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发飙的老丈人

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发飙的老丈人

  听到林铮对自己的称呼,蓬莱山氏额上的青筋一下便增加了一倍,旋即一声暴喝:“滚——!谁是你的老丈人!我女儿呢?!”

  面对暴躁的蓬莱山氏,林铮脸上笑意不减,说道:“辉夜的话,现在非常的安全,您老人家就用不着担心了!”说完一口老血便吐了出来,看得蓬莱山氏眉头便是一跳,这小子本事是有点儿了,不过怎么看起来病恹恹的,打一下别人自己也跟着吐血!

  回过神来,蓬莱山氏立刻一阵火大,“什么叫不用我担心?!我都几百年没有看到我女儿了,你叫我不担心?!”

  “这不是有永琳和我在嘛!”林铮笑嘻嘻地说道,“话说回来,月都这边可不比在我们那边安全!”

  “放屁!!”蓬莱山氏喷了林铮一脸花露水,气急败坏地说道:“她是月都的公主,在这里就能得到月都最高的保护,你那个穷窝子能和月都比吗?!”

  “这可不好说!”林铮撇了下嘴,就在蓬莱山氏眼睛都快喷出来火的时候,这才接着说道:“这月都要是对辉夜绝对安全的话,她当初也用不着被流放到地上了,亏得她还是个公主呢,不然不是直接被人家一刀给咔嚓了!”

  蓬莱山氏听得就是一滞,继而有些懊恼地说道:“当初是那丫头自己犯错,对她施加一点儿惩罚那是应该的,她既然贵为月都的公主,自然需要对月都的法令做好表率!”

  林铮一听到这个就火大,当下就算是老丈人,也忍不住嘲讽道:“可拉倒吧!说到底,还不是你们月都的人自视甚高折腾出来的事儿,屁大一点儿地方,事儿倒是挺多的,除了你们其他人都是猴子?有本事你们倒是去圣人面前说道说道,看看到底谁才是猴子!”

  这话说得蓬莱山氏脸都黑了,这诸天万界,谁活腻味了敢去说一个圣人是猴子,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按照月都人的心态,那圣人在他们眼中,也的确是被当成了猴子,你说心里想想还好,一旦宣扬出去,那就是找死了!而林铮这么一说,等于就是狠狠地抽了整个月都一巴掌,你们不是说除了月都之外,其他地方的人都是猴子嘛?什么?圣人不是?什么?圣人门下也不是,那你还嚣张个屁啊!搞半天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有什么两样!

  不仅是蓬莱山氏,四周那些听到林铮说话的天神,一个个脸都给涨红了。事实上,随着时代的发展,曾经被月都当成猴子的那些人,已经快速地追赶上了他们,尤其是在失去了永琳的这几百年,他们这才意识到,一个强大的炼器师炼丹师,能给月都带来多大的影响!

  永琳的作品或许无法量产,但是她超前的手段和知识,却是能给月都的发展提供关键性的突破契机,而自从永琳离开之后,月都在科研上的创新和发展,已经大不如前,可以说,如今的月都,已经是外强中干,再也没有了曾经俯瞰众生的资本,面对越来越兴盛的月外族群,他们要是再将别人当成猴子,等于是把自己也给骂了进去,因为他们自己,并不比那些猴子强多少!

  看着黑起脸的蓬莱山氏,林铮心里忽然有些发毛,这老丈人不会发飙吧?!到时候自己还手又不行,那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然而,蓬莱山氏在黑了脸一阵之后,却是忽然长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地说道:“月都的很多法令的确已经有些跟不上时代了,我们在寻求改变,但这种事儿不说一时半会儿说改就能改的!”

  闻言,林铮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老丈人没有发飙,随即便满不在乎地说道:“您和我说这个也没用,我又不是月都的人,你们爱怎么折腾那也不关我的事儿!”

  “什么叫不关你的事儿?!”蓬莱山氏变脸一般地瞪大了眼睛,“我蓬莱山氏就只有辉夜这么一个女儿,将来整个蓬莱山氏都要由她来继承,这叫不关你的事儿?!”

  林铮听得一喜,“那您是承认我这个女婿了?!”

