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老儒

第七百五十一章 老儒

  定州城。

  自武雉平灵州,奇袭徐州,一日陷陪都,被拜为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言陪都残破,不堪为都,请天子巡幸定州,半强迫地将整个小朝廷都迁到了定州大本营之中。

  同年,改年号平安为大定。

  皇帝的年号,多有祈福与独特的寓意,有的皇帝一辈子只用一个年号,有的皇帝却一年换好几个,比如出了祥瑞之类,都可以变成更改年号的理由。

  而此时用的‘大定’,自然有着平定世间之意,在其它诸侯看来,武雉此女的野心也是昭然若揭了。

  可惜,纵然明知如此,面对武雉的阳谋,为争夺大义名分,其它藩镇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互相攻伐的混乱中,令第一次反武同盟还未建立就陷入四分五裂。

  借着这个机会,武雉也是难得的停止干戈,休养生息,默默种田积蓄。

  毕竟,经过连年征战,整个定州的潜力也到了极限,如果再强行催发,忽视了根基的话,就有着霸业一朝崩塌的风险。

  时光荏苒,由于武雉这个最大藩镇的罢手,整个天下虽然依旧动乱,但并未发生超过十万人以上的大规模战事,仿佛进入了一个相对的和平期,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此时的平静,不过是为了最后的势吞天下而蓄力,但也不妨让底层的小民们总算有了喘那么一口气的余暇,不至于被繁重的生活逼迫至死……虽然接下来他们还是要继续在这个战乱的世间挣扎……

  大定五年的新春即将到来之际,一艘乌篷船缓缓驶入了定州城外的小港口,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儒下来,看了看车水马龙的码头,不由喟然一叹:“只是城外一个小码头,竟然也如此繁华,定王治民,果然颇有几分手段!”

  “恭迎老师!”

  在码头上,几名儒生早已在等着了:“听闻老师即将前来讲学,我们学院的莘莘学子都是喜不自胜,早已打点好了一切,只等老师前来了!”

  “善!”

  这老儒命为黄宗,是儒家北派颇有名气的一位大儒,曾经著立说,清名远播,朝廷几次延请任官,都被婉拒。

  现在能被请动过来讲学,对于定州城内的儒生而言,的确是一场坛盛事。

  “此处甚好,只是商贾与兵甲之气太重……”

  坐上马车,进入定州城之后,看着两边繁华的景象,还有骑着高头大马,衣甲鲜亮,频频引得不少女子注目的年青军官,黄宗不由叹道:“惜乎气不足!”

  乱世兵家能保境安民,商贾能流通百货,纵然农家,也可丰富物产,消弭灾荒。

  武雉以兵事起家,自然不会自毁根基,镇内士卒家属享有免税免役等等优待,又努力发展生产,不到数年,全境大治,没有大规模的饥馑出现,并且富人与豪族纷纷以与军官结亲为荣。

  只不过,在一些古板的儒家看来,这便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

  纵然黄宗较为开明,但骨子里还是一个纯儒,同样觉得此地风不盛,恐怕未来有着祸端。

  当然,此时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这位儒家长者捋了捋胡须,谈到了另外一个方面:“老夫来此路上,一路看了不少农田乡舍,自大定元年以来,定州、灵州都是风调雨顺,看来定王真是得了天命的!”

  “不错,老师之言有理。”

  诸位儒生纷纷附和。

  在古代,粮食生产是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天灾导致饥荒,饥荒造成流民,流民中产生叛军,又进一步破坏原本的农业生产,基本上,王朝末世,都是处于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当中。

  百姓只要能吃饱穿暖,日子过得下去,实际上对于上头的统治者是谁并不如何关心。

  而定州与灵州,几次作物大熟,陈谷堆满仓,丰收下来,民心也就稳了——这相当可怕,代表着统治根基的稳固,如果其它地方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进入一个分裂而巩固的诸王并立,例如吴明前世五代十国的时期,也就很有可能。

  现在单单武雉一家如此,就更是‘明主将出’的征兆!

  虽然,这征兆的指定人武雉,是令很多儒生歇斯底里到想跳脚的存在。

  “唉……定王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优容武夫与商贾了……”

  纵然黄宗不想提,其他儒生也是纷纷吐着苦水:“我等士人才是治国根基,定王如此本末倒置,甚至还以考举之法,对我等士子挑肥拣瘦,简直有辱斯……”

  在武雉之前,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读人的。

  能被称为士族的,至少都是地主,否则也无法长期供养一名脱产劳动力,并且购买籍苦学。

  在那个时候,只要士子读有成,乡间又有名声,就可以被举荐出仕,由此也养出了一批只会卖直弄名,于政务一窍不通,只知道清谈的‘人才’。

  而现在,武雉行考举法,一方面改进造纸、印刷等技术,扩大考生来源,一方面在考试内容中加入更多经世致用的内容,让考举取的更类似吏员,而非直接成为一地主官。

  这让这些原本的士子如何能忍?

