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水战

第六百三十五章 水战

  六江口。

  这里是灵州多条河道江道汇聚之处,旁边又有一个大湖,名为洪涛,周长百里,纵深不知几许,六江口扼守形胜,得水利之便,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此时,在洪涛湖中,两支水师缓缓逼近。

  这两支水师一支打着定王旗号,船只众多,帆布如云,遮天蔽日,只是看着有些散乱,似乎新成未久。

  而还有一支人数较少,只有万人,却士气高昂,打着马蒙的旗号。

  最中心的旗舰上,武雉也在打量着对面的舰队。

  “听闻马蒙水师精锐,观其号令,纵然在水上也是令行禁止,整齐划一,果然强军!”

  良久之后,她悠然一叹:“听闻这些水军,前身多是水匪,天下英才何其多也!”

  “王上!”

  下面一干将领,特别是水师之将,听到这个,立即脸皮有些挂不住,上前跪倒:“末将等之前失利,罪该万死,今日还请王上再给机会,戴罪立功!”

  “嗯!”

  武雉略微颌,点出一人:“陈逊!今日命你为先锋,带五艘铁甲舰、十五艘龟甲船迎击敌军!”

  “遵命!”

  陈逊乃是灵州本地的士族,这时得了命令,立即下了旗舰,没有多久,从庞大的水师当中,就分出一支小船队,迎向对面。

  “这便是王上命令工部赶制出来的铁甲舰?”

  旗舰之上,吴铁虎、陈顺成等一干6军将领,看到那五艘覆盖铁甲的大船缓缓开出,都是有些目不转睛。

  这船体形庞大,在这水面之上,就仿佛钢铁巨兽一般。

  “不错,此乃公子亲自画下图纸,再由工部巧匠率领百工日夜不停,督造而出!”

  曾玉在旁边说道:“不仅外表包裹铁皮,防御力大增,甲板上更是与6地无异,可放床弩、弩炮、甚至投石机!”

  ……

  “好船!当真好船!”

  陈逊踩在铁甲船上,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但还是不由赞叹。

  “巨舰重弩,才是未来水战的趋势啊……”

  作为得了吴明青眼,又通过武雉考验的人才,陈逊的眼光精到,一眼就知道己方的优势所在。

  “敌方水师,多用水匪,彼辈善于操舟,长江大河如履平地,又善于水斗,有如水中狼群……我水师新练,不宜硬拼。”

  “但据守此船,却如海上堡垒,任凭敌人群狼,也是游兵散勇,如何能破?再以弩箭与投石器击之,战无不胜!”

  底下校尉听了,都是纷纷称颂:“将军高见!”

  “出击!”

  水上船只征伐,皆以旗舰掌管号令,此时陈逊所在的铁甲舰就是旗舰,一声令下,船队顿时向敌军逼去。

  “呜呜……”

  对面号角声响起,同样有着一支船队迎了出来。

  马蒙的水师多用小舟,水上通行如风,极是方便,此时数条大船出来迎击,周围又跟着数十条小舟,呼啸当中,有如狼群一般围了上来。

  离得近了,那上面短衣赤臂,手持弓弩、短剑的水兵都是清晰可见。

  “床弩,!”

  陈逊面色不变,一声令下,舰队中的床弩顿时出咆哮。

  咻咻!

  这水上所用的弩箭经过改造,几乎有婴儿胳膊粗细,弓弦震颤中,仿佛炮弹一般射出去,遇人刺人,遇船拆船,对面的小舟中立即传来惨呼。

  “杀!”

  几波互射与混乱之后,敌人的小舟终于靠上了最外围的龟甲船,但当敌军水兵咬着尖刀,想要跳上船沿,进行接弦战的时候,却愕然现,前面的船只顶上还有一层龟壳,从四边的缝隙当中,又有长枪劲矛突出,仿佛刺猬一样,难以下口。

  至于铁甲船,就更是巨城一般,高不可攀,底盘又坚固无比,纵然有水鬼要潜入船底,实行凿破,也是痴心妄想。

  “给我撞过去!”

  陈逊看着那些小舟,脸上带着狞笑。

  呼呼!

  在铁甲舰周围,两排船桨伸出,划动湖水,令这五头凶兽以惊人的度冲向前方。

  “啊!”

  小舟上的水兵惨叫连连,座舰支离破碎,不得不跳水求生,除了少数水性极佳者之外,余下的又纷纷被弓箭手射杀,血染一片。

  “放火船!”

  见到这些善战水军如此轻易便被击败,对面的先锋也终于掀出了绝招。

  十数条后方的小舟上堆满了木柴、灯油,此时一点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变成了水上的火炬,被死士操纵着,奔袭而来。

  “弩箭,投石机,给我射!”

  陈逊面容不变,沉着应对,船上的弩床与小型投石机怒吼连连。

  砰砰!

