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章 宴请兵戈暗起

第二十章 宴请兵戈暗起

  晋明王四十七年未月十五,羽族巡狩团入京。

  太子伊墨率领百官,出朱雀门亲自恭迎,并于皇家的乐游苑宴请上使,诸多世家弟子作陪。

  支狩真也在其内,他华服盛装,髻插玉簪,跪坐在外围的一张食案前,特意不带佩剑,避免引来羽族的注目。

  王子乔坐在他身后,右边是周处,谢玄坐在左首,随手折下花圃里的一朵茉莉花,斜斜插在衣襟上,对着身前环绕而过的一汪曲水顾盼照影。

  “原兄,谢兄,周兄……”孔九言过来入座,一丝不苟地向众人逐个施礼问候。孔君子慢条斯理地跟在后面,眼角暗瞄不停,一年之计在于夏啊,小娘子们穿的都那么轻薄通透。

  “诸位,最近可曾见过我家十三弟么?”寒暄了几句,孔九言禁不住开口询问,眉宇间颇有些焦虑。蒙荫节过后,他留在建康寻找十三弟,至今难觅音踪。

  众人纷纷摇头,孔九言愈发忧心忡忡。小十三虽然爱胡闹,却也不会如此不知分寸,莫非真的出了意外?

  “小安,听说前几天你约了我堂姐,两个人悄悄夜游秦淮?”谢玄瞄了一眼坐在前边的王凉米,刻意提高声响。

  王徽、王献兄弟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膝盖,腰背微微后仰,竖起双耳细听。这几日,原安与谢咏絮半夜私游的香艳故事,业已传遍了建康大街小巷,成为茶楼饭馆的热议话题。

  据传谢咏絮昨个出门,还被一些不满的女子扔了臭鸡蛋。

  支狩真无奈地道:“大嘴兄,我二人只是探讨剑术而已,你莫要听信市井间的流言蜚语。”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谢玄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你们深更半夜,私自相约秦淮河,只是为了探讨剑术。嘿嘿,小安,你圆谎的本领可不及你的剑术高明啊。”

  王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王献一抖泥金折扇,夸张地一阵猛摇,扇面上赫然写着“欲盖弥彰”四个大字。

  支狩真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何须欺瞒大嘴兄?事实确实如此。”

  “好吧,为兄信你就是了。”谢玄又瞄了一眼王凉米,语气暧昧地道,“我相信你们孤男寡女,半夜里除了论剑,其它什么都没做。”

  孔君子捋了捋美须,长叹道:“干柴烈火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啊!”

  支狩真瞧了瞧谢玄:“我若做了其它什么,岂不成了大嘴你的姐夫?”

  谢玄一呆,嘴角也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抓起食案上的水晶蟹包,囫囵塞进嘴里。

  原安想做谢家的女婿?王徽眼神一亮,与边上的世家弟子耳语了几句,那人又神秘兮兮地告知邻座,如此一来二去,百来个世家弟子开始疯传——“原安和谢咏絮下月大婚!”

  这些世家子们处在宴席的最外围,呈环形层层而坐,岚竹编制的一张张食案皆为清新的翠绿色,从上空望去,形似一朵巨硕花朵的花萼部分。里圈则是世家长辈们的席位,同样环状分布,层层相绕,食案皆由朱红色的丹木打造,犹如片片绽放的艳红花瓣。

  此乃建康门阀最时兴的如花宴,往内的花蕊部分是太阳石打磨的金色食案,朝中百官正襟危坐。太子伊墨、司徒王亭之、司空潘阳明、大将军高倾月,以及十来个羽族高踞在羊脂玉食案前,位于整个如花宴的最中心。

  “晋明王呢?怎么不出来向本使敬酒?”鸾安捏着青铜酒爵,在手心来回转动,无视恭立身前,举杯相敬的太子伊墨。

  四下里顿时一片寂静,百官暗自皱眉,伊墨神色一僵,道:“王上抱病月余,行动不便,还在宫里歇养,还望上使体谅。”

  “哦——原来如此。”鸾安拉长语声,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还以为晋明王瞧不上我这羽族上使呢?”

  “上使误会了。”伊墨举着酒爵,进退两难地站在原地。但逢道门法会、羽族巡京之类有损皇室颜面的事,晋明王总会托病不出,由他这个太子顶包。

  “误会?”鸾安冷笑一声,随手将酒爵推倒,桃红色的酒浆泼出来,溅在伊墨的四爪翻云蟒袍上。“需不需要本使前往宫中,亲自探望晋明王一番啊?”

  伊墨垂下头,凝视着一滴滴滑过蟒袍的酒液,握着杯爵的手猛地攥紧,又缓缓松开。“怎敢劳动上使大驾?”他忍气吞声地道。

  “不敢?”鸾安伸出手,重重拍了拍伊墨的肩膀,“依本使看,你们这些短生种的胆子大得很哪!”他这是羽族出使的惯例,先要威吓外族,百般刁难一番,而后才能敲出好处来。这次凤老随行,他虽然不明对方目的,但多压榨些财物孝敬总是没错的。

  远处的嵇康望见鸾安近乎侮辱的动作,忍不住拍案欲起,被邻座的山涛死死拽住。“嵇兄,忍一时之辱,莫令生灵涂炭。”

  嵇康怒目相视:“你总是忍,忍,忍!去当缩头乌龟好了!”

  山涛低声道:“即便你想出气,也得名正言顺啊,硬来只会令朝廷遭受更大的屈辱。”

  “这些个鸟人!”嵇康犹豫了一下,恨恨坐下,从侍女手里一把夺过酒壶,仰头痛饮。

  大多数世家长辈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自顾自埋头饮酒。孰不见崇玄署的人根本就没露面?连道门都避之不及的场面,他们何必去淌这个混水?皇室近来颇不安分,正好借羽族之手敲打一番。

  “这些鸟人很嚣张啊!”谢玄撇撇嘴,“毛多就了不起吗?”

  “总有教训他们的时候。”周处握住围在腰间的银链软枪,目光灼灼。

  “周兄所言正是。”孔九言凛然道,他们这些世家子个个年少气盛,颇为不忿羽族,又不能违逆族里的意思,只得故意嗑瓜子,咬鲜果,把瓜皮果壳丢得到处都是。

  “上使此言差矣。”清朗的语声犹如裂石穿云,激越震空。每说一个字,伊墨蟒袍上的酒渍就化作一丝气雾,“滋滋”蒸发,说到最后一个“矣”字时,伊墨杯爵中的酒液蒸腾而起,在半空化作一个桃红色的“天”字,矫夭飞舞,久久不散。

  “大道之前,唯有生死之别,何来长短之分?”高倾月目光沉静,步伐铿锵,接过伊墨手中的酒爵,随手抛在地上。“噗!”酒爵没土而入,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外围的世家子们不由热血沸腾,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炼虚合道!鸾安盯着高倾月,青色瞳孔骤然收缩,迸出一丝冷意:“区区一个合道外族,安敢在本使面前掷杯无礼?”

  一名炼神返虚的鸾族剑修霍然立起,四下里骤然一寒,一道锋锐剑气从他体内直冲而出,空气破开肉眼可辨的气波,直射高倾月面门。

看过《山海八荒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