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最强逆袭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肃然起敬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肃然起敬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肃然起敬

  丁先生绝对是传奇人物。

  别说是在曾经的长安系或者国内资本界,就算是四九城里面丁先生也是传奇人物,这要放在古代绝对是宰辅之人。

  丁先生可能是国内最懂经济的那拨人,当年跟丁先生同龄的那拨人,如今哪一个在国内金融体制以及资本领域不是响当当的人物,丁先生当年离开体制内的时候先后在体改委和计委当过副处长和处长。

  当年的那些好友如今可都是封疆大吏啊,这也是为什么长安系这么多年能飞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不仅仅只是因为秦长安神秘的背景以及背后那些大佬,更因为的是执掌长安系的丁先生本就是最懂政策和资本的人物。

  丁先生的野心很大,可以说他们那波人的野心都很大,他们就是要给国内经济金融资本领域做顶层架构。

  最终,丁先生选择出走,用长安系走一条实际可循的路子,配合着那些大佬们去摸石头过河。

  可惜的是,丁先生再厉害,也无法控制长安系。

  因为阻力实在是太大了,先不说他跟秦长安的理念发生了分歧,这才一怒之下出走离开了长安系,当时就算是秦长安支持他所想所做的那些,但秦长安背后那些人也未必支持。

  所以,长安系能有今天,丁先生早就预料到了,因此才失望离开,也算是明哲保身了。

  再退一步来说,长安系能有今天这结局,本就是当年跟丁先生理念一致的那波人亲手推到的,因为他们想要做的是高屋建瓴,规范规划健全国内的金融资本体系,而长安系等等就是挡在他们面前洪水猛兽,而长安系又首当其冲。

  长安系不倒,谁倒?

  长安系这类庞然大物不倒,那倒下的可就是国内金融资本系统,孰重孰轻?

  所以在他们眼里,长安系不算什么,秦长安以及背后那些大佬他们更是无所畏惧,虽千万人吾亦往矣,这就是丁先生他们那波人的理想。

  曾经的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如今的他们可都是封疆大吏,更是被寄予众望全力支持,谁又能拦得住他们?

  翻开长安系的成长路线看,长安系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开始狂奔的时候,也就是丁先生离开的时候,当年跟着长安系一起狂奔的那些野马,哪一个如今不是断臂求生呢?

  唯独长安系彻底倒下,因为他是所有野马里面的领头马,他不倒谁倒?

  这也是长安系一直风波缠身,就算是到最后岌岌可危,丁先生都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找都不出山的最重要的原因。

  当秦家彻底从长安系脱身,重新开始新的征程时,丁先生这个时候才终于站了出来,重新回归。

  在这三年里,丁先生可谓是快刀斩乱麻,不仅将秦家和长安系的事情彻底剥离,只留下秦长安独自去扛剩下的,更是给秦家制定了新的发展路线,这条路线也将会在秦家在

  未来十年内重新繁华。

  这样的大人物是何等的传奇,可是他在见到秦升的时候,一直都表现出很是平易近人的样子。

  因为,他不想让秦升有太多的压力,也只想把秦升当成一个晚辈去培养。

  不然秦升太尊重他的话,有些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双方的沟通就会出现问题,他需要秦升去执行他的新路线。

  这时候巴赫早已经识趣离开了,他还没资格留在这里,丁先生那是传奇人物,秦升则是秦家的继承人,回来以后就算是秦家的掌控者了,他们所料的肯定牵扯到很多机密了。

  巴赫走了以后,秦升沉声道“丁叔叔,您说吧”

  丁先生低声问道“还没见过你爸吧?”

  “刚回来还没有,我准备过几天找个时间吧,这件事也得跟长辈们商量,毕竟马上就要开庭宣判了,这时候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秦升如实回道。

  丁先生轻笑道“儿子见父亲,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者他的事情也尘埃落定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别人也不会多想”

  秦升默默点头道“那我知道了”

  丁先生继续说道“听说你在成都的时候,龙老那边又动手了?”

