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五十六章 阵亡

第七百五十六章 阵亡

  大定六年。

  严冬刚刚过去,一个震撼性的消息就在大周传开。

  大周丞相,定王武雉,发水陆大军三十万,浩浩荡荡地杀入泰州,掀开了统一战争的序幕。

  大周有十九州,此时武雉坐拥定、灵、徐三州,互为犄角,兵精粮足,又有朝廷大义在手,泰州的大小藩镇纷纷臣服,纵然有着反抗者,也是旋起旋灭,还要祸及九族,昭告天下。

  到了三月,童英、许遇生、林冲三家最大的藩镇当中,童英、林冲投诚,被重新整编待命,而许遇生对抗大军,十天就被平定,本人被抄家灭族。

  至此,整个泰州尽数降服,同月,青州吕祥请降。

  这吕祥乃是世家出身,此时已经占据大半个青州,奈何被武雉数面夹攻,知道已无幸理,为家族计,只能献上名册官印请求臣服。

  毕竟,此时的武雉,代表的还是大周朝廷,作为原本的臣子,投降也是尽忠职守,大节名声都是无亏。

  如此一来,武雉坐拥五州,席卷南方,吞并天下之势已成,各家诸侯都是震怖不已。

  大周有十九州,中间是天河龙脉,自西向东,划分南北。流经双凤郡,灌溉数百里,以敖怒为河伯的怒龙江只是天河大龙脉的一条细小支流而已。

  在天河大龙脉以南,有着定州、灵州、徐州、泰州、青州、业州、晋州、海州、泽州九处,是传统意义上的南方。

  而在北方,还有商州、云州、蒙州、乾州……等十州,地广人稀,自大周朝廷南迁以来,更是藩镇众多,互相攻伐,一盘散沙。

  此时武雉下南方五州,剩余的业、晋、海、泽四州顿时惊惧交加,藩镇诸侯虽然矛盾重重,但在灭亡的巨大的压力之下,还是组成一个联盟,拉起五十万联军,与武雉对峙。

  金沙平原。

  这里位于天河上游,是制霸水利的关键位置。

  而在平原两边,连绵的军帐仿佛一片片黑压压的乌云,上面旌旗蔽日,将近百万大军汇聚于此,准备为决出南方的霸主而战。

  百万级别的大军!

  也唯有大周这等广袤的世界,才能在局部战争中动员出如此庞大的军队。

  浩浩荡荡的军气绵延而上,直冲云霄,七杀、破军、贪狼等凶星大放光明,天人感应,更有不知道多少星辰落下,各争天命。

  “如此程度的铁血煞气,纵然地仙都要被封禁,天仙都要退避三舍吧?”

  军营之中,大将陈顺成看着这幕,却是喃喃着,眼睛中放出火热的情绪:“若是叔父在此,必然会叹着能经此战,必不枉此生!”

  他叔父陈敬宗,乃是兵家高人,屡战屡胜,可惜为了他铺路,已经早早调离军中,执掌兵部。

  到了现在,陈顺成也变成中年模样,剑眉入鬓,面上棱角刚毅:“但我一定会将此战打得漂漂亮亮,让后方的叔父好好看看!”

  在他眼中,对面虽然军队数目比这边还多一点,但旗号杂乱,显然令出多头。

  更不用说,汇聚这些大军,每天的后勤与补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光靠拖都能将他们拖垮!

  毕竟,此时的武雉已经是天下第一大诸侯,坐拥南方大半,论本钱丰厚,根本没有人能比得过。

  “自两军对峙以来,主公坚守营盘不出,每日只以精锐骑兵展开游斗,施以疲兵之术,现在已见成效,对方营寨中已有细作通报缺粮,更是出现了溃兵……主公再号令进击,就是倚强凌弱,以硬击软,兵法中的堂皇正道!”

  兵者,诡道也,而兵法中的堂皇正道,就是以本伤人,活生生地拖死你!

  这就是阳谋,纵然知道,也无法可破!

  咚咚!

  咚咚!

  伴随着深沉的战鼓声,大军缓缓前行,阵列齐整。

  而在对面,数十万联军旗号散乱,喧嚣着列阵,半天都难以统一。

  “击鼓进军!”

  蓦然间,从中间的帅台传下旗号。

  战鼓擂响,震动全场。

  “万胜!”

  “万胜!”

  三军咆哮,声势惊天动地,趁着对面的骚乱,立即发起了进击。

  砰!

  战马嘶啼,箭矢如雨。

  在骑兵与弓箭部队之后,就到了短兵相接之时,在古代,一旦两军正式开始纠缠,纵然再怎么英明神武的统率,也难以丝毫不差地掌握全局,只能下着大体的命令,甚至在胜利或者失败前,连让军队完整脱离战场都做不到了。

  这个时候,看的就是两边的士卒意志、训练、还有将领的个人发挥。

  “杀!”

