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幻想轮回之魔兽 > 126、嘿嘿嘿

126、嘿嘿嘿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是去是留你们自己决定,我先走了。”张立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光头老男人,就像在看一个恶心的苍蝇。

  他一来就受到了攻击,但这不是他厌恶他的理由,那些攻击自然被他轻易化解了,当他变成人形后,他们也就没了攻击他的理由,可是……

  “啊!好吧,如果您看到卡德加,希望您能通知他传送回来,我们要开会讨论一下。”一听到张立要走,达纳斯的神色颇为不舍,遗憾、渴望、激动,无比复杂的眼神,就是这个目光让张立恶心的浑身都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目光他认得,他看到小萝莉时就是这个眼神,早听说贵族圈子很乱,什么癖好的家伙都有,却没想到让他给遇上了一个。

  为了不高唱菊花残,还是先溜为妙……

  他走了,只留下达纳斯远远地注视。

  “憋得太久了,我连看男人都觉得眉清目秀了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想到这个精灵所说的事,他又激动了起来,喃喃道:“不过马上就可以回去了,这可是大好消息,不知道领地发展的怎么样,加林怎么样了?盖伦那个小家伙是不是还那么调皮?现在应该是个棒小伙子了,还有艾达、安吉拉、芭芭拉……终于能再见到她们了,真是激动啊……”

  离开了这个充满基情的地方,张立立即感觉空气都清新了许多,为了顺利找到维纶,沙塔斯他是势必要去一趟的。

  现在的沙塔斯被兽人洗劫了一遍,应该是遍地残桓,不过二十多年的时间,这里应该已经入游戏里一般了吧,为了对抗影月谷的玛瑟里顿,纳鲁和德莱尼人是不可能放弃这个要塞城市,它的地理位置太关键了。

  而且不管是为了给飞船的建造拖延时间,还是单纯的为了复仇,维纶这个大首领在沙塔斯亲自坐镇的可能性极大。

  他自是不必如远征军那样靠腿走过去,那座充满异形虫的高山对他来说没什么威胁。

  由于破碎的外域没有了昼夜之分,张立也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到了高山那里,他很轻易的飞了过去,一抹久违的绿色出现在他眼前。

  泰罗卡森林,记得游戏里这里有许多蜥蜴一样的爬行生物,长得奇葩无比还会隐身,而且提到泰罗卡森林,还不得不提一下鸦人,说起鸦人,那么必然是乌鸦之神安苏了,如果能把它骗过来给自己当坐骑一定会很拉风吧……

  不过啊!要说最让张立激动地,还是马上就能见到的女德莱尼了,那群骚蹄子他可是从出生起就垂涎不已了,等到了沙塔斯一定要好好的嘿嘿嘿一番才行。

  陷入幻想中的张立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生物正悄悄的跟了上来。

  安逸的飞着,张立突然发现阳光消失了,一片阴影笼罩了他,本以为只是一片云彩的阴影,但是……外域哪来的云彩?

  正在他疑惑的想要抬头看看的时候,一股巨力压了上来……

  “卧槽!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他的翅膀被抓住了,且无论张立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什么东西在天上抓住了他,而且力大无比……

  以他的力量都无法反抗,难道是基尔加丹跳下来了吗?

  当他努力的回过头去才终于看到了这个生物,这是……

  “卧槽!鲁克玛!?”这赫然是阿兰卡三神明中最强大的一位,德拉诺的世界级boss,被鸦人认为是太阳的化身的鲁火焰巨鸟。

  它的浑身都洋溢着火焰,就如真正的太阳一般强烈的燃烧着,但这火焰并没有烧到张立,他只是感觉稍微暖和了一点而已。

  “啊,嘎嘎,亚嘎嘎。”虽然张立很努力的尝试着用鸟语去交流,但很可惜他并不会,鸟类的语言并不复杂,只能表现出喜怒哀乐等等感情,这远达不到深入交流的目的,所以回应他的是鲁克玛有些疑惑的目光……

  好像是感到了张立的不安,鲁克玛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他,弄得张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看起来它并无恶意,张立稍稍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现在也是鸟,它应该不会同类相残吧,应该吧……