  一艘小舟被石块命中,直接在半路解体,上面的死士筋骨断折,跌入小湖当中。

  又有数条小船,靠得近了,被弓弩集火,上面的死士十不存一。

  到了最后,只有寥寥几条火舟靠近,却被前面的龟甲船不慌不忙地用长钩拖着离开,根本丝毫影响都没有。

  对面的水师前锋徘徊良久,终是无奈,只能选择退兵。

  陈逊的船队中顿时传来欢呼。

  ‘呼……’

  殊不知,此时的陈逊心里也是大松口气:‘这些新兵,经过大胜,总算提了心气,日后纵然遇敌,也敢战能战,不会猝然崩溃了……’

  ……

  这边三军欢呼,但水师营寨当中,马蒙的脸色却难看非常。

  “本来定州水师已经被几次挫折,想不到恢复得如此快,卷土重来的势头如此迅猛!”

  马蒙喟然一叹。

  现在的他,也知晓与家大业大武雉的区别。

  对方根本不在乎小败,纵然定州水师折损过半,只要根基还在,一令之下,照样有无数的资源可以调动,又有灵州世家主动捐人捐物,回复能力强悍。

  但自己这边,只有区区两郡之地,水师的人死一个少一个,船失一条去一条,船厂的进度却不尽人意,往往自己这边一艘船下水,对方就已经增加了三五艘!并且水兵一直满员!

  如此差距,又怎么以人力回天?

  “大帅!大喜!”

  此时,那个之前的孙参赞却是喜形于色,飞快禀告道:“本门听闻大帅求援,重视非常,已经派出数位法力高强的师叔伯,纵然祖师也有令喻到来,言明将会在关键之时,助大帅一臂之力!”

  “哦?”

  马蒙听了,原本有些动摇的心思,却是再次摇摆不定起来。

  ……

  洪涛湖上。

  经过数日的试探、消耗之后,马蒙终于率先忍耐不住,尽起水军,准备决战。

  武雉当然不会示弱,直接以陈逊、甘蒙等一干水师良将为都督,在洪涛湖展开厮杀。

  这时数百条,上千条船只搏杀在一起,场面又大是不同。

  “投石机,油弹准备,抛射!”

  陈逊盯着对面船只,眼睛中有着精芒闪过,等了片刻,蓦然高喊一声。

  “!”

  投石机早已备好,不过此时装的就不是石弹,而是陶瓦罐,里面尽是黑色的猛火油。

  这油料远比石头轻便,投石机轻松就可抛出极远的距离,打在敌舰上,却是立即火势蔓延,甚至遇水漂浮,轻易不灭,顿时烧得敌人鬼哭狼嚎。

  “很好!继续!”

  看到计划奏效,陈逊眼中顿时闪过兴奋的光芒。

  这油弹,也是定王这次准备的胜负手,一直深藏,秘不示人,为的就是现在一鼓作气,挥最大效果,打击敌人。

  “用兵之毒,无过水火,此时却是两者兼备啊!”

  诸多油弹落入敌舰当中,顿时燃烧起一片火海,不时就可见浑身火焰熊熊的人影跳入湖中。

  只可惜他们纵然熟习水性,在这战场中心,也是浮萍一般,不是被流矢射死,就是精疲力尽之后,被活活淹死。

  “夫战,勇气也!”

  慈不掌兵,陈逊此时丝毫怜悯之情都没有:“等到这一轮火攻过后,便要乘胜追击,一举击破敌人舰队,最好再打下水师大寨!”

  “都督,不好,风向转了!”

  就在这时,一个校尉看着旗帜的变化,立即失声惊呼道。

  “风向?”

  陈逊一惊。

  今日选择火攻,也是因为吹的乃是西风,对他的水军有利,纵然火势再怎么蔓延,都只能在敌军中肆虐,但现在……看着那渐渐急剧呼啸起来的旗帜,陈逊面色顿变。

  “转为东风了……”

  他看向对面,那些被火焚烧的大船已经渐渐与马蒙水师分开,有着向这边飘来的迹象,脸上不由就有些雪白:“弄巧成拙?不可能,今日出战之前,我亲自尝水相土,又请了道士观望天象,绝对只有西风,怎来的这邪风?”

  他看向对面舰队,眸子忽然一动:“莫非这马蒙,竟然请来了能干涉天象的天师妖人?”

  兵法家一切唯上,任何阻挡大军所向的,都是妖人!

  “哈哈……传令下去,进攻!”

  对面,马蒙也上了旗舰,见到这一幕,不由对旁边的孙参赞道:“令师叔伯们,果然法力高深,竟然能借得东风,助我大胜,等到此战结束,我必然要重重赏你们!”

  “多谢大帅!”

  孙参赞拜谢,心里也是惊疑不定:“敌军中也有高人,此时还能施展术法,必然是祖师爷出手了!”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