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画中的秘密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画中的秘密

  因为还要到万珍阁那边接收货物,林铮便没有继续和八重经商闲聊了,当下告辞了八重经商后,便传送到了天帝城外。

  “大人!”

  林铮前脚才刚迈出,菲特便忽然唤了他一声,闻言,林铮这就有些好奇地回头朝菲特望去,“怎么了菲特?”

  却见菲特神色有异,说道:“是关于您的那幅画!”

  林铮听罢便是一愣,回过神来,这就一本正经地对菲特说道:“菲特啊!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能说那是我的话!”

  菲特听得心里一阵发笑,这个大人啊!还真是喜欢掩耳盗铃呢!不过这才是她的大人么!忍着笑意,菲特摇起头道:“不是关于这个的问题,而是关于画中所隐藏的秘密!”

  “秘密?!”林铮露出惊诧之色,“那画卷里面的?”

  “恩!”菲特点了点头,正要将画卷拿出来,却忽然看到了进出天帝城的行人,见她露出迟疑之色,林铮这就说道:“走!到老爷子那边再说!”

  很快,林铮几人便来到了徐福的包子铺。徐福还是那么的悠闲,躺在藤椅上,手里的蒲扇轻轻摇动,怡然自得!走上前,林铮这就笑道:“您老人这才是会过日子的人啊!那些整日清修的家伙,也不见得能有多大的本事!”

  听到林铮的声音,藤椅上的徐福这就大笑着坐了起来,而后伸出蒲扇便拍了下林铮,“你个毛小子,可不能小看了天下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修行方式,对老头子我来说,这就是修行,但这种修行方式,却并不适合于任何人!在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修行之路前,青灯苦修,可算不上下乘!”

  “嘿嘿!这个我姑且还是知道的,就是有些看不习惯那些为了修炼什么都不顾的家伙嘛!”说着,林铮便伸手拿出来一只精致的水晶酒瓶递给徐福,“您尝尝,这可是我们伊斯特拉酿造的特级佳酿,一般人可尝不到的!”

  “哟!”徐福听得双眼便是一亮,继而开怀地笑道;“这可得尝尝!早就听说你们伊斯特拉那边的酒水很不错,就是没什么机会过去尝尝鲜呢!”

  林铮听罢便是一笑,“您喝完要是觉得喜欢了,随时都能过去拿!”

  “不!”徐福笑道,“你们拿来孝敬我是一回事儿,自个儿去拿又是另一回事儿了!老头子我可不准备当个为老不尊的死老头!”说完拿起一颗传讯珠便嚷嚷了起来:“闻仲!一平小子送好酒过来了,你要是不来的话,我可就全喝了!”美酒么,有个酒伴一块评委,那才有意思嘛!

  话音刚落,南天门方向便有一道黑光飞射而来,转眼的功夫,骑在黑麒麟上的闻仲便飞了过来,还没陆地,便已经笑骂道:“你个老东西!嚷嚷什么呢!不知道今天是我当值么?”

  听罢,徐福这就悠哉地说道:“就那个破官,不干了正好!好好一个雷部正神竟然去给人家看大门,你也不嫌丢份!”

  “老夫我喜欢!你能拿我怎么样?!”说着,闻仲便翻身从黑麒麟身上下来。

  看着两个老头子斗嘴取乐,林铮脸上也是笑意盎然,随即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拿着两个包子来到一旁坐下,这才对菲特说道:“说吧菲特,那画卷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听罢,菲特这就将画卷拿了出来,而后将画卷铺在桌子上。再次看到这幅画,林铮的神情还是一愣,你说这画里面的家伙,怎么就长得和他那么像呢?!话说手里头那娃子机灵的,看着就讨人喜欢,不过孩子他娘到底长什么模样呢?!

  “大人!”

  菲特一声呼唤,这就让林铮猛地回过神来,迎上菲特有些无奈的眼神,林铮这就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到底是什么秘密呢菲特?”

  闻言,菲特这就伸手抚摸到了画卷上,一边摩挲着画卷一边说道:“我也是在之前抚摸到画像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秘密的!”

  “怎么说?”

  “首先陛下!这的确是有着很长历史沉淀的古董!”说着,菲特便轻轻地从画上刮下来一点颜料,“在远古时期,颜料的发展远远没有达到现在这种生产水平,所以绝大多数的颜料,都是从自然中的产物制取的,比如说青金石研磨后制作而成的群青色。所以,在鉴定古画的时候,从颜料的选用上进行鉴定,也是一种较为普遍的方法!”

  林铮听着便是一阵点头,虽说他对绘画艺术什么的一窍不通,但是颜料的运用历史,多少还是了解过一些的!“不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题材和颜料的成分并不符合呢大人!”菲特一脸认真地说道,“画卷中所绘制的大人……”

  “都说了还不能确定那就是我呢菲特!”