  “嗯,不过有惊无险渡过,三年了,老家伙还是想弄死我”秦升眯着眼睛道。

  丁先生冷笑道“垂死挣扎而已,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无非就想玉石俱焚,可谁给他这样的机会呢?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了”

  “龙老能有今天这下场,也多亏了丁叔出手”秦升由衷说道。

  有些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丁先生这三年可谓跟那边是斗智斗勇啊,不仅在资本市场处处阻击龙老那边,更是动用人脉资源降维打击,以至于龙老那边的那位白手套至今都不敢回国,而他们在国内的资本帝国也已经全线崩溃彻底崩塌。

  丁先生并没有居功自傲,他早已经看淡了这些,随口道“我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当年朱家和宋家也没少出力,不然也不会如此简单容易,但是你知道最重要因素的是什么?”

  重点来了。

  秦升洗耳恭听道“还请丁叔解惑”

  丁先生眯着眼睛缓缓说道“秦升,到了长安系以及龙老这个级别来说,如果你没有犯错的话,别人想要对付你可能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何况双方的人脉资源已经是通天了,政府部门会由着你们胡闹么?到时候捅出了天大的篓子,不管是长安系还是龙老都得倒下”

  秦升大概明白意思了。

  丁先生停顿数秒后又说道“当初长安系倒下的时候也是这个道理,长安系是多么夸张的庞然大物,你爸爸以及背后的那些大佬更是通天的人脉,就凭别人几句话能推到长安系么?不可能的。同样的道理,龙老那波人背后的商业帝国有多大,绝对不比长安系弱多少吧,只不过长安系一直都太高调,而他们比较低调而已。但是最终结果怎么样?

  他们还是如此轻易的就倒下了。”

  “你说,什么原因?”丁先生反问道。

  秦升摇头,丁先生讲的有些深奥。

  丁先生很是不屑道“大而不倒?都以为这样就真倒不了?笑话。在国家命运面前,没有不能倒的企业,当年百万国企工人下岗企业破产我们国家都熬过去了,你一个小小的企业算什么?也敢拿这点来威胁国家?”

  秦升听完这番后,颇为震撼。

  丁先生义愤填膺道“秦升啊,不管是长安系还是龙老那边,他们倒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走错了路。不仅仅是走错了,而且是越走越远,已经到了快要失控的边缘,一旦这些企业出事,那就是系统性风险。”

  秦升依稀记得,这些话当初清华那位老教授也说过,只是老教授没有丁先生说的这么详细。

  秦升愣住了,他不知道说什么。

  丁先生并未就此结束,继续道“再具体一点,走错了什么路?就是他们所追求的个人利益跟国家所需要的发展进步是违背的,你看看他们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有多少不是在违规挑战政策和监管底线?经济金融是所有行业的金字塔尖,如果国家不管这些的话,日后可能酿成多大的危险?这是百年难遇之大变局,我们的国家正在负重前行,只要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重新崛起,不再回到那落后就要挨打的屈辱岁月,所以任何人任何企业都不能成为绊脚石,不然只会被历史的车轮滚滚碾压而过,这就是长安系这类企业倒下的原因,没有之一”

  当说到最后这番话的时候,丁先生强大的气场已经压的秦升喘不过气了。

  这一刻,他似乎才真的认识那个传说中的丁先生。

  这一刻,丁先生说的这些也不仅仅是替他说的,更是替当初他们那波立志要用毕生所学让我们的国家重新站起来的赤子之心们所说的。

  有些人选择这一生出人头地飞黄腾达,有些人选择这一生简简单单平平淡淡,更多的人也许这一生都是碌碌无为的。

  可是有些人,他们的选择却是为万世开太平。

  丁先生有些汗颜,因为他没有做到。

  但是他为当年那些同学同事好友们自豪,因为他们正在做。

  所以,丁先生不想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因此才会从长安系离开。

  这时候秦升突然想到了老教授的那番话:

  个人的前途只有与国家的前途命运一致,才更有价值,才能更好的实现。国家的前途命运与个人的前途命运直接相关,有赖于个人的前途命运的实现,而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

  那么由此推论。

  企业发展也是如此,只有与国家发展方向相同,那么一个企业才能迅速崛起做大做强,如果一个企业和国家发展方向相反,那么就算是再大而不倒 ,也迟早都会倒下的。

  这一刻,秦升看向丁先生,肃然起敬。

看过《最强逆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