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擦屁股

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擦屁股

  自从听到了会仙楼传递给自己的消息之后,茶煜的精神便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事关生死,由不得他不小心对待!在青琅学院关闭之前,茶煜本来已经做好了决定,秘境入口周边有特殊的禁制守护,利用这一段距离,或许能够摆脱掉天道宗那个老不死!

  但就在青琅学院关闭在即之时,不安的感觉去充斥着茶煜的心头,就在秘境的力量开始驱逐所有修者的时候,茶煜牙齿一咬,这就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直接混在人群里面!

  离开的秘境的瞬间,茶煜便感觉到了,一股弥漫在自己身边的危机感,比较庆幸的是,这股危机感还并没有完全笼罩在自己身上,很好!看样子天道宗的老不死没有发现他,接下来只要跟随着大部队和那些看热闹的修者合流,人群一旦混乱起来,自己便有了逃生的机会!

  混在在人群中,眼看着广场边缘的人群就在眼前,茶煜心中不由得便紧张了起来,虽然紧张,他却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唯恐自己在心跳上暴露了自己,敌人可是圆满境,圆满境的家伙到底掌握了什么手段,他可一点儿谱都没有,不论如何,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当茶煜从天虚子不远处经过之时,茶煜的肌肉刹那间便紧绷了起来,虽然只是眼角一瞥,但茶煜还是认出了天虚子,会仙楼早就将这老家伙的模样给他看过了!那老家伙,果然在监视着中途离去的修者,要是自己没有临时改变计划的话,这会儿肯定已经被老家伙发现了!

  刹那的紧张之后,茶煜便恢复了冷静,淡定地混在人群中轻松地向城区走去,但没一会儿,茶煜心头便不由得一跳,有人发现他了!谁?!

  茶煜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张望了一番,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对象,而天虚子那个老家伙依然在紧密地观察着四周。回过头,茶煜牙齿一咬,不论如何,必须得尽快离开了!自己虽然用了神棍先生的秘法消除了自己的存在感,但自己的本事到底有些不到家,没办法完全消除自己的存在感,等到老家伙找不到自己的时候,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忆到自己的存在,那时候如果自己没能和老家伙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小命难保!

  走到了广场中央的雕像旁边之后,茶煜的脚步忽然便加快了,到了广场边缘之时,茶煜感觉到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了,当下,茶煜没有半分迟疑,立刻便踏出月步,风驰电掣地向青琅镇外冲了过去!

  就在茶煜冲出了广场之后没多久,人群中的天虚子立刻便眉头一皱,继而瞪大了眼睛向后怒扫而去!狗东西,竟然敢戏耍老夫!刹那间,天虚子便有些怒发冲冠,两脚一点便冲天而起,直奔茶煜离去的方向疾飞而去。

  “走了,咱们也跟上去看看!阿大阿二,你们留下,照顾好大家!”

  “是!公子!”

  看了下满眼担心的小艾,林铮这就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瓜子,笑道:“放心!我和你嫂子去去就来,不会太久的!”

  等小艾露出了安心的表情,林铮这才笑着拉起玄冥的手,随之两口子的身影便如同一阵清风,快速地从人群的缝隙中穿梭了起来,只是眨眼的功夫,两人便已经来到了广场边缘,抬头望去,全身杀气腾腾的天虚子,已经飞入了青琅镇的城区,眼看着就要看不到了。

  见状,林铮这就一脸笑意地朝玄冥望去,“媳妇儿,抓紧了哦!”说完,林铮便拦腰将玄冥抱了起来,玄冥一声惊呼之后,这才猛然发现,四周的人群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仿佛他们两个只是透明的一样。

  “怎么回事儿?”

  林铮看着好奇的玄冥笑道:“每一个个体上都有空之力这种特殊的能量,它决定了我们的存在感,所以只要想办法隔绝掉我们身上的空之力,就能让我们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所以路人才会注意不到我们,当然,这和隐身还有有差别的!”

  玄冥听得很是惊奇,“没想到这些年来还发现了这种东西啊!”

  “的确是最近一些年才发现的,不过空之力除了决定存在感之外,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它们有什么其他的用处!”说话间,林铮已经抱着玄冥飞了起来,翅膀一扇,这就抱着玄冥朝天虚子追了过去。等他们都飞过去好一会儿了,地面上才有人反应过来,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从天上飞过去了?是什么来着?话说到底有没有东西飞过去?

  当不少人陷入疑惑中时,林铮两口子已经追着天虚子来到了山野之中,远远望到天虚子之后,林铮便抖开了斗篷,将玄冥包裹住,转眼间,天空中便没有了两人的身影。进入了幽影姿态之后,林铮翅膀猛然一扇,刹那间,两人便已经来到了天虚子旁边。

  “小畜生!老夫倒要看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才刚到天虚子身边,便听到了这老头子充满怨毒的一声怒喝。

  顺着天虚子的视线望去,这就捕捉到了一道在林间快速飞跃穿梭的身影,从气息上来判断的话,的确是茶煜没错,不过林铮看到那披着斗篷的背影却是眉头一皱,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地方!