  “滚——!谁承认你是我女婿了?!”

  “嘁——!”林铮立刻撇起了嘴,“那还关我什么事儿!?”

  看着林铮那恶劣的嘴脸,蓬莱山氏实在是忍不住了,当下一爪子便拍在了林铮脑门上,“总之你个混账小子立刻将辉夜给我带回来!!”

  “绝对没门!”

  “你说什么?!”蓬莱山氏气得一下便揪起了林铮,而林铮却是淡定地说道:“她要是回来,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人给宰了!!”

  “有我在,这月都谁敢动她?!”

  “那可说不准!”说着,林铮便回头瞥了下飞回来的绵月老头,见状,蓬莱山氏表情便是一愣,继而沉着脸问道:“宽正到底怎么死的的?!”

  “那家伙明面上说着要将辉夜带回来,实则手段凶狠毒辣,摆明了是要将辉夜置于死地,结果把永琳给惹毛了,被揍了个半死,最后么,就像刚才说的,脑袋被剁了下来!”

  说话间,绵月老头已经飞了回来,看到逼近的老头子,林铮冷笑道:“那家伙的准备那叫一个充足,不仅有用来困住永琳的月皇钟,甚至还特意准备了用永恒精金炼制的淬毒箭矢,用来应付辉夜的能力,要不是有人刚好给辉夜挡了箭,您这辈子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虽说那家伙早已经被干掉,但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家伙有这种心思呢?!您说是吧?!”

  林铮一开始只是以为箭上的剧毒对辉夜没什么效果,了不起让她难以动弹,毕竟怎么说辉夜也是神灵一系的生命,哪有那么容易被毒死!但后来实验清神玉净丹的时候才从永琳那里知道,那可是万界中有名的剧毒“溃灵”,其最强的毒性来自于针对灵魂的伤害,一旦沾染上这种剧毒,短时间内便足以魂飞魄散!

  藤原之所以中毒后没有完蛋,那也是走了大运,正好冥界就在永远亭旁边,身死之后魂魄快速地飞入了冥界,魂印得以受到冥界的庇护,这才幸免于难。但如果是辉夜,那就完蛋了,“溃灵”无法杀死辉夜的身体,辉夜也就无法飞入冥界,最后魂魄便会直接溃散,那时候永琳还有没有办法将她救活都是个疑问。

  话音未落,蓬莱山氏的眼睛便已经红了,等到林铮说完,脸一转,这就冲飞回来的绵月老头怒吼:“绵月!!你要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一派胡言!!”飞回来的绵月老头气势汹汹地一声怒喝,“蓬莱山,你是不是昏了头了,竟然光凭一个地上猴子的片面之词,就敢来质问于我!?”

  “我为何不敢?!”一声喝出,蓬莱山氏那看似颓废的身影瞬间便爆发出了可怖的威压,在他的威压之下,就算是绵月老头,也不由得向后退了半分!

  绵月老头惊怒,大声呵斥:“蓬莱山,你别忘了自己的立场!”

  “放屁!!”蓬莱山氏毫无形象地大骂一声,“老子唯一的女儿都被别人暗算了,你还敢跟我谈立场?!你绵月家的狗崽子追杀我女儿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自己的立场?!”

  绵月老头明显的心里有鬼,当下没有正面回答蓬莱山氏的话,倒是大声喊道:“口说无凭,光凭那地上猴子的一番话,无论如何也当不得真,你若想要弄清楚真相,那还不简单,抓住那该死的地上猴子,将他的记忆抽取出来,事实如何,自当真相大白!”

  “然后你就错手把你小爷干掉了是吧?!”林铮接着绵月老头的话尾说道,望向杀气腾腾的绵月老头,林铮一脸嘲讽地说道:“老家伙,这种把戏都是我们这些猴子玩剩下的,你就少在这里班门弄斧了!”

  “放肆!”绵月老头一声怒喝,“这里何曾轮到一个小辈大放厥词!”

  “我呸!谁特么是你的小辈!嘴长在老子脸上,我爱怎么说说什么关你屁事儿?!要是看老子不爽,你倒是过来揍我啊?!”