  “那,画中的主人公!”菲特忍着笑意说道,“主人公的衣着风格,以及作为背景的各种器物,无不显示,这幅画的真实创作年代,应该是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才对!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几乎没有人使用天然颜料,首先颜色相对较少是一个原因,另外,诸如青金石之类的材料,价格可是非常高昂的,并不是什么画家都能负担得起那沉重的颜料花费!所以画家的圈子里面,有了一项约定成俗的规矩,不提倡画家使用天然颜料,天然材料的使用,多少会让圈子里面形成攀比之风,这对艺术的传承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

  “那就不许人家心血来潮,又或者是,对了,主人公的要求呢?”

  “大人!一个有风骨的画家,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作风!”说着,菲特的指尖便在画卷的线条上滑动了起来,“而这幅画的作者,用最简约的线条,便将一副天伦之景勾勒了出来,让人仿佛能感受到画中人物那充满温馨的情感,如此精湛的手艺,绝对是一代名师!这样的名师,自然应该清楚画家圈子里面的规矩,不大可能会去违背!”

  “可你又说这画的颜料有问题!”林铮听得有些迷糊,给菲特绕来绕去的,他都没能反应过来菲特到底在说些什么。

  “简单地来说吧大人!”菲特有些好笑地望向林铮,“这幅画,是假的!”

  “假的?!”林铮听得一阵瞪眼,“这又不是什么世界名画,造假干嘛?!”

  “不一定呢大人!以这幅画的艺术含量,恐怕就算在琅嬛天的鼎盛时期,那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作品!”

  林铮听得有些无语,这么说的话,好像还真是呢!毕竟《天伦》这幅画,可是从历史长河中掉出来落在琅嬛天国手中的,其神奇的来历,便已经注定了,这是当时的琅嬛天国中,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东西!

  回过神来,林铮这就问道:“然后呢?这冒牌货上面,有没有藏着真品的线索?”

  “真品的话,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就藏在这幅画的下面!”菲特眼神神秘地说道,“从这些来判断的话,展示在我们面前的假画,只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但虽然是假画,却伪造得非常传神,如果不是颜料和题材风格不对,我也没办法发现问题!所以,以此推断,真品的画卷上面,应该留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信息,为了将这些信息保护起来,当年才有人伪造出了这一幅假画!”

  林铮听得眉头便是一挑,隐藏在真迹上面的秘密么?这个还真是让人感到颇为心动呢!也不知道到底藏了什么样的秘密,竟然要这么大费周章地隐藏起来!当下林铮便兴致勃勃地对菲特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将真迹弄出来呢?”

  “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洗掉覆盖在表层的这些颜料!”说着菲特的眉头便是一皱,“但,就算只是伪造出来的作品,这幅画依然称得上是艺术中的瑰宝,就这么毁掉的话,未免有些可惜了!”最重要的是,这可是大人的画卷啊!可以的话,菲特很想收藏起来!

  “哦——!这不是一平小子么?!”闻仲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两个老头子被他们吸引了过来,好奇地准备看看他们在干嘛。

  闻仲手里拿着酒碗,脸上带着一抹惊诧之色,“这是谁画的作品呢?非常不错啊这是!”

  “不错的确不错!不过还是有些瑕疵!”徐福品味着画卷说道,说着便抿了一口酒,这才一脸舒坦地说道:“人物的线条有些刻板了,料想应该不是原作,而是一件仿制品!”

  “老爷子您还真是慧眼如炬啊!”林铮笑道,“您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件仿制品,按照菲特的观点,这只是用来混人耳目的,真迹应该就在这幅画的下面!不过现在菲特比较犹豫的是,这幅赝品也是非常不错的艺术品,就这么毁掉的话,有些可惜呢!”

  听罢,徐福这就哈哈一笑,“原来是这种问题啊!行吧!老人家我总是白喝你们的酒,也该帮你们半点儿事儿了!”

  林铮听得便是一喜,“您老人家有办法?”

  “这老家伙以前就是画画为生的,后来不画画了,改成画符,画着画着,就成了个牛鼻子!”闻仲神色揶揄地笑道,“要说他画画那会儿,为了仿制那些名画,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不然你以为江湖术士的黑名是怎么变臭的?”

  “老东西!给你好吃的好喝的,竟然还在这里诋毁老夫的形象!”徐福没好气地笑道,说完,这才朝林铮望了过去,“虽然这老东西有胡说八道的成分,不过,老头子我在这修复画卷上,还是颇有些心得的!要是信得过我老头子,那就交给我吧!”

  “您老人家有什么好不信任的呢!”林铮笑嘻嘻地说道,而后便将手一伸,“来吧老爷子!就看您的了!”