  这位仁兄,明显也是名落孙山,又不愿再与那些泥腿子一起苦读应试的人之一了。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行!”

  对于考举法这点,黄宗却并不怎么敌视。

  甚至对读人出仕之后不能直接当官,必须从基层吏员一步步开始的做法,也是非常欣赏:“我儒家当中,也有‘重民’、‘经世’等等学派,不做好斗食小吏,又怎能为一方父母?”

  “倒是定王此女,我颇想拜见一二!”

  此时天下大势,已经渐渐分明,武雉最有希望夺取天下。

  一旦成功,必然出现女帝临朝的局面。

  届时整个天下又会产生怎样的动荡,以及这位女帝准备用何法治国,黄宗觉得自己有着为万民请命,劝谏这位君王的义务。

  只可惜,他并不知晓,这一切的手笔,并非完全出自武雉,而是吴明之手。

  ……

  定王府。

  虽然朝廷迁来,理论上皇帝最尊,但王府的规制还是大大逾矩,如若将来往官员、兵将等等都算上,更是超出皇宫不知道凡几。

  武雉对此,也是没有一点收敛的心思。

  都已经准备谋朝篡位,这点小小的逾越,只不过是试水罢了。

  要真的有着哪个愣头青敢跳出来,不需她动手,底下的武都会分分钟教对方重新做人。

  此时,后花园内。

  吴明穿着玄素葛衣,头上简单地扎了个发髻,含笑看着被几个乳娘逗弄着的小小人影。

  花厅里面用小火炉煮着茶,泉水滚沸,冒着呼呼的白气,边上的茶叶色泽碧绿,更带着一股幽香,令人心旷神怡,可见并非凡品,而是灵茶。

  “公子与小姐们都很活泼呢,今天早膳,二公子一人就吃了一碗黄粱米粥,还有两个翡翠窝头……”

  旁边伺候的老妈子用讨好的语气道。

  “哦?是么,这就好!”

  吴明张开双手,两个原本满厅堂乱跑的小家伙就屁颠屁颠地扑了过来:“爹爹……抱!”

  “哈哈……好!”

  他一手一个,感受着怀里小人略微炙热的体温,一种久违的情绪就浮现在心头。

  ‘纵然如何修炼,我也终究还是个人啊!’

  太上忘情,到最后说不定连自己的存在都忘了,纵然永恒,又有什么意义?

  真正的永恒,是大超脱,大自在,情随世迁,不为所累。

  “仲儿乖不乖啊?”

  他微笑问着,脸上泛出慈父的神采来。

  话说这些年来,他也并不是什么都不做,至少,后宅中就添了不少子女。

  这二子吴仲,也是武雉所出,还有几个闺女,是端睿公主跟其他妾侍所产。

  “嗯?”

  正在吴明含饴弄儿,其乐融融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感觉,忽然自他心里产生。

  纵然以他的定力,此时的脸色也不由有了些微的变化。

  ‘那个宇宙的演变……结束了?分神即将回归?’

  当初在主神殿中发现那个蒸汽宇宙的坐标之后,他即使有些犹豫,但还是派出了分神,为的就是大罗之秘。

  到了现在,更是不会放弃。

  虽然,分神到了那个世界之后,受了些隐约的算计,并且用阳谋令吴明不得不继续跟进,但他对于自己的手段,还是有着几分信心,到了现在更是如此。

  毕竟,为了防止分神反叛,自己当初可是种下了不少秘术在对方神魂中的。

  除非对方的等级已经远远超出自己,否则都应该被克制才对。

  “你们先下去吧,告诉定儿,我今天就不去检查他功课了!”

  吴明挥挥手,打发走其他人,整个花厅顷刻间变得安静下来。

  他摸了摸眉心,意识瞬间沉入主神殿之中。

  轰隆!

  主神殿之内,诸多殿堂一起轰鸣,内部波纹滚动,隐约间浮现出无数世界的虚影。

  这件由诸多洞天与世界组成的不可思议神器,在这一刹那欢欣鼓舞,似乎在欢迎着主宰的到来。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