鬼雄前辈,我乃忠武郡归合子,愿附骥尾,还有我家这侄儿……”

  啪!

  一只大手落下,将他与侄子一起碾为了肉糜。

  却是鬼山雄觉得他太过聒噪,随手一巴掌拍死了……

  ……

  “这是……领域者?”

  黑虎大厅之内,吴明比其它武者更快感受到了这股气场,不由来到外界,望着横移数里的鬼云,眸子中异光闪动。

  “是山鬼雄……天象榜第三十六,万鬼索魂!”

  玉剑书生与妙玉娘子牙关打颤,整个人都几乎软成一滩烂泥:“我们完了!”

  “不好!”

  “快走!”

  广场上一片大乱,元青叶却是飞快向吴明赶来。

  ‘一群白痴!’

  他看着身后南辕北辙的人群,眸子中带着冷色:‘山鬼雄是出了名的喜欢滥杀无辜,现在还想撇清关系?为今之计,唯有赌一把了!’

  元青叶扬声道:“武道人前辈,元青叶愿为犬马,共抗强敌!”

  与他一样的,还有林心兰,不过此女根本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吴明身后,便已经说明一切了。

  ‘莫非事情还有转机?’

  玉剑书生与妙玉娘子对视一眼,都是有些不能置信。

  武道人的控水之法的确犀利无比,但出道以来,从未展露过一次天象能力。

  不能引动外界天象,便非是天象强者。

  在众人看来,此时的吴明不过地元榜前列实力,以他这个外貌而言,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了,甚至若是真如表面这么年轻的话,日后有八成希望能入天象榜!

  但一个天象武者的种子,又怎么会是老牌天象境的对手?

  呜呜!

  便在此时,蔓延数里的鬼云,已经完全来到黑虎山巅,将整个总舵包裹在内。

  妖异的黑云仿佛形成了漏斗,在最下方,一名武者款款走来,他身形高挑,瘦如竹竿,一双手如同鸡爪一般,狭长的眸子中似乎放出绿光,令人一见便不由心生颤栗。

  天象榜第三十六位!万鬼索魂山鬼雄!

  “山前辈,我等非是此人帮凶,而是迫于其淫威的受害者啊!”

  在他出现之后,之前的一帮武者势力纷纷见风使舵,立即对吴明口诛笔伐起来。

  林心兰看着之前还在卑躬屈膝的武者,转眼间就变成这样,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想笑,又有些笑不出来。

  “桀桀……我山某人做事,又何需你等来指手划脚?”

  山鬼雄怪笑数声,双目中绿芒大盛,乌云中鬼影飞出,顷刻间就将周围一帮家主派主了了账。

  “武道人!”

  他脸上淡漠,就好像随手掐死了一群蚂蚁一般,又看向吴明。

  “正是,你是山鬼雄?我与你有何怨仇?”

  吴明双目放出精光,那种几乎要将他内外看透的感觉,令山鬼雄很是不满:“小子,你的眼神,实在……”

  嗖嗖!

  说话当中,两道黑线便如电光石火般飞射而来,直刺吴明双眼。

  快!快!快!

  任凭谁也想象不到,山鬼雄竟然如此毫无风度,说话当中便骤下毒手!并且,此黑线,又是如此迅,几乎迅雷不及掩耳!

  咔嚓!

  但他动作再快,又怎么瞒得过吴明?

  元神之力一动,两道水线便悄无声息地飞出,挡在面前三尺之处,刹那间与黑线绞杀在一起。

  呲啦!

  虚空中似乎冒出一点火星,黑线与白线刹那间不见了踪影。

  “好……”

  山鬼雄略微动容:“能挡住老夫这一招‘双鬼锁魂’,你的实力,已经足以一争地元榜魁之位!只可惜……”

  他摇着头,似乎颇为遗憾的模样:“纵然如此,也只是地元榜,与天象之间还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若你技止于此,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只是,在吴明的目光当中,山鬼雄没有看到丝毫的波动。

  这无疑是一件极不正常的事情。

  他曾经杀过不少高手,面对万鬼索魂,他们有绝望、有愤怒,又或者有着种种隐秘的诡计念头,但山鬼雄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

  高高在上,如神祗俯瞰众生,又带着点好奇的味道——就好像顽童忽然看到了新奇的蚂蚁!

  ‘你当我是蝼蚁!’

  山鬼雄愤怒了!出离的愤怒了!

  他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曾经河西名侠风影子惹怒了他,被他杀尽全家七十二口,连带风影子本人也被剥皮抽筋,又用神药吊命,挂于城门上,哀嚎三日三夜方自气绝!

  “好!很好!”

  周围鬼云一下浓密到极点,瞬间落下,令周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唯有山鬼雄冰冷的声音传来:“武道人……若是你能在老夫手上再撑十个回合,老夫佩服你!”

  “啪!”

  在他对面,吴明却是忽然拍手:“我懂了……天象级武者,已经可以从驳杂的血脉中选择一种纯化培育,以本相影响外界天象……是以展露出的天象各不相同!不……这不是主动选择,而完全是武功的关系!”

  神武世界的凡人,身俱神魔血脉,但驳杂不堪。

  各种内功路线的运行,便是培育内力,滋养血脉的过程,这一现象,到了四级地元境之后便越明显,甚至可以反馈部分异能!

  而天象境,更是必须专一,纯化吻合功法的血脉,形成自己的‘本相’,由内而外,以血脉之力,影响外界天象!

  上古神魔之力何等可怖?纵然只是一丝纯化后的血脉,也足以影响数里范围,是为天象!

  这便是神武世界,武道五级的奥秘!

  原本吴明还有些疑难,但现在见到山鬼雄以身演法,顿时清晰大半。

  “如此说来,神武世界的高深内功,必然与某种上古魔神,或者神兽荒兽契合,否则便是后继无力……武皇的八部绝学,便是上古八种六级神魔的传承么?”

  纵然荒兽之中,实力也是有强有弱。

  最顶级的那一批,必然是六级以上,能够引动世界之力的类型,或可命名为神魔或者神兽!

  这天象级时的功法选择,就非常重要了。

  一旦所选荒兽潜力有限,甚至上古时期也无法突破六级,那显然武者更是突破无望,纵然继续足够血脉之力,进入涅槃期,也无法铸就神魔之躯!

  ‘那武皇,一人身兼八大神兽精血,开至极限,血脉之力铸就的神魔之躯,融合八部神兽的神通,又该如何惊天动地?’

  一个疑惑,顿时在吴明脑海中浮现。

  ‘如此神通,又怎么会消失得无声无息?至于老死更不可能……纵然那时距今,也不过一千五百年……以上古神魔的寿元,若无外力影响,他绝对还活着!’

  吴明面色有些振奋,给自己又订立了一个小目标——找到武皇这个神武世界的天命之子!以他这个老不死的神通与气运,必然对主神殿部件下落有着了解。

  “你找死!”

  见到吴明还是一副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自顾自地研究之模样,山鬼雄再也忍耐不住,一挥手,黑云涌动,当中浮现出万鬼的虚影,狰狞咆哮,似欲择人而噬。

  周围广场,无声无息地在黑气下化为齑粉,展露出可怕的攻击力。

  “万鬼索魂!”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