  虽然天虚子恐吓连连,然而逃窜的茶煜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虚子追逐的速度很快,但是踩着月步的茶煜也不慢,追逐中,双方的距离甚至有继续拉开的的趋势。见得茶煜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天虚子眼中瞬间便迸发出了狰狞之色,当下猛然祭出来一件灵器并将之引爆!被引爆的灵器瞬间爆发出庞大的能量笼罩在天虚子周身,顿时天虚子的速度便猛然激增,在空中划出一道流光便朝茶煜冲了过去!

  “孽畜!哪里走!!”

  “老家伙!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灵器可以引爆!”飞驰中的茶煜回头一声怒骂,脚下却没有含糊,月步的速度顿时便硬生生地给他拔高了几分,本来和天虚子已经快速拉近的距离,转眼间便又有了拉开的趋势。

  见到这一幕,天虚子的神色越发凶戾,灵器自爆能给他提升速度的时间有限,而那小子便是以后继之力雄厚而出名,这么耗下去的话,对自己相当不利,就算最终能追上这小子,但那个时候,还不指定要自爆掉多少灵器呢!与其那般,还不如就在现在,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这小畜生!!

  下一刻,一张长弓便被天虚子召唤了出来,随之这厮便搭上了一支黑箭,死死地瞄准了茶煜的背影,“你已经没有机会了!!”话毕,天虚子便拉满了手中的长弓,“给老夫把命留下吧!!”

  “嗖——!”地一声,长弓上的黑箭便能离弦而去,黑箭的速度极为惊人,看得林铮都一阵吃惊,几乎就在离弦而去的刹那,那黑箭便已经贯穿了茶煜的身体,下一刻,一阵毁灭性的大爆炸便在山野之中轰然爆发,狂暴的力量刹那间便吞噬了茶煜的身体,并疯狂地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射出黑箭的天虚子要不是及时转身,连自己都要被牵扯进去!

  爆炸之后,一个直径长达十几公里的巨坑便出现在大地上,看得林铮啧啧惊叹!

  “好厉害的箭!没想到九州上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赞叹声刚落,玄冥便忽然说道:“那是我的箭!”

  “哈?!”林铮听得一阵惊愕,“你的箭?”

  玄冥笑着点了点头,“我当年造了天下第一弓,但有弓无箭的话,肯定没办法发挥出弓箭的最大威力!所以当然要造几支箭嘛!最后我一共造了十二支箭,有三支在和太一一块对抗那黑手时被我引爆了,所以天底下还剩下九支箭,这一支,应该是当时太一自爆的时候,被带进来的!”说着,玄冥便玩味地朝天虚子望去,天下第一箭除了她之外,别人是无法给其充能的,也就是说,箭上的能量,是用一次便少一点儿,所以这家伙射出去的时候,才会在一瞬间露出肉疼的表情吧!

  “原来如此!难怪这箭的威力会这么大呢!”

  回头望向一脸感慨的林铮,玄冥说道:“先不说我的箭了,咱们可是过来救人的,现在你那便宜徒弟,可是已经连渣都没有了,难道你就一点儿没有感触么?”

  “感触嘛!当然有了!”林铮这就笑了出来,随之却回头向远方望去,“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可比我狡猾多了,仓促之间竟然还能考虑得这么周到!”

  “怎么说?”玄冥一脸的好奇,“难道说刚才被杀的那小子是假的?可是我刚才没感觉他有什么问题啊!”

  “但那小子的确是假的!”林铮笑道,“他用的还是我交给他的手段,骗骗别人还行,要骗我还差远了!”

  见得玄冥依然满眼疑惑,林铮便解释道:“刚才那是茶煜用幻术制造出来的幻影分身!但是那小子的本事不到家,所以幻影分身无法模拟出自己的气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便将自己的衣服穿到幻影分身上,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分身无法模拟的气息分体,还将分身完全隐藏了起来,就算天虚子眼力比较好,也无法他的形体上判断出他的真假!话说回来,一开始还真是连我都唬到了呢!”说着,林铮便笑了出来,对于茶煜活学活用的本事,他很是满意!

  听完林铮的解释,玄冥脸上这才露出了恍然之色,随之便露出来一抹笑意,“你这便宜徒弟可比你聪明多了!”

  “还行吧!”林铮笑着点头道,他还不至于吃自己徒弟的醋!“不过,这小子做事儿还是没有考虑周全,当年就已经提醒过他了,却还是那么莽撞!天道宗有天虚子这么一个老头子坐镇,也亏得他还敢对人家的徒弟下手!也罢,给徒弟擦屁股这种事儿,师父不干谁干呢?!”

  “要杀了这个天虚子?”