  他们还在快速的坠落着,那速度,如果他再得不到自由就一定会摔死,而就在张立已经绝望的时候,鲁克玛张开了翅膀。

  他们的速度猛然一缓,然后安稳的落在了地上。

  “老大……您是不是该放开了?”知道鸟语没用,张立只能用通用语尝试一下,不过能交流就有鬼了。

  此时他们的姿势是,他被一只比自己大上一倍还多的一只大鸟压着,张立就跟个小鸡仔一样可怜。

  回应他的是鲁克玛的鸟喙,它轻轻的为张立舒了舒羽毛,这举动就好像在讨好异性似的,这让张立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

  他的猜测是真的,当他被放开后,鲁克玛并没有给他自由,而是将他翻过来然后压了上去……

  ………………

  张立可以接受人类女性,可以精灵女性,甚至可以接受长着蹄子的德莱尼女性,但他从没有想过要和一只鸟发生关系。

  虽然艾薇也能变鸟,但他们啪啪的时候一定是人类形态,不然体型的差异也完不成那种事,咳,这不仅仅是体型上的问题,而是心理上的问题,与鸟类啪啪就跟野兽啪啪有什么分别。

  虽然他有了一点点鸟类的审美观,但鲁克玛可是算不得美的呀。

  所以他选择死亡,那是不可能的。

  他逃了,一瞬间变回了人形,这让鲁克玛这只正准备享用这个新晋男妃的鸟神猛然一惊。

  ‘诶?怎么消失了?’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她感觉到一个小东西扒弄了自己的羽毛,努力的朝着外边挤去。

  ‘难道我早就啪完了,而且还生了个小鸟?可是我怎么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呢?’

  有些迷糊的鲁克玛站了起来,那个小东西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摔得皮青脸肿的张立和鲁克玛对视了片刻,张立讨好似的笑了笑,并且悄然酝酿圣光之力。

  鲁克玛凌乱了,她居然生了个怪物?不对!她很快就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生出来的,因为这个生物很像不久前她吃过的人类,当然她不知道那叫做人类,不过她能给他对上号就是了。

  ‘一定是这个东西偷走了我的男妃。’鲁克玛这样想着,顿时愤怒了。

  “昂!!!”

  ………………

  今天,泰罗卡森林惊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的生物都在瑟瑟发抖着,这种源自于生物本能上的威压让森林里所有的动物都停滞了下来,它们能感受到那个可怕存在的怒火,本能告诉它们,如果不想死掉,那就离那里远点。

  于是停顿了片刻后,泰兰卡森林发生了第一次兽潮,它们拼命的逃跑着,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罕见的没有相互攻击。

  而张立,他几乎在鲁克玛大叫的一瞬间就最大限度的开启了王者祝福,凭借这短短的几秒真男人状态,他从鲁克玛的脚下飞快的冲了出去。

  他冲的很及时,鲁克玛身上的火焰在下一刻就将周围化作了焦土,就是这样他的屁股上还留下了烧伤,如果不是短时间半神的体质,他可能已经死了。

  如同大炮一般冲出去,鲁克玛庞大的身躯给张立提供了逃窜的时间,当她扭头飞起来追捕张立时,张立已经悄然躲藏了起来。

  作为穿越者,他深切的明白要给自己留几个后手的重要性,所以他预备了一些隐形药水已经火箭腰带等物品。

  他先是用火箭腰带给自己加速离开鲁克玛的视线,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喝下了隐形药水,现在他可管不了身上有没有气味这种问题,在隐形后,他就悄然躲在了树后,决定等待鲁克玛离去。

  如果这样她还能找到他,那说不得就要发生一些超越他底限的事情了……

  有时候他还是很没有底限的……

  但好消息是,鲁克玛并没有找到他,这只巨鸟浑身都被火焰所包裹,她闻不到什么细微的味道,在不甘的在天上转了几圈后,她愤怒的离开了。

  “呼!”大松了一口气,隐形的时间再过一会就结束了,她离开的可真及时。

  正当张立以为已经安全了的时候,一个冰凉又尖锐的东西抵住了他。

  “嘎!不要动!人类!”嘶哑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操弄着一口并不流利的通用语,他继续说道:“怪怪的跟着我起来,嘎,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嘎。”

  感受着后背上这种石头似的触感,张立不禁笑了,还用石制武器的种族还想威胁他?