  被信任的徐福很是自得地摸了摸胡子,当下一抬手,“嘭——”地一声,另一张桌子并并了过来。随后,徐福洒出来一堆的黄纸,随着手中的蒲扇一辉,那一堆黄纸瞬间便糅合在一切,变成了一张白净的画纸。

  在林铮等人好奇的注视下,只见徐福端出一只酒碗,手一抖,酒碗中的液体便飘洒而出,并在徐福的控制下,均匀地覆盖到了画卷上。随后,徐福便挥动手中的蒲扇,慢条斯理地在画上扇动着。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失,画卷上的色彩,变得越发的浓郁,见状,徐福脸上这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几秒之后,徐福快速地将另一张桌子上的画纸覆盖到了画卷上,手中的蒲扇摇身一变,这就成了一把刷子,拿着刷子,徐福认真地在画纸上扫动着,不多时,那白净的画纸上,便呈现出了画卷内容模糊的图像,见状,徐福认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随即,便见徐福小心翼翼地将画纸从画卷上剥离了下来,随着那画纸被剥下,另一幅有别于之前的画卷,终于呈现在林铮他们面前!

  不过,这会儿林铮他们倒不是很在意真迹,他们更好奇的是,徐福接下来要怎么处理!因为那被画纸所剥离下来的画像,那是反过来的啊!

  “还看不懂吗?!”徐福咧嘴笑,而后便将画纸翻转了过来,手指朝画纸的边角一捻,在林铮一声惊呼中,徐福这就从画纸上剥离下来薄薄的的一层,那反转的画,整个都给剥了下来!接下来,徐福便将剥离下来的画覆盖到了到了画纸上,手中的刷子变回蒲扇后一扇,顿时一阵暖风便吹拂而起,在这暖风的吹拂之下,画卷上的水分逐渐干透,片刻间,那粘附在假画上的薄纸,便随着这阵暖风飘了出去,露出来和之前一般无二的画卷!

  “怎么样一平小子?”徐福颇为自得地望向林铮道。

  没说的,林铮也不开口,直接便热烈地鼓起掌来,这手艺实在是太精彩了!前后不到五分钟的功夫,便将两幅画给完美地剥离开来,不愧是徐福老爷子,不愧是曾经的江湖术士!恩,不知道老爷当初用自己的手艺,做过多少假冒伪劣品呢?

  听到掌声的徐福这就得意地大笑了起来,笑完了,这才说道:“放老夫看看,废了这么大心思藏起来的真迹,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徐福这么一说,众人这也才将注意力落到了真迹上。真迹上的内容,和赝品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乍一看的话,几乎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不过,真迹上的落款印鉴,还真是莫名的多呢!

  看着画卷上一块块然若膏药一般的印章,徐福这就不屑地撇起了嘴,而菲特的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还真是不少呢!”闻仲无奈地摇头道!

  “总以为自己的艺术涵养有多高,碰到个什么东西就迫不及待地品鉴一下,完了还要将乱七八糟的印章往上面盖下去,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头是的!”徐福一脸不屑地说道,完了目光便落到了其中一个印章上,“咦?这是琅嬛天的古代文字么!琅嬛天帝,原来是那个家伙!”

  “怎么皇帝都喜欢随便往别人的作品上盖章啊!?”林铮颇为无语地说道,好好一幅画,这给糟蹋成什么德行了,那一块块鲜红的印章,看上去那是相当的刺眼!

  “这不是能显得自己有文化么?!”徐福有些揶揄地笑道。

  这时,注视着画卷的菲特忽然眉头一挑,连忙便对林铮说道:“大人您看这边!”

  “哪边?!”

  “这里!”说着,菲特的手指便朝仙子的裙角指了过去,林铮随之一看,唔——!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啊?!

  “你这小子!”闻仲好笑地看着林铮,“你对比下那副赝品再看看!”

  听罢,林铮的目光赶紧便朝赝品上的裙角望了过去,这一看之后,林铮的表情便是一愣。在真迹中,仙子的裙角上,有一些非常淡的花纹,然而,赝品上却没有将这些花纹描绘出来!

  “恩!”徐福打量着那些花纹,皱着眉头说道:“看上去,似乎是一张地图!”

  徐福话音刚落,菲特便伸手朝那些花纹触摸了下去,随即说道:“是被蚀刻出来的,花纹的边际有些粗糙,应该是完成之后,后来蚀刻出来的!”

  “有意思!”闻仲饶有兴致地笑道,“能让琅嬛天帝这么大费周章地隐藏起来,看样子这地图不简单啊!搞不好,这地图便是指向琅嬛天国的天国宝藏,话说回来,琅嬛天被发现到现在,还没有人发现琅嬛天国的密藏呢!没准真是哦!”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闻仲这开玩笑一般地说辞,却是让林铮心下一动,要知道,杨琪手里头,还握着开启天国宝藏的钥匙呢,这意味着,琅嬛天的天国宝藏,是绝对存在的!而那个宝藏这么多年来都未曾被发现,足以证明,宝藏所隐藏的地方,那是相当的隐蔽,寻常人根本找不到!如果说这是琅嬛天帝担心自己的后代子孙找不到宝藏而绘制下地图呢!?完全有可能啊!

看过《网游之剑刃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