  陈顺成举着龙鳞枪,大声咆哮着。

  他率领的骑兵仿佛长矛一样,狠狠刺穿了一个铁甲方阵,并且将对面的大将直接挑飞。

  “嗯?似乎还是一名上应星辰,真命在身的大将,不过管他呢……”

  对方武艺可谓已经到了武圣的巅峰,但在大军之中,特别是陈顺成这个可以借着所有士卒军气的兵家高手面前,还是屁用都没有,略微抵抗了几招,就被长矛刺入体内,血如泉涌。

  “哈哈……继续!”

  这一万骑兵,汇聚了武雉手下所有的战马,此时完全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而陈顺成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其他人证明了武雉的选择,并没有丝毫的错误。

  “杀!”

  他纵然在浴血搏杀中,也时刻关注着战场,先去己方已经占据优势的战团,以大山压卵之势获得胜利,再冲向下一个,形成滚雪球之势。

  如此一来,等到大战到了下午的时候,仿佛触动了最后一根弦,战场上,敌军再也坚持不住,大崩溃形成了。

  正如上十万的大军,一旦摆开阵势,短兵相接之后,再怎么英明的统帅也无法召回一样,这种战败的大崩溃形成之后,也是任何名将也无法挽回天倾。

  诸多士气衰落到极点的溃兵抱头鼠窜,冲散后方自己的军阵,甚至为了活命将刀剑砍向自己原本的袍泽同僚,只为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场景非常残忍与混乱,而陈顺成所能做的,却是尽量驱赶溃兵,令大崩溃的范围不断席卷,最后将整个敌阵都吞进去。

  “杀!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就在今日了!”

  吴铁虎策马狂奔,兴奋无比。

  他乃是擎羊星命的真主,此时作为胜利者,一蓬蓬肉眼可见的浓郁星力更是不断落在他身上,令他精神百倍,几乎感觉不到疲惫。

  “进攻!进攻!再进攻!!!”

  吴铁虎大声咆哮着,眼前穆然一清。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杀出敌阵,来到后方,还可见得一小队骑兵正在策马狂奔,落荒而逃。

  “那是……总盟主反王陈杰?!”

  吴铁虎眼尖,认出最核心一人,当即大喜:“冲!冲!冲!追上去,只要擒杀这陈杰,就是泼天大功!”

  “诺!”

  周围都是他的亲兵,自然也知道这战场上最大的军功就在眼前,纷纷红了眼睛,跟着吴铁虎不要命地扑上。

  ……

  大军中心帅台,武雉一身鎏金凤凰甲,正襟危坐。

  旁边曾玉等人纷纷贺喜:“恭喜王上,此战之后,南方一统,指日可待了,愿王上早日混元天下!”

  此次大胜之后,南方再无抗手,并且携此大胜之威,那些北地诸侯,必然纷纷震怖,不做抵抗投降都有可能。

  “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此时,越不能大意!”

  武雉微笑说着。

  “王上!”

  这时候,底下一臣子出来,大声道:“自大商乱世以来,天下百姓苦于战乱久矣,今王上拥兵百万,战将千员,投鞭断流,臣请北伐!”

  “北伐?”

  武雉脸上的笑容越发奇异。

  实际上,这次大胜,损失微乎其微,她原本也有着北伐的打算。

  但临行之前,吴明却郑重叮嘱过她,此次出兵,以统一南方为第一要务,能守天河,划江而治,就已是足够,千万不可贪多务得。

  现在看到底下人这么志得意满,迫不及待的神态,她也隐约明白了其中道理。

  虽然现在大军看着所向披靡,统一天下就在眼前,但如果强行北伐,令南兵北上,一旦遭遇大败,立即就有着基业倾覆之祸!

  “此事再议!”

  这时候自然什么都不说,将这臣子名字记下,日后再做计较。

  “报!”

  突然间,又有一骑兵飞快来报:“吴铁虎将军已擒杀反王陈杰!”

  “哈哈!好!”

  武雉顿时大喜:“他人在哪里,孤要好好赏赐他!”

  陈杰乃是这次联盟军的盟主,拿下他意义重大,基本可以宣告这次战役的大获全胜了。

  “吴将军他……”

  传令兵的声音一下变得有些哽咽:“反王狡诈,布下陷阱,虽然吴将军力战破敌,但自身也受了数创,在砍下反王首级之后也……阵亡了……”

  “什么?”

  武雉一惊,旋即长叹一声:“孤失一大将,痛哉!”

  “王上,此时最重要的,还是清理战场,收编俘虏,请保重贵体!”

  曾玉立即出来劝道:“吴将军精忠报国,力战而亡,要重重抚恤!”

  “正是,孤要封他为神,得一方正祀香火!”

  武雉喃喃说着。

看过《主神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