  “不!”林铮摇了摇头,笑道:“留个目标让那小子追赶,这样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儿,咱们要做的,就是帮他解决一下后顾之忧就成了!”茶煜的分身伪装得再怎么好,一旦天虚子前往那大坑中调查,总会被他发现端倪。别的不说,那小子才从青琅学院里面出来,身上总不可能一点儿东西都没有,回头天虚子发现被骗了,恼羞成怒之下将气撒到赤峰镇的茶家头上,那茶家就算是遭了灭顶之灾了!如果让天虚子以为茶煜灰飞烟灭了,以天道宗那么大一个宗门的脸面,还不至于去找一个俗世人家的麻烦,就算有,也不至于是毁灭性的打击,只要等到茶煜腾起之际,茶家总会再次兴旺起来的!

  当下,林铮便和玄冥朝那大坑的中央飞了过去,落地后斗篷一抖,两人的身影便出现了,只不过,两人的面容,却被林铮用幻术进行了伪装,外人看上去,两人已经变成了霸王和他家孙雨的模样,老头子要是有能耐的话,倒是去找找看嘛!

  看着落在大坑中央的黑箭,玄冥脸上便露出了亲切的笑意,手一抬,那黑箭便发出了一声轻吟,“叮——”地一声便从地面飞了起来,落到了玄冥手中。

  天虚子飞过来了,林铮装模作样地将手一挥,一堆乱七八糟的幻象便在天虚子眼中消失了,见状,空中的天虚子立刻便是一阵暴怒,只是看不出来林铮两个的底细,不好立刻发作,当下只是一声大喝:“且慢!!”

  听到天虚子的声音,林铮和玄冥都很配合地停了一下,才刚抬头,便看到天虚子匆匆地俯冲而来,在落到他们前方十几米远后,便铁青着脸说道:“两位这手脚也实在太过麻利了!不过也罢!那小畜生的东西,老夫还看不上,只是老夫的箭,还请两位归还!”

  闻言,林铮这就指了下玄冥手中的黑箭,“你是说这个?”

  “正是!”天虚子高声应道,“此乃我天道宗镇宗之宝!”

  老头子本以为,自己把天道宗的名头搬出来,能镇住林铮两人,不曾想林铮听后便是一笑,“老头子,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箭是你的,那你叫它一声,它能答应你么?我还说这箭是我媳妇儿的呢!不信你看,我媳妇儿叫它一声,它立刻就答应!媳妇儿!”

  闻言,玄冥这就忍着笑意喊道:“小六!”

  话音刚落,玄冥手中的黑箭这就发出了一声轻吟,听得天虚子的表情便是一愣,这时林铮便得意洋洋地对他说道:“听到了吧?这就是我家媳妇儿的宝贝!”

  听到林铮的话,天虚子猛地便回过神来,虽然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但那黑箭的确对“小六”两个字产生了反应!当下天虚子下意识地便是一声大喝:“小六!!”

  ……没动静!!

  看着茫然的天虚子,林铮两口子心里都快笑开花了,这老头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种事儿还用得说道理的么?!再说黑箭是玄冥亲手铸造的,她亲口呼唤,黑箭当然会有反应,你又算是哪颗葱,就你也配喊它小六?玄冥甚至都能感受到,手里头的“小六”正在鄙夷着这个老头子。

  还好,天虚子终于反应过来了,看到林铮两个忍着笑的模样,立刻便是一阵恼羞成怒,“无耻贼子,立刻将我镇宗之宝归来,不然的话,休怪老夫剑下无情!!”话音一落,天虚子“唰——”地一下便抽出来一柄寒光湛湛的宝剑指向林铮,然而不等林铮开口,这老头子便很不讲究地将剑刺向了林铮!

  “锵——!”地一声,林铮的侵蚀利爪便接住了天虚子的剑刃,随之抓住剑刃的爪子一拧,天虚子的宝剑便被拧成了麻花,没等天虚子做出反应,林铮一脚便朝他踹了出去!

  扔掉了变成麻花的剑,林铮望向被踹飞的天虚子道:“你这老头子真是不讲究啊!哪有才说完就偷袭的!不过算了,现在你也偷袭过了,作为赔礼,这里的东西,我们夫妇就不客气收下了!现在两不相欠,你总不会有什么怨言了吧?”

  闻言,天虚子差点儿被气出来一口老血,“无耻贼子!你……”

  “别说得这么难听!谁是贼了?!年纪大了别这么大火气,气大伤身!”说着林铮和玄冥飞了起来,“那么,我夫妇二人还有要事,就不叨扰了,就此别过!”

  “贼子休走!!”天虚子大吼一声,立刻便追击而去,结果才刚飞起来,之前一直被他压制着的巫术效果便爆发了,顿时天虚子惨叫一声,这就坠落了下去,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铮他们的背影越行越远,当两人的背影消失,天虚子再也受不了了,“噗——”地一声便吐出来一口老血,无耻贼子,简直欺人太甚!我天道宗定于你不死不休!!

看过《网游之剑刃舞者》的书友还喜欢