  这话听得绵月老头简直是三尸神暴跳,浑身都气得有些颤抖了起来,“狗东西,今日你必将命丧于此!!”

  话音一落,绵月老头猛地便朝林铮杀了过去,然而蓬莱山氏却一下挡在林铮身前,“我倒要看看你个老匹夫杀得了谁!”话毕,蓬莱山氏手上光芒一闪,覆盖上了一双白色的手套,也不见他如何蓄势,猛地一拳便朝绵月老头砸了过去!

  绵月老头不敢大意,瞬间便将月皇钟挡在身前,下一刻,蓬莱山氏的拳头猛地便砸到了月皇钟上,“铛——!!”月皇钟发出一声巨响,那被蓬莱山氏击中之处,直接便凹陷出来一个拳印。绵月老头本欲直接利用蓬莱山氏的力量反击,然而,蓬莱山氏的拳劲,远超他的预料,月皇钟的灵魂音波才刚形成,直接便被蓬莱山氏的拳劲反击而回,绵月老头情急之下,一掌便拍向了月皇钟,使得月皇钟的音波向两侧分散而去,只是如此这般,那些包围在四周的金甲天神,却是倒了大霉,大片的天神冷不丁地遭到了音波的冲击,连一点防备都来不及,一个个被震得口吐鲜血,受伤不轻!

  绵月老头翻身向后一退,大声怒喝:“蓬莱山,你当真要和我作对到底吗?!”

  “是又如何?!”蓬莱山氏没有和这个老匹夫废话的打算,就算今天打不死这个老匹夫,那也要让他牢牢记住,他蓬莱山氏,可不是仍人揉搓的面团,既然敢对他蓬莱山的女儿下手,那就要有崩掉一嘴牙齿的觉悟!“老匹夫,看打!”怒吼一声,蓬莱山氏挥起拳头,再次杀向了绵月老头。

  面对来势汹汹的蓬莱山氏,绵月老头直接将月皇钟化为结界将自己笼罩,以其强悍的防御姿态,抵挡住了蓬莱山氏的进攻,下一刻,绵月老头伸手便抓出来一把金瓜锤,猛地朝月皇钟上一敲,一道强大的音波立刻便朝蓬莱山氏轰击而去!

  在蓬莱山氏击溃音波的同时,绵月老头放声大喊:“绵月家子弟听令!立刻将那个该死的地上猴子抓起来!!”

  “是!大人!”伴随一阵整齐的声音落下,立刻便有成群的金甲天神从包围圈中冲了出来,这些金甲天神都是月都的精锐所在,基本上都是从各大家族的子弟中挑选出来的,平时虽然很少有派别之争,但是此刻绵月老头一声令下,属于绵月家的子弟兵立刻便顺从地站了出来,说到底,他们首先服务的还是绵月家,有绵月老头的命令,他们根本不惧蓬莱山氏秋后算账!

  但他绵月家有子弟兵,蓬莱山家也有!听得这老匹夫如此下作,蓬莱山氏也是大喝:“给我拦住绵月家的人,不许他们靠近那小子半步!”

  “是!!”话音一落,又有一群天神从包围圈中冲出,并直接和绵月家的子弟对峙了起来。不过,从人数上来看,蓬莱山一族,看上去要比绵月家少了将近三成!

  见状,绵月老头颇为自得,“蓬莱山,作为一族之长,你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老匹夫,你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你以为人多就了不起吗?!”

  “哼——!那就走着瞧!”冷哼一声,绵月老头猛地将手一挥,顿时间,所有绵月家的子弟兵立刻便发起了进攻,一部分前去拦截蓬莱山家的子弟兵,而剩下的,全部朝林铮杀了过去!其他家族的子弟兵见状,一个个只能一脸为难地面面相觑,这种情况,他们是帮谁都不行,该死的啊!那地上猴子简直就是个祸害,就因为他冒出来,好好的团队,一下就变得支离破碎了,简直操蛋!

  虽然一个个盯着林铮一阵咬牙切齿,但是除却绵月家的子弟,却是没有其他金甲天神向林铮发起进攻,就算绵月家只有三成的子弟兵向林铮发起进攻,但那样依然有将近三百人呢,谅那小子也没办法从他们的包围中逃脱!

