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暗流

第七百五十四章 暗流

  佳节临近,定州城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庙会与集市不断,就连官府也开放了宵禁,夜晚的护城河畔可见花灯隐隐,到处都是趁着夜色出来赏玩的人群。

  此时,一艘大船也在城外河道上缓缓航行,甲板上面坐着两人,赫然是微服出行的吴明与武雉。

  “得见此景,方才有些人间的气象……”

  武雉穿着青衫,一副儒生打扮,多年的戎马生涯并未给她增添风霜,反而由于武功大进,肌肤宛若冰玉,嫣然蹁跹佳公子的形象,与旁边的吴明可谓一时瑜亮。

  “这一是娥姁你治理有方,第二就是首府附近,若还是一片饿殍千里,那其它地方哪里还有活路?”

  吴明微微一笑。

  首都的财富与政治聚集效应,自然非同小可,毕竟是天子脚下么,不论在哪个朝代,百姓生活水平都是拔尖,但若说能代表一国普遍水准,却又是笑话一般了。

  夜风习习。

  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武雉与吴明欣赏着两边景象,间或煮酒小酌,都是相当尽兴。

  偶尔也可见得别的花船,满团锦簇,上面丝竹管弦、莺声燕语不断传来,却在还没有靠近之时,就被附近的护卫舰艇上前驱散。

  纵然微服出行,并且身怀绝技,吴明与武雉也不是喜欢白龙鱼服的性子,暗中随侍的护卫不知道有着多少。

  虽然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什么大敌,不过应付这些小麻烦却是绰绰有余了。

  “定儿已至进学之龄,夫君可有合适的蒙师之选?”

  武雉看着滚滚而去的江水,忽然问着。

  “定儿天资聪明,无论学什么都是很快,学问与治理上是不必担心的,唯一可虑的就是品行,蒙师之选,还得细细思考才是……”

  说实话,一个帝王,实际上,连文才武功都不必有着什么要求,否则还要下面的一帮文臣武将干什么?真正要学的,就是帝王心术,选人用人,制衡之法就足够了。

  最重要的是能收拾得了臣子,不要被蒙蔽,只要做到这点,再加上一点文人吹捧,什么千古名君的称号就妥妥了。

  “近来北方大儒黄宗前来定州城讲学,有几位儒生已经向我推荐此人,夫君觉得如何?”

  武雉脸上似笑非笑。

  “纯儒?”

  吴明眉头微微一皱。

  “夫君似乎对儒家有着偏见?”

  武雉有些好奇问道。

  “非也!”

  吴明摇摇头道:“乱世之中,治平勘乱,需要的还是武家与兵家……当然,现在大周十九州,八成可以在娥姁你手上一统,定儿只要作一个守成之君,学些儒法与道家的无为之术也是颇为有益,只是不到三代,还是不能以儒术为主……”

  书生造反,三年不成。

  说实话,那些开国之君,难道都不知道士子一家独大的危害么?

  非也!

  只是不如此不行!

  纵然读书人把持天下,打压武将,那又如何?没有兵权,有哪个造反得起来?

  在开国之后,兵家必然没落,而儒家抬头。

  虽然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在帝国后期必然武备废弛,对内镇压,对外抵抗皆无还手之力,那又如何?

  俯仰天下之大,岂有长盛不灭的帝国?

  若重武抑文,纵然可称霸天下,征服四海,也总有倾覆之祸,但抬高文臣,抱残守缺,却至少可得百年国祚。

  皇帝至私,会怎么选择,难道还用考虑么?

  从现实来说,儒家那套君君臣臣,对于统治也的确相当有利,乃是最为节省行政资源的一套体系,并且表面上至少还是宣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

  至于那些手握重兵的武将,你要赐死他,看对方会不会反抗?

  两相比较下来,自然是人都知道选择。

  不过在刚刚开国之际,又有些不同,开国太祖必然起事以武,重兵重军,首尚军功。

  而二代继往开来,还需要将国内藩镇与山头一一削去,纯知文事也是不行,但到了三代之后,统治巩固,就可以儒家治世,如此天下太平,说不定还可得个盛世什么的吹捧。

  虽然代价就是百年数百年之后,又进入王朝末世的轮回,但以一家享数百年天下,还不是大赚么?

  “那夫君意思是?不可?”

  武雉眨了眨眼睛,知道夫君胸有山川之险,深不可测。

  考举法、军工法等等,实际上都是他想出来的,一一实验下去之后,却发现效果如神。

  只是从改进印刷术,大量刊行书册,加大读书人阶层来看,这位夫君对儒家的态度,可谓是非常复杂。

  “纯儒不行,纯武也不行,不若一文一武,文武并重吧!”