  正在他打算给这个家伙点教训时,突然一阵天昏地暗。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与他一起倒下的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家伙。

  ‘屁里有毒……’在迷糊中,他看到黑暗中出现了几个蹒跚的身影,那是……鸦人?

  鸦人走向了他,他们将他背了起来,朝着森林中心走去,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他们是不想要他的性命了,至少暂时不想。

  于是他彻底昏了过去,以他的体质,这迷药最多维持一刻钟,一刻钟后,他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恐怖。

  ………………

  为了抓到张立,鸦人连自己人都迷晕了,可见他们谨慎的心,所以他们更谨慎的不定时的毒着张立,基本上几分钟就毒一次,所以当张立醒来时并没有如愿的大发神威,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个木桩上,天都黑了,时间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从鸟变回人形的他自然是没有衣服的,晚风一吹,真是风吹裤裆丁丁凉,周围鸦人围着他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没有人理会他这个可怜虫,偶尔有人看向他,目光中也是看死人一般。

  在他们看来,得罪了伟大的神明鲁克玛,那必然是死路一条,所以他基本上就是个死人了。

  “那个……我想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可是劝你们啊,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还是把我放了。”这不是说张立要风骚的动用武力杀死他们,他现在浑身无力,动弹不得,而且包包都不见了,连外力也借助不了。

  张立只是想提醒他们自己并不是鲁克玛的敌人,而是她眼中的花美鸟(变身的话),你们是不是该好吃好喝供着我?

  鸦人依然不理他,事实上听得懂人类语的鸦人并不多,不久后,鸦人举办起了简陋的仪式,一只老鸦人开始发表获奖感言。

  “欢呼吧鸦人们!这个人类!嘎嘎!伟大的太阳神鲁克玛想要他的命,我们把他当做祭品献出去,鲁克玛一定会再次眷顾我们的,嘎。”

  他用的是鸦人的语言,张立自然是听不懂的,不过周围的鸦人大声的欢呼起来,吱吱嘎嘎难听的要死。

  于是仪式开始,张立只见领头的这个鸦人点燃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开始一动不动,他好像睡着了。

  而事实上鸦人的意识可以进入暗影世界,在这里他们能够看到许多平常看不到的东西,这是阿兰卡三神之一的卡鲁的力量,卡鲁是唯一一个没有抛弃鸦人的神明,与完全不理会鸦人的鲁克玛和想要用黑暗意志奴役鸦人的安苏不同,卡鲁同情鸦人并且庇护鸦人,他的子嗣恐惧渡鸦更是鸦人的好伙伴,受到诅咒的鸦人之所以没有灭绝,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群恐惧渡鸦在帮助他们。

  在暗影世界,这个鸦人领袖可以瞬间游离于各处,他呼唤某个强大的意志,那是卡鲁的意志,卡鲁回应了他,在他的牵引下,鸦人首领终于见到了这个喜欢在暗影中冥想的慷慨神明。

  于是,鲁克玛来了,通过恳求,卡鲁同意了鸦人的请求,并且亲自寻找了鲁克玛,他的面子鲁克玛还是要给的,虽然他的实力鲁克玛并不放在眼里,她可是三神中最强大的,但他和他的伴侣安苏加起来就不得不令她正视。

  于是在这个灯火交加的夜晚,鲁克玛的火焰照亮了夜空。

  看到这一幕,鸦人们狂热的欢呼着,只有张立在鄙视的看着这群沙比,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张立在所有鸦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变成了金乌形态……

  于是,当鲁克玛飞来后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张立变成的大鸟楚楚可怜的看着鲁克玛,他的羽毛还有少许烧伤的痕迹(鲁克玛烧的),一副受到虐待的样子,他的周围围绕着一大群鸦人,而有的鸦人还拿着火把和武器保持着欢呼的姿势……

看过《幻想轮回之魔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