  林铮看了看和绵月老头厮杀得激烈的老丈人,再看了下凶神恶煞地扑过来的天神,日!看样子只能靠自己了!

  “哪里跑!!”一名天神驾驭着机翼快速地突进到林铮近前,没有了古怪的灭灵阵,他们可不会怕了这只区区的地上猴子!暴喝一声,这天神抡起手中的火神炮便朝林铮砸了过去,毕竟绵月老头说了是抓起来,要是用炮击的话,万一打死了就不好交代了!

  不过这些家伙明显的还是小看了林铮,虽然他们一个个至少也拥有八转的实力,但是林铮才从永琳那里拿到了蜕变后的潮汐剑,如今实力暴增,普通的八转无论如何是难以将他压制下来的!

  “锵——!”地一声,林铮抬起的剑刃弓便挡下了砸过来的火神炮,没等这天神反应过来,林铮驾驭着鬼神一拳便砸了出去!

  随着巨大化的鬼神一拳轰出,不仅是被林铮挡住的天神,就连跟随在他身后的大片天神,也全给鬼神的拳头砸飞了出去。

  在绵月家的子弟兵忌惮之时,瞥到这一幕的绵月老头大声喝出:“不用顾忌,生死无论!”

  有了绵月老头这一句话,绵月家的子弟兵顿时便自信多了,转眼间,虚数空间的纹路遍布了大片天空,随之一件件看着就吓人的武器便从虚数空间中被召唤了出来,看得林铮一阵龇牙。

  他大爷的,从来都是他带着伊比丝和四娘把炮管子对准别人,这会儿倒是反过来了!果然被炮管子瞄准的感觉,相当恶劣啊!

  “轰——!!”

  色彩斑斓的炮击喷射而出,并有大量追踪型的飞弹直奔林铮飞了过去!

  大爷的,这发射速度太丧病了,月都就了不起啊!谩骂中,林铮祭出泰山印便挡在身前,随即连领域都张开来,在巽所构筑的防御结界上张开了AT力场。几乎就在防御准备好的同时,来自绵月家子弟兵的猛烈炮击便轰了过来!

  泰山印抵挡住了大面积的正面炮击,然而分流的炮击能量依然庞大,猛烈地冲击着防御结界和AT力场,下一刻,密集的飞弹从两侧飞袭而至,全数朝林铮轰了过去!顿时间,连环大爆炸便在空中引爆,绚烂的光芒令人难以直视!

  “混账小子!!”蓬莱山氏一阵惊怒,而绵月老头却快意地大笑起来,“区区一只地上猴子也敢挑衅我月都,不自量力!!”

  然而绵月老头的话音才刚落下,那绚烂的光芒之中,猛地便发出了一声炮击巨响,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颗巨大的炮弹瞬息间便撕开了那爆炸的光芒,落到了那成片的武器中,在轻易地粉碎了数件强大的武器自后,炮弹终于被引爆,顿时间,毁灭性的能量狂暴地宣泄了出来,吞噬了所有发动炮击的天神!

  伴随爆炸消失,一个个天神形影狼狈地从天上掉了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直接被摔死的!望向愣住的绵月老头,林铮得意地拍了拍身边的单装炮,“怎么样?永琳设计出来的大炮,是不是比你们月都的破烂牛叉多了?!”

  “你个狗东西!!”绵月老头恼怒地大吼起来,却是将蓬莱山氏给唤回神,短暂的惊喜之后,蓬莱山氏立刻便暴怒地朝绵月老头冲了过去,“老匹夫,你真以为我打不破你这个乌龟壳吗?!”话音一落,蓬莱山氏身上瞬间便爆发出璀璨的金光,瞬间体型都膨胀了几分,宛若佛门的怒目金刚,伴随重重道纹缠绕于拳头之上,蓬莱山氏怒喝着一拳朝绵月老头的月皇钟砸了过去!

  “轰——!”地一声巨响,连钟声都被这暴烈的声音所淹没,下一刻,绵月老头眼皮便是一跳,因为他发现,月皇钟上,竟然出现了裂纹!

  :。:

看过《网游之剑刃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