  吴明幽幽一叹,这时候也可理解那些开国帝王的无奈了。

  他们难道就不知道纯任儒臣的危害么?

  只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后代的话,与其让武将欺负死,还不如让文臣欺负死呢。

  纵然出了一个权臣,最多也不过暗中弑君,再换一个宗室继续当皇帝,但如果让武将抬头,那就是宗族灭绝的大事。

  当然,在这个世界,又有些不同。

  天仙等等超凡力量的存在,对于任何王朝都是制衡。

  别的不说,只要吴明还在,他后代的王朝纵然遇到倾覆之祸,保全一线血脉香火,令祭祀不绝,还是可以做到的。

  外人都以为他想成为新王朝的护国天仙,但对吴明而言,纵然整个大周的龙气,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真想这么做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由他起兵,称王做帝,建立地上仙朝,尽收气运,岂不快哉?

  如果还是天仙,成为护国仙师什么的,或许还真有些收益,但现在已经是与天地同寿的金仙,如此做却是弊大于利。

  至少,三代之后,血缘稀薄,后世子孙要如何,吴明是懒得去管了。

  他追寻永恒之路的时间都不够,哪里还有心思为这点苟且劳神?

  “文武并重?善!”

  武雉欣然颌首,显然打得也是这个主意:“儒师用黄宗,如何?”

  “此人虽是大儒,但还得先见过一面再说……”

  对于这个北地大儒突然跑到定州来,吴明也是感觉有些猫腻的。

  说不定,此人背后就代表了某些势力的意志,冒然行事对谁都不好。

  “一切都仰赖夫君了!”

  武雉甜甜一笑。

  “开春之后,本镇就将大动了吧?”

  吴明端着酒盏,却是忽然问道。

  “然!”

  武雉剑眉一挑,原本女儿家的姿态尽数消失无踪,多了一股铁血煞气。

  “五年生聚,休养生息,作物几次丰收,陈谷满仓,加上新编的灵州军,应州军,徐州军,相加已超五十万,甲胄齐全,是时候一扫天下倾颓,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了!”

  “善,那为夫就预祝你大功告成了!”

  吴明打开天眼,他修为远超凡俗,不是摘星子,浮尘子几个老道可比,再加上与武雉的亲密关系,只是一眼就见到了那条赤色真龙。

  此时赤龙龙睛怒张,鳞甲鲜亮,一副跃跃欲试之色。

  甚至隐约间,吴明也感应到了天下几道龙气,都呈现出衰败之相。

  “真龙大位已定,其它龙气必然衰落……娥姁此次出兵,绝对是秋风扫落叶,席卷天下,只是对内还需一次清洗……”

  吴明见此,略微颌首。

  ……

  同样是佳节夜市,有的人却几乎夜不能寐。

  紫藤书院,一间厢房之内。

  黄宗看着桌上一盏油灯,双目却是微微失神。

  ‘近来所见,武镇粮食富足,兵员齐备,更有一股蓬勃朝气,恐怕已经决定挑起天下大战……唉……’

  作为一个儒生,大一统观念还是深入人心的,黄宗自然愿意见到天下重新归于一。

  只是,对于这个天下将会是姬姓,还是其它姓氏的问题,就令他陷入了纠结当中。

  大周坐拥天下几乎三百年,大义名分这东西,有时候不值一提,有时候能量却又不可思议。

  虽然武雉借助朝廷大义,成功地稳固了统治,此时有着势吞天下的实力,但统治集团当中,也是暗流不断。

  如果吴明在此,必然会联想到前世东汉三国之事。

  武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做法,与那位曹操颇为相似,而就在这位曹丞相志得意满地准备一战定江南之时,赤壁之役,直接将统一的希望付诸流水,为日后的三国分裂对峙埋下了伏笔。

  若是当时真的统一天下,纵然有着曹氏篡位,却必然没后来的五胡乱华什么事了。

  只可惜,历史上没有如果,而赤壁之战的失利,当中原因诸多,保皇派的黑手更是若隐若现。

  现在武雉所面临的情况,也与此类似。

  若真能统一天下,凭借着这个巨大的威望,让姬麟乖乖禅让退位,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从武雉的风格来看,这几率几乎是百分百!

  而朝廷上的衮衮诸公,以至于那些自诩为大周忠臣的人,真的愿意看到这一幕么?

  他们会做出什么选择,自然也就不必期待。

  好在吴明毕竟多了一世见识,深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既然东汉的保皇派为了皇权,能拖曹操后腿,这些大周朝臣也不用太过指望。

  反正目前这个朝廷,也到了利用完之时,不一脚踢开,还等什么?